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 薤露 发表于:2017-03-27

    绿野苑里的绿,野得像一只山猫,一只有着一双绿幽幽猫眼的山猫,一身黑夜般美丽的皮毛,在山野间无声无息地潜行。 你可以想象它优雅的步子,像一首歌,轻轻弹唱。 绿野苑有...

  • 返魂香 发表于:2017-03-24

    南宋淳熙年间,浙北灵山有一凝香阁,主人是位年轻女子,叫香南柳,善制香,她制的香种类各异、馥郁绵长,工艺独特乃江湖一绝。朝廷几次想将她招入宫中专为皇室调香,却连人...

  • 卧雪 发表于:2017-03-23

    一 这个世界上大抵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好人,一种是坏人。这两种人之间并不会存在格外分明的界限。秦少川便是介乎于这两者之间的人,他只愿意听雪姬的话,只为雪姬做事。虽...

  • 二饼 发表于:2017-03-22

    1 生逢乱世,人命如草芥蝼蚁,谁也不知自己下一秒是生是死。 突如其来的一剑,穿过胸口,扑街;从天而降的石头,砸中头部,身亡;防不胜防的毒水,穿肠破肚,嗝儿屁以上都...

  • 穿寿衣的新娘 发表于:2017-03-18

    穿寿衣的新娘 吃过晚饭,林鹏打开了电脑。自从放暑假以来,他每天都要在电脑前待上很长时间,为舅舅王大川打理在网上的寿衣店的生意。由于王大川最近又在殡仪馆附近新开了...

  • 该死的指纹 发表于:2017-03-18

    躺在远离Z国的一家五星级宾馆的大床上,约翰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得意:让那些愚蠢的警察尽情地找我去吧!除了那处致命的指纹以外,我什么也没有留下。可是他们从今...

  • 大脚男人留下的小脚印 发表于:2017-03-18

    正是隆冬季节,画家李草根慢悠悠地醒来,简单洗漱了懒懒地向画室走去。为赶一幅画,他已经十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当他推开画室的门,向对面墙上看去,不由激凌一下,顿时就...

  • 女尸手里的神秘骨牌 发表于:2017-03-18

    这是1933年,刚刚建成的天津最大的劝业商场,灯火辉煌、热闹非凡。 在劝业场正门的斜对面大华旅馆一间客房内,三男一女正搓麻将。几圈牌过来,已到午夜,张先生闹口渴,做...

  • 凰图天下 发表于:2017-03-17

    楔子 我看见黄昏大雨,不知名的小巷。我躺在青石板上,胸口的窟窿汨汩流着鲜血,晕染着周身的雨水。我睁不开眼,朦胧中看见雨幕里藏着一个白色的身影,他手里是一把正滴血...

  • 板凳犬奇案 发表于:2017-03-16

    小狗袭人 清朝光绪年间,扬州人江旬刚到苏北芒山当知县,这天有人报案,说县城首富米百万的独生子被一条小狗给咬死了!奇的是,这条小狗是他刚过门的新媳妇程娟娘抱来的,...

  • 枯骨铃 发表于:2017-03-16

    [一] 泰陵乐家乃世间五大修仙门派之一,其仙府雄踞沧澜之巅,偶有广袖长袍修士踏风往来,一派雍容肃穆。寝殿内忽然传来一声响亮啼哭,侍女推门而出,一脸欣喜地将刚出生的...

  • 风雨飘摇,玲珑浮塔 发表于:2017-03-16

    楔子 九泽掀起狂波巨澜,惊涛骇浪,那人带着泽水幻化的千军万马从海天相接一线呼啸而来,骑在鲲鹏巨兽之上,直直悬于玲珑塔第八面。他目光阴寒,凝视着第八面供奉的巫祖后...

  • 恶毒护士 发表于:2017-03-15

    看到二姑居然自己开车来火车站接我,还真让我吓了一跳。要知道,她今年六十五了,是不是到了禁止驾车的年龄我不太清楚,但是,从火车站到老家的路况我是知道的,对任何司机...

  • 秋水鞭 发表于:2017-03-15

    江湖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老话,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李方一直认为这不过是危言耸听,当然,这危言再耸听也和自己没有关系,至少是八竿子打不着。 谁料到,竿子还真的打到...

  • 浪里擒魔 发表于:2017-03-15

    宋朝年间,木节镇有片扈家鱼塘里,水美鱼肥。这日天刚向晚,一青壮汉子身背个耄耋老婆婆走至鱼塘边,向塘边的一对父子道:大哥,这可是你家的鱼塘?天气好热,俺走了一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