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故事 >

绣春之仞

发布时间:2017-11-2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虞南湖沿岸处处烟柳,入了夜,残月斜映,清风喃语林叶飒飒,一派好景致。

原本京城中这般的秀丽宝地,该是游人络绎不绝才对,近几日却丝毫不见闲人之影,倒是成队的锦衣卫轮番守卫,如禁地般森严。原因无他,是东厂督主牧泠致将此地私占了。

夜半,水面波光粼粼,一侍从匆匆穿过石桥走至湖心亭,朝珠簾后美人榻上的身影揖礼后轻声道:“禀督主,连淳公主到岸边好一阵儿了。”

牧泠致翻了翻身仍旧惬意地躺着,懒懒一声道:“叫她候着,她有事相求,不会闯进来扫我的兴。”

饶是这下人服侍牧泠致多年深知她的禀性,这话也让他有些惊惧。连淳乃本朝公主,但到了牧泠致的地界,依旧由着牧泠致心性摆布。

侍从又折回原路,恭恭敬敬地叫公主稍候。连淳眼神幽怨不甘,狠狠一挥衣袖,坐回了一旁的软席。

过了小半时辰,终于有人来传唤,连淳公主忿忿,但到牧泠致面前时已是一副柔弱委屈、楚楚可怜的模样。

牧泠致坐起身,轻飘飘一句“见过殿下”已算是行了礼。连淳也不在意,屏退了身旁众人,而后伸出手犹如抓住救命稻草般朝她小声请求:“请督主帮淳儿一个忙。”

牧泠致似笑非笑:“殿下莫慌,你那桩事,下官也有所耳闻。”

她自然知道连淳为何而来,前些日子怀远将军府的舒公子入宫,瞧见了连淳公主天香国色之姿,便央其父舒将军提亲,皇帝便允了这桩婚事。这本该是件喜事,哪知连淳一打听才知那舒公子平日最爱寻花问柳,便抵死也不肯嫁了。但皇命难违,她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找牧泠致求助。

牧泠致慢条斯理地道:“这事儿下官倒是能帮公主解决,但公主得回答我一个问题。”她重重地搁下茶盏,眉目倏然变冷,“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连淳正不知如何作答,忽见亭下湖水异动,下一瞬一黑影破水而出,霎时已跃进了亭中。那人长剑如虹,剑尖竟直挥向牧泠致!

牧泠致一挑眉,早在那人跃起时就已拔出榻边刀柄,刀面寒光映着烫金花纹,随她招式灵巧挥动,不过几个回合便已挑下来人面纱。

那人露出一张清俊无双的脸,瞳仁黑亮,不但毫无惊惧,反而扔了佩剑抚掌笑起来:“早闻东厂牧督主手中那把绣春刀出神入化,果然名不虚传。”

牧泠致波澜不惊地将刀入鞘,挥手让赶来的锦衣卫退下:“连溟世子搞错了,不是绣春刀厉害,而是我厉害。”她又扫一眼连淳,“舒家之事就交给下官,请公主回宫吧。”

连淳点头走开,但神色又瞬间愤恨。牧泠致仗着义父东厂厂公牧原在朝中只手遮天,如今竟将自己也不放在眼里了。她怒气更盛,口中喃喃终有一日这阉党横行的世道会被皇族终结。

连溟瞧牧泠致上下打量自己,忍不住笑道:“确然是我拜托堂妹淳儿支开旁人,想同传闻中的的牧督主过一手。”

牧泠致挑起眼尾:“我名声颇差,传闻里定没我什么好话。”

连溟尴尬地咳嗽几声,听她那厢继续说:“我这儿捏着舒家私贩盐铁的罪证,想必是你出主意让她来找我的吧。这罪证一交予圣上,舒家就是罪臣,断然不能再迎娶公主了。可你能想到这一层,手中定也有舒家的把柄,为何不亲自救你那妹妹,非要让她来我这儿走一遭?”

他缓缓笑起来,拿过桌上她用过的茶盏一饮而尽,语调半真半假:“若我说想看看牧督主睡眼惺忪时是何模样,是否像个登徒子?”

牧泠致没搭理他的鬼话,自顾自地又躺回美人榻,仍是那不冷不热的腔调:“世子好走不送。”

连溟却似没听见这逐客令,悠悠道:“怎么,你今日让淳儿在这虞南湖众人前颜面尽失,现在又要他们看我连溟的笑话吗?”

牧泠致冷笑一声:“八年前我初入宫,受了不少连淳的欺辱,如今就算我二人旧账一笔勾销。世子你与我无冤无仇,请速速离开,莫再自讨没趣。”

“你这人,还记仇得很。”

牧泠致坦然:“记,不仅要记,日后还要悉数还回去。”

她从榻上下来,望着他的眼神寒气逼人:“所以我劝世子别在我身上打什么主意,今日试探我就当你真是来切磋武艺,不再追究其他。我东厂与你誉王府无甚干系,也烦请世子不要再越线,届时让局面难堪。”她说罢从身旁侍从手中接过斗篷披上,踏着月色拂袖而去,墨发间的凛香掠过夜风,徒留连溟在原地。

他望向她英气十足的背影,目光蓦然变得幽深。他垂首低声笑笑,再抬头时眼中已是意味深长,有些莫名的情愫似是缓缓漫过心间。

牧泠致是在七日之后入宫交差的,但她去的并非公主殿,而是义父牧原的住所。

这七天里,舒家私贩盐铁的罪名坐实,已被满门流放,这一名门世族迅速没落。

她恭恭敬敬地道:“禀厂公,舒家的事已经办妥了。”

牧原已生华发,但神情一如既往的狠厉又倨傲:“皇帝老儿真是糊涂了,他被我左右了这么些年,如今快入土了,却这般明显地拉拢舒家兵权以固皇权,当我是摆设吗?”而后他又欣慰地笑起来,“还好阿致你得力,毁了这婚事顺带颠覆了舒家,断了那老皇帝的念想。”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绣春之仞(2)

牧泠致朗声回他:“当年义父将我从南疆昀月宗带到京城,多年悉心教导,又任命我为东厂督主,随意调遣锦衣卫,阿致自当尽心为义父分忧。”

她自然不会因连淳几句请求就好意帮她,厂公不会坐看皇室与将军府联姻,舒家迟早是要除的。她只是在连淳那里做个顺水人情罢了,说不定日后连淳还大有用场。

“今日连溟世子来过我这儿。”牧原淡淡地道,“他说自己浸了湖水引发旧时寒疾,请我休你几天假,要你陪他一道去寻几味药材。”牧泠致霎时脊背紧绷:“我同世子只有一面之缘,不知他此番打的是什么主意,还请义父提防。”

牧原拍拍她的肩膀笑道:“你不必紧张,区区誉王府还对付不了我东厂。我知你在虞南湖警告过他,他若有什么动向,你随机应变就是。”

牧泠致心中一惊,自己身边竟然布满了义父的耳目。义父这多疑的性格,竟是多年不变。

她心事重重地走出宫门,却碰见了连溟。日光正盛,他一身月白长衫立在宫墙阴凉处,远远地朝她招手,待她走近,他眉目含笑道:“厂公可准了你假?”

牧泠致扫他一眼,越过他身旁径自走回府,连溟笑嘻嘻地跟上来:“听闻督主府上后院有处温泉,想来缓我寒疾甚是有效。”

她提起刀鞘拦住他,不耐烦地道:“我府上经不起世子叨扰。”

连溟却似恍若未闻,出手如闪电般拔出她半边绣春刀,牧泠致不知他要作何,下意识地伸手夺过刀柄,却不料连溟的手指在争夺中被利刃划出了一道口子,滴出了鲜血。

“这下好了,你伤了我,我只能去你府上养伤了。”他抬起手指得意道。

牧泠致垂下眼睑,顿了顿后敷衍道:“你想跟便跟着吧。”他眉梢带笑,脚步愉悦地随着她一路回了府。

翌日一早,连溟已如愿以偿地被府中管事安排至后院温泉沐浴。他正享受着泉水温热的触感,不多时却远远见氤氲水汽中有一身影缓缓走来。

白衣墨发,身姿清妙,正是牧泠致。

她平素有早晨泡温泉的习惯,今日起来忘了连溟这号人还在府上,刚将衣裳褪至肩膀,便听身后调笑道:“督主真是好身段。”

“谁?”她迅速拢起上衣,穿过泉水朝声音源头飞身而去。她以手为仞,堪堪停在他的颈上,而后见到那张风流倜傥的脸。

他二人离得极近,他眼带深意,目光流转在她身上。她这才反应过来,迅速收回手背过身去,耳后泛出些微不可察的红晕。

他话带笑意:“牧大人是来跟本世子鸳鸯浴的吗?”

牧泠致很快镇定,匆匆踏向岸边,低声道:“打扰了。”

连溟眉峰挑起,心道此人一贯强势,竟也有这般落荒而逃的模样,当真有趣得很。

约莫半个时辰后前厅已为他二人备好了早膳,一时厅内寂静只余碗筷之声,他便轻咳几声开口同她搭话:“听闻牧督主早年生活在南疆昀月宗,那可曾见过一位唤作虞烟的姑娘?”

她眼皮抬也未抬,不冷不淡地道:“不认得。”

连溟微叹了口气:“我欠她些债,打听多年也没她下落,不知此生还有没有机会偿还。”

牧泠致手下一顿,难得开一次玩笑:“莫不是情债?”

但见他意外地没有搭腔,只是神色平静地低头用膳,再无言语。

牧泠致的思绪却恍然回到多年前,那时候在昀月宗的日子,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昀月宗表面上是江湖门派,暗中却世代侍奉渊国皇族,以威名替皇帝震慑南疆诸族。但在十几年前,渊国以牧原为首的东厂势力迅速崛起,短短光景中已权倾朝野。牧原用尽手段将其归顺于己,其后昀月宗便已是牧原的爪牙。

牧原是在八年前将她从昀月宗带走的,彼时牧原想要在宗中挑选个中意的少年人带在自己身边,将其培养成得力心腹。那日牧泠致在湖边满身戾气地拦下一个一身富贵之气的小少年,在下一个瞬间伸手狠狠地将其推入了湖中。

彼时正是严冬,水面虽未结冰但也是异常冰冷,附近弟子匆匆跑来,一阵手忙脚乱终是救下了剩半条小命的少年。宗主赶来狠狠掴了她一掌又一掌,却见她始终孤傲冷绝,嘴角出血也坚决不肯认错。

牧原在远处饶有兴趣地打量半晌,见她眼神凛凉如狼般凶狠,心下一动便吩咐人将她从湖边召过来。他简单地问了问她的年龄身世,翌日便带着她回了京。

此后她一步步成为东厂势力的领军力量,为义父扫清权力之路的障碍,成为令常人闻之色变的牧督主……

连溟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现实:“我需要的金秋草在城郊岑山,你会陪我一起去的吧?”

七日后,他们启程去到岑山。金秋草长于岑山深处,传言那里常有猛兽出没,连溟蹙着眉看她令侍从留守原地,竟是打算他二人只身入深山。

他出言问若遇上山兽该如何,却听她冷冷回他:“兴师动众的才更易引来猛兽,况且我一身武艺,对付它们绰绰有余。莫不是连溟世子怕它们不成?”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绣春之仞(3)

连溟一挑眼,跟她一同走向岑山深处:“见识过蛇鼠人心,自然是不怕这猛兽的。”他忽地贴近她的耳,声音极低却带笑道,“我是怕牧督主心里一个不高兴,加害于我。”

他佯装哀叹一声:“这深山老林,我又打不过你,自然只能任你宰割了。”

牧泠致眉间一凛:“世子莫妄言。”

“怎么,當初你跑来与我共浴,现在不认了吗?”

牧泠致语塞,或许是因气急,脸颊泛出些红意,却很快被她压下。

连溟将其神色瞧得一清二楚,但也不再谑言,暗笑一声匆匆跟上了她。

所幸一路上并未遇到野兽,他二人也各自相安,终是傍晚时分在断崖处寻到了金秋草的踪迹。牧泠致使出轻功下飞,轻易便采摘到了药草,正要上崖将其递给连溟,却见他正缓缓朝另一崖边走去。

他语气惊喜地伸手采摘:“另一味草药霖盏花竟也生长于此!”忽然,他脚下岩石松动,引得他身体迅速下滑倾斜向了崖下。

“小心!”牧泠致健步飞过,电光火石间一把捞过他的腰带,堪堪将他拽过一旁,“你不要命了!”

连溟望着她还揽在自己腰间的手,笑意盈盈地道:“如今你我二人之间也有救命之谊,算得上生死之交了!”牧泠致白他一眼,默然走过去摘下了霖盏花,同金秋草一起交给了他:“药草找好了,我们回去吧。”

“嘶……”连溟指了指自己的脚踝委屈地道,“脚崴了。”

她神色冷清:“要我背你?”

他忙摆手:“这倒不用,你扶着我便好。”

牧泠致顿了片刻还是伸手搀起他的手臂,扶他一步步小心翼翼地下山。月色清丽,山风习习,她的墨发飘逸在他肩旁,传来清凛的香,至他鼻息,扫过他紊乱的心跳。

二人沉默良久,终是连溟轻笑一声开口:“牧泠致,我好像要喜欢上你了,这可怎么办?”

牧泠致神色一僵,放下他的手臂,用凉薄的瞳打量他,似是在分辨此话的真假。良久,她语气冰凉地道:“连溟,你要试探我到何时?”

连溟正了神色,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认真:“是你伪装太深,叫我不敢轻信。”他顿了顿,“牧泠致,你当真还是我皇族这边的人吗?”

她微微抬头直视他,澄亮的目光无比坚定:“我秉承宗主教诲,此生自始至终,皆忠于皇族。”

自连溟以医病为由来到京城,她就知道,皇族连同誉王府终于要开始对抗东厂的势力了。

世人皆以为昀月宗已归顺牧原,殊不知宗主一片忠心,对东厂只是假意顺从,暗地里仍听皇族之命令。而她作为宗主的亲传弟子,是被宗主有意安排至牧原身边,以获取牧原信任,打入东厂内部。牧原也曾对她有过疑心,但数年过去,她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为他扫除种种障碍,如今总算是信大于疑。

渊国两位皇子长久地被牧原震慑,无法成器,好在有连溟世子一腔热血,誓要将阉党驱除,换得皇室安宁。

夜星渺渺,她看到连溟神情平静地道:“我原本对你半信半疑,但见你今日支开众人同我入深山,就知你未曾背叛师门。”

是了,她督主府上到处都是耳目,若想同连溟世子商议什么,怕是翌日就会传到义父耳中,她只得借机在外出时单独与他会面。

牧泠致正式朝他揖了一礼:“如今锦衣卫大半人员听我调遣,皇宫禁军中部分首领也已悄然换上了我的人,若单在皇城,我手中势力已可以和牧原抗衡。”

她八年来处心积虑,步步为营,一边用尽手段让牧原信任自己,一边想方设法组织起自己的人手,为的就是皇族与阉党这一战。

连溟沉沉点头:“很好,我誉王府这些年也收服了几位朝中将领,京畿周围军力我们已获取了过半,就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与阉党正面抗衡。”他欢愉地笑起来,“以后你我二人自当同进退,渊国盛世绝不能毁在阉党手中。”

牧泠致沉默地点头,跟他交代了该注意的种种事项,不过多时,她已扶着他走出了深处,侍从一众遥遥可望。

却见连溟倏然站直,快步朝前走去,眉眼间笑意浅浅:“崴脚是我诓你的,只想你多靠近我些。”

她愣怔住,他继续道:“但我说喜欢你却是真的。”

牧泠致神色迷茫,盯了他半晌轻笑起来:“真也好,假也罢,往后这种话,希望世子再也不要提及。”

侍从匆匆迎上来,接过他二人手中的草药,牧泠致刻意加快步伐走进轿中,一把拉下轿帘,之前绷紧的神情霎时放下,她脸色有些苍白,手心微微沁出些汗水。她眼神迷蒙,方才连溟的话回荡在她寂静的胸腔,来来回回,似是永不绝息。她抚上胸口,想要压下那极速的心跳声,却过了良久也没有抑制下分毫。

马车缓缓驶回督主府,她强行稳住心神,一次次地劝诫自己,大事未成,断不能由情爱滋生在自己心中。

此后数日,连溟服了药后寒疾好了许多,他仍以泡温泉为由住在督主府,时不时地找上她的门来。她在书房处理公务,他便捧本闲书坐在她身旁;她闲暇时爱吹吹箫,他亦找张琴来与她和音。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绣春之仞(4)

时日久了,牧泠致心中出现一种可怕的想法——她怕是要习惯他的存在了。

但她小瞧了牧原的敏锐,在连溟在她府上叨扰了近一个月时,她终是被牧原传进了宫中。

牧原寝居中燃着她从前搜罗来的珍贵檀香,他语气清冷地提点她:“阿致你还是莫要同连溟走得太近,他若知道那折磨他多年的一身寒疾都是拜你所赐,你们之间还能有什么情谊?”

牧泠致蓦然如坠冰窟,与连溟相处的这数十天愉快光景,让她险些忘记八年前的往事。她自然知道八年前被她推入冰冷的湖水中险些丧命的人是连溟,他一身病痛,皆由她而起。

牧原眼神阴森句句逼问:“你本该比我更想誉王府覆灭,怎得如今却这般迟疑,难道当真对连溟动了情?”

牧泠致垂首沉声道:“与誉王府的血仇,阿致一日也没有忘过。”

“那便好。”牧原冷笑一声,“皇族与誉王府那些小把戏,还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倒要看看,他们聚集了兵力后,要怎样来对付我东厂。”他目光悲悯,缓缓吐出的话语让她如遭雷击,“阿致,你只知虞烟之死是誉王府所致,殊不知此事是昀月宗主一手布局……”

牧泠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皇宫,她茫然地眺望远方,西边日沉,这一天,终是要来临了。

她牧泠致,既承师命扶持皇室正统,又与皇族分支誉王府有着怨仇,她不知该如何抉择站向哪边,内心煎熬八年,在今日终于有了答案。

牧泠致回到督主府后,派了心腹侍卫潜入皇宫接出一个人。

“去叫连淳公主来。”

她亦是准备了退路的。

连溟翌日一早来到牧泠致的书房,看到她正对着一盏早已燃尽的烛火愣怔出神,看样子像是彻夜未眠。

他悄声走近安抚道:“可是担忧近日举事之事?不必忧心,就算牧原那老贼有所察觉,我们自然也有别的对策。”

她依然纹丝不动,他便伸臂将她轻轻揽在身前,半晌后低笑道:“今日怎得这般好脾气,可有心事?”

牧泠致倏然叹口气:“毒药已备好,但牧原未必中招,你定要城外兵力时时待命,片刻不可松懈。”连溟神情坚毅地点点头:“你一定多加小心,若无法杀掉牧原,那也要想办法脱身。”

史书中记载那是一场夜雨后,皇城阖宫上下气氛异常紧张,牧原义女牧泠致作为昀月宗细作,潜伏数年,于今日在牧原茶盏中下毒,未果后拔出绣春刀,招招狠厉挥向牧原。待牧原侍卫赶来时,他手臂上已被划出了几道血痕。众侍卫一起上阵终是将她抓获,预备绑于城门前斩首示众。

在京郊集結了众兵将的连溟世子听闻牧泠致失败的消息,即刻率领大军攻往皇城。此时,风烛残年的老皇帝连下三道圣旨,直指牧原一众东厂阉党祸乱朝政,命各地驻军赴京清君侧。他知自己时日不多,两位皇子又不成气候,竟下令将皇位传予了皇侄连溟,以期其能正皇室之威。

连溟世子旗下兵将谨遵谕旨,一路杀进皇城,原本该在宫门接应的禁军统领却不知所踪。连溟心下一凛,莫不是牧泠致已遭不测,手下势力皆被拔除了?

他瞬时心如火燎,命令大军逼近宫门强行入宫。但不过一盏茶工夫便听见外围有阵阵喊杀声,竟是牧原的亲卫联合禁卫军将他调令的数千精兵包围了。

而原本被东厂擒拿的细作牧泠致站在高广的宫墙之上,一身银铠红缨,身姿飒飒,正冷眼瞧着被困局中的连溟一众。

连溟神色瞬时千变万化,最终眼神冰冷到极致。原来牧泠致已是牧原阵营中人,她联合牧原做戏,传出她将被斩首的假消息,为的就是引他前来,灭掉他这一支队伍,从而震慑其他想要铲除东厂的各方势力。

连溟痛苦地闭上眼,他不知牧泠致为何会临阵倒戈,外头的包围圈步步紧逼,已是叫他们逃无可逃。他抬头清楚地看见牧泠致脸上的泠然笑意和牧原勝券在握的愉悦神情。

牧泠致竟是背弃了师门,背弃了他。

他瞬间心如死灰,只见牧泠致渐行渐近,听见她一如既往的冰凉声调,不含任何情意:“将谋逆罪人连溟押至天牢。”

牧泠致在翌日一早去了天牢昭狱,狱中的连溟如以往般清俊,脸上却是藏不住的疲惫憔悴。

她望向他半晌,终是悠悠开口:“你知道我为何私占虞南湖吗?因为我的本名就叫虞南,你向我打听过的虞烟姑娘,是我的亲姐姐。”

连溟满脸惊诧地看着她,似是终于明白了什么,听她继续道:“八年前在昀月宗你被我推下湖水,你只当我是半路跑来的疯子,却不知我当初是真想要你死。”她目光变得极冷,“誉王溺死我姐姐,我便也要他尝尝痛失亲人之苦。”

她想起牧原那日对她说的话。

“阿致,虞烟之死是昀月宗主一手布局。当年誉王府一众来访昀月宗,宗主与誉王府合谋害死虞烟,为的是让你这个得意弟子对誉王府恨之入骨,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被我看中且不被我怀疑,才会成为他昀月宗主最有用的棋子。事到如今,你还要听你那师父的话,去匡扶皇族与我东厂作对吗?”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

绣春之仞(5)

眼泪蓦然溢满眼眶,牧泠致强忍住,看着连溟无法掩饰的震惊神色。她缓缓地开口,字字却似在割他二人的心脏:“连溟,我担不起你的喜欢,你誉王府对我的伤害深入我骨血。这般怨仇,我怎么能爱上你呢?”

连溟苦笑一声:“牧泠致,原来我们竟有过这样的过往。”

牧泠致心下悲凉,他二人皆是位高尊贵之人,却仍沦落为皇权阉党博弈的棋子,连心中情爱也葬送在这错综复杂的时局下。

情怨薄浅,爱恨成茧。

她背负数年怨仇,怎能一朝一夕轻易放下。

她声音恢复冷静:“过几日我会派人将你送至西部边塞黎阳关,连同誉王府的人一起,你们此生不要出现在我眼前了。”

这些混乱的恩怨,就由她一手来终结,她牧泠致的命运,再也不要被别人拿捏在手中。

管他阉党还是皇族,此后这天下万象,皆由她牧泠致做主。

连溟看她走远,缓缓伸出手想要唤她回来,喉头却哽咽无法发出声来。他想,此生缘断,或许他们就真的不复相见了。

牧泠致同她背道而驰,再也不会站在他身旁了。

那日牧泠致与连淳公主在府中密谈时,连淳曾问过她一句话:“这世间是否没有令牧督主害怕的东西了?”

牧泠致笑答:“自然是有的。我怕人心,怕别人的心,也怕我自己的心。”

她怕自己的心终有一日变得无情无义。

皇帝是在连溟入狱翌日驾崩的,原本皇宫由牧原掌控,皇帝驾崩之事也该由他传达礼官,再依自己心意选一草包皇子即位,成为他新的傀儡。

但众臣在大殿中等到的不是牧原,而是牧泠致。

穿着龙袍走向皇座的也不是哪位皇子,而是连淳公主。

今日凌晨寅时,牧原忽觉手臂发麻,变成了青色,他这才后知后觉,原来他是中了毒。他正欲派人捉拿叛徒牧泠致,却见她已一身浴血步步朝他逼近。

她的笑森冷若阎罗,一把打落一旁的熏香,道“是这檀香中的毒,能蚀入人伤口,化成无药可解的剧毒。”

“好你个牧泠致,让我同誉王府之人相争,而你乘机扩充自己的势力,竟将如意算盘打在今日!你……”他双眼怒睁,剧毒发作,断了气息。

一代权宦,终是折在了义女牧泠致手里!

牧泠致连夜铲除牧原余党,在皇宫内外布满自己的势力,将大殿守得固若金汤。众臣皆敢怒不敢言,她竟是生生将连淳公主扶持成了一代女帝。

牧泠致明白连淳一向对自己仇视,但她不得已还是要选择她,两位皇子身后的外戚势力不可小觑,连淳虽心气极高,但如今能倚仗的只有连淳一人。只有这样,她才能稳稳攥住朝堂之权,成为最后的赢家。

但她秘密派人送连溟去黎阳关之事,不知何时被连淳得到了风声。连淳惦记先皇圣旨,忌惮连溟夺位,暗地里派了人一路追踪毒杀连溟。

牧泠致得知消息,大斥连淳此举,更是亲赴路途将那一行人截杀。经此一事,连淳怀恨在心,朝堂风云巨变。数年之后,天下局势亦处处有变数。

淳安四年的一场惊天巨变后,牧泠致曾拼命赶往黎阳关,身后追兵源源不断,原本若是朝南疆走,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她似是有执念般策马奔向黎阳关,奔向那穷途末路。

她在路途中嘲笑自己,偌大的黎阳关,她怎么可能会再见到连溟?

骏马驰骋,牧泠致蓦然想起数年前虞南湖之上的景象。那时她面上神色凛冽拔出绣春刀同连溟过招,心下却早已似湖水般泛出点点欣喜的波浪。

她一生因权势而生,为权势而死,只有同连溟在一起的那短短一月里,她才算是真正为自己活过一场。

牧泠致在风沙中渐行渐远,恍惚间梦里花开满虞南湖,一清隽公子含笑踏波而来。

多少真心,付了几许多可惜。

多少爱恨,皆是涟漪无影迹。

后《渊史·淳帝本纪》记载:淳安二年,渊淳帝召回舒将军一族,倚仗其军权隐忍谋划数年,一朝肃清牧泠致等一众乱党。锦衣卫倒戈,西厂势力倾颓,渊国皇权回归,举国欢畅。牧贼掌管朝廷大权多年,终亦是落得凄凉身亡之下场。绣春之仞,寒光不再。

彼时逆贼牧泠致逃至黎阳关,忽有一同党现身相助于其,然不敌数千追兵,与牧贼相拥共亡于乱箭之中。传言此人相貌神似当年连溟世子,但斯人已逝,其间种种,难以追究。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飞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