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儿子床边的位置,请你留白

发布时间:2017-03-1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丈夫竟和婆婆同睡一张床 

  我和徐三立新婚后,三立接婆婆和公公过来住一年。婆婆他们过来不久,我就被公司外派出差。临走的时候,我把卧室里的大床搬到了客房让公公和婆婆睡,但是一个礼拜之后,我出差回来,发现大床又回到了主卧室。 

  我责怪三立不懂事,自己享受大床,让两位老人挤着小床睡,谁知三立说:“谁说我一个人睡了;我跟我妈睡的,爸一个人睡客房。” 

  这样的话让我很惊讶,但三立表情坦然,我还没来不及多问一句,他就抱着一床被子出去了,说是帮公公在客厅沙发上搭个铺,我跟上去帮忙,轻声问他为什么公公和婆婆不睡在一起,三立瞪了我一眼,让我别说话。 

  一会儿,公公洗完澡出来,兀自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三立则转身进了客房,里面传来他们母子大声说笑的声音,过了半个小时,三立回到卧室看见我在换床单,就说:“妈天天洗澡,床单不脏的。” 

  犹豫了很久,我开口问三立:“我走的那一个礼拜,你是不是天天跟妈睡?”三立说是啊,我忍不住说:“你不觉得别扭吗?” 

  三立瞪大了眼睛:“跟自己的妈睡,有什么别扭的,那是因为我们感情好。”女大避父,儿大背母,难道三立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吗,而三立没要解释的意思。他很快酣然入睡了。听着他均匀的呼吸,我的心里怅然若失,都说小别胜新婚,但三立的身体似乎一点都不想我。 

  婆婆毕竟是长辈,所以在她面前,我没有让自己表现出任何异样。几天的接触下来,我发现婆婆是个感情丰富的女人,婆婆总是乐意跟我沟通各种问题,连女人最私密的问题她也不避讳。我才知道,婆婆和公公的感情一直就不好,他们已经分床很多年了,婆婆甚至说,公公在夫妻生活上简直是个白痴,她对公公一直就没有爱情,她把满腔的爱都给了三立,而三立也特别地依恋她,从小就喜欢跟她一起睡。 

  婆婆说这些话,似乎是为了解开我心里那个疙瘩,我告诉自己不要乱想,三立和婆婆可能只是单纯的母子感情好。 

  丈夫的恋母情结让我备受煎熬 

  那段时间,婆婆的身体一直不好,晚上睡不安稳,还怕冷。那天吃晚饭的时候,婆婆突然提出让三立陪她睡,三立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我连忙说:“还是我来照顾妈吧。”三立说不行,婆婆习惯了由他来照顾,我有些急了,向公公投去求助的眼神,但他只是忙着吃饭。从那天开始,三立真的睡在了客房,一吃完晚饭就直奔婆婆的房间。 

  我上网查了资料,网上说,如果男人在过了“恋母期”之后,仍然有恋母情结的人,就属于不正常的、病态的心理。恋母情结的表现可以是多种多样的,有的表现出与母亲发生性交的强烈的性冲动,以致出现乱伦行为。 

  我越想越是浑身不自在,或许我的想法有些龌龊,甚至邪恶,但三立对我的冷漠以及对婆婆超乎寻常的热情,让我不由自主地往坏处想。只是我还不敢贸然把这样的问题摆到桌面上,我怕那样做会影响夫妻的感情。 

  我曾经侧面向公公打听三立小时候的事情。公公说三立从小就是那种特别恋母的小孩,小时候就一直有跟妈妈“结婚”的愿望。这场事故,让我觉得愤怒又无所适从。即使他们是母子情深,情感上可以理解。但是伦理上让人难以接受,都是成人,必须有所避讳。 

  那天吃过晚饭之后,三立扶着婆婆回了客房,留下我收拾桌子。客房里很快没了动静,我收拾完去敲了门,过了很久,头发蓬乱只穿一条短裤的三立才来开门,他问我有什么事,我说:“你跟我出来一下。” 

在卧室,我问三立是不是打算一直睡客房,三立有些不高兴,说婆婆病了需要人照顾,说我这个做媳妇的连这点都不肯体谅吗?我的火气一下子窜了上来。压低声音问他:“哪有成年了的儿子还跟母亲睡一张床的?我说那会让别人怎么想,别人会以为你们乱伦。”最后一句话,我加重了语气。听到“乱伦”两个字,三立的脸涨得通红,他气急败坏地说我是个思想龌龊的女人,说完,三立气呼呼地摔门出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发现婆婆的眼睛是红的,三立也是神情疲倦,两个人显然都没有睡好。这以后好几天,两个人约好了似的,一齐对我实施了冷战。那天下班,听见婆婆跟三立在客厅说话,她说我对她不孝顺,不肯让三立照顾她,只顾自己一个人睡大床,让他们母子挤小床。而三立竟然这样安慰婆婆:“床小好,两个人睡更暖和。” 

  晚上躺在寂寞的大床上,我几次伤心落泪。有天我突然想起跟三立谈恋爱的时候跟我说起过,他十岁的时候,曾经亲眼看见公公和婆婆做爱,而我正好在网上看到一条信息,说是孩子因为目睹了父母的性交行为,成年后就可能出现性生活异常。 

  我越想越乱,脑子里不停地出现三立和婆婆在床上的情景,这样的煎熬折磨得我憔悴不堪。

  鬼眼侦察的结果 

  婆婆的病在一个月之后,终于见好,三立也搬回了卧室。他跟我说了对不起,他说他太担心婆婆的病才会,忽略我的感受。我也认真考虑过了,只要三立肯改正错误,我就原谅他。可是当三立从背后抱住我的时候,我的脑子里跳出他和婆婆同床而眠的场景,我条件反紂似的推开了他。 

  一连好几天,我都拒绝了三立的求欢,我痛苦地发现自己竟然对他没了感觉,只要他一碰我,我就会觉得恶心。 

  也许是我的一再拒绝伤了三立的自尊,我们之间的感情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三立跟我长时间冷战的过程中,跟婆婆的关系更加密切,两个人当着我的面,给彼此碗里夹满菜,婆婆或者三立其中有一个头痛脑热的时候,另一个就会主动提出晚上同睡,美其名曰,方便照顾,这让我有一种自己才是第三者的错觉。 

  对三立的行为我觉得心灰意冷,如果他和婆婆之间真的有不正当的关系,那么我大可以走得决绝。但首先得弄清楚事实真相。我花两百多块钱买到了一个针孔探头,趁着婆婆和三立出去的时候,装在了空调缝隙里。 

  过不了多久,我就取到了他们在一起的录像,打开文件,图像很清晰:开始的时候,三立和婆婆只是躺着聊天,聊着聊着,三立在婆婆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我的神经立刻绷紧,但三立只是帮婆婆盖好了被子,两个人马上就分开了,然后灯灭了。 

  看着黑漆漆的屏幕,我想也许真的是我多疑了。那次之后,我主动向三立道歉,并告诉他我愿意相信他,三立也做了自我检讨,或许他孝顺的方式有些不对,他愿意以后慢慢改正。 

  十月份的时候,公司再一次派我出去公干,有天晚上十点多,我打三立的手机,接的人是婆婆,那一刻,我的心里很难受,我觉得三立骗了我。回来的时候,我追不及待地想看这几天保存的录像,但发现视频无法播放,针孔探头竟然坏了。 

  婆婆和公公要回老家过年,临走的时候,婆婆一直恋恋不舍地拉着三立的手,我看在眼里,很不是滋味。他们走后,我和三立的关系重新慢慢改善,针孔探头的事就被我忘在了脑后。 

  直到那天,客房的空调不能制冷,三立拆下来检查,发现了探头。当三立颤抖着把探头扔在我面前时,我目瞪口呆,我告诉他其实这个探头只用过一次就坏了,可三立完全听不进我的话,他决绝地要求离婚。 

  我平静地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我可以把这事抖出去,让他身败名裂。但我没有选择这样做,因为我发现自己有了身孕,我不想让孩子的父亲从此没办法做人。 

  2015年深秋,我生下了我的儿子,没有人能体会到我对怀里粉嫩婴孩的深爱,但我情愿让他早早地脱离我的怀抱。那次婚姻告诉我,不论你多么爱儿子,一定要和儿子保持一定的距离,把儿子床边的位置留给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