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总裁是个心悸boy

发布时间:2017-05-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苏叶面无表情的看定他:“你确定那不是你心脏短暂停止跳动时,使用除颤仪产生的电流导致的悸动?”

【1】

苏叶很崩溃。

她胆战心惊地藏在机场已经两天了,眼看就要飞到大西洋另一边从此摆脱慕城了,却在安检口被保镖们团团围住了,苏叶用脚趾也能想到,慕城绝对是故意的!

后面排队的围观群众不断向两边分开来,然后有人惊呼:“哇,是慕氏集团的CEO慕城,他好帅啊!”

苏叶顶着因为两天没睡好出现的黑眼圈,愤愤地瞪着悠闲走过来的男人。

男人的身材挺拔修长,一张标准的混血儿脸上噙着不咸不淡的笑,在她面前站定,微微俯身:“我心爱的女朋友,好久不见。”

好久个鬼,才两天而已!

苏叶面无表情地推开他的脸:“我不认识你,起开!”

却被慕城一把握住手,温柔体贴地纳入暖暖的掌心:“乖,别闹情绪了,跟我回家。”

这口气柔软得一塌糊涂,瞬间俘获了无数少女心。苏叶汗毛都竖起来了,她用力想抽回手:“我才不跟你回家!你放开我,不然我告你骚扰了!”

慕城笑得更深了,那双黑曜石般深邃的眼里凉飕飕的,他直接弯腰,将好不容易挣脱手的苏叶直接打横抱了起来!

“啊,慕城你干什么?救命啊!绑架啊!快帮我报警!报警啊!”

苏叶四肢挣扎着,却被慕城牢牢地锁在怀中,然后在围观女群众羡慕嫉妒恨的唏嘘声里,他抱着她扬长而去。

苏叶绝望得不行,她甚至听到某围观群众花痴地说:“那个女人是谁啊?好羡慕,要是慕城能这样抱着我离开,我一定会幸福死的!”

苏叶好想对她喊:“这么幸福你就来替我好了,免费退位让贤,倒贴都行!”

然而她已经被慕城抱进了他那辆加长豪车,车门“嘭”的一声被人关上。

片刻死寂。

慕城将她轻轻放到真皮座椅上,声音含笑:“你躲在机场,两天没洗澡了?”

苏叶滚到座椅上,闻言脸一红,弹了起来:“你是故意的吧,你早就知道我的行踪了,故意等我过安检时才出来抓我的对不对?”

慕城倒了两杯红酒,优雅地端起其中一杯递过去,口气揶揄:“咦,你都知道了啊?”

蘇叶快要疯了:“慕城,啊啊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非要抓住我不放!”

后者完全无视她的火大,一脸深情:“你最大的错误,就是触碰了我的心。”

苏叶:“……”

慕城微笑着将红酒再往她面前递一递:“离到家还有一段时间,喝一杯,我再慢慢和你谈。”

气得手脚发抖的苏叶下意识地接过来,一口干了:“我喝完了,你说怎么才能放过我吧?”

慕城挑了挑眉梢,然后笑得更深了:“你都喝完了,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

苏叶一腔怒火还没来得及爆发,整个人就晕晕乎乎,不受控制地往座椅上倒下去:“……慕城,你又使诈!”

【2】

若问苏叶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莫过于一年前在慕城落难时,她救了他而不是给他的心脏再补上一刀!

一年前的某个晚上,凌晨时分,她结束完一台手术回家的路上,隐约听到一条隐蔽的巷子里似乎有人在无力地呼救。

她大着胆子过去一看,险些被吓得丢了魂——被刀插了心脏的慕城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微弱地喘息着,一副濒死的模样!

作为一名胸外科的专业医生,作为一个有爱心、有道德的胸外科的专业医生,无论哪个医生看到一个心脏被插刀的心人躺在面前,都会去救一救。

可偏偏慕城这人的脑回路就比别人的要奇葩,手术醒来之后第一反应是要见主刀大夫。

而见到苏叶,他干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拉着她的手深情款款地表白:“对,就是这个感觉,医生,我在昏迷时感受到了心脏被你触摸时的悸动,我想我是喜欢上了你。”

当时苏叶已经将近三十个小时没睡觉,黑着眼圈,面无表情地抽回手:“哦,那应该是你心脏短暂停止跳动时,使用除颤仪产生的电流导致的悸动。”

慕城:“……”

尽管苏叶耐着性子,敬职敬业地给他解释了所谓的“悸动”究竟是什么情况导致的,可慕城这个人特别固执,坚持认为自己喜欢上了她。

他握着她的手,英俊的脸上尽是迷人的笑:“小叶,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当时睡眠严重不足,火气很大的苏叶忍了忍,到底没忍住,当着慕城那六个保镖的面,抓起一旁的皮试针,熟练地往他手背上一扎一挑,痛得这家伙倒吸一口凉气,松开了她!

“再胡说八道,我把你嘴巴缝合起来!”

她恶狠狠地瞪了慕城一眼,他躺在那儿动弹不得,还拿那双痛得泪汪汪的桃花眼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说:“我的女朋友,就这么说定了哦!”

总裁是个心悸boy(2)

本来还想上来教训苏叶的保镖们动作一僵,迅速点头哈腰地恭送苏叶离开,心中默默吐槽:总裁为了追人家小姑娘,真是太不要脸了!

于是慕城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苏叶的男朋友,不仅住院期间各种麻烦她,就连出院了也一日来三趟,最后甚至演变成直接将苏叶的家当连同苏叶一起搬到了他的别墅里……

对此苏叶抗议过,但收效甚微,慕城实在够无耻,她一败涂地!

【3】

苏叶的醉酒体质旷古绝今,基本一杯就倒,等她再次醒过来时,已经不在车上了。

她躺在了别墅的房间里,不远处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罪魁祸首正悠闲地弹着钢琴,侧脸被淡金色的阳光勾勒,俊美得不行。

“慕城!”

她恼火地掀了被子爬起身,后者不惊不慌,慢条斯理地提点她:“你已经两天没有洗澡了,身上很臭。”

苏叶下意识地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儿,咦,好像真的很臭呢!

慕城点点头,诚恳地提议:“所以你现在需要洗澡。”

“等一下,重点是我洗不洗澡吗?”苏叶怒气冲冲,“你明明在出差,为什么还会知道我的行踪?”

慕城抬头冲她笑了,笑颜温柔得一塌糊涂:“因为我关心你呀!”

苏叶扶额无语。

“乖,去洗澡,当然,如果你不想自己洗,作为男朋友,我也不介意为您效劳。”

他的目光暧昧地顺着她微开衣领下雪白的锁骨往下滑,苏叶脸一烫,立刻揪住衣领,结巴道:“你,你往哪儿看呢!”

她通红着脸落荒而逃,“嘭”的一声关上了浴室的大门。

慕城瞧着她狼狈的背影,唇角勾起一道温柔的弧度来,但这个弧度并没有持续多久,手机震动了起来。

他顿了顿,嗓音低沉:“Jerry.”

Jerry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意味深长:“慕城,你要的东西,我想我已经查到了……”

慕城唇角的笑意僵了片刻,落在浴室紧闭大门上的目光陡然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4】

上次趁着慕城出差,苏叶和院长申请去美国学习,结果被半路杀出来的慕城生生毁掉,还害得她被领导批评了一顿。

此刻,苏叶坐在办公桌后面,捏着签字笔的手指危险得就像握着手术刀。

她冷冰冰地瞪着慕城:“你觉得这种情况下,我会有心情跟你一起去参加什么奢侈糜烂的游轮宴会?”

慕城毫不介意她的满脸愠色,坐下来,厚颜无耻地说:“那我也不去了,今天就坐在这里陪你好了。”

他就坐在她对面,门口的保镖拦住了所有等待咨询的病人。

苏叶脸都绿了,偏偏这厮丝毫不以为耻,反而微微侧首,就这样用含笑的眼眸凝视着她,带着不加掩饰的暧昧与宠溺。

“……”

苏叶被他看得整个人都别扭了,脸颊不受控制地发烫起来,烫得她一时有些无措,心脏也突突地跳着,这滋味实在不太好受。

慕城的嗓音就像是有毒的美酒,带着无法抗拒的诱惑轻声问她:“苏叶,陪我去宴会吧?”

苏叶发誓这一定不是她的错觉,因为慕城在……和她撒娇。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牙:“晚上再说,现在你给我离开!”

慕城笑了,毫无预兆地伸手替她顺了顺耳鬓的一缕碎发,微凉的指尖擦過她的肌肤,撩起一层战栗,苏叶整个人都怔住了!

而男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微微倾身凑到她耳畔:“那么,下班见,我的女朋友。”

直到面前的位子上换成了个一脸蜡黄的患者,苏叶还愣在原处。

手指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只觉热得厉害,却不过片刻,苏叶不知想起什么,微微上扬的唇角一顿,脸色陡然变得苍白起来。

【5】

下午五点,慕城的豪车一刻不差地等候在外,苏叶一上车就被拉去梳妆打扮,等到遮挡的帘子被拉开,就连见惯了各色美女的慕城也忍不住怔了一下。

苏叶一向都是穿着白大褂,头发随意绾起来,很少打扮得这样隆重,浅蓝色露背晚礼服裁剪合体,裹着女子玲珑有致的身体,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腿,配着水晶高跟鞋,将她衬托得晶莹而典雅。

彼时车已经停在了海边,红地毯两侧的迎宾礼貌地拉开了车门。慕城收回心神,先下了车,然后向着她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来。

苏叶有些不安,努力保持镇定将手递到他手上,却在下车的时候,慕城坏心眼地低声夸了她一句:“身材不错。”

密密麻麻的媒体和闪光灯下,苏叶脚下一个踉跄!

慕城不动声色地接住投怀送抱的苏叶,愉快地笑了:“头一次见你如此主动,我很开心。”

苏叶顿了顿,默默地伸手拧在了他的腰侧,然后在慕城陡然失语的刹那,仰起脸露出令人惊艳的浅笑:“我也是。”

慕城:“……”

游轮上的人大都是商界名流,慕城很快就被淹没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而穿着高跟鞋的苏叶则偷懒地找了个角落,安静地坐了下来。

总裁是个心悸boy(3)

可惜,她不惹人,并不代表人不惹她。

几个富商的千金从她和慕城姿态亲密地踏上游轮开始,已经将嫉妒的目光锁在了她身上,眼下好不容易她落单,这几个女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而不知何时坐在了游轮二楼的慕城,透过巨大的防弹玻璃窗,将这一幕一丝不落地收入眼底。

“Jerry,你说她究竟是什么人?”

慕城漫不经心地晃了晃指间的酒杯,淡金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流淌着华丽的光泽:“在我受伤的时候,她那么巧路过并且救了我,更巧的是,她还是个胸外科的资深医生。”

Jerry一身黑色的西装,深邃的脸上带着笑:“苏小姐所有的资料都毫无纰漏,本该什么都查不出来,偏偏我在美国的律师事务所接了林氏集团的一桩委托案,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于是我顺水推舟地对她深入了解了一番。”

“你的成语倒是用得很顺溜。”

慕城嗤笑一声:“林国远这老东西万万没想到,你一个常年在外的美国人会和我私交甚笃,否则他怕是死也不会引你这条狼入室——不过这和苏叶有什么关系?”

“苏小姐?”Jerry顿了顿,有些不知从何开口地耸了耸肩,“苏小姐是林国远的情人,也是他的——你们中国人喜欢用的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心腹?”

慕城晃动酒杯的手指一顿,目光再落下去时,蓦地变得阴鸷起来。

【6】

游轮上的苏叶已经被那群女人逼到了栏杆边上,而栏杆外,漆黑的大海一望无际,深不可测。

“所以,你一个普通的胸外科医生居然能获得慕总的青睐?”其中一个女人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就凭你?也配?”

苏叶蹙起了眉,这群无理取闹的女人让她很烦,可目光环顾四周,五光十色间却找不到慕城的人影,她不由得一阵心慌……

“喂,和你说话呢,哑巴了?!”另一个女人不悦地问。

苏叶有些不耐烦:“请你们让开。”

“你哪儿也别想去!”

另一个女人伸手拦住她,将她往栏杆那儿推了一把。

苏叶被推得往后踉跄,脚下十厘米的高跟鞋本来就让她站不稳,被这么一推,她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而更惨的是,游轮好死不死地在这一刻晃动了一下,顺着她倒下的方向一倾——

“啊——!”

苏叶尖叫一声,犹如一道浅蓝色的烟花,瞬间绽放,然后朝着漆黑的大海坠落下去。

“有人落海了!”

“快救人!”

二楼冷眼旁观的慕城瞳孔猛地一缩,Jerry皱了皱眉,有些疑惑:“人在突发情况下的本能反应骗不了人,她毫无自救行为,应该是个弱女子,但这不科学啊!”

话未完,慕城已经飞快地往楼下冲去。

游轮上的惊呼此起彼伏,人群都围在栏杆边儿探头探脑,平静的海面明暗不定,哪里有苏叶的影子?

“慕总!慕总你干什么——”

伴随着又一阵惊呼,慕城已经纵身跳进了冰冷的海水中,吓得他那群保镖傻了眼,反应过来后立刻跟着纷纷跳了下去,只可惜游轮太过巨大,一转眼已经找不到慕城的影子!

“苏叶!”

慕城围着巨大的游轮找了很久,可是哪里也没有看到她的影子,慌乱以及从不曾有过的害怕瞬间擒住了他的心脏。

她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虽然怀疑她,却也没有说谎,手术昏迷时心脏的悸动和握着她的手时一模一样,即使一开始只是为了试探而靠近他,但此时此刻他所有的理智和感情都在清清楚楚地告诉他——他在乎她,他喜欢她,他绝对不能失去她!

“慕城……”

细弱的声音从身侧传来,慕城猛地看过去,便见苏叶青白着一张受惊过度的脸,死死地抓着游轮上垂下来的铁链,她紧贴着船身,在冰冷的海水中瑟瑟发抖,湿透的长发早已散乱,贴在脸颊、肩头,显得她无比羸弱瘦小。

像是窒息的人终于呼吸到了第一口空气,他飞快地游过去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生怕松一些就会失去她似的:“小叶不怕,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苏叶哭着伸出胳膊环住他的脖子,哽咽:“慕城,你到哪里去了啊?”

未曾料到她会这样依赖他,靠近他,慕城一怔。

近在咫尺的这张容颜梨花带雨,湿透的长发沾满了她冻得发紫的脸,她受惊而委屈的眼神无辜得像纯洁的水晶,缓缓地靠近他,连呼吸都带着啜泣。

慕城像是受了蛊惑一样,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任由她靠近,任由轻轻一个吻落在他冰冷的唇上……

下一刻慕城只觉脑后一痛!

意识在渐渐远离,冰冷刺骨的海水开始一寸一寸地吞噬他下滑的身体,而刚刚还一脸受惊的苏叶手脚利落地将他用铁链缠上。

他努力不让自己晕过去,艰难地抓住她的袖子:“你,想干什么?”

总裁是个心悸boy(4)

“你靠近我,甚至不惜冒险将我带进你家里,不就是为了揭穿我今日的真面目吗?”

她停了停,轻轻道:“放心,你的保镖很快就会找到你,怪就怪你今晚不该试探我,我只能冒险地将计就计。”

她纤细的手指抚上刚刚被慕城吻过的脸颊,然后在不远处保镖们看到他们之前,潜入了海里……

【7】

苏叶上了岸便利落地撕掉过长的裙摆,一截雪白的小腿露在外面,有些凉。

岸邊早已等候的一辆黑色豪车看见她便一下拉开了车门,她轻巧地跃上去,车辆飞驰而去,抛下游轮上下乱成一锅粥的众人。

苏叶在慕城家里住的这段日子,早已摸清了所有的监控和保镖情况,所以几乎没怎么费力气就摸进了慕城的书房。

慕城的保险箱需要他的唇纹验证,苏叶暗骂一声:“变态。”

要不是因为如此,她何必今晚亲了这家伙一口?

说来慕城也是个人物,她演技那么好,又一直扮演的是被霸道总裁缠得没办法而四处逃跑的圣母白莲花女主形象,非常符合套路,他怎么就一点儿也不上当呢?

“早知道还不如直接走开放路线勾引他,说不定早得了他的唇纹。”

她摸出方才采集来的唇纹,保险箱扫描识别之后运转起来,伴随着一声“慕总英俊潇洒深爱苏叶”的启动音,保险箱“咔嗒”一声开了。

“……”

苏叶无语地瞪着保险箱,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耳机里传来同伴的催促声:“时间不早了,快一些。”

她稳住心神,伸手拿出里面一枚小小的芯片,然后从窗口跃了下去,而在她落地的那一刹那,漆黑的庄园突然灯火通明,刺眼的亮光惹得她下意识地遮了遮眼睛。

“晚上好,我的女朋友。”

本应该被人从海里捞出来,昏迷不醒地送进医院的慕城,此刻稳妥地站在她面前,头发还有些湿润,笑容却很是灿烂。

苏叶挑了挑眉:“我还以为是我在算计你,没想到是我落入了你的圈套吗?”

慕城向她伸出手,微笑着哄道:“乖,将芯片还给我,那里面的东西对我很重要。”

“很重要?”

苏叶低垂下眉眼,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慕城发动袭击。后者皱着眉,轻而易举地拦住她的攻击,反而顺势将她扣入怀中:“好歹我是你男朋友,下手这么狠,你这是打算谋杀亲夫?”

“哦,是吗?”

苏叶突然冲他一笑,趁他一愣,整个人泥鳅一样从他怀里滑脱,在他作势要追来之前,突然将一样东西往他怀里一丢:“接住了!”

慕城下意识地接住,再抬头时,苏叶已经放倒了好几个保镖,跑出老远,还回头冲他一笑:“礼尚往来!”

慕城摊开掌心,这才发现她刚刚丢给他的竟是一只硕大的海螺,还是活的,吐着泡泡。

“……”

【8】

苏叶带着芯片连夜赶到了T省,虽然已经是凌晨3点,林氏集团总裁林国远的别墅里却依旧灯火通明。

“回来了?”

五十多岁的男人依旧风度翩翩,只是野心太大,操劳太多,模样疲惫得很,他倒了杯果汁递给她:“祝贺苏小姐旗开得胜。”

苏叶全身还湿透着,她随意裹着一件干燥的外套,毫不客气地接过果汁一饮而尽:“当初说好了,我替你拿到慕氏的芯片,你就相信我们有能力取代岳岗那群人,成为林氏集团新的合作伙伴。”

“苏小姐果然巾帼不让须眉。”林国远欣然鼓掌,“我自然是想和苏小姐你们合作,可是苏小姐看起来却不像是打算和我诚心合作的样子。”

“你什么意思?”

苏叶脸色微变,想要起身,却发现浑身发软,她震惊地瞪着林国远:“你,你在果汁里放了什么?”

“苏小姐不必担心,只是一点儿让你不那么难对付的药罢了。”

说话间,岳岗那群人已经走了进来,林国远慢条斯理地将她好不容易得来的芯片取走,然后走向一旁的电脑。

苏叶咬着牙冷笑:“林总,您这是打算过河拆桥?您当我们苏家的人就那么好欺负?”

“若你是真的苏叶,我自然不会放弃和更厉害的人才合作的机会,可苏小姐,你真的是苏叶吗?”

岳岗笑得比她还要冷:“你利用我们职业跑腿人互相之间不暴露长相和平时身份的便捷,取代了真正的苏叶,你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你究竟是什么人?”

苏叶脸色微变,转眼却笑得更冷了:“你凭什么说我不是苏叶?”

“三天前我抓到苏家那伙人中一个叫苏小四的,他亲口告诉我苏叶已经一年没去他们总部报到了,更遑论苏家和林总合作这事儿,你诓谁呢?”

岳岗拔出把匕首,威胁道:“说,你到底是谁?!”

苏叶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别过脸,已经做好了死也不开口的准备,气得岳岗扬起匕首就要动手,不远处的林国远却突然出声:“住手。”

总裁是个心悸boy(5)

岳岗一愣:“林总,怎么了?”

林国远的表情极其难看,苏叶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连接电脑的投影仪对面的大屏幕上,芯片里所谓的慕氏集团的机密文件,居然是她和慕城的各种合照!

苏叶:“……”

这就是慕城嘴里“很重要的东西”?!

大门外有保镖闯进来,着急地说:“林总,不好了,慕氏总裁慕城来了,说是追着人过来的,请林总您把人交出来。”

林国远脸色一变,他刚刚将芯片拔出电脑,一袭黑色西装的慕城已经带着一群保镖跨进了大门。

“慕总?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林国远迎上去,路过苏叶时,不动声色地将芯片再塞进她兜里!

慕城就闲闲地靠在一根大理石的罗马柱上,夜色自他身后蔓延,灯光却将他棱角分明的脸映照得越发清晰。

他瞧着苏叶,话却是对林国远说的:“客气了林总,我就是来找找我那个总是迷路还爱乱跑的女朋友,打扰了。”

林国远一脸惊讶:“原来苏小姐是慕总的人?误会误会,她刚刚来说要卖慕总的机密文件给我,我一听,这还得了?正打算明天把她交给慕总处置呢!”

“是吗?”

慕城笑了:“那正好,就不劳烦林总了,人我自己带走。”

这两只“狐狸”都睁着眼睛说瞎话,演技一个比一个好,苏叶气得咬碎一口银牙,林国远是做个顺水人情将她交给慕城,慕城就装糊涂地收下她,两人谁也没吃亏,唯有她,赔了夫人又折兵!

【9】

“小葉,我来带你回家了。”

慕城的唇角扬起一道迷人的弧度,看得苏叶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弯腰将她抱起。

脸颊贴上慕城西服微凉的料子,她想反抗一下,可惜浑身无力,只能被他抱着走出去。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我明明甩掉了你所有的跟踪。”

她红着眼圈瞪着他,反正自己再次落到他手里,肯定完蛋,索性破罐子破摔地质问。

慕城的脸色寒了几分:“我连你是林国远的情人都知道,会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你吗?说起来,你眼瞎吗?放着我这样英俊多金的高富帅不要,居然看上了林国远那个老头子,我哪里比不上他?”

“……”

苏叶简直无语,重点是这个吗?

慕城一路黑着脸将苏叶抱上车,到了慕家,又黑着脸将她抱下车,一路抱回房间,然后丢在床上,整个人压迫地倾身过来!

“你,你想做什么?”

苏叶咽了口口水,紧张得小脸有些苍白,从前慕城那些吊儿郎当,甚至纨绔子弟的模样都是为了试探她装的,她可是见识过他在商界上纵横扫荡时的模样,手段凌厉得很。

慕城的双臂撑在她两侧,就这么俯视着她,笑得一派亲和:“现在,我提问,你回答,答错一次,我吻你一次,全部答错……”

他的目光陡然变得暧昧起来,苏叶脸颊一烫,恼羞成怒:“乘人之危,你要脸吗!”

话音未落,男人毫无征兆地就压下身子亲了她一口。苏叶完全没反应过来,目瞪口呆,脱口道:“你分明说答错了才亲,怎么说话不算话?”

慕城闻言挑了挑眉,有些微讶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就笑了,苏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顿时恼羞成怒:“你还不如杀了我!”

“法治社会,杀人是犯法的。”

慕城不要脸地舔了舔唇瓣,英俊的脸上笑眯眯的:“第一个问题,你的真名。”

苏叶本以为他第一个问题会问她的身份,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问她的名字,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苏叶。”

慕城又一口亲了下去,苏叶抓狂:“浑蛋,当初我就是图苏叶这个名字和我一样,才冒充的苏叶!”

“是吗?抱歉。”可慕城的脸上根本没有抱歉的意思,他继续问,“第二个问题,你喜欢我吗?”

苏叶僵住了,目光无意识地四处看着,她咬了咬牙:“不——”

后话还没说,慕城已经亲了下来,这次还辗转了一番,然后似乎是上瘾了一般,他轻啄浅尝,极尽温柔,苏叶想张口大骂却反而被他乘虚而入。

慕城狠狠将她的唇蹂躏一番,等放开时,苏叶满脸通红,无力的身体更加无力,唯有心脏跳得飞快。慕城轻喘着,擦着她的耳珠低声道:“我喜欢你,苏叶,不管你是谁。”

她的脑子空白了片刻,有一瞬喜,一瞬忧,一瞬茫然,一瞬慌乱,可这所有的所有,都抵不过他紧接着说的一句话。

他说:“苏叶,我们结婚吧。”

【10】

慕氏总裁的订婚宴自然是隆重而奢华,邀请的名流数不胜数,别墅里前所未有地热闹。

慕城推门进来时,苏叶正穿着一条洁白的鱼尾长裙站在窗前,也不知想着什么,秀眉微微蹙着。

“在想什么?”白色西装衬托得男人更加英俊,他自身后环住她。

总裁是个心悸boy(6)

苏叶翻了个白眼:“在想你真是太无耻、太卑鄙,居然使用美男计色诱我!”

“我要是够卑鄙无耻,你早就是我的老婆了。”慕城轻笑。

苏叶嘴上占便宜道:“你要是够卑鄙无耻,鬼知道你今天的老婆是不是我?”

慕城危险地眯起了眼眸,握着她的肩膀转过来,搂住她的腰肢往怀里一带:“我按照你的意思一步一个流程地走下来,已经很克制了,你不要逼我奉子成婚。”

苏叶的脸猛地一红:“开个玩笑嘛,不要太认真。”

他笑了,温柔地抬手替她顺了顺鬓发:“今天是你我的订婚宴,我的未婚妻,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苏叶的目光闪了闪,然后扬起脸明媚一笑,举起一杯果汁:“干了?”

慕城挑了挑眉,端起桌子上的紅酒,也不知怎么想的,突然凑近了和她交杯,苏叶诧异地瞪着他,男人笑得跃跃欲试,有些孩子气,一点儿也不像慕氏集团那个叱咤风云的CEO。

苏叶笑了。

两人喝下交杯酒,楼下弹奏的钢琴曲又换了一首。苏叶靠在慕城怀里,两人十指交握,坐在沙发上等待吉时。

“慕城,你就不问问我是谁吗?”

“你说我就听,你不说我也并不介意。”

“其实……”苏叶缩在他怀里,轻声说,“我不是林国远的情人,也不是职业跑腿人,我是特训过的卧底,平时的身份是医生。上头要查林氏集团,我的任务是接近林国远,但要取得他的信任,又必须……利用你。”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慕城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声音有些含混不清:“你能告诉我这些事,其实我很开心,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么危险的事自然也该我来帮你做……”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在安眠药的作用下熟睡过去。

苏叶颤了颤,水汽氤氲了视线,她将脸埋进他的衣服里,哽咽着点头,无声地哭得像个傻子。

“对不起,慕城。”

慕城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秘书在外面吞吞吐吐地说:“那什么,总裁,您和苏小姐要是方便的话,可以下去了,那什么……时间不早了。”

这暧昧的语气,也不知道秘书在想些什么东西,慕城笑着去喊苏叶,却发现房间空空荡荡的,哪里还有苏叶的影子?

秘书还在一脸茫然地四下环顾,寻找苏叶,慕城脸色青黑,十分难看。

“慕城,你的未婚妻不见了?”

Jerry拨开挡路的秘书露出脸来,表情是难得一见的幸灾乐祸:“雪上加霜,你的未婚妻顺便还带走了那张有着慕氏所有机密文件和账目的芯片,这次是真的芯片。”

慕城:“……”

【11】

苏叶是一路哭回队里的,她的任务本来是拿到林氏集团的账目,结果因为失败,上头临时给她换了任务——改拿慕氏集团的账目!

老大见到苏叶那双核桃眼时,着实吓了一跳:“就算你因为完成任务喜极而泣,这哭得也太夸张了吧?”

苏叶狠狠瞪了他一眼:“喜极个鬼,林国远那儿我都失败了,还有,上头为什么突然要查慕氏了?”

“查慕氏那不是因为你方便下手嘛,上头的意思,我也不敢问。”

老大含糊两句,又说:“不过林国远的事情你不要沮丧,上头说了,除了你,还派了‘狩猎’组的组长去查林氏,那是个难缠的大头,本来也没指望你成功。”

她咬着牙:“‘狩猎’组的组长?那个神秘的传说?所有特训员心目中的神?”

老大乘机安慰:“所以你失败了也没什么好丢脸的,毕竟你只是个凡人。”

“……”

苏叶苍白着脸,脑子一片空白,敢情她费尽心机装成跑腿人接近林国远,又装成傻白甜医生接近慕城,在上头看来就是个炮灰?

她还因此背叛了自己的未婚夫慕城,两次……

苏叶浑浑噩噩地睡了两天,颓废的模样让他们“潜伏”组的队员都很受惊,平日最活跃、最狡黠的苏叶都安静了,莫非因为林氏集团的事情,他们“潜伏”组要完?

这个想法在苏叶越发颓废的状态下迅速蔓延,搞得全组都很受惊,忍无可忍的组员们不得不去找老大求一个痛快。

老大哭笑不得:“怎么可能?我们‘潜伏’组不仅不会解散,甚至这个月评选秒了隔壁‘狩猎’组!”

“不会吧?狩猎队长不是已经搜集到了林氏的罪证吗?这么大的功劳,会被我们组秒了?”

队员甲惊呼,觉得自家老大脑子都不正常了,看来“潜伏”真的要完啊!

老大神秘一笑:“等着看,就今天,你们就都知道了……”

苏叶颓废的第三天,“潜伏”组迎来了一位客人,正是“狩猎”组队长!

总裁是个心悸boy(7)

“潜伏”的组员们指着来人,个个儿错愕得长大了嘴巴,难以置信,而来人却目不斜视,径直走到了一个角落。

苏叶正窝在角落的办公桌后面打瞌睡,也不知道哪个不识相的过来推她,顿时坏脾气地跳起来大骂:“睡觉都不让人安宁,想掐架啊?”

话音未落,在看到来人那一刻,她猛地呛住,咳得语无伦次:“喀喀喀,你你你,慕城?!”

眼前这个俊朗挺拔的男人,正大大咧咧地站在她面前,不是慕城又是哪个?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惊呆了。

“我的未婚妻,拿走了我慕氏集团所有的机密资料,就等于掌控了我的一切,这个责任太重大,你想不负责都不行了。”

男人笑容不善,众目睽睽之下将苏叶打横抱起来,还招呼大家:“记得来喝喜酒!”

“……”

苏叶满脸通红,完全忘记了挣扎,目瞪口呆地任由慕城抱着她出去,连拒绝都忘记了。

老大眉开眼笑地在后面给众人科普:“慕城平时是慕氏的CEO,其实真实身份是狩猎组的队长,他们组不是老说自己厉害嘛,这次我就和慕城PK了一下,要是我们家苏叶能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拿走他的芯片,他就把月底评选第一的宝座让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