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倾世不敢念

发布时间:2017-11-2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安宜想他大概是活不了了,只能紧紧握着他的双手,给他最后的慰藉,“十九,这个故事,是我乃至整个安国最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能说给亡魂听。”

故事的开头,是在暮春雨季。墨衫少年打马而过,惊着了躲在树上的安宜公主。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突然从树上摔下来,把那墨衫少年和他的马吓了一跳。

墨衫少年想去救她,却先被马给甩了下来。于是,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在草地上打了好几个滚,然后被御医大人一齐送进了太医院。

托少年的福,安宜公主在府上躺了数月,也从婢女那儿得知,墨衫少年是安国老将军的独子,名唤任远之。老将军甚得盛宠,国君特许他纵马入宫,佩剑上朝。而任远之则是他老来得的一子,平日里也是宠得厉害。

安宜静静地听着,朝堂上的风云她不在意,那少年害她受了伤她也不在意,她唯一记在心上的是——宫里来了个年纪相仿的小公子,终于有人陪她玩了。

安宜的伤一好,便去太医院守着他。那日天色晴好,安宜公主亲自去太医院取了十五次药,终于遇见了一瘸一拐来换药的任远之。他仍旧是初见的模样,墨衫长发,意气风发。

“今天没有骑马来吗?”她朝他盈盈一笑,“我叫安宜,岁月安好的安,宜室宜家的宜。”

墨衫少年苦大仇深地瞥了她一眼,没说话,一瘸一拐地进去了。

安宜也不恼,亦步亦趋地跟在少年身后,看着他换药,听着他吱哇乱叫,有一搭没一搭地引他说话,最后她说:“咦?我们明明是一起摔下来的,怎么你的伤还没好?”

安宜公主在那儿一惊一乍,老太医沉着大气不敢喘一口,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幽幽地道:“公主有所不知,公主摔下来时惊了马,安公子为保护公主,从马上摔下后,被马连踢了好几脚。”

太医这话一说完,安宜一面同情又愧疚地看了他好几眼,一面憋着笑走出了太医院。

那之后安宜公主便缠上了在宫里养伤的任远之。

任远之处心积虑地躲着她,可安宜公主总能不费吹灰之力地寻到他。终于有一日,任远之实在受不了了,趁着公主贴身婢女去取桃花酥,他转过身恶狠狠地瞧着她:“你干吗老跟着我?”

那是他第一次主动开口和她说话,却这样凶神恶煞,吓得她后退了半步。

“你……是不是讨厌我?”她声音颤抖着,隐隐有了哭腔。

任远之一愣,气势一下弱了下去,忙摆手道:“我不讨厌你,就是不喜欢你总跟着我。”

“为什么?”她楚楚可怜地低头咬唇,泪水几欲夺眶而出。

少年一下慌了神,到底是孩子心性,不敢再敷衍,只得老老实实说了实话:“我爹一直想让我娶你,可我不想娶亲。”

任远之一面说,还一面倒吸冷气,身子也配合地抖了起来。安宜被他这模样逗得破涕为笑,扬眉道:“我才不嫁你呢!我要嫁,就嫁‘西北望,射天狼,足踏烽烟’的大英雄。”

少年恍然大悟:“哦,你说的是我爹吧。”

安宜这下彻底不想哭了,追著任远之满王宫的打。而墨衫少年边逃边喊说:“我爹和我一样,喜欢酒和漂亮的姑娘,你不够漂亮,我爹未必看得上你,可你要实在喜欢他,我不介意你拿宫中美酒贿赂贿赂我,我帮你说亲去。”

安宜听了这话更是气得直跺脚,恨不得扑上去把他生吞活剥了。

彼时春光和煦,暖阳温柔,照过他们稚嫩而明媚的脸庞。

自从任远之知道公主不会嫁给他,他和公主就熟络了起来。

他们一起偷御膳房的食物和酒,一起溜进贵妃娘娘的寝宫里摘牡丹花,还趁着夜黑风高,一同爬到屋顶去看天狼星。

晚风低语,星河熹微。他们从房檐上下来的时候睡意全无,安宜玩心未歇,想要去莲花池里捉锦鲤,他想也没想便答应了,结果两个都不会凫水,险些闹出了事,幸好有一个黑衣人,及时将他俩救上了岸。任远之刚上岸时,先是猛咳了好一阵,咳完之后他看了看安宜,又看了看黑衣人,正琢磨着到底要不要喊有刺客,安宜却先指了指黑衣人,心思单纯地道:“这是十九哥哥,我父皇安排在我身边守护我的死士。”

十九闻声微微颔首,而后一阵疾风,不见了身影。任远之心一沉,仿佛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大秘密。帝王养死士刺杀那些野心勃勃、觊觎王位的臣子,这是整个王宫公开的秘密。不能说,不能提,可又真实地存在着。

任远之后来又在王宫住了三年,可直到离开王城,公主身边有死士的事,他都没敢和任何人提过。

任远之离宫那日,王城微雨涟涟。安宜打着伞来送他,楚楚可怜,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任远之回头看了眼安宜:“西北乱得厉害,我爹非要拉我一起去看看,我很快就回来。”

她点了点头,依然没精打采。

“等我回来,我给你带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他仰首大笑,颇有几分少年郎的英气,可安宜只是呆呆地听着,摆明了是没什么兴趣。任远之眸子一转,想了想,附在她耳边神神秘秘地道:“等我回来,我带你出宫玩,玩个三天三夜,谁也找不到我们。”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倾世不敢念(2)

那时十九远远地跟在送行的队伍后面,他没听清任小公子和公主说了什么,他只知道任小公子说完那句话后,安宜公主笑得花枝乱颤,差点儿没从马背上翻下去。

任远之再回王宫,是一年以后的事了。

安宜裹着袄子在城楼上等他,风雪袭人,十九几次劝她进屋她都不肯,只得站在她身旁替她遮挡风雪。宫中并没有收到老将军捷报归城的消息,可安宜却收到任远之的飞鸽传书,说他会在风雪浓时赶回王城。

其实安宜是没见过任远之的字的,可不知怎的,飞鸽传书一到,她就笃定那是他寄来的。

万籁俱静,诸神静默。十九也不记得安宜站了多久,那墨衫少年果然如约而至,骑着高头大马,银甲金戈,一个策马奔上城楼,愈发有“西北望,射天狼,足踏烽烟”的英雄气概。

“走,我带你去玩。”他一路大笑,当着十九的面抱安宜上马,又狠狠策马而去,摆明了要甩开十九这个尾巴。

安宜坐在他怀里笑:“这么急去哪儿?十九快跟不上了。”

“我就是不想他追上来,我带你出去玩,又不是带他去。”他大笑,颇有几分金戈豪气,“我这一年被我爹逼得披甲上阵,也练就了一身武艺,就算十九不在,我也能保护你。”

安宜笑着不说话,只记得市厮景致飞快地从眼前掠过,天与地都那样模糊,只有一个银甲墨衫的少年,一点点清晰起来,映到她心上。

任远之的确是个守诺的人,他说会带安宜疯玩三日三夜,那便是三日三夜,一日不多,一夜也不少。

公主失踪,禁卫军和十九搜了三天三夜,无果。可三天后,安宜公主好端端地在寝宫里,咬着桃花酥笑。

见十九回来,安宜忙拉着他说说笑笑。她给他说任远之带她去看的花灯,带她去喝的美酒,还有那满城烟花,美好得如同一场梦。

那也的确是一场梦,一场被十九一句话惊醒的美梦。

“公主,属下收到密信,任老将军……在西北反了。”他微微一顿,似是在给她接受的时间,“陛下已出动三十六宫死士逮捕任远之,也下了杀无赦的令,遣了丞相手下得力的武将萧将军一路杀至西北。”

任远之被关进天牢时,王城暴雨如注。

安宜一袭素白裙衫跪在大殿外,求国君网开一面。疾风骤雨灌进薄衣,冻得瑟瑟发抖,她却还是直挺挺地跪着。

可到底是女儿家,安宜还是没撑住,高热晕了过去,迷迷糊糊中还喊着任远之的名字。十九陪了公主十七年,还没见她这样狼狈过,终究还是于心不忍。

他没本事让国君下旨放人,却能带安宜夜闯天牢,见上任远之一面。

十九背着安宜到天牢的时候,任远之刚受过刑,正昏睡着。安宜看得心疼:“十九哥哥,你能替我救他吗?”

十九垂着头不说话,他做到这一步,已经仁至义尽了。似是看出了他的为难,安宜勉力一笑:“我记得父王把你给我的时候对我说过,若我能许你一个愿望,你便会成为我的死士,一生只为我效忠。”

士为知己者死。宫中死士之所以心甘情愿地做国君手中的剑,是因为他们的忠诚,是用国君的诚心来换的。只要成为死士,他们可以在一生中任何一个时间许下任何一个愿望,只要国君做得到,无论死士要名,要利,要世代荣华富贵,还是要功成身退,国君都一定会答应。

“公主不该涉及朝堂事。”他责怪她的任性,“死士是刺客中的佼佼者,得之不易。若是拥有了死士,公主就不得不被卷入朝堂争端,公主真的清楚此时此刻你选择的路吗?”

一旦拥有了死士,她再不能做那个无忧无虑的公主。她会卷入权力旋涡,承受本不该她承受的一切。

“许愿吧。”她有气无力,目光却异常坚定。

十九身子一颤,刹那后,他身影快如鬼魅,打晕了天牢七十二守卫,背着任远之逃了出去。

逃亡中任远之醒了几次,他怎么也没想到救自己的会是十九,那个平时他一直不怎么喜欢,却比他幸运,能一直待在安宜公主身边的十九。

十九把任远之扔上马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不该回来的。”如若他不回来,公主就不会为了救他牵扯到这样错综复杂的事情里。他愿意奉上一切效忠公主,可若是可以选择,他宁愿安宜永远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公主,可以无忧无虑地活着。

“我想她了,就回来看看她,要你管?”他冷哼,引马而去,不愿意解释。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十九,老将军要反叛的事他也是最近才发现,他怕这次再不回来,他就再没有机会回来了,怕再也见不到安宜了。

飞沙走石,电闪雷鸣,他一个人策马千里,从遥遥西北赶至她身边,只为了见她一面,只为陪她疯玩个三天三夜,实现他离开时的承诺。擅离军营要受军法,私闯王宫要受刑罚,这摆明了是两边不讨好的事,可任远之不在乎。

莽莽少年,一生有几次,能为几人,如此不顾一切?

任远之这一走,整整三年没有回来。这三年里发生了许多事,西北大乱,任萧两将军犹如二虎缠斗,不可开交。而朝堂之上,丞相一党与九王爷一党争得势如水火,而最要命的是,这两派皆有觊觎王位之心。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倾世不敢念(3)

昔日里,任老将军是国君最丰满的羽翼,如今他反叛了,国君的位置便愈发难坐了。幸而丞相与九王爷还未分出胜负,不然这天下,说丢也就丢了。

窗外飞雪漫天,十九逆着寒风,飞檐走壁而归。这三年来,他成了安宜公主的死士,为她奔走四方,探听消息。

十九进暖阁时安宜正挑着香灰,见他来了,眉眼微弯,勉强算是笑了。其实十九知道,自从任远之离开,西北大乱以后,安宜公主便再没笑过。他突然有些怀念四年前那个春日,安宜公主送任远之出征,在马上笑得前仰后合的模样了。

其实西北和朝堂本就不平静,只是以前的安宜公主没有牵扯进这些事里而已。无知,方能无虑。而这些事,她本来可以不用知道的。

“公主,属下刚刚探查到,任老将军没有反,他是被丞相陷害的。”这是个惊心动魄的消息,十九尽量稳着语气说出来,“西北偏远,战报通讯全靠地方官员的密信与千里加急的信使,丞相收买了西北地方官员,又将自己的人马安插到了信使里,假传消息。”

丞相狼子野心,这是想借国君之手,剪去自己最丰满的羽翼,而萧将军又是丞相的门客,他此番前去西北,無论成败,皆逼得任老将军再无还击之力。即便他胜了,国君也不再信任他;而若他败了,他手上那部分兵权,自然而然会落入萧将军,也就是丞相手中。此招,甚毒。

安宜早不是三年前的安宜了,这些利害关系,她听得分明。

安宜去金銮殿寻国君的时候,国君正在贵妃琉璃榻上取乐。

这三年来,她的父王愈发昏庸了,这才给了丞相和九王爷可乘之机。安宜也知道,以父王如今的性子,她这些话他未必听得进去,可她还是要说——这不仅仅是任老将军的清白,更是任远之的清白。

她总忘不了三年前的雪夜,他带她逃出宫,在酒肆里打了满满一壶酒,坐在街尾的歪脖树上喝。后来酒喝完了,他信手摘了一段狗尾巴草,投进了酒壶里,咧嘴一笑,三分豪气,七分浪荡。

安宜爬上了歪脖树,繁星点点,蒹葭苍苍。她晃着莹白的双足问树下的墨衫少年在想什么。少年笑得更欢,摇着酒壶,打了个酒嗝,不大正经:“我在想漂亮姑娘。”

“嘁,就知道想姑娘和酒,真是肤浅。”

她抓起叶上雪要打他,却忽然看见他眯起染了醉意的桃花眼,呵呵一笑:“我还想你。”

树上的少女一惊,身子没坐稳从歪脖树上掉了下来,任远之没躲,由得她砸进了怀里。当时远处烟火正绚烂,安宜偎在他的怀里,面如绯色。

有什么情愫,在那一刻被埋在了心尖,生根发芽,转瞬成参天大树,枝繁叶茂。

安宜从回忆里缓过神的时候,膝盖已跪得酸痛。她揉了揉膝骨,一抬头却发现一抹明黄身影不知何时已站在大殿之上。

“父王,任老将军他……”她叩首而拜,话未说完,却已被生生打断。

“安宜,你很厉害,你的死士也很厉害。可这件事,到此为止。”国君逆着月光而立,身影孤清冷寂,“你若再查下去,休怪父王杀了你死士,以儆效尤。”

他说完这话便拂袖而去,安宜愣在原地,浑身冰冷,一时竟忘了起身。十九从远处静默而来,小心翼翼地扶起了她:“公主,属下可以唤你安宜吗?”安宜又是一愣,他却趁机简明扼要地表达了心意,“许过愿后,公主便不再亏欠属下什么。属下不怕死,若为公主而死,甘之如飴。”这便是他的愿望,不为名利,不求长久,那样简单而卑微。

安宜允了十九的愿望,而任老将军的事,到底是没能查下去。三日后,西北之乱,以萧将军与任老同归于尽而终。

消息传回王城的时候,安宜正剪着打霜的红梅。十九说到萧将军与任老战死,任远之大揽两兵兵权时,安宜手一抖,剪子一偏就扎上了食指。

殷红的血渗在赤梅上,更显妖冶。

安国兵权四分,一分握于国君手中,一分予任老,一分归九王,还有一分在萧家手中。如今任远之手掌安国一半的兵权,国君与丞相素来面和心不和,他若想反,天下没人拦得住。

“十九你说,远之会回来吗?”安宜呆呆地望着风雪与红梅,忽而笑了,“他一定会回来的。”

许是公主与任远之心有灵犀,第二年隆冬,当黑云压城、风雪逼人时,任远之真的回来了。他带着任老将军和萧将军的尸骨与千军万马,直奔王城。

那时安宜就站在城楼上,远远地望了他一眼。墨衫长发,银甲金戈,他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眉眼冷冽了三分。安宜有太久太久没见着任远之了,她恨不得生出一双翅膀飞下楼,却被国君一个急诏唤去了偏殿。

等她再回到城楼的时候,任远之已不知去向。安宜去了所有他们一起去过的地方,他都不在。

那只剩一个地方了。安宜唤出躲在暗处的十九,让他带她去宫外的一家酒肆。这一次,任远之果然在。

彼时他着墨衫,仰头在歪脖树下灌着酒,冷冽的酒水顺着他的唇角,一路凉至心骨。见安宜来了,他仰头大笑,仿佛还是昔日少年。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倾世不敢念(4)

午后时分,酒肆三三两两的客人围坐一桌,讨论着任将军之子领千军万马回王城之事。有人说他是兵临城下,逼宫篡位;也有人说他是狼子野心,早有预谋。众说纷纭,却都是在骂他这个叛臣贼子。

安宜穿过那些喧嚣,径直朝他走来,恰听他狂饮一口酒,小声讥笑道:“若没我这叛臣贼子,萧将军早已领兵与丞相里应外合,祸乱苍生,哪容得你们在此饮酒作乐,妄论朝纲,颠倒黑白。”

安宜张了张口,却半晌发不出声。任远之从雪里一跃而起,将最后一口酒灌进她嘴里,自嘲自乐道:“安宜,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反贼?”

她被烈酒呛得说不出话,却拼命地摇头,摇得泪流满面。她什么都知道了,国君把该安宜知道的,不该安宜知道的,全告诉了她,可她却来不及再同任远之说一句话。

酒肆里,有人认出了任远之,于是汹涌的人海将他们分开,她想上去牵他的手,想抱他,想劝他不要走这条路,却再没有机会了。

石子一枚枚朝他砸过去,他抱着酒壶跌跌撞撞地往远处走去,渐行渐远,远到安宜再也看不见的地方。可安宜知道,远之他还是和她在一起的,以另一种不能见天日,不能被天下所知道的法子,与她比肩同行。

软榻上的黑衣人渐渐醒了过来,他费力地睁开眼,看了安宜一眼。安宜笑笑,一时竟忘了自己在讲故事,她仿佛又回到了那段长梦不愿醒的时光里。

“十九,你大概不知道,国君拥有的不仅是死士,还有锦卫使。死士是王宫人尽皆知的秘密,是刺客,是暗杀叛臣贼子、为荣誉而战的勇士。而锦卫使,是只有安国每一任国君才能知道的秘密,他们是国君最后的暗棋,为守护安国与王位,他们为安国贡献了一切——名利、荣耀、性命,却还是不得善终,承担着一生一世的骂名,他们的子子孙孙、千秋万代,都不得不背负着罪名。”她叹了口气,唇间挂着苦笑,又讲起了那个未完的故事,“锦卫使藏于暗处,不被人知,却为安国奉祭出一切,这便是远之和任老将军选择的路。”

后面的故事,十九是知道的。丞相拉拢任远之失败,便挑拨国君与任远之的关系,国君将计就计,邀丞相与九王爷密谋如何除去任远之。

那场密谋中,国君召集三十六宫死士,都没能取了丞相性命,反倒是国君不幸身亡。九王爷顺势居摄政王之位,任远之也趁势而反,丞相暗地里称快,想等他们两败俱伤,再坐收渔利。

可就在九王爷被擒,丞相逼宫要杀任远之时,安宜一身绣金龙袍,捧着国君遗诏,一步步踏上王座。她继承了国君兵力,又在任远之的暗中帮助下,里三层外三层地将王宫围得水泄不通。丞相他螳螂捕蝉,始料未及有安宜公主黄雀在后。

安宜公主雷厉风行地处决了九王爷和丞相,可到了任远之这儿,她犹豫了。锦卫使是安国永远不能说的秘密,纵然安宜知道任远之的反是国君布下的局,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守护安国、守护她,可是,她不能赦免他的罪。

为了国君几十年的筹谋,为了锦卫使世代的传承,为了安国千年的安宁,她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甚至,还要在他身后亲手推他一把。

“臣,罪该万死。”他伏在地上,金戈落地,铮铮之鸣。那一刻,安宜只觉得天昏地暗,天崩地裂。

谋反是死罪,可任远之的行刑日期,被安宜以丞相与九王爷党余孽未清,诸事繁忙为由一推再推。暮春、盛夏、仲秋、隆冬,她总能想到各种各样的理由,留任远之一条命。

可日子拖得愈久,满朝文武、安国上下的非议就愈大。

终于那一日,才平了不久的西北又起了动乱,安宜让任远之出征,戴罪立功,满朝文武皆反对,忠臣贤官跪了一地。安宜和他们僵了整整三日,后来不光朝臣跪,连百姓也自发请愿跪了一地,安宜终是熬不过,妥协了。

那时任远之已身在西北苦寒之地,而安宜答应了整个天下,无论他此战是胜是败,任远之,再不能活。

任远之去了西北一年,而那一年,亦是安宜最难熬的一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任远之,无时无刻不在祈求神明,让他死在战场上。

她是这天下最舍不得让他死的人,可是她又不得不让他死。但她宁可他作為一个将军死在战场上,也不愿他回到宫中,回到她身边,死在刽子手凌迟的刀下。

只可惜,安宜的祈盼,似乎没有被神明听到。那天,他还是回来了。他一个人,躲过宫中七十二班巡卫,掳走了国君安宜。

他抱她上马,仰着头朝她笑,没心没肺,无惧无畏。安宜只看了一眼,便再控制不住,泪如泉涌。他依旧是墨衫长发,银甲金戈,仿佛还是那个少年,那个成为了安宜心中英雄的少年,可他们都知道,一切,再也回不到当初了。

“不该是这样的,我记得上次抱你上马,把你从城楼上带走的时候,你笑得可开心了。”

安宜哭得更厉害了,声嘶力竭地在他耳边呐喊:“你不该回来的。”

“自古锦卫使就没有善终的,我早知道自己会是什么下场,我也很清楚,我选择了一条什么样的路,既然选择了,就要走下去,我不后悔的。丞相死了,安国平安,你也平安,挺好的。”他勒马一笑,豪气云天,“我本来也想战死沙场,可那些宵小太没用,杀不了我。更何况,我想你了,想在死之前再看看你。”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倾世不敢念(5)

他第一次絮絮叨叨地说了这样多的话。第一次,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

宫中七十二班巡卫终于发现不对劲儿,追了出来,临下马前,他俯在安宜耳边,轻声说:“其实,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挺漂亮的。”

那样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安宜瞬间泣不成声。

她记得任远之说过,他这辈子,就喜欢漂亮姑娘和酒。

“远之,我不许你死。”她仰着头,那样倔强,又那样任性,一点儿也没有个国君的样子。

任远之的死,是安宜的一场噩梦。可她不能后悔,从他选择成为锦卫使那一刻,从安宜选择为了救他而卷入朝堂那一刻,他们就注定没有退路。

安宜继位的第二年,任远之以身为饵,诱敌深入,最终战死的消息传回了安国。那时,万民欢腾,独她一人,登高凭栏。十九以为,安宜会哭,会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可她没有。她只是长久地望着西北的方向,在极深的夜里,问了十九一个问题:“十九,你还记得,当年丞相是用什么法子污蔑任老将军反叛的吗?”

“西北偏远,战报全靠地方官员密信与千里加急的信使,丞相收买了西北地方官员,又将自己的人马安插到了信使里,假传消息。”他如是说。

“是啊,这可真是一个好法子。”她微微一笑,并未多言,可十九却恍然大悟。他的安宜,早不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公主了。如今,她是安国的王,她也将那些权术运用得炉火纯青,懂得如何保护她想要保护的人。

任远之,现在必然还活着。活在安宜永远看不见的地方,可至少,他还活着。

那之后很久,安宜再也没见过十九,他请命上了战场,追杀叛贼余孽。

最后一战中,十九险中求胜,却也受了重伤。他赶回王城时已奄奄一息,安宜亲迎他归宫,空出整个太医院为他医治,却终是回天乏术。

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十九唤她安宜,她则握着他的手,给他讲了她心里、安国最大的秘密。

那是安国最冷的一个冬天,史官跪在大殿上记载国史,安宜在一旁静静瞧着,在记到任远之时,她轻声一咳,示意史官不要再记了——她到底还是舍不得,舍不得让他背负千古骂名。不如就这样被历史遗忘,被天地遗忘吧。

十年后,或许还有人说他是叛臣,说他是贼子,可百年后,不会再有谁记得他黑白忠奸,这是她能予他的最后安宁。

“就让我把你当作秘密,葬入我陵墓,葬入我白骨吧。”她自言自语,诉说着这个故事的结局。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