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疯狂一夜后我需要离婚吗

发布时间:2017-05-0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相差十岁的网友

  我是个婚姻生活不幸福的女人,无聊寂寞的时候,我最爱干的事是上网。网友我不少,但谈得来的不多,我知道不少人都想和我有暧昧的关系,高兴的时候我会理他们一下,不高兴时我连和他们说话的劲头都没有。

  有时我觉得自己有两面性,可能跟人格分裂差不多吧,我喜欢在网上把自己的不愉快一股脑儿地倾吐出来,甚至做过一些背叛老公的事。尽管当时我寻找到了快感,但事后我又很后悔,责问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样的情绪纠缠了我很多年,曾想过从中逃脱,可我没能做到。我的日子多半时间是黯淡无光的,想想就感到没劲——老公不珍惜,更不疼爱我,我的心几乎都被寂寞给占领和销蚀了。

  小飞是跟我聊得不多的网友。QQ资料中,他的年龄是28岁,现在我已经知道,这是假的。他没这么大。我问过他结婚没有,他迟疑了一会儿才说:“结了,但和她在分居。”这是我们第一次聊天时的内容。当时我就不想和他谈下去了,而他也没再问,此后我们即使在网上碰到,也很少主动问候对方,似乎,他对我没什么兴趣,我也看不上他。

  我们真正有第一次愉快的谈话,是在2008年最后一天的晚上。我记得当时城市里各个角落都在燃放烟花爆竹,可热闹是属于别人的,与我无关。我心生伤悲,痛苦的情绪向我周身漫来。不记得,这是我第几次守着女儿孤苦无助地过年了。老公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我对他进行管束,他我行我素惯了,以前我总在争取,要他把心放在家里,换来的却是他的辱骂和殴打。我的心凉了,已无力抗争。

  看到我上线,小飞突然问我:“怎么,没和家人团聚吗?”这话让我很痛。我只回过去一个苦笑的表情,无语。他接着说:“听,外面烟花的声响多大。”我说是的,但这些都是别人的。他的问题很多,好像非要把我的所有秘密都了解清楚不可似的,结果那个晚上,我把自己的所有苦恼都告诉了他,因为我知道,我跟他的生活不可能有交集。

  我问他是不是28岁,他说:“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我说:“我告诉你的都是真话,你好意思还告诉我假的吗?”他笑,说他是1989年的。我的天哪,那他不是刚刚告别以1字开头的年龄啊!立即地,我说:“跟你没有共同语言。”他马上说自己很成熟,看起来至少有25岁。我感到好笑,才多大一个孩子啊,我跟他有什么好聊的?

  我邀他一起喝酒

  除夕之后,我在网上和他有过几次会面,他给我打过招呼,但我没有理睬,对他真的提不起劲儿。我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好像他很闲,时间是大把大把的有。不过奇怪的是,我怎么没将他放进黑名单呢?

  我承认,这是我的失误,如果我那样做了,肯定不会有现在的苦恼。

  4月11日,周六。又下雨了。真让人烦恼,印象中,自春节以来,几乎每个周末都会下雨。我不喜欢这样的天气,每当这时候,我就心情沉重,喜欢喝点酒。但一个人喝确实无聊,要是有个人陪着,一起说说话,那该多好。

  以我的个性,我不喜欢选择生活中的朋友,觉得和陌生人举杯轻松惬意,没负担。傍晚6点,我上网了,一见到我,小飞就打招呼了:“周末愉快。”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我不愉快。”这下子他的热情急速上来了,跟我说了很多话,那感觉,像是在讨好我。

  我一边应付着他,一边找别的网友聊天,希望能拉出一个跟我对饮。可那天我运气不好,没有一个人有时间,除了小飞。郁闷,倒霉,我骂了几声,想把心中的恶气给释放出来。这时,女儿也不在身边,被我妹妹接过去玩了。我独自呆在家里,坐立不安,涌动着一股无以言说的糟糕情绪。

  最后,我居然厚着脸皮问小飞了:“今晚有时间出来一起喝酒吗?”他说有。如果不是无聊至极,这样的事我绝对做不出来。很快,我们约好在汉口江滩的一个酒吧见面。我先到,穿着白色体恤的他比我迟了20分钟。还真如他说的那样,他看起来不像一个才20岁毛边的男孩。

  我朝他微笑了一下,脸不由得红了。还是头一次和年纪这么小的男生见面,怪难为情的。他大方地说:“走,进去玩玩。”那时才晚8点过一点,酒吧的人并不多,他熟练地要酒水,在我对面坐下。我问他:“常来玩吗?”他说:“年轻人谁不喜欢夜生活呢?”这意思,好像我已经不年轻了。但我没有不悦。

  起初我们还能听到彼此的话,但到后来,随着刺耳音乐的响起,讲话非得靠近,几乎要脸贴着脸才能听清楚。在那样的场合里,这很正常。芝华士喝了一半,他邀请我去跳舞。舞池里的人很多,几乎是人挨人,我们面对面地站着,他的舞很美,爆发力很强。他还搂着我的腰,一起舞动,那是一种叫人陶醉的感觉。我发现,他没我想的那么糟糕,甚至,可以用可爱这个词语来形容他了。

  他不稚嫩,表现得比我还要老练,让我紧紧地贴着他。气息呼出来,传到我发梢的那种暧昧,将我团团包围。

  他要我放弃婚姻

  那个晚上,我们干掉了两瓶芝华士。我上了无数次厕所,他真厉害,我只见到他去过三趟。当时我有点坏坏地想,他身体真棒啊!

  酒是真的喝多了,出酒吧的门时,我们走路歪歪斜斜的,要不是互相搀扶着,肯定有人摔倒。一排的士就在门口候客,进了车厢后,我隐隐约约听到司机问我们去哪里。回答的人是小飞,好像是:“就近找个休息的地方。”不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好像他跟司机还争吵了两句。

  住宿的手续是他办的,当时我瘫倒在酒店大厅的沙发里。虽说头晕,但意识还有,只是感觉人影是重叠的。是他扶着我上楼的,拍打我的脸,叫我赶紧去洗个澡。我想,可站不起来,腿子软绵绵的。他将我扶起时,我整个人几乎都靠在了他身上。暧昧的气息再一次传递到他身上、脑子里。

  接着发生的事,似乎顺理成章。第二天清醒时,我知道,头天晚上的错误,应该可以被概括为“一夜情”这三个字。这样的经历,我以前不是没有过,以往醒来我似乎可以做到将这一切忘得一干二净,并且再也不和这个人有往来。可这一回,我中邪了。上午10时,当我醒来,我脑子里回味的,竟是昨天晚上那些场景。

  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叫人激动,和难忘!我简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描述这段经历,可似乎活了29年,我才明白做女人的真正滋味是什么。

  见到我发呆,小飞也醒了,冲我笑,立即起床洗漱。再次走到我跟前时,他说:“你能离婚吗?”疯狂,真疯狂,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我说:“你想干什么?”他抓住我的手说:“娶你啊。”我直直地望着他,他的眼神没有躲闪,眸子里闪过奇特的光。“不要开这样的玩笑。”我在脑子里给自己下了定义,强迫自己接受,这只是一场游戏,天亮后我们是没必要再联系的。可他把我的手抓得很紧,要我立刻给他一个答案。他的力气很大,我将手抽了几次,都没能挣脱。“这事暂时不要谈吧,我肚子饿了,想吃东西。”我撒了一个谎,他才松手,并且拿走我的手机,将他的电话号码存进了我的电话薄中,用的名字是老公。然后他抬头冲着我傻傻地笑,那样子,好像他得到了一件战利品似的。

  我心情很复杂,对这个小我9岁的男孩,我不再讨厌了,甚至,我觉得我很喜欢他了。可我也知道,和他是不可能的。尽管我一再对自己说,不要当真,可他已经当真了,受他情绪的感染,我不由得动心了。这样下去,事情只会越搞越复杂,违背了我在网上一直坚持的那个原则。

  可没办法,这就是人的内心,一旦遇到了让自己动心的人,似乎可以抛弃一切,并且对他说:“我愿意跟你走。”我正处在这样的关头,疯狂和迷失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