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口述:我自愿做小三与他偷情3年

发布时间:2017-05-0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吸引

  实际上,我并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如果追溯原因,跟10年前的情感经历不无关系。

  因为上学早,21岁时我已经专科毕业了。本来父母希望我继续深造,至少要拿个本科。可我已经厌倦了十几年如一日的学习生涯,嚷嚷着非要工作。拗不过我,父母只好托人给我找工作。那时专科毕业生找工作虽不像现在这么困难,但要想进个好单位还是不容易的。父母托来托去,终于给我找到了一家机关下属的事业单位。刚开始,我就是个打杂的。给人家整理整理文件、打打字、接接电话什么的。即使如此,我也高兴得不得了,觉得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那时我还不知道,我得以进这家单位,最需要感谢的人是我的上司,他正是我父母托人的最后一站。上司姓陈,虽然被单位上下尊称为陈总,但他不过30多岁。本来我们单位规模也不大,总共二十来人而已。只是依托着上级单位,有些小小的权力,成了外人眼中的香饽饽。而陈总能在这样的单位担当一把手,除了据说他有后台的传闻外,个人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以我当时的年龄,是特别容易被这样成熟睿智的男人吸引的。在上学时,我也跟同校的男生交往过。可是那些似是而非的感情,都随着毕业烟消云散。特别是在走入社会后,更觉得这样青涩的毛头小伙不足以托付终身。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暗暗喜欢陈总。当然,只是放在心里的默默喜欢,我知道他是有家庭的。

  秘密

  很快到了国庆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中午陈总召集单位的人聚餐。那天他特别能喝,几乎是来者不拒。在大家的轮番攻势下,他很快显示出了醉意,在两个小伙子的搀扶下回到了单位。本来那天下午已经没什么事了,大家可以提早回家。可是领导喝成这样,办公室主任带着我们几个人留了下来。他一回办公室就呼呼大睡起来,其余几个人见无事可做,就在隔壁甩起了扑克。我不会玩牌,就一趟一趟地过去看看他的情况。正在此事,他的手机响了,他鼾声依旧。过了一会儿,座机响起来了,我赶紧接听。是个女的,声音里充满一种盛气凌人的架势:“陈刚呢?他怎么不接电话?”我刚回答说陈总喝醉了,她又问:“你是谁?怎么在他屋里?”得知我是新来的员工,她才不耐烦地说:“告诉他,我今天有事,让他去接孩子!”她挂了电话,我却傻了。陈总醉成这样,怎么接孩子?我转到隔壁把事情跟办公室主任一说,主任说这事好办,你去一趟吧,我派司机送你去,幼儿园老师认识司机,一说就让你接了。

  那天我把他女儿接回单位时,他的酒仍未醒。还是在孩子的摇晃下,他才勉强起来。司机把他送回去时,天已擦黑。司机说:要不你也上车吧,我送完陈总顺便也把你送回去。

  一路上小女孩都在叽叽喳喳个不停,陈总闭着眼睛揉太阳穴,司机专心开车,我则陪着孩子玩耍。很快到了,小女孩依依不舍地跟我告别,陈总面无表情地说了声麻烦你们了,就抱着孩子进了单元。

  回去的路上,司机跟我说,陈总的妻子很强势,据说他能做到这个位置,跟妻子娘家的势力有关。可是近两年他们夫妻感情恶化得厉害,一说到家庭陈总就没个笑脸。尤其逢到年节,他似乎有什么顾虑,特别不愿意放假。看来喜欢八卦是人的天性,连我这个刚到单位两个月的小丫头也知道了老总的秘密。

  偷爱

  国庆节后,陈总神采奕奕地来上班,第一天就召集大家开会,跟所有的人谈笑风生,一点都没有上次醉酒后的阴郁。只是,在我单独去他屋里送文件时,他低低说了句:“上次多谢你呀。”过了一会儿,他又问:“我妻子没跟你说什么过头话吧?”我说没有,他放心地点点头,说那就好。

  在单位待的时间越长,我就知道了更多的内幕。陈总的岳父以前是省直干部,现在退下来了。临退休之前给陈总谋到了这个位置,所以他的妻子一直居功自傲,在家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时间长了,两人的感情也就越来越淡。两年前,妻子到单位来跟他闹过一回,非说他有外遇。最后也没抓着真凭实据,不了了之。但是从那以后,两人的关系就极度恶化了,虽然没有离婚,却极其淡漠。

  于是,对这个男人,我除了开始的欣赏,更多了几分心疼。我经常有意无意地接近他,随时注意他的一举一动。他爱喝酒,应酬多,经常喝醉。我就买来蜂蜜,每每在他酒醉时调上一杯蜂蜜水。他有时胃疼,我就买好胃药,以备不时之需。我的过分关心给我惹来了麻烦,单位的人议论纷纷,有人说我是拍马屁,我虽然委屈,但依旧我行我素。

  有一天,我在他应酬归来时照例给他送了一杯蜂蜜水,转身离去时他突然问我:“丫头,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顿时僵住了,因为他第一次没有直呼我的名字,而是叫我丫头。多么亲昵的称呼啊,我一下子被巨大的幸福包围!他接着说:丫头,晚上出去坐坐吧。我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地点头。

  从那天起,我们的秘密恋情开始了。我并不是不知道自己扮演的是一个不光彩的角色,可是,我在心里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他的家庭不幸福,他迟早是要离婚的。

  蹉跎

  不过,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他没有提过一次离婚的事。我们的关系被隐蔽得很好,他不再让我随便进出他的办公室,人前尽量保持距离。私底下,他在单位附近租了一间小小的蜗居,作为我们的约会场所。我很委屈,这叫什么?见个面都得偷偷摸摸的。转念一想,这也是自己找的啊!怪得了谁?!

  转眼我24岁了,父母开始操心我的终身大事。每次他们要给我介绍男朋友,都被我坚决地顶回去。父母盘问我是不是自己找了,我又不得不矢口否认。在这样的夹缝中生存,实在是太难了!对他,我也有了抱怨:为什么他从不有所表示、有所担当呢?

  当我终于按捺不住,对他提出要求时,他像看外星人一样看我。他说:“你疯了吗?这样会把我们两个都毁了的!”我问:“难道你要我一辈子这样不明不白地跟着你?”他说:“这样吧,我不妨碍你找男朋友,一旦你找着合适的人,随时可以走。”失望像潮水一样淹没了我,原来3年的感情在他眼里一钱不值。

  我还没有勇气先提出分手,他倒调离了。一半是高升,一半也是为了躲我。据说这次调动是他妻子使的劲,看来他们的婚姻不像传闻那样的岌岌可危。我这才明白,他们的感情再不济,也是个利益共同体。为了孩子、面子等各种因素,他们还是会在一起的。

  他走了,我却留了下来。抬头看看,自己这几年一直沉溺在所谓的感情中,工作不思进取。跟我前后脚来的同事有的已经升了职,而我,还是那个普普通通的办公室职员。

  普通就普通吧,我本来也是个灰姑娘。以后的几年,不断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我也去见,但都不太上心。其实我是担心,自己过去的一段经历会给以后的生活蒙上阴影。时间一长,我熬成了大龄女,再加上长相一般,性情内向,除了上班,我平时都是窝在家里,看书看报看影碟,连逛街都没兴趣。记得前一阵看导报的文章,自己对照了一下,竟是个标准的没女+宅女!我不想这样,似乎又只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