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小老头卖瓜子

发布时间:2017-03-1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很久以前,在太行山南边,住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他个子矮小,人们都叫他“小老头”。小老头孤身一人,靠几亩薄田吃饭,不想,田里收成越来越差,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小老头思忖:“树挪死,人挪活,不如进城做点小生意。”可是卖啥呢?小老头在破坛烂罐里翻腾了两遍,翻出来两颗陈年瓜子,不由心中大喜:“把这两颗瓜子卖了做本钱,生意就有了。”小老头当下决定,第二天进城卖瓜子。

进城最少需要五天脚程。凌晨鸡叫三遍,小老头起床收拾。吃完最后一碗稀饭,他将两颗瓜子分别放在两个荆条筐里,用扁担一头挑起一颗,就向东出发了。

第一天走到天黑,小老头见店投宿。进了客房,小老头把担子往墙根一撂,直接倒床上睡着了。后夜里来了两只仓鼠,各把住一颗瓜子,嗑开皮给吃了,吃完跑了。

天亮了,小老头起床一瞧,瓜子只剩下皮了,顿时扯开嗓子喊起来:“不好了,我的瓜子被偷吃了!”旅店金老板闻声跑来看情况,说:“不就两颗瓜子,值得大惊小怪吗?”小老头一把抓住金老板说:“那可是我做生意的本钱啊,我没法活了……”说完泪如泉涌,身子就要往下躺。

金老板心想,跟一个暮年老头动什么气?万一出啥事就麻烦了。金老板赶紧说:“好好好,我赔,可能是我养的那两只仓鼠偷吃的瓜子,就把仓鼠赔给你好了。”

小老头把头一扬,说:“谁会买老鼠啊?不行,不行!”

金老板拍着胸脯说:“放心,仓鼠不是普通老鼠,肯定能卖钱。”

小老头想了想,说:“行。不过,这住宿钱也得免了。”

金老板痛快地说:“好事做到底,送佛送西天,免了!”于是,他把两只仓鼠装好,放进筐里,恭送小老头出了门。

第二天到了天黑,小老头见店投宿。进了客房,小老头把担子往墙根一撂,倒在床上睡着了。后夜里来了两只波斯猫,各把住一只仓鼠,撕开吞了,吞完跑了。

天亮了,小老头起床一瞧,仓鼠只剩下毛啦,顿时扯开嗓子喊起来:“不好了,我的仓鼠被吃了!”旅店木老板闻声跑来看情况,说:“不就两只老鼠,值得大惊小怪吗?”小老头一把抓住木老板,说:“那是仓鼠,跟普通老鼠不一样,是我做生意的本钱,我没法活了……”说完泪如雨下,身子就要往下坠。

木老板心想,跟一个残年老头动什么气?万一出啥事就麻烦了。木老板赶紧说:“好好好,我赔,可能是我养的那两只波斯猫偷吃的,就把猫赔给你好了。”

小老头把头一抬,说:“赔我两只猫,猫有什么稀罕的?不行!”

木老板拍胸脯说:“你放心,这是波斯猫,跟一般家猫不一样,肯定能卖好价钱。”

小老头想了想,说:“行。不过,我这住宿钱得免了。”

木老板痛快地答应了,于是,他把两只波斯猫装好,放进筐里,恭送小老头出了门。

第三天走到天黑,小老头见店投宿。进了客房,小老头把担子往墙根一撂,心想:“事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今儿应该不会有问题了。”想着就斜在床上睡着了。后夜里来了两只牧羊犬,撞开门各把住一只波斯猫,撕开吞了,吞完跑了。

天亮了,小老头起床一瞧,波斯猫只剩下毛了,顿时扯开嗓子喊起来:“不好了,我的波斯猫被吃了!”旅店水老板闻声跑来看情况,说:“不就两只猫,值得大惊小怪吗?”小老头一把抓住水老板,说:“那是波斯猫,跟家猫不一样,是我做生意的本钱,我没法活了……”说完泪流满面,身子就要往地上倒。

水老板心想,跟一个老头动什么气?万一出啥事就麻烦了。水老板赶紧说:“好好好,我赔,可能是我养的那两只牧羊犬偷吃的,就把牧羊犬赔给你好了。”

小老头把头一抬,说:“犬不是狗吗?赔我两只狗,有什么稀罕的?不行,不行!”

水老板拍胸脯说:“你放心,这是牧羊犬,跟一般狗不一样,肯定能卖好价钱。”

小老头想了想,说:“行。不过,这住宿钱也得免了。”

水老板痛快地答应下来,把两只牧羊犬拴好,送到小老头手里,恭送小老头出了门。

第四天走到了天黑,小老头见店投宿。小老头把狗往客房门口一拴,心想:“人住的地方,还有什么敢惹狗的吗?”坐了一会儿,就倒在床上睡着了。结果呢,后夜里跑来一只老虎,两只牧羊犬见了就狂叫,老虎见了挡道的,扑上来把两只狗撕开吞了,吞完跑了。

天亮了,小老头起床一瞧,牧羊犬只剩下毛了,顿时扯开嗓子喊起来:“不好了,我的牧羊犬被吃了!”旅店火老板闻声跑来看情况,说:“不就两只狗,值得大惊小怪的吗?”小老头一把抓住火老板,说:“那是牧羊犬,跟家狗不一样,是我做生意的本钱,我没法活了……”说完泪如断线,身子就要往一边歪。

火老板心想,今早听说南边马戏团的老虎跑了,说不定是老虎干的,就赶紧说:“你听我说,昨天夜里南边马戏团老虎跑了,可能是老虎吃的,要不我带你去马戏团。”火老板带着小老头来到南边马戏团,说明来意,没想到团长说:“我这老虎很温顺,可能是你的狗激怒了它,它才下嘴的。老虎刚抓回来了,这么着吧,老虎赔给你了!”

火老板在一边也说:“事儿在我旅馆发生的,住宿钱都给你免了吧。”

小老头连声说好。火老板帮着把老虎拴好,送到小老头手里,恭送小老头出了门。

第五天走到天黑,小老头见店投宿。小老头把老虎往院里一拴,心想:“老虎是百兽之王,绝不会再有东西惹老虎了!”

谁知道,后夜里跑来一只大象,老虎见了就急眼,大象见了挡道的,跑上来把老虎踩死,扬长而去。

天亮了,小老头起床一瞧,活老虎变成死老虎,顿时扯开嗓子喊起来:“不好了,不好了,我的老虎被踩死了!”旅店土老板闻声跑来看情况,小老头一把抓住土老板,说:“那是最温顺的马戏团老虎,跟山里野老虎不一样,是我做生意的本钱,我没法活了……”说完泪水嘀嗒,身子就摇晃起来。

土老板心想,老头住在我这儿,万一出啥事就麻烦了,就赶紧说:“你听我说嘛,听说昨天夜里北边动物园大象跑了,可能是大象给踩死的,我带你上动物园去。”

土老板带着小老头来到北边动物园,说明来意。园长说:“我这大象训练有素,肯定是老虎激怒了它,它才下脚。现在大象刚抓回来,这么着,大象赔给你就是了。”

土老板在一边也说:“事在我旅馆发生,住宿钱也给你免了。”小老头连声说好。土老板帮着把大象拴好,又把死老虎绑在大象背上,送到小老头手里,恭送小老头出了门。

小老头手牵大象,往前走了不到半日工夫,就到了繁华的城市。

其时,赶上与南方缅国开战,国家正在高价征集大象组驯象阵,同时大量购买虎骨等药材。小老头还没叫卖,就被官差请到官府。官府按照规矩,给了小老头黄金五十斤、白银三千两,并帮着雇了马车轿子,护送小老头回乡。

小老头靠瓜子起家,一朝富足,马上救济贫穷乡亲,并厚馈金、木、水、火、土五位老板及马戏团团长、动物园园长,从此过上了无忧无虑的晚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