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小姐,你闻起来很甜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1.隔壁帅邻居

A市,午夜,皓月当空,银光万里。

某小区二十三层,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不断地从房间里溢出。若是房间里的人稍微注意下飘窗外,就会发现有什么东西在窗外;若是再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那是个人,悠然地悬挂在五十米高的半空中注视着房间里的动静。

顾长庚双手抱胸,脚下是川流不息的车辆,他横空于五十米高的高空,平日里琥珀色的眸子暗红涌动。

近日,出现一股若有若无、特别香甜的气息引诱着他,令他浑身血液都开始沸腾。他必须努力压制住体内古老的欲望,外加最近工作繁重,他俊美的面容上透露出丝丝疲倦。

宋星辰,他的新邻居,今天刚住进装修好的新房,此时正一个人庆祝乔迁之喜。

顾长庚抬头看了屋里拿着酒瓶蹦蹦跳跳的女人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沉吟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他慢慢地闭上眼睛,一瞬间,眼前原本还灯火通明的房间瞬间陷入一片漆黑,吵闹的音响声戛然而止。

“咦?停电了?”

顾长庚睁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刚转身准备消失在半空中,一道尖叫声划破长空,紧接着空气中有暗香浮动,那是血的味道。

周围太黑了,宋星辰不小心打碎了茶几上的空酒瓶,她想找手机,结果光着的脚一下踩到了玻璃碴。她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倒在沙发上抱着受伤的脚哪儿都不敢去。

“宋小姐?”伴随着开门声与手电筒的光束,宋星辰还听到一个低醇的男声,手电筒的光照到了客厅沙发上的她,让她不适应地眯起了眼睛。那人一步步地向她走来,不过光听声音,宋星辰就知道是她隔壁长得很帅的邻居顾长庚。她搬家装修的这一个月,他帮过她几次忙,对于帅哥,她向来记得牢。

“宋小姐你没事儿吧?我听见动静就过来了。”顾长庚顿了顿,继续补充道,“你家门没有锁。”

宋星辰哪还有时间思考她有没有锁门,倒吸一口冷气,抬了抬因疼痛而颤抖着受伤的腿,道:“我踩到酒瓶渣了。”

在手电筒光的照射下可以清楚地看见宋星辰白皙的右足足底扎入了一块拇指大小的玻璃碴,殷红的血不停地流出。

“怎么办?”宋星辰噙着泪,一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模样。

顾长庚坐在她身边,握住她受伤的脚。宋星辰一怔,就见他微微侧头道:“我是医生。”

手电筒放在两人正前方的茶几上,如此近的距离,宋星辰可以清楚地看见顾长庚的侧颜。她脸一红,看见他搂着她的脚,突然后悔为什么自己不先洗个脚再独自狂欢。

应该……没有味儿吧!

“有没有急救箱?”

宋星辰连忙反应过来,忙不迭地点头,道:“有有有,在茶几下面右边的柜子里。”

顾长庚弯腰去拿,急救箱在她的这个方向,她现在一条腿被他握着,动弹不了,只能伸长脖子尽量不挨着他,但是顾长庚的头发还是从她的下巴扫过。

顾长庚思忖着,原来这几天的香味是从宋星辰的身上发出来的。空气中血的味道对他来说格外刺激,他闻到血味的那一刹那,身体就控制不住地来到她家。他深吸一口气,压制住体内原始的对血的欲望,把急救箱拿出来后连忙替她处理伤口。

顾长庚苦笑了一下,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明明他现在无法享用这份甜美,却还跑来忍着为她治疗。

“拔出来的时候可能会有些疼,你准备好。”

宋星辰紧张地点点头,却在顾长庚下手的那一秒“嗷”了一嗓子,并抱住了他。

真疼啊!宋星辰攥紧手里的东西,疼得直哼哼。

顾长庚快速处理好伤口后,扭头看向搂着他的女人龇牙咧嘴的表情,微微扯了扯嘴角。

“宋小姐,伤口处理好了。你可以松开我……以及我的衣服了。”

这话犹如一颗炸弹在宋星辰脑海里炸开,她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抱住了她的帅邻居,还蹂躏了他的衣服!

“啊,对不起!”她立刻撒手,却在触及顾长庚嘴角的笑容时鼻子一热。

她流鼻血了!她居然因为对方的笑容而流鼻血了!宋星辰觉得自己的脸一定丢光了!

“我从小就有这种一言不合就流鼻血的毛病。”宋星辰一边手忙脚乱地擦鼻血,一边慌乱地解释道。

“哦。”顾长庚配合地递给她一张纸巾,宋星辰连忙接过并道谢。

“宋小姐,这有可能是一种罕见的疾病。”顾长庚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如果你所说不假,这种病可能叫匹诺曹。”

宋星辰一愣,匹诺曹?

顾长庚盯着她,眼含笑意地继续解释道:“说谎的孩子会长鼻子,大孩子会流鼻血。”

宋星辰俏脸通红,她的脸彻底被她……丢光了!

2.

宋星辰的脚掌被厚厚的纱布包裹了起来,没办法正常走路,所以最近她练就了一项新技能——单腿跳着走。

因为脚还没有好,她行动也不是很方便,自然不会亲自下厨解决自己的伙食问题,所以这几天一直是叫外卖。她只需要单腿蹦上电梯,然后乘电梯下去拿外卖上来就行。

小姐,你闻起来很甜(2)

中午拿外卖的时候,宋星辰看见顾长庚下班回来,第一反应就是她的头发还没有洗,连忙拿了外卖,踉踉跄跄地进了电梯,本想赶紧乘电梯上楼,没想到又进来一位户主和她的哈士奇。那哈士奇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庞大的身躯横在电梯里,宋星辰连忙贴紧电梯璧站稳,而顾长庚在最后一刻进了电梯。

“宋小姐,好巧啊!”顾长庚看到她,眸子里闪着奇异的光,视线落到她的脚上,微微勾唇道,“可需要我帮你?”

宋星辰低着头猛地摇了摇,她简直后悔死自己今天没洗头!希望他没有看见自己的刘海儿!

余光斜睨了电梯数一眼,发现还有十层就到家了,宋星辰还在想到时候要以怎样的速度冲出去才能让顾长庚不注意到她的油头,保留她一点儿形象时,一低头视线触到了一双蠢萌的狗眼,还没待她反应过来,这半个人大的哈士奇就开始试探地朝她的午饭嗅去。

“啊!”宋星辰低呼一声,将手里的外卖盒提高,没想到那哈士奇伸出前爪朝她身上扑来,这么大一条狗突然扑过来,说不怕那是假的。

“点点下来!点点!”哈士奇的主人呵斥道,但是哈士奇“二货”起来根本不像狗,所以它又往上蹭了蹭。

顾长庚身子微动,刚想出手,却被宋星辰下一个举动惊呆了。

宋星辰原本两只手都护着外卖盒举过头顶被哈士奇“壁咚”住,谁知她突然抱住狗头,似是怕它咬她,带着害怕的颤音看向他道:“顾……顾先生……帮我……把它弄……下来。”

哈士奇被宋星辰弄蒙了,表情很傻,顾长庚几乎是强忍着笑将哈士奇从她身上扒下来。出了电梯后,宋星辰惊魂未定,看了看顾长庚,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脸涨得通红。

“我……刚才……的举动……很奇葩吧?”她说得自己都心虚。

顾长庚看着她红扑扑的脸,那颜色亦如她的血般美丽诱人,像一颗任君采撷的苹果。

他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是很奇葩。”他看着那张“苹果”脸慢慢加深的颜色,扬起嘴角低声道,“但是我觉得很可爱。”

心里“啪”的一声,炸开了一朵烟花,宋星辰只觉得自己的脸快要变成关公脸了。

“这……这样……不太好吧。”她扭扭捏捏地说。他们认识没多久他就这样撩拨她,她会忍不住的!

“嗯,是不太好,若是宋小姐洗一下头,想必会更可爱。”揶揄的男声响起。

“嘭!”宋星辰心中仿佛中了一枪,差点儿晕过去,她发誓下次再也不不洗头就出门了!

3.一场春梦

是梦——

“你喜欢我吗?”顾长庚一手搂着宋星辰的腰,一手抚摸着她的脸,白皙修长的手指从她的眼睛慢慢向下移动,划过鼻子,慢慢落到宋星辰的唇上。他盯着她红艳的唇,俊美的五官一下子变得妖冶起来。

宋星辰一张俏脸早已被这突如其来的诱惑撩拨得跟火烧云似的,她红着脸看着眼前的顾长庚,期期艾艾地开口:“虽然我们是邻居,但是我们才了见几次,发展这么快恐怕……不好吧。”

顾长庚的指腹摩擦着她的红唇,原本琥珀色的眸子渐渐变成暗红色,他不回答她的话,轻轻地问:“有什么不好?”他的语调清扬,不急不慢,像极了黑夜里捕捉猎物的狩猎者。

宋星辰受了蛊惑般摇头。

顾长庚满意地勾唇,慢慢俯下身去,宋星辰盯着眼前暗红色的眸子,迷失了自己。

唇上猛地传来一股刺痛。

“唔。”宋星辰霍地睁开眼睛,突然摔在地上,她的尾骨本来就不好,这么一摔,立刻龇牙咧嘴地捂着尾骨处跳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从自家沙发上摔到了地板上。

居然是一场春梦……宋星辰拍拍自己红彤彤的脸,心想自己最近一定是走火入魔了。

宋星辰觉得自己最近很倒霉,总是受伤。她的尾骨一直有些毛病,这次从沙发上摔下来疼得更厉害了,忍了几天,直到疼得忍无可忍后,宋星辰才决定去医院看看。

宋星辰在护士的带领下进了X 射线检测房,护士示意她趴在一边的空床上。宋星辰老老实实地按护士说的做,彼时她只想找个好点儿的姿势缓解一下尾骨处的痛意。

“顾医生来了。”护士冲着来人点了点头,便出了门。

由于趴着,视线范围有限,加上宋星辰又是背对着门,所以她只看见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靠近了她,还没等她思考一下,一只手摸上了她的屁股,准确来说是她的尾骨处,轻轻一按,宋星辰立刻“嗷”了一嗓子。

“没断,错位了,错位程度要去做个X光看一下。”

低沉的男声在头顶响起,宋星辰浑身一颤,抬头看向手还在她尾骨处放着的“白大褂”,讶然道:“顾邻居?”

那熟悉的俊脸似乎对她的到来一点儿都不感到惊讶,毕竟事先看过患者的资料,顾长庚盯着宋星辰有些发白的侧脸,道:“先把裤子脱了。”

小姐,你闻起来很甜(3)

脱裤子?宋星辰下意识地抓紧了裤腰带,顾长庚一看她这动作,便微微挑眉道:“不方便吗?需要我帮你吗?”

“不!不!不用!”宋星辰心口怦怦直跳,她怎么知道世界那么小,她难得来一次医院居然会遇上顾长庚!她犹豫地抓着裤子,一张脸又红了起来,这次倒不是她害羞,只是她今天穿的内裤有点儿……幼稚,若是一个不认识的医生就算了,可对方是她有点儿好感的顾长庚……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顾邻居,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急事儿,我……嗷!”宋星辰宛如触电般浑身一颤,瘫倒在床。顾长庚又按了按她的尾骨处,眸子里星光细碎如钻,语气严肃道:“我还以为你不疼了,既然疼就老老实实地听我说的去做,没有什么事情比身体健康更重要了。”

宋星辰看着一本正经的顾长庚,愤愤地握紧拳头,若不是他说得大义凛然,她还以为他想借机捉弄她呢!

将裤子脱掉后,宋星辰缩成虾米般趴在检测台上,原本因疼痛而变得苍白的俏脸此时一片通红,顾长庚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背对着他,努力撅起屁股的宋星辰,眼里的笑意愈来愈浓。

“我警告你哦,笑了我就跟你翻脸。”宋星辰嘟囔道。他原本不怎么好奇,都被她这一声弄得开始好奇了。

一开始他还以为她是害羞,在看到她的内裤时,他愣了一下——那原本很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裤上,有一个蓝胖子正欢快地向他招手。

叮当猫……

“这样可以了吗?”宋星辰咬着唇,羞耻地开口,努力撅着屁股。

顾长庚检查好后,道:“可以了,只是轻微错位。”

宋星辰此时还顾什么检查结果,忙不迭地从检查台上爬起来穿上裤子,她发誓,为保险起见,以后她再也不穿这种内裤了!她都能想象她因为撅着屁股,内裤上蓝胖子的笑容不断变大的模样!真是羞耻得要爆炸了!

“你是想手动复位还是贴膏药。”顾长庚盯着面色不自然的宋星辰,有些好笑地道。

“贴膏药!”宋星辰吼道,反应过来后发现自己的情绪太过激烈,连忙谄笑道,“我赶时间,嘿嘿,赶时间。”天知道手动复位比照 X光更丢脸好吗!

“手动复位治本,我明天……”

“明天我也没有时间!”宋星辰连忙打断他,“开药吧,顾邻居。”

“也是,我们住得那么近,有什么不舒服,随时可以来我家。”顾长庚勾唇善意一笑,那笑容过于灿烂,差点儿闪瞎宋星辰的眼睛。

拿好药的宋星辰正准备走时,顾长庚拍了拍一张奇怪的床,床有一个洞,正好是坐上去屁股的大小。顾长庚示意她坐在那里,宋星辰有些茫然地坐了过去,还没有反应过来,顾长庚就从她身后抱住了她,坚硬的胸膛抵着她的后背,她的心猛地一跳,还没等她春心荡漾,想入非非一下,顾长庚抱着她的身子往左边一扭,宋星辰差点儿哭爹喊娘。

太疼了……

4.他是不是对她有意思啊

虽然那天去医院的情形不堪回首,但是宋星辰的尾骨确实比之前要好太多。身体刚好,宋星辰就被朋友叫出去唱歌。

宋星辰午睡后起来整张脸红扑扑的,她最近很奇怪,老是做与顾长庚有关的春梦,而且每次她都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

看着镜子里红肿的嘴,宋星辰想到梦里与顾长庚激烈的吻,老脸一红,那感觉非常真实,她醒来之后还感觉双唇有种被狠狠吮吸的酥麻感。

小心地用口红遮住咬破的地方,稍微收拾了一番后,宋星辰就出门了。正巧隔壁门也打开,宋星辰看见顾长庚很可疑地躲开了她直视的目光,最奇怪的是,顾长庚的精神看起来很好,一副吃饱喝足的模样。

顾长庚的余光扫向宋星辰的双唇,即便她涂了口红也可以看出双唇微微肿胀,是他太冲动了,心里愧疚不已,但想到那股令他疯狂的甜美味道,他的眸子又暗了暗。

他这几天一直利用她睡觉的时候吸食她的血液,又怕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只能对她的双唇下手,虽然每次她都会被他的动作惊醒,但是他可以慢慢蛊惑她,让她以为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想到她痴迷的目光与搂着他的柔软身体,顾长庚的心猛地一跳。

“你要出门吗?”

宋星辰点点头,似乎是想到什么,又连忙道:“那个,上次忘记谢谢你了,我的尾骨好多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顾长庚凝视着她,感觉她身上的血腥味比平日更重,不禁微微皱眉,“你去哪里玩儿?”

“啊?”宋星辰反应过来后道,“皇家KTV。”

闻言,顾长庚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看向她,略带不安地说:“早点儿回来,夜里外面不安全。”

宋星辰的心“扑通”直跳,他这是在担心她?若是当邻里间的善意关照,似乎又有那么一点儿暧昧的意味。

直到宋星辰的背影完全消失在顾长庚的视线里,他才慢慢关上门,她身上血的味道如此强烈,怕是会引起其他吸血鬼的注意。

小姐,你闻起来很甜(4)

当宋星辰从皇家KTV出来时,已是午夜两点半,朋友将她送到小区门口便走了。宋星辰住的那栋楼正好是小区最后一栋,她突然想到最近的“少女深夜被害事件”,脊背一凉,攥紧了外套,心里越加恐惧起来。宋星辰刚走到一盏路灯下,盯着地面,猛地发现她的影子后面还有一个高大的影子,以很快的速度一闪就消失了。

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宋星辰加快了脚步,发现地上那影子若隐若现,速度之快让她以为自己遇见了鬼。

“啊!”叫了一嗓子后,宋星辰干脆直接撒开腿拼命往前跑。

但后面那道影子很快追上了她,并将她打横抱起。

“啊!”宋星辰闭着眼睛,激烈地打着抱着她的人。

“再打下去,你就一个人回家哦。”

熟悉的声音此刻无比温暖,宋星辰猛地睁开眼睛,看向顾长庚,脱口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顾长庚用余光扫了暗处的黑影一眼,搂着宋星辰腰的手慢慢用劲儿让她更靠近自己,宣誓着主权,暗处的黑影犹豫了一下,便消失在夜色之中,他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头看向宋星辰,道:“我不放心你,便出来看看。”

此时已是夜里两点半,他难道一直在这里等她回来?宋星辰的胸口处仿佛有一股暖流注入,她看着眼前的俊脸,突然想起来什么惊恐地看向身后。

“刚才有人跟着我!”

“我看见了。”顾长庚道。

宋星辰心下一惊,搂紧顾长庚,问道:“那他现在人呢?”

“可能被我‘帅’走了吧。”顾长庚凝视着她,眉眼里都是笑意。宋星辰一怔,似乎听到心底有什么东西“啪”的一声突然开花。

5.中了一种叫作“顾长庚”的毒

宋星辰最近几天失眠了,只要她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顾长庚的笑、顾长庚的怀抱、顾长庚的……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中毒了,中了一种叫作“顾长庚”的毒。

在家里工作时,宋星辰对着电脑上的空白文档发了半天呆,一个字都没敲出来,反而一遍遍地回想那天晚上的情景,自己一个人傻笑了半天。

直到电脑响起自动关机的音效,宋星辰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一上午啥也没干。她拍了拍脸,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拿出手机,准备连接蓝牙音箱,放几首歌振奋一下心情,专心工作。

蓝牙音箱是成功连上了,歌却没有放出来,宋星辰狐疑地将音量调到最大,依旧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倒是听到了一连串门铃声,于是连忙去开门。

打开门的一瞬间,宋星辰就听见隔壁震耳欲聋的《一人饮酒醉》,眼前一亮,没想到他们口味还是蛮一致的,都喜欢听这首歌!只是她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音箱放不出来。

顾长庚黑着一张脸,看着莫名其妙兴奋起来的宋星辰道:“‘帅得阻碍信号的宋宋’是你吧。”

宋星辰一怔,他咋知道她给自己手机设备起的名字呢?

“你连到我家的蓝牙音箱了。”顾长庚咬牙切齿地道,刚才音箱响起来的那一刻,吓得他差点儿以为自家闹鬼了。

宋星辰没想到顾长庚家的蓝牙音箱与她家的是一样的型号,刚才她连上的就是他家的,而她自己的蓝牙音箱居然坏了。

宋星辰忙着切水果,而顾长庚帮她调试着音箱。

顾长庚有一双非常好看的手,修长而又不失力量,宋星辰看着这样的一双手调试着她家的音箱,突然想到就是这么一双手,上次按在了她的屁股……哦不,尾骨处。

宋星辰一边盯着顾长庚,一边胡思乱想着,浑然忘记手上还在切水果,直到指尖一痛,她才倒吸一口冷气,猛地抽回手,发现左手食指被割破了一道口子,鲜红的液体慢慢流出。

“啊!创可贴!”她惊叫道。

就在宋星辰一只手翻着茶几下面的柜子时,左手突然被人抓住,一回过头就看见顾长庚含住了她受伤的手指。

“你!”她惊呼,“不要,很……”“脏”字还没有说出口,顾长庚琥珀色的眸子已渐渐暗了下去,声音性感低沉:“好甜。”

“噌”地一下,宋星辰的脸又红了。

当顾长庚松开她的手后,宋星辰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声音细若蚊蚋:“你一直都是这样对待女生的吗?”

顾长庚慢慢凑过去,附在她耳边道:“不,只有你。”还没有哪个女人能让他这般控制不住自己,宋星辰,绝对是个诱人的存在。

6.他的身份

顾长庚很想掩盖住宋星辰身上的诱人气息,因为他发现盯上宋星辰的吸血鬼越来越多了。他虽然有保护她的能力,却不能时时刻刻待在她身边保护她,若是她被其他吸血鬼发现,怕早已被吸食的一滴血不剩。

是夜,宋星辰家阳台上落下一个轻巧的身影,还没走出几步,一根鞭子狠狠地击上那人的后背,那人猛地回头,面目狰狞,獠牙突出,正是一只闻“香”而来的吸血鬼。

小姐,你闻起来很甜(5)

那只吸血鬼恶狠狠地看向鞭子打来的方向,忽地一愣,阳台外,一个俊美的黑衣男子停在空中,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手里的银鞭。

“那是我的猎物,若是不想死就赶紧走。”顾长庚抬头,猩红的眸子里暗潮涌动,那只吸血鬼一看是同类,又打不过对方,连忙屁滚尿流地消失在宋星辰家的阳台上。

卧房里,宋星辰还在熟睡,顾长庚一步步走向床边,虽然屋里的能见度非常低,但是对于吸血鬼来说,仍如白天一般清楚。

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宋星辰,顾长庚心里一软,慢慢伸出手想抚摸她的睡颜,却没想到宋星辰猛地睁开眼睛,抓住他的手将他一扯。他一时不备,便倒在了床上。而宋星辰连忙欺压上来,坐在他的身上,将他的手迅速捆住,动作熟练到仿佛已经演练过一百多遍。

“没想到我防身的招数还会用到小偷身上。”宋星辰的眼里掩饰不住得意,她刚才就听到阳台上的动静了,一直装睡等小偷闯进门,她好一举拿下,“让我看看你这小偷什么模样,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偷东西!”

床头灯被猛地按亮,顾长庚被这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得瞳孔一缩。宋星辰看着那猩红的眸子和长长的獠牙,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出现了幻觉。

“顾长庚,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光明正大地跟我说,不用大半夜偷偷摸摸地跑到我家来……也不用把自己搞得像个吸血鬼,我……”后面的话戛然而止,宋星辰看着她刚才试图摘掉顾长庚的“假牙”而被锋利的牙伤到的手,吓得尖叫一声,从床上跌落下来。

“你到底是谁?!”

顾长庚从床上坐起,以他吸血鬼的力量挣脱这种程度的绳子还是很容易的。他看向宋星辰,虽然猜得到宋星辰发现他的身份后的反应,但是真正看到这一幕时,他还是感到一丝心痛。

顾长庚凝视着宋星辰,诱惑道:“看着我的眼睛,今晚的一切你都不会记得。”

宋星辰猛地摇头,不去看他的眼睛,同时脑海里浮现出无数幅一模一样的画面。

原来她自以为是的春梦,只不过是他吸食完她的血液后,对她记忆短暂的封印,而这些记忆会在下一次封印前被唤起。

宋星辰颤抖着身体,什么喜欢她,不过是他对的食物迷恋而已!

7.你会对糖醋排骨或红烧肉动感情吗

最开始顾长庚接近宋星辰目的,是为了她诱人的血,只不过他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慢慢喜欢上她、捉弄她、担心她,甚至保护她。

宋星辰走后,顾长庚凝神细听,想知道一墙之隔的她此刻的心情。而当宋星辰压抑的哭声响起时,顾长庚的喉头忽地涌上一阵苦涩,她怕是永远都不会理他了。毕竟他是一只恐怖的吸血鬼,一个会吸食她血液的男人。

宋星辰果然在躲着他,每天都会避开他出门的点出门,一连半个月,他都没有见过宋星辰几次。除了偶尔会看到她在自家阳台上晾衣服,可她一看见他,便匆匆关门回屋了。

对于宋星辰来说,这么多天她已慢慢接受顾长庚是吸血鬼的事实。顾长庚并没有对她做过什么特别可怕的事情,而作为一个吸血鬼,他选择了当医生,更是让她觉得顾长庚其实并不可怕。她只是难以接受自己只是顾长庚眼里的一道糖醋排骨或者红烧肉,一想到他把自己当成一盘行走的美味佳肴,她就觉得无比生气和难过。

想必被她当场捉住那次,他就是打算来“吃”她的吧。

心情不好连带着麻烦事情也找上门了——宋星辰家卫生间的下水道堵住了,她刚洗完衣服就发现水排不下去,还差点儿摔倒,便赶紧联系了物业。物业说马上派人来修,于是宋星辰端着洗好的衣服去阳台上晾。

“你没事儿吧?”顾长庚看到宋星辰出现在阳台上,神情有些着急,刚才他在房间里听到她的尖叫声,若不是她及时出现,他恐怕下一秒就要冲进她家里去了。

宋星辰冷哼一声,只当他是在关心下一顿饭会不会出现变故。她快速晒好衣服,然后头也不回地进了屋,留顾长庚一个人有些落寞地站在那里。

物业果然很快就派了人上来,来的是个身材矮小的小哥,看见宋星辰的时候眼睛一亮,又低下头去。宋星辰没怎么在意他的情绪,直接把他带进卫生间。

物业小哥很快就开始修理,宋星辰盯着他的动作发呆,没头没脑地问了他一句:“你会对你爱吃的糖醋排骨或者红烧肉产生感情吗?”

物业小哥一愣,诚恳地回答道:“我不爱吃鱼和那什么肉。”

“那你喜欢吃什么?”

物业小哥瞄了宋星辰一眼,犹豫着道:“番茄吧,那颜色我喜欢。”

红色?宋星辰皱着眉,不由得想起了顾长庚,他应该也喜欢这种颜色吧,血的颜色。

“那你会对番茄产生感情吗?”

物业小哥摇摇头,道:“怎么会呢?它只不过是我饱腹的食物,对它产生感情,我还不得饿死。”听了物业小哥的话,宋星辰的神情更加抑郁了,不吃就会饿死,在生命面前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吧。

小姐,你闻起来很甜(6)

物业小哥三下五除二就把下水道疏通了,宋星辰道了一声谢后发现那小哥贼头贼脑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看向她犹豫地道:“你跟隔壁很熟吗?”

“不熟!”宋星辰几乎是下意识地撇清了与顾长庚的关系,“我根本不认识他。”

“那就好。”

那就好?他跟她不认识怎么就好了?宋星辰狐疑地看向物业小哥,却在触及小哥的面容时惊得花容失色。

那张原本面容平凡的脸上此刻多出了一对五厘米长的獠牙,眼睛里也是一片漆黑。

“既然不熟,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他就扑向了宋星辰。

原来这人正是那天被顾长庚打了一鞭子后落荒而逃的吸血鬼。他不甘心到嘴的美味就这么飞了,于是一直徘徊在宋星辰家附近,想找个适当的机会朝宋星辰下手。

宋星辰尖叫一声,蹲下来一躲。那吸血鬼一下子扑过头,宋星辰抓住机会朝离她最近的阳台跑去,若是顾长庚在,若是他在……

就在她离阳台只有半米远的瞬间,身后那只吸血鬼猛地扑过来,抱住了她的小腿,她一下子跌倒在地。

“顾长庚!顾长庚!”宋星辰歇斯底里地喊着顾长庚的名字,明明他也是吸血鬼,明明顾长庚也像面前这只吸血鬼一样想把她的血喝完,可是她还是下意识地觉得自己能依靠的只有他。

那吸血鬼骑在宋星辰身上,眼瞅着那五厘米长的獠牙就要袭向她的脖子,她忍不住想,她宁愿让顾长庚来吸,毕竟这只吸血鬼真的太丑了!

宋星辰闭上眼睛认命地等待死亡来临,却听到一声皮开肉绽的声音和一道凄厉的惨叫,下一秒,压在她身上的吸血鬼就消失了,接着腰间被什么东西缠绕住,等她睁开眼睛时,自己已经被抱入那人怀里。

“你没事儿吧?”映入眼帘的是顾长庚着急的神色,宋星辰鼻头一酸,拼命摇头。

顾长庚眼神一凛,琥珀色的眸子一瞬间变成了猩红色,他看向地上想逃跑的吸血鬼,银色的鞭子一挥,又是一道皮开肉绽的声音。

“我已经警告过你,离她远点儿,所以休怪我不客气。”顾长庚甩着那专门对付坏吸血鬼的银鞭,神色狠厉,那只吸血鬼在地上嘶吼着求饶,顾长庚却并不理会,若是他再来晚一点儿,后果不堪设想。

直到那只吸血鬼奄奄一息。

宋星辰看着地上一摊血肉模糊的东西,强忍着心口的难受道:“我还以为你会打死他。”

顾长庚摇摇头,道:“只是让他没有能力再去害人而已。”他顿了顿,扭头看向她,“你不害怕我了?”

宋星辰看着眼前眸子猩红的顾长庚,反问道:“那你会害我吗?”其实她已经知道答案,早在他第一时间赶来救她的时候就知道了,而那些困扰她的问题也已经全部解开,没有一个人会对一道饱腹的菜露出那样着急的神色,会那样害怕失去,会那样痛恨伤害她的人。

“不会。”

“我也不会。”说完,她凑过去,吻住了他。

尾声

自从跟顾长庚跟在一起后,宋星辰就对一个问题百般纠结,那就是顾长庚对她说:“老婆,我饿了。”

饥饿对于顾长庚来说,到底是字面上的饿,想吃她还是想深度吃她的意思呢?

于是宋星辰就按照时间来算,如果是到了饭点顾长庚说饿,她就做饭填饱他;如果是晚上顾长庚说饿,她就把他带到床上填饱他;如果不是在饭点又不是在晚上说饿,她就给他一记拳头。

她做女人已经很不容易了,一个月要流五天的血,他还要惦记她的血就太令人发指了。

顾长庚忍住了,可是他老婆实在是太诱人了,光是站在那里,他体内的血液就忍不住要沸腾,于是他想出了一个主意:“老婆,以后我要对你的血起了邪念,你就把我带上床折磨我,我肯定服软!”

宋星辰笑得跟朵菊花一样灿烂,道:“……你可真会体贴自己。”

顾长庚一脸开心地道:“那你是同意了?”

宋星辰默认了。

“老婆我饿了!”

宋星辰:“……你是来搞事情的吧!”

于是一个多月后,顾长庚正神采奕奕地看着电视,刚起床的宋星辰却两腿发软,靠在卧室的门边咬牙切齿地看着罪魁祸首,喊道:“你以后还是吸我的血吧!”

再这样下去,她恐怕是第一个没被吸血鬼吸干血而死,而是被榨干而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