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 曾是惊鸿照影来 发表于:2017-03-26

    宋家长女嫁做太子妃时,正值暮春时节,落英缤纷,烁烁芳华。 送嫁的红妆蜿蜒了十里街,锃亮锣鼓敲敲打打,太子冕服乘舆,数百名侍者跟随,浩浩荡荡地把人抬进皇城。 且说这...

  • 白鬼夜行 发表于:2017-03-25

    传闻,民间有鬼,因其身着白衣,于子夜时分行于暗巷长街,遂称其为夜行白鬼。 关于夜行白鬼的传闻很多,有人说夜行白鬼是前世情路不顺、死后勾引人心的妖艳女子,有人说其...

  • 完美男人 发表于:2017-03-23

    小媚长得漂亮,而且很有定力。好多迷恋她的男人,都争着在她面前献殷勤,但一个也没入她的法眼。可是,半年前,市长的秘书庄华不知怎么把她缠住了。 一天,庄华把她约出来...

  • 乱世书:无物结同心 发表于:2017-03-22

    1: 绾绾没有想到自己还能遇到他。 那个让自己心心念念,多年不忘的男子,这恨了多年也怨了多年的男子。 那时候,韩信正随着汉王攻占了彭城。众多百姓跪俯在街道两旁,他骑...

  • 一个苹果 发表于:2017-03-22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苹果。 一个红透了的苹果。 那时我还小,才上初中,同桌是一个会脸红的男孩子。是的,吵架也脸红我和他吵过不少架,每次都是他先道歉。我还暗暗觉得,他很...

  • 那一场私奔 发表于:2017-03-22

    她真的想停下来,可是她的人生已经脱轨太远了,疼痛令人觉得真实而温暖。她想,如果就这样再也不睁开眼睛该有多好。 白乔来过这个家之后,姚瑶就觉得空气里那股浓重的荷尔...

  • 江山换卿 发表于:2017-03-21

    那一年,她穿着红衣在桃花下跳舞,三千桃花如雪,却比不过那时她在我心上留下的颜色 年迈的皇帝声音喑哑,混浊的眼中隐约有了泪光。史官执笔挥墨,如实的记录下来。 (一)...

  • 烟花碎,一枕黄粱 发表于:2017-03-21

    春日雨夜,你也曾捧着一卷诗书倚在墙边,叹一句,小窗荷花雨,玉阶白露霜。春夜虽美,怎奈,光阴难留呢。 我举着茶盏站在一旁,低头,不语。 梅苏,你生来就得到的太多,所...

  • 还珍记 发表于:2017-03-20

    (一)故人归兮 锦佑二年正月初七的早上,彩珠禀告,沐阳回来了。道是人在密宫中候着,这小丫头就问我是不是要先去看看,我扫了堆积如山的奏折一眼,笑着说急什么,折子批...

  • 会笑着忘记你 发表于:2017-03-20

    一 十六岁,你送我一只蓝精灵。十七岁,你送我一张莫文蔚的CD和一束百合花。十八岁,你给我了一个拥抱。对我说,蓝妹妹,好好生活。骄傲如我,扬着眉忍着泪,假装不在乎的...

  • 红衣乱 发表于:2017-03-20

    离开榕花山庄的时候,我就没有想过再回去。多年来,榕花山庄的草木城池,那些沉埋湖底的尸首与罪恶,都是我此生无法忘记的梦靥。我要逃离这一切,所以我必须离开霍红衣。一...

  • 最佳女配 发表于:2017-03-19

    罗达深夜一点给我打电话,劈头说,不管了,老子要表白。 我哆哆嗦嗦摸开台灯,深呼吸,稳了半晌,问他:跟谁表白? 跟菇菇啊!难道跟你?罗达大着舌头说。 你先醒醒酒再说...

  • 心岸 发表于:2017-03-18

    一 三月的一个上午,秀感觉身上寒冷,走出了阴冷潮湿的屋子,太阳并不是特别的明亮,但秀能感觉到有一些明显的温暖。秀坐在小院里的一把椅子上,手里开始继续编织一件玉竹...

  • 呵手试梅妆 发表于:2017-03-17

    壹 明城第一次挨罚,是梅妆亲自执的鞭。 那是无影门里专门用于惩治的鞭子,长年累月地浸在盐水里,鞭身上布满细密的倒刺。明城褪尽衣衫,独自跪在雪地里,彼时他尚是少年,...

  • 岁月长,衣裳薄 发表于:2017-03-17

    你看啊,这么多年了她对他的感情一点也没变。就像一只习惯了扑火的飞蛾,一次又一次,已经不会再计较后果。就算他冷漠,就算毫无结果,她也从未犹豫过。这大概就是我们最初...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末页 69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