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皇上,嫁给微臣可好

发布时间:2017-11-09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

陆重九趴在温泉池子旁的草丛里,目光紧紧地黏在不远处假寐的男人身上。

水雾浓郁,陆重九只看得清男人健硕的背部,竟然比她父皇后宫里头的美人还要白些,手臂上似还有个蝴蝶胎记,在水雾中若隐若现。

只叹有人欢喜有人悲,眼前此人悠闲地泡着温泉,而身为太女的陆重九却四面楚歌:父皇驾崩,诸位皇叔虎视眈眈,就等着把她这个太女从龙椅上拉下来。

若是她不拉拢眼前这个当朝首辅岑子溯,恐怕,哪天她就得去和她父皇团聚了。

想到这儿,陆重九生出惆怅之情。岑子溯于陆重九,正如天上的白月光,地上的白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奈何陆重九自幼倾心思慕,做梦也想着把这束月光、这朵莲花掬于手中,却可望不可得,着实令人扼腕。

低叹了一声,陆重九匍匐前进,心里琢磨着怎么露面给岑子溯的惊吓最小。谁料,草丛中忽然窜出一条青蛇,陆重九吓得尖叫,连滚带爬地往岑子溯的方向跑,却在途中被石头一绊,骨碌骨碌地滚进水里,溅起了一圈水花。

不知温泉池子的深浅,陆重九迈着腿想够着底,身体却直往下沉。泉水往鼻子、嘴巴里头灌进来,陆重九绝望地朝水面伸出了手。

下一刻,一只手抓住她的衣领,把她从水里拎了出来。陆重九吐着池水,咳得撕心裂肺,抬起头方见岑子溯那放大的脸,一双上挑的凤眼里写满嫌弃。

“先生,好……好久不见。”陆重九小心翼翼地扬起笑脸。

“殿下,距今日早朝臣与您见面……不过两个时辰。”岑子溯笑得冷漠。

“先生为人如清风朗月,见之如沐春风,一个时辰不见,如隔三秋啊!”

“臣却记得,臣为殿下讲学的时候,殿下可是数着时辰盼着臣走。”岑子溯把陆重九往岸上一扔,连带着扔过去一件外袍,道,“自己找个地儿换上,臣可担不起殿下受寒的罪过。”

等陆重九换好衣衫,便见岑子溯已经站在原地等着了。他只穿了件素色中衣,双手环抱,目光悠远,不知看着何处,乌黑的长发被一根细细的青玉莲花簪半绾着,如瀑布一般披散在肩上。陆重九这一看,便不由得看呆了。

岑子溯侧过头,目光轻飘飘地落在陆重九身上,薄唇轻启:“说吧,来这儿做什么?”

陆重九清了清嗓子,郑重地说道:“孤是来和先生谈个交易的。”

(二)

“哦?微臣洗耳恭听。”岑子溯的嘴角漾起浅笑。他笑起来有一丝温柔缱绻的味道,细看之下却能发现这微笑没有温度。

“孤自幼便是先生看着长大的,除了父皇、母后,先生便是孤最亲的人了。”陆重九扯住岑子溯的衣袖,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道,“先生心如明镜,定然知道孤那些皇叔的狼子野心,只怕父皇灵柩还未下葬,孤便要暴毙昭阳殿了!”

岑子溯把自己的衣袖抽回来,道:“殿下手脏,别碰臣的衣服。”

知道岑子溯惯有洁癖,陆重九也不恼,只道:“先生,孤胸无大志,就想吃好喝好。况且孤心地纯善,哪能跟您斗?那些皇叔,哪个甘愿受制于您?你支持孤,是最明智的选择。”

与朝堂上的人斗了这么些年,头一回听人如此谈交易的,岑子溯乐了,拊掌笑道:“有道理。”

陆重九一听有门儿,心下乐开了花,转念一想,她与岑子溯不过是师徒的关系,若是能结为姻亲,关系定能更上一层楼,皇位也能坐得稳当些,便继续道:“先生也近而立之年了,不知可有心仪的女子?”

方才还觉得这草包殿下有些长进,朝堂上的局面看得倒也清楚明白,没想到一转眼又跑偏了。岑子溯叹了口气,瞧见她的傻模样,心里突然起了玩笑的心思。

岑子溯弯下腰靠近陆重九,低声问:“殿下真想知道微臣喜欢谁?”

“当然,也好给先生做媒不是?”

岑子溯轻笑道:“微臣喜欢的是殿下,不知殿下对臣是否有意,嫁与微臣可好?”

陆重九不可置信地看着岑子溯的双眼,那双眼的眼角上挑,是极尽多情的风流眼,眼波流转间似脉脉含情,只是陆重九年纪尚轻,看不出他眼底淡漠的冷然。

“你……你说真的?”

岑子溯淡笑点头。

“其……其实孤也喜欢先生的!先生天人之姿,孤仰慕久矣,奈何孤不学无术,无颜向先生求亲。上天垂爱,原来先生也恋慕孤!”陆重九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朵边,她捧住岑子溯的脸响亮地亲了一口,然后一边向院子外头跑,一边道:“孤这就去太庙禀告父皇、母后!你放心,虽然你比孤年长了一大截,但孤不会嫌弃你的!”

岑子溯石化在原地。

这臭丫头怎么答应得这么爽快?正常发展不是应该脸红心跳、扭扭捏捏,然后他再告诉她他是逗她玩儿的吗?

而且他方才似乎……被非礼了?

(三)

陆重九顺利地坐上了皇位,从此每日捉猫遛狗,上树下河,无人敢管。只是碍着岑子溯,陆重九还是乖乖早朝,不过也只是做做样子,睁着眼睛睡觉罢了。

皇上,嫁给微臣可好(2)

她内心很是自得,那日偷偷地潜入岑子溯的温泉山庄,不仅拿到了皇位,还预定了一个谪仙般的夫君,父皇九泉之下也应当安心了。

只是乐极生悲,还没舒坦几日,陆重九就得了教训。这日早朝完毕,岑子溯打算回家补觉,却被陆重九的随侍太监叫住。陆重九向来是男儿性子,眉眼间带着与生俱来的威势,这股威势让她显得不那么羸弱,穿着龙袍倒也像模像样。

只是今日似乎有所不同,那点儿威势被惨淡的病容取代了。岑子溯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先生,您刚扶朕登上皇位不久,朕便要不久于人世,恐怕要辜负这江山了。”陆重九哭丧着脸道。

“陛下怎么了,说这番不吉利的话?往日生龙活虎,臣还是头一遭看见您病恹恹的模样。”岑子溯一边说道,一边捏了捏陆重九的脸,惊讶地发现这丫头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陆重九叹气道:“朕都想好了,待朕殡天,先生千万不能立二皇叔的儿子当皇帝,上回和他一块玩儿蹴鞠,他一个球飞过来险些把朕的胸踢平。”

“殿下……”岑子溯张口,却被陆重九打断。

“还有三皇叔的世子陆重元,朕上回偷听到他骂朕母夜叉。朕虽然捅了马蜂窝让马蜂追着他咬,出了口恶气,但朕拒绝原谅他!”

岑子溯揉了揉额头,他知道陆重九向来混账,可他没想到她如此混账。他深吸一口气,问道:“好了好了,陛下究竟怎么了?”

陆重九忽然捂住肚子滚下龙椅,抓住岑子溯的衣摆哭道:“疼死朕了!朕快没命了!”陆重九这一离开龙椅,便露出了龙椅坐垫,明黄色的丝绸染上了一摊刺目的鲜红。

岑子溯抽了抽嘴角,恨铁不成钢地道:“女子天葵又非不治之症,陛下这般成何体统?”他招呼宫女来清理龙椅,接着让陆重九跟他回寝宫。

陆重九躺在地上不动弹,哼哼唧唧道:“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来一次天葵试试。朕若不是为了看见你,才不会来上早朝。”

说话间,腹部又是一阵疼痛,陆重九捂着肚子哀号,抬头看岑子溯,心里不禁有些哀怨。她方才把话说得那般重,也不见岑子溯有半分怜惜,这家伙的心莫非是石头做的?怎么也焐不热?

“臣是男子,不会有天葵。”岑子溯低头看着耍赖皮的陆重九,蹲下身道,“上来吧,臣背陛下回昭阳殿。”

陆重九霎时眉眼舒展,乐开了花,似乎忘记了腹痛,麻利地爬上岑子溯的背,双手围住岑子溯的脖子,鼻尖都是岑子溯身上的皂角香味。

闻着皂角香,腹部的疼痛仿佛减轻了许多,她靠在岑子溯肩膀上偷笑了会儿,道:“就知道先生疼朕。先生可知,父皇为朕挑选讲师的时候,朕一眼就在文武百官里头瞧见了你。那时你初入朝堂,父皇还担心你无法胜任,是朕死缠烂打,父皇才答应让你当朕的先生。”

岑子溯不语。他自然记得彼时他不过是个小小的翰林院编修,却获得先皇青眼得入东宫侍讲。那是他进入朝堂后的第一个机会,也是他权势滔天的开始。没想到,是陆重九帮了他。

陆重九掏出一个泥人儿放进岑子溯的怀里,道:“话本子里头的才子佳人都要交换定情信物,朕前几日照自己的模样捏了个泥人儿,放在你胸口这儿。”陆重九拍拍岑子溯的胸口,接着道,“先生可要一直把朕放在心尖儿上啊。”

岑子溯淡漠地笑了笑。

最是无情帝王家,天子的宠爱能有多长久?陆重九不过十八岁,恐怕再过几年,甚至几日,便会把他忘在脑后。

(四)

那日以后,陆重九似乎修炼了黏人大法,稍有个头疼脑热便会传岑子溯进宫。这样一来,岑子溯不仅要处理国政,还要过问她的饮食起居。没等几个月过去,岑子溯便惆怅地发现自己白头发多了许多。

“原想着小皇帝与我关系亲些也不是个坏事儿,现在瞅着,我还没成亲便白了头发。”岑子溯撑着脑袋叹息。

他的侍卫岑思道:“大人得早些习惯才是,日后您还得娶陛下呢。”

岑子溯偏头痛又犯了,道:“不行,备车进宫。”他嘲讽地笑了笑,接着道,“帝王的爱,能信几分?”

陆重九正倚在床头津津有味地看着话本子,忽听得太监传报岑子溯来了,便忙把话本子藏进被子,坐直身子。

岑子溯提着衣摆进来,向陆重九请安。

“先生想朕了?”陆重九蹦到岑子溯跟前,嘻嘻笑着道。

“陛下想多了,”岑子溯垂眸,声音冷淡,道,“臣此次前来是为了澄清一个误会。那日臣言喜欢陛下不过是一时戏言,不曾想陛下当了真,臣罪该万死。”

陆重九笑容顿时消失,冷声道:“你说什么?”

“臣罪该万死。”

陆重九瞪着眼睛看着岑子溯,眼眶泛红,竟是要哭的征兆。她的声音带着哭腔,道:“姓岑的,你别以为你长得俊朕就不敢揍你。你把刚刚的话收回,朕就当没听见。”

皇上,嫁给微臣可好(3)

岑子溯面无表情地道:“臣罪该万死。”

“你还有何顾虑,有何不知足?你若成了朕的夫君,回头朕给你生个大胖小子,这天下,难道不是你说了算?朕只差把心剖给你,你却……来人,把岑子溯给朕扔出去!”陆重九胡乱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甩袖进了内室。自然没有人敢把首辅扔出宫。岑子溯淡声道:“微臣告退。”便自行退了出去。

还未走出长廊,寝宫的窗户便开了一条缝,一个泥人被大力扔了出来,骨碌碌地滚到了岑子溯的脚边。岑子溯弯腰拾起泥人,却见它的官服与他的一模一样,就连官服上头的葵花纹样都惟妙惟肖。

岑子溯皱起了眉。他是否……应该相信这丫头?

(五)

经过岑子溯的打击,陆重九消停了不少,不逗猫不遛狗,不爬树不下水了,安静了好几个月。岑子溯翻看着陆重九的起居注,问道:“陛下从前吃得比牛还多,近些时日怎得清减了?”

陆重九的随侍太监赔笑道:“岑大人,自从您上次和陛下闹了一通,陛下的食欲就一直不好。”

岑子溯默然,半晌没说话。

“大人,”岑思跑进屋来,说道,“陛下传您进宫。”

岑子溯歪着头把玩手里的泥人,没有说话。两个泥人一高一矮,一个穿着绯红色的官服,一个穿着明黄色的龙袍,面对面被岑子溯握在手心里。

岑思见岑子溯这般模样,小心翼翼地说道:“大人,放眼朝堂,谁敢与您争锋?您还怕一个小姑娘不成?倘若喜欢,在一起便是。日后陛下就算移情别恋,您囚她在深宫,她又能拿您怎么办?”

岑子溯抬头瞅着岑思,道:“就你话多。备车,进宫。”说罢便踏出门去。

岑思立在原地,望着岑子溯的背影,心下不禁感慨,这眼看着大人就要躺上陛下的龙榻了,臣子当到这分儿上也是没谁了!

岑子溯趋步走进昭阳殿,抬头便见陆重九靠在椅子上,身旁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陆重九一条腿正架在少年郎的腿上,让他轻轻地捶着。

岑子溯站在阶下,依然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只是眼底多了几丝冰冷。

“哟,先生来了?”陆重九睁开一只眼睛,神情慵懒。

岑子溯行完礼,淡笑着望向少年,道:“这位公子是?”

少年郎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朝岑子溯行了一个礼,道:“小臣礼部员外郎李惊弦,见过首辅大人。”

“这是礼部尚书家的小公子,才貌俱全,乃是不可多得的俊才,朕对他一见倾心,恨不得与他一生一世一双人,红烛对影绕凤床。”陆重九扬起下巴,挑衅地看着岑子溯说道,“朕此次召你来也是为了他,听着,朕要纳良人!”

陆重九每说一个字,岑子溯的眼底便冷上一分。听罢,他勾起没有温度的笑,道:“原是如此,那真是恭喜陛下了。”

李惊弦擦了擦额上的汗,强笑道:“陛下,此事臣还未禀明家父……”

“闭嘴!”陆重九塞了一把瓜子在他嘴里,道,“朕就要如此,你亲爹来了又能怎的?”她转过身看岑子溯,接着道,“先生,你说是也不是?”

岑子溯皮笑肉不笑,道:“自然是如此,天子之命,谁敢不从?是臣疏忽了,陛下既然已经登基,当及早安置后宫。”

“既然先生也这么说,朕与阿弦情投意合,先生为阿弦想个封号便是。”陆重九道,手一伸,把李惊弦揽进怀里,眼睛还瞅着岑子溯。

岑子溯的笑越发寒凉,道,“封号依陛下喜好即可。臣先行告退。”

郁闷地目送岑子溯出了殿门,陆重九一把推开怀中的李惊弦,心下生出一阵烦躁:难道岑子溯这家伙真是块木头不成?看到她移情别恋,就一点儿也不生气?

(六)

岑子溯乘着马车出了宫门,驶入朱雀大街。大街上人声鼎沸,叫卖声此起彼伏,他忽然忆起陆重九还是太女时,好几次贪玩溜出宫门,害得全城戒严,是岑子溯带着锦衣卫挨家挨户地找她。

这小丫头别的不会,躲人的功夫一流。岑子溯搜了大半夜都没找到,回到家却发现陆重九躺在他的床上呼呼大睡。岑思一脸郁闷地告诉他,陆重九知道她这么一溜闹出了大乱子,不敢回宫见皇上,于是躲到他这儿来了。

从回忆回到现实,岑子溯叫停了马车,负着手在街边踱步。岑子溯目光落在小摊上,又想起陆重九好几次央求他带些民间的小玩意儿给她,每回他不过是派人随便在街边买几样,陆重九拿到手之后却能乐呵一整天。

正漫无目的地走着,岑子溯总觉得背后不对劲,凝神静听,身后的百姓似乎在谈论他,他这才发现许多人正对他指指点点。岑子溯紧锁眉关,跨步上了马车,立马打道回府。

岑思已经候在书房。岑子溯刚坐稳当,岑思便递上一本话本子,蓝色封皮上赫然七个大字——《花前月下断魂时》。

岑子溯抽了抽嘴角,望向岑思。

“大人……您看了便知。”

皇上,嫁给微臣可好(4)

翻开话本,里头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映入岑子溯的眼帘——

“岑子溯一把抱住万花馆头牌青缎,在她脸上啄了一口,喊道:‘可抓到你了,我的小乖乖!’”

“岑子溯邪魅一笑,对京城第一美女道:‘叫吧,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岑子溯左手抱着千红院的花魁,右手搂着户部侍郎的千金,笑道:‘小妖精们,想我了没?’”

“这本子,”见岑子溯已经翻看完了,岑思咽了咽口水道,“是从昭阳殿流出来的。”

“我知道。”岑子溯无奈地摇头,道,“有胆子干这事的也只有她了。”

“大人放心,属下已经派人全城收缴,就地焚烧,一本都不会留下。”

“不必。”岑子溯摆摆手道,“你先去皇宫把陛下身边那个李什么弦赶出宫去,再去李尚书家告诉他,若是他儿子再敢在陛下面前晃悠,他这个尚书也不用当了。”

(七)

第二日上朝,岑子溯面色如常地站在下首,陆重九坐在龙椅上头,一会儿撑着下巴,一会儿整整冕旒,总之坐得不安分。她偷偷地瞄岑子溯,好几次被岑子溯抓个正着,又连忙移开目光,假装认真倾听大臣上奏朝事。

岑子溯垂下眼眸,掩去眼中笑意,心中叹道:真是个长不大的丫头。

“陛下,臣有本要奏。”户部尚书出列。

“爱卿请说。”

“陛下已登大宝,可考虑广纳后宫,开枝散叶之事了。”户部尚书朗声道,“老臣有子年方弱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骑射刀剑皆有涉猎,特自请入宫伴驾。”

户部尚书方说完,大理寺卿又出列说道:“臣有子年二十又一,知书达礼,尤精诗赋,闻陛下龙章凤姿,仰慕久矣,请陛下准许小儿入宫随侍。”

岑子溯目光轻飘飘地掠过陆重九,陆重九只觉浑身冒起寒气来。她使劲儿眨着眼睛示意岑子溯,大臣们纷纷自荐儿子的枕席与她无关,忽又一想她要安置后宫天经地义,跟岑子溯解释个什么劲儿?正打算开口说话,却听岑子溯清了清嗓子,道:“陛下年纪尚轻,学业未成,充盈后宫为时尚早,此事容后再议。”

岑子溯话一出,无人再敢反驳,都退了回去。

陆重九鼓起腮帮子,横了岑子溯一眼:这人到底想做什么?自己不娶她,也不允许旁人陪伴她?是想拉她一道当一辈子的孤家寡人吗?

好不容易熬过早朝,陆重九摘下沉重的冕旒,刚想离开大殿,便听得身后一声熟悉的呼唤:“陛下。”

陆重九转过身,见岑子溯缓步步上凤阶,立在她的身前。他个子很高,陆重九堪堪到他的胸前。仰着头看实在难受,她干脆坐回龙椅,语气不善地问道:“干吗?”

岑子溯从袖中掏出一本蓝色册子,递到陆重九眼前,道:“微臣近日在书商那儿查获一批话本,不知陛下可曾见过?”

陆重九定睛一看,正是她花了好几个月写成的《花前月下断魂时》。那日岑子溯当众拂了她的心意,说要娶她不过是一时戏言,她便写了这本话本子来报复岑子溯。

这书一经刊印,卖得极好,她的私库也因此丰盈了不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岑子溯发现了。陆重九梗着脖子,扭头道:“朕足不出宫,怎么会知道民间的这些话本子?”

“臣查到这话本子是从昭阳殿流出去的,昭阳殿除了陛下,也就那些个太监婢女了。无妨,臣挨个儿审问,自然可以查出是谁蓄意编排臣,毁臣名誉。”

闻言,陆重九猛地站起来,满脸怒容地说道:“你别仗着朕喜欢你就可以胡作非为,朕身边的人你也敢动?”

“啧,还生起气来了?得了得了,不与陛下玩笑了。”岑子溯把陆重九按回位子上道。

“哼,”陆重九别过脸,撅起嘴来,道,“不就写了本话本子吗?你挡朕的桃花,朕还没跟你计较呢。你不稀罕朕,自有人稀罕朕。”

岑子溯扳正陆重九的脸,细细端详了半晌,陆重九年龄渐长,眉宇间的英气越来越盛,虽是女儿身,穿上龙袍后与瘦弱些的男子也无甚区别。岑子溯缓缓说道:“既然想嫁给臣,便要洁身自好,日后不许有那些烂桃花。”

“你……你说什么?”陆重九瞪大眼,问道。

岑子溯叹了口气,抬手抚上陆重九的发顶,道:“陛下可要想好了,喜欢臣,便不能反悔。”

(八)

陆重九这几日很是开心,睡觉睡到自然醒,一顿能吃三大碗。为了能见到岑子溯,陆重九时不时往内阁,也就是岑子溯办公的地儿跑。诸位老臣都欣慰地认为陆重九长大了,学会关心政事了。

因为陆重九,岑子溯命人在桌案上备上了零嘴。陆重九不学无术,奏章都是岑子溯代劳批阅。每回待他批完奏章,便看见装零嘴的篓子已经空了,陆重九也压着他的衣袖睡着了。

夕阳晚照透过糊纸的雕花窗户照在陆重九安静的侧脸上,为其镀上一层暖色,平白给她的脸庞添上了温婉可人的味道。

皇上,嫁给微臣可好(5)

这丫头也只有睡觉的时候才有如此恬静的模样。岑子溯放下毛笔,忽然觉得批阅奏章也不是一件十分讨人厌的事。

“大人,大人!”岑思忽然夺门而入,见陆重九揉着眼睛坐起来,忙行了个大礼。

“何事如此着急?”岑子溯问道。

岑思眉头紧锁,道:“漠北的宁王造反了。”

“什么?!”陆重九一下子清醒过来,拍案道。

“宁王勾结驻守藩地的军队造反,如今兵马已至三万之多,还请陛下尽快出兵。”

“得力的将领年事已高,朝中无人啊。”岑子溯翻着武将花名册,摇头叹道,眉宇间却未见丝毫紧张。

陆重九急了,道:“那怎么办啊?”

“看来得微臣亲自领兵了。”

“有先生出马,宁王定当望风而逃,朕在皇宫等着先生的好消息!”陆重九信心满满。先皇在时,岑子溯曾领兵将北地瓦剌杀了个片甲不留。宁王之力尚不及当时瓦剌十分之一,岑子溯出征,定能凯旋。

顿了片刻,陆重九又苦起脸来,说道:“只是先生一去,不知何日才能归来啊?”

“无妨,陛下与臣一道去,便不会有这相思之苦了。有陛下御驾亲征,鼓舞士气,想必返京不过是数月之间的事。”岑子溯合上花名册,浅笑道。

“什么?你要朕御驾亲征?”陆重九脸更苦了,道,“漠北苦寒,风沙又多,你忍心让朕去那儿受苦吗?”

“忍心。”岑子溯睨陆重九一眼,道,“若不把陛下带在身边,等臣打完仗回来发现那些不长眼的东西把陛下拐跑了,臣岂不亏大了?”

(九)

岑子溯给了陆重九好几天的时间收拾。眼看着出发在即,陆重九指挥太监侍女们搬运行李,阵仗大到仿佛要把整个昭阳殿搬上马车。

正忙活着,礼部尚书李大人求见。

陆重九望了望天色,夕阳西下,宫门即将落锁,这么晚了,他来见她做什么?

“传。”

李穆颤巍巍地跪在地上行礼,便听陆重九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行了,这些虚礼就免了吧,天儿这么晚了,你来见朕有何要事?”

李穆看了看周围的太监婢女,欲言又止。

陆重九会意,屏退众人,道:“现在可以说了?”

“臣该死,”李穆刚站起来,又跪在地上,道:“陛下绝不能跟着岑子溯御驾亲征,也绝不能把兵权交到他手上啊!”

“为何?先生忠心耿耿,怎的到了你口中跟有贼心似的?”陆重九有些不悦地道。

“陛下可知,当年前朝皇帝自刎身亡,火烧皇宫,诸皇子皇女皆在大火中丧生,只有一个小皇子被嬷嬷救走,流落民间。先皇曾令老臣走访寻查,言令务必寻到前朝余孽的下落,如今终于有结果了。”

“你的意思是……”陆重九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

“不错,岑子溯便是那前朝余孽。此番他自请领兵,定然图谋不轨。陛下三思啊!”李穆叩首言道,老泪纵横。

陆重九仍是不信,道:“此事关系重大,你有何证据?”

“我们抓到了那个嬷嬷。据嬷嬷的证词,那小皇子左手臂上有个蝴蝶胎记,陛下一验便知。”

陆重九默然不语,岑子溯身上的胎记她上回潜入温泉山庄时早已见过,确实是在左臂上。但她如何能够相信岑子溯想要谋朝篡位?她原本便是个傀儡皇帝,手无实权,若无岑子溯,她早被那些皇叔吃得连渣渣都不剩了。

“你先下去,此事决计不可外泄,若朕听到半点儿风声,要你好看。”

李穆长叹一声,道:“谨遵皇命。”

门外,陆重九的随侍太监蹑手蹑脚地赶在李穆退出昭阳殿前离开,火急火燎地赶回自个儿住处,匆匆地写了张字条绑在信鸽的脚上,再将信鸽扔上了天。

鸽子舒展翅膀,穿破京城上空的云雾,飞越重重宫殿,迎着夕阳飞向皇城之外。与此同时,一个锦衣侍卫骑着快马从皇宫出发,一路疾行。一人一鸽,路线竟然相差无几。宫殿渐渐远去,鸽子收起羽翼,终于落在一处精致院落内的梨树上,被一双修长白皙的双手捧起。

那双手取下鸽子脚上的信筒,掏出字条快速浏览,之后便将它放在火烛上烧了。

院外有马嘶鸣,岑思趋步进了院子,道:“大人,陛下请您入宫。”

(十)

夜色渐深,廊下重灯绵延不绝,犹如长夜星火。岑子溯跟着小太监转过雕栏朱阁,小太监推开漆纱门,岑子溯踏进门槛,身后门扉缓缓关闭。

小太监退出殿外,下一刻,许多黑影接近殿门,屏声静气,犹如暗夜鬼魅。其中一个黑影在窗纱上戳开一个小洞,窥探殿中。

岑子溯余光扫过那个小洞,垂下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绪。

那是他带来的刺客。幼时多年的流亡,最亲的嬷嬷的背叛,已让岑子溯无法相信任何人,包括陆重九。陆重九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此番深夜召见,让岑子溯不得不多心。

皇上,嫁给微臣可好(6)

他是前朝皇子,试问陆重九如何能够容得下他?想到这儿,岑子溯的心便微微绞痛,但那日岑思的话回响在耳畔——“日后陛下就算移情别恋,您囚她在深宫,她又能拿您怎么办?”

是了,就算陆重九容不下他又如何?他带来这些刺客,不是为了杀陆重九,而是为了……困住她,留她在身边。

只是此番之后,不知陆重九会如何看他。罢了,厌恶他,怨恨他都无所谓,只要她还在他身边,就已经足够。

“先生。”陆重九端坐在案后唤道,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不知陛下召臣,所为何事?”岑子溯淡声问道,长袖下的十指却微微收紧。

岑子溯垂下双眸,掩去眸中失落:陛下,你会讨厌我吗?

“九月份便是朕的生辰了,看这情形,朕的生辰礼要在军中举行了,”陆重九抬头望向岑子溯,问道,“不知那日先生的诺言可还作数?”

“陛下……”岑子溯抬起头,双目微微睁大。

陆重九站起身,向岑子溯走来,一字一句地道:“朕从未过问过先生的过去,先生的族望,先生的故乡,从今往后,也都不会问。朕只知道,先生曾对朕许下过‘嫁与微臣可好’的诺言。今日此间,朕未留下任何人,只有你我,朕想听先生之意。”

陆重九站定在岑子溯身前,嘴唇抿成了一条线。岑子溯低头看着陆重九,她眼中毫无畏惧,眉间亦满是坚毅。

果然是个傻丫头呀,她竟信他至此吗?长叹一口气,岑子溯蹲下身子,握住陆重九的手,说道:“陛下深夜召见微臣,就不怕微臣图谋不轨?”

“你要图谋不轨早就干了,何必等到今日?”陆重九撇撇嘴,道,“朕只是担心,你是否能放下国仇家恨,甘愿做朕的臣子。”

“陛下拳拳之心,叫臣如何辜负?”岑子溯浅笑,眸光潋滟如水,道,“只叹臣自诩惊才绝艳,若娶了陛下,恐怕子女至多不过中智,难以成为绝世神童了。”

“你什么意思你!”陆重九瞪圆了眼,气哼哼地道。

岑子溯放下心中所有戒备,用力抱住陆重九,接着说道:“无妨,臣会为咱们的孩子开辟一个太平盛世,他只要当个守成之君便好。守成之君,中智足矣。”岑子溯左手抚着陆重九的后脑勺,右手在陆重九身后朝殿外的刺客做了个“撤退”的手势。

殿外的刺客们看见手势,无声无息地遁入黑暗,唯有一人忽然举起弩机,拉开机括,弩箭携着雷霆之势向陆重九的后心袭来。只听陆重九在岑子溯的怀里闷哼一声,岑子溯感到手里温热的湿意一点儿一点儿地晕染开,他不可置信地低下头,掌心已然一片鲜红。

“先生……为什么……”陆重九的眼皮渐渐沉重,声若蚊蚋地问道。

“不,阿九,你撑住!来人,传太医!传太医!”

陆重九费力地扯出一个微笑,道:“哎呀……不是你,就好……”

岑子溯抱着陆重九,眼睁睁地看着她缓缓地闭上双眼,声息渐弱。无数太监宫女冲进宫殿围在身侧,太医们手忙脚乱地打开药箱,明明嘈杂万分,岑子溯却感觉一切声音都在离他远去,只剩下陆重九逐渐微弱的呼吸。

眼泪划过他的脸庞,滴在陆重九脸上。岑子溯俯下身,在陆重九耳边低声呼唤:“阿九。”

(十一)

“岑思将军已经在班师回朝的路上了,想不到他区区一个侍卫还有这能耐,自荐入军,用了不到三个月就把宁王赶到塞外喝沙子去了。”陆重九的随侍太监站在岑子溯身后道。

“李穆那一家人呢?”岑子溯问着,抬手折下一枝梅花,收进衣袖。

“此刻想必已经问斩了。”太监道,“想不到宁王竟能收买李穆,还安插了刺客在咱们这儿,那日刺杀陛下,再嫁祸到您身上,真可谓是一石二鸟。若陛下驾崩,您再一倒台,朝中无人,他宁王拥兵数万,便可长驱直下,直捣京城。”

“将我的身份告知李穆的嬷嬷如何了?”

“她已自裁。大人的身份除陛下、岑思和奴才,无人知晓。”

岑子溯拍了拍太监的肩膀,道:“干得不错。年关近了,回去好生休息休息吧。”说罢,岑子溯拥着狐裘,上了马车,朝皇宫而去。

太监看着岑子溯的背影叹了口气,低声道:“也不知道陛下何日才能苏醒啊!”

一路车马辚辚,最终停在宫门之外。岑子溯下了马车,紧了紧身上的狐裘,继续前行,白色的狐裘与白茫茫的雪地仿佛要融为一体。到了昭阳殿,岑子溯却不进去,在门外烤了会儿火,暖乎了身子才推门而入。

陆重九躺在床上,睡容恬静。她身上的箭伤早已痊愈,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箭上还淬了剧毒,毒素没入陆重九的四肢百骸,让她陷入无止境的沉睡。

岑子溯从袖中掏出梅花,放在陆重九的枕边,轻声道:“阿九,仗打胜了。你醒醒呀,看,我还给你带了梅花,开得可好了。”

皇上,嫁给微臣可好(7)

陆重九没有反应,岑子溯垂首看着陆重九,双眸里盛满哀伤。

“阿九,是我不好,你待我如此,我却从未完全信任过你。你醒来骂我、打我可好?”岑子溯凄惨地笑了笑,道,“若非我多疑带来刺客,你亦不会长睡不醒。阿九,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吗?”

岑子溯抚上陆重九的鬓发,轻轻道:“阿九,待我送与你一个太平盛世,你会醒来的,对不对?”

梅花开过三度,天边大雁飞了又回。又是一年春日,燕子在檐下筑了新巢。百官整齐地排成列,在太监的唱喏声中步入大殿。诸人习以为常地朝着空荡荡的龙椅跪拜,岑子溯立在下首,主持朝会。

“首辅大人,如今百姓安居乐业,四海升平。盛世已至,臣奏请造宝船下西洋,弘扬我朝国威。”工部尚书道,提出了今日的第一个奏议。

“准奏。下西洋责任重大,不知哪位同仁愿意担此重任?”凤阶之下,岑子溯长身玉立,神色无悲无喜。

“微臣不才,愿远航西洋,扬我国威。”

“请让微臣前往。”

年轻的将领们纷纷出列,眸中皆是向往。

忽然,一声疾呼划破虚空,诸臣回首,便见一个小太监冲上大殿,口中大喊着:“陛下醒了!陛下醒了!”闻言,岑子溯扔掉笏板,提起衣摆朝昭阳殿奔去,却摔倒在大殿之下。诸人忙过去搀扶,岑子溯谢绝诸人,撕掉衣摆站起来,继续往前奔。

穿越莲花池,穿越云烟阁,穿越集芳殿……岑子溯从未觉得这一路如此之长。一路跌跌撞撞,“昭阳殿”三个字终于映入眼帘,岑子溯甫一跨入院子,一团白影便扑将过来。

“先生,朕回来了。”

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岑子溯欣然浅笑,紧紧地抱住陆重九,轻声道:“阿九,我们成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