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回忆我那段迷乱的婚外情故事

发布时间:2017-11-04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2013年的第一天,手机安安静静无声无息,没有你的祝福,没有你的消息。我记得去年今天,一早起来就看到一条长长的短信,情真意切,我还没来得及问你是自己写的吗?因为彼时的你我,甜蜜幸福无处不在,何需去在意这样的小事。可谁知世事难料,一夜之间所有一切都变成了碎片,割在我心上刀刀见血,曾经说过的情话都拧成了一根尖利的刺,直插进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我永远都会记得那天晚上,你一头一脸血在发怒的样子。血划过你的脸庞,滴在我的鞋上,当它们凝固的时候,我和你,也永远冻结了。
  
  好吧在这里记录下来,若有一天你会看见,会不会怪我自作主张?你是那样想安静生活的人,偏偏遇见我这个有些叛逆嚣张的坏蛋,那么多的曲折风波误会让我不能释怀,那么仅以此处记录的回忆和看客们的评论,让你我更加认清自己吧。
  
  故事开始于2011年5月初夏的一个晚上,发现自己跟5月好有缘分,从2007年开始,每一年的五月都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发生。
  
  故事里的男主角是我的同事,就叫他安吧。在那个5月的晚上,我们一起吃了同事四年以来的第一餐饭,饭局气氛热烈,觥筹交错间大家都有些兴奋。除了他,我一个也不认识,都是其他政府单位的。我怕自己会喝多,便转过头去对安小声说道,等等我要是醉了,麻烦你送我回去啊。
  
  他回过头来,我已经不记得他的回答,只记得那天包间里的灯光耀眼迷离,印照在他的瞳孔里透出无限温柔的笑意,忽然就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在我的心里荡漾开来。后来他对我说,那天我们坐在一起,手臂间偶尔的摩擦让他心旌摇荡,想挪开却又舍不得。这最初令人不能自已的心动,却成了我们的劫难。
  
  第二场继续吃喝,结束后已经凌晨。安用电动车带我回家,昏黄的路灯照在他的侧脸,朦胧又迷惑。醉了吧,我们一路往前直到了一个偏僻的小花园。月色皎洁,初夏的深夜小花园里有种清新的树叶香,或许是酒精或许是长久以来早就深埋的好感,我们拥吻聊天直到四点。从这一天开始,我们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舍。
  
  最初的感觉总是很美好,该发生的关系在某一天终是要发生。张爱玲的那句话在我身上是适用的,到达女人心底的路经过YD。我知道我比他爱的早,这过早的沦陷注定了后来受的伤害我要比他多。记得第一次的时候,他在一栋大厦的前台开房,我心里是十分疑惑八分纠结,那时的我,只想有个人重温下恋爱的感觉,根本没想要如何进一步。他背对着我先上了电梯,我始终犹豫着不动,电话响了,他说,怎么了?我看到你了,上来吧。我有些发蒙,噢了一声也上楼了。他似乎有些疲惫,眼神里隐隐透出不快乐,问他却又不愿多说。后来我才知道,那天的不快乐大约是为了和老婆的争吵,而我,算不算是悲哀的做了他们吵架的调节剂?
  
  进了房间,我们不过看看电视聊聊天,连拥抱都没有。气氛其实有些怪异,我对自己说,既然还不想发生什么,那么我不要主动有任何亲密的举动。大概有过了一两个小时吧,电视也没什么可看的了,他走到窗户边拉紧了窗帘,然后抱住了我。就这样,没有言语,没有洗漱,没有过多的前戏,第一次匆忙而莫名。
  
  自然而然的,有了这层关系,我们在一起了。他是个温柔的男人,喜欢在短信里说一些柔情似水的话,又或是自己写的小诗。我很享受和他说话聊天的感受,恬静舒服。有句话说的对,你在婚姻中缺少什么,就在婚姻外寻找什么。老公是个不讲细节的人,从不会说这些好听的情话,当然这也不是错,不过是我自己要的太多。
  
  慢慢的,我和安的感情似乎越来越好,渗透进彼此的生活里。七月里,老公忽然生病住进了医院。而安的父亲,也在确诊了癌症后准备动手术,这意味着我们有一小段的时间不能随意见面了,对于刚陷入疯狂的我们来说,不能自控。上帝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当我们站在老公住院部楼下恋恋不舍的道别时,天雷滚滚的狗血剧情发生了,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是老公的声音!

  那个晚上老公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在二楼平台上喊我名字的声音并不大,可我浑身一颤,转头看见老公模糊的身影,他继续喊到“你不用上来了!”转身就走。安和我都惊诧不已,似乎一溜烟儿的,不敢再多说什么,他骑上车离开了。我赶紧跑去二楼的病房,没有老公。下楼来前前后后的走道花园其他病区,都找不到老公!夜深了,四下静悄悄,只听到夏日里闷闷的虫子叫,聒噪极了!我的汗汩汩而下,只有不断的在住院部的附近找。忽然,听到有人轻唤我的名字,老公不知从哪儿走出来,似乎平静了一些。他看着我说,我们离婚吧。
  
  我赶紧拉着他的手想说点什么,可我一个字也解释不出口,明白的事儿了,一时间我也不知如何开口。又或许,在我的心里,是希望安可以做我坚强的后盾,让我能够对着老公说,我们不是偷情,而是有了真感情,后来的事实不用证明,当然都是我想多了。我们一起回到病房,老公的身体还很虚弱,他不再说话,但气氛压抑极了。我拿出手机,有一条安的消息。”你好吗?”我回复“他看见了。”“那我和他解释下,就说喝多了?(事实上,也真是喝了酒来见一面的)”短信里说不清楚,我和安通了电话,那时候他已经到家,躲在卫生间偷偷打。我问他,打算怎么办?安说,先稳定下大家的情绪吧,一时之间也没有别的办法。瞧,多么避重就轻!难道他没听出来,我其实问的是如果我因为你离了,你呢?
  
  那个晚上大家几乎都没睡,老公的情况必须有人照顾,这事暂时不再提起。第二天,我约了安见面。他看起来脸色不好,苍白憔悴。或许是没休息好,又或许是他根本无力承担这样的突发情况。
  
  和安的谈话结果大概就是不分开,用一年的时间来处理各自的家庭看看能否真的在一起。其实哪有那么容易,各有家庭和孩子的我们被所谓爱情冲昏了头脑,以至于如今只剩破碎的两颗心,长叹无言。
  
  老公这边我好言相劝,他也就不再过多追究。孩子送去了爷爷奶奶家,我们自由了。这自由让我继续沦陷,而老公也在外面打牌喝酒,我们家大概有大半年的时间都没有煮过饭。
  
  日子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我们黏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都快乐无比,幸福满溢得恨不得没能把对方嵌进彼此的心里。我们谈过去谈将来,谈人生谈工作,我对他说着上学时的趣事,他对我说什么书好看怎么煮某道菜更好吃。那是一段浪漫的时光,我们骑着车走遍了这个城市大大小小的角落,也几乎吃遍了所有好吃的地方。但其实这段关系的天平在那时就已经打破了,老公随时都有可能再发现,我害怕担心,一边背负着良心的谴责,一边却舍不得放下沉溺其中。
  
  感情越来越好,每日必道晚安,哪怕不能约会,想尽办法和借口也要见一面。梦里是他,睁眼醒来也是他,我开始害怕这种情绪,因为知道自己太在乎了,而他的内心绝对有我不曾知晓的隐秘。九月的时候我开始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也不能到天明,一面是愧疚老公,一面是怀疑情人的真心,一面要假装坚强不愿让自己这么在乎的情绪表露出来,呼。。。。好累。。。这种无处可说的压抑让我变得郁郁寡欢,常常在上班的时候忽然就沉默不语。
  
  国庆前的那天晚上,老公出去应酬,我自然想和安在一起,可他说还是回家吧,我有些失望却无可奈何。在街上瞎逛了两圈,一个朋友来电说一起吃晚饭。快结束的时候天下起了雷阵雨,大家都没带伞,于是就继续喝酒聊天等雨停。安发来了短信,问我在干嘛?他说这个城市这么小我们却见不到。我的心何尝不在牵挂着他,我马上回复。几条短信后,大家开始摇骰子,我没有喝酒原本不想参与,架不住朋友邀请就一起玩,用饮料代替酒。开始玩骰子后,回安的短信就没法及时了,没想到因为这个,他足足生了七天的气。我开始了解,安的感情观,是自私而小气的。
  
  我不愿过多的告诉他,那些想见不能见的无奈,思念来袭的时候纠结痛苦的心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可以说,我对不起老公,但在感情上我对安,没有愧疚。已是这么不容易的相爱,就不要为了莫名的小事生气,这些气于我们而言不是调味剂,只是毒药,譬如回复短信来说,安也做不到及时回复,更多的时候都是我在等他的回复。
  
  国庆过后,安终于不生气了,我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却不曾想在我们日后的相处中埋下了定时炸弹。
  
  很快夏天过去,秋天的时候,安对我说,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在一起吃了散伙饭。我笑笑,知道他的话不可信,一个睡在身边十年的女人,怎么可能说散就散。我没有多问,那时的安也不会多说,我只知道他们家婆媳关系不和。但从安的描述中,我还感觉到,他对她是非常容忍的,无论她要买什么,懒得做什么,对他的母亲说什么,他都尽力在忍让。我曾问他,既然这样都能做得到,应该是很爱吧?为何还要和我在一起,不是宣称自己不是那样的男人吗?安说,他只为求份回家的宁静。

  我当然不信。
  
  现在回头看,怀疑始终围绕着我和安。他总是说若不是她的不对让他疲惫,他不会走出这一步。既然走出这一步,就要真心相待,绝不容许有一丝的不忠和玩弄。我无法相信他要认真和我在一起,用一种破釜沉舟的心来对待我们的将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来电,安几乎是不会挂断的,看的出来,他害怕,非常害怕被她发现。我无法相信,他们没有感情了。而对于安来说,当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在做些什么,成了我们之间争论不休的话题。
  
  冬天来临的时候,我怀疑的事成真了。
  
  某天下午,因为工作的原因,他让我用他的电脑改一份文件,他的QQ是开着的。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好奇心让我点开了最近联系人。他老婆的头像在很后面,并不是最近联系的。然后,聊天记录里深情款款的一段话,在我看来简直是晴天霹雳。
  
  他说,老婆我爱你,我们十年的感情多么不容易,你对家庭的付出让我心疼,我宠你,让你,希望尽我所能让你开心。可你不该太过固执,有主见是好的,可不能过分了,那么多人在帮助我们,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我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她的回复很久很久才来,只有一句话,还是从网上转来的:他爱我,对我很好,我也爱他,所以我要嫁给他。
  
  那一瞬间,我的心五味杂陈,失望,悲哀,愤怒,不甘。握着鼠标的手似乎有些颤抖,我看了又看他说的话,直至记牢。
  
  可悲的是我没有选择结束,而是继续这段关系。有时候我也问自己,究竟是有多爱安?他比我大了一轮,已是不惑,中等身高中等长相。除了性格温柔有亲和力,似乎也没有其他特别的长处。又或者,只是不甘?
  
  2012年的春节过后,安似乎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我慢慢感受到他对我越来越依恋,每一天都要问下彼此下班后的安排,尽量抽出时间见个面,周末也不例外。我不用再像交往之初那样有些小心翼翼的配合着他说话的喜好,我可以毫无顾忌大声放肆的在他面前笑或怒。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认真的在考虑我们的将来。于我而言,当然是满心欢喜的。
  
  我们商量好,要有一个人离开这个单位,否则无法真的在一起,流言蜚语会淹死我们。
  
  我想不是真爱,起码在这种关系下很难有真爱。其实就在上个礼拜,我和安还一如既往的每天电话短信不断。事情的转折不过一晚上而已,确切的说大概就是一个多小时之内发生的事让我们分开了。后面会说到的,很可笑也很可悲。真想骂一句,去他妈的真爱,一堆狗屎!
  
  一个人的时候,我问自己,真的要这样颠覆所有来和他在一起吗?值得吗?可以吗?如果不能够,是不是换种相处的方式会更好?比如,不谈感情?比如,别太认真?比如,赶紧收手?我一直都很想走进安的内心深处,无论他对老婆抱有何种感情,我只想知道真相。如果他说,他还爱她,只是因为balabala某些原因,他一时失控才和我在一起,我想我会更释然。因为一早就知道他是这样的态度,我才能不至于沉迷过深,忘了彼此的身份。
  
  可安说,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会努力的,我们一起努力。
  
  这醉人的情话啊,该死是剂杀人不见血的慢性毒药。
  
  直到今天我才终于确定,这不是爱,不过是自私的互相填补,谁先厌倦谁就赢了,可以潇洒的转身离去。
  
  当我们一边开始认真讨论将来如何时,矛盾也开始蠢蠢欲动不安分的闹腾起来。
  
  一个巴掌拍不响,在交往之初我就对安说过,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想好了就不要改变。我在暗示他,做不到的不要开空头支票,免得将来心生怨恨,但安或许没有明白我真正的用意,又或许婚外情的男人都一样,怎么会去思考将来可能发生的不愉快?只要当下下半身舒服就好。

  但不可否认,和安在一起,快乐的感觉是过去所有恋爱经历中不曾有过的,当真是左右每天思绪每一次呼吸。他微笑的模样在我脑海里深深印刻着,午夜梦回,出现最多的就是他看向我时那温柔的眼眸。
  
  怎么一旦认真,就成了负担?当我们计划好了要真的在一起的第一步时,安对我的怀疑,有如我对他的怀疑,与日俱增。
  
  说好的要有一个人离开这个单位,那自然是我,因为我还年轻,还可以用考试的方式离开。可是,我始终不能静下心来看书,说的再好,却行动不起来。安是敏感的,他看出来我的不安定,常常提醒我要努力要认真。
  
  是哪里不对吧,我始终觉得他没有对我敞开心扉,每每问起他和她,安总是不愿多谈。于是我看着那些书,不确定不能把握的感觉萦绕在身边,现在的工作就已经很稳定,我很是犹豫不决。
  
  二月的时候,安发烧了。吃药不见好,就去了医院挂瓶,要挂两天,都是在晚上。第一天晚上,他打电话问我在哪,恰巧我就在医院附近,安笑着说让我去看望他,我有些犹豫,医院人来人往会不会遇见熟人?我问,她呢?会不会也去医院?安说,不会的,我刚刚叫她不要来。其实也有点担心他,我便去了医院。
  
  我看见安的时候,他一边看报纸,一边挂瓶。他冲我一笑,还是那样舒服温和,他说,你来啦,我只轻轻回答”嗯”。生病的样子总是憔悴的,我有些心疼,但也不敢太过表露,起身给安倒了杯水,突然发现对面坐着的一个女人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都不认识她,估计是在犯嘀咕吧,我们虽然没有什么亲昵的动作,眼神却瞒不了人。
  
  倒好了水,安的电话响了,是他老婆,他只接起来喂了一声,他老婆带着孩子便从拐角处走过来了,唉,真是尴尬极了,我赶紧挤出一个笑容,挥手对她说,Hi。。。她没说什么,走上前来停在我们一米远的地方,看了他一眼,又慢慢带着孩子走回了拐角处,我赶紧起身,对安说我先走了,她会不会怎么样?安说,不会的,没事。我离开的时候,和她寒暄了两句,因为原本也就认识,我解释说有个朋友住院来探望刚好碰见安。
  
  下了楼,心里很不是滋味,回想到那个陌生女人的眼神,还有他老婆突然出现时我的愕然和尴尬,长叹一声,难过不已。
  
  没过多久,安打来电话和我道歉,说不知道她会来,我说没事,安又说,她自己走了,你还来吗?我笑,他难道不明白刚刚我有多难堪多卑微?
  
  其实我和安的感情,已经危机四伏。我们在商量着做一件需要无比勇气和真心的事,可实际上我们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彼此怀疑着对方的真心和诚意。
  
  时机还不成熟,我们却异想天开,结果就只能是作茧自缚吧。我开始越来越厌烦在我们好不容易见面的时间里他老婆的来电,听着他在电话里各种欺骗和借口,我开始觉得,安并没有真的打算离婚,他只是在拖延。他总是对我说,她对长辈不孝顺,他忍受了她太久,已经为这事闹的不可开交,离婚是随时可能实现的。可实际上呢,每次她和他母亲发生口角,最终解决的方式几乎就是时间,我问安,既然觉得她这么不好,为什么总是迁就她?谁赋予她这么嚣张的权利?不是你吗?他叹气,有些无奈。
  
  可以说,安无形中给我勾画了一副他们感情不和即将崩溃,而我们将来会无比幸福的美好蓝图。所以,我等不及了。。。
  
  既然关系已经这么恶劣,还等什么?

  感情如果可以收放自如,还是感情吗?你难道和你曾经的恋人分开的时候,今天分手明天就海阔天空心无牵挂?那我只能说你是神。
  
  当然你也可以说,我配谈感情吗?我和情人的纠缠不过是两个自私无比的人给自己肮脏的出轨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
  
  我已经在学着放下和忘记,但不可能说忘就忘。
  
  之前说到安因为我在和朋友吃饭的过程中没有及时回复他,生了七天的气,这算是我们第一次比较严重的冷战。
  
  那天雨停的时候,大概九点多了,叫我来吃饭的朋友是个男生,在结婚之前我们有过短暂的接触,以恋人的角色。不过因为不来电,很快也就断了,回复朋友的身份。事实上,我和那个朋友,在我结婚之后甚少来往,各有各的生活。这些我都告诉过安,没什么隐瞒,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好几年前了。
  
  雨停之后,我和那个朋友慢慢走着说了会话,期间安的短信不断,我也基本都回复了,不过不是很及时。朋友提议去一家吃甜点的地方坐坐,是他同学新开的。我看他兴致盎然说的正欢,有些不好拒绝,只好去了。实际上,他在跟我吐槽他女朋友各种无理取闹无事生非的狗血剧情,我悲催的当了个吐槽垃圾桶。但朋友估计也是无处可说了,逮着机会来个竹筒倒豆子,眼看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安的短信里已经透着隐隐的火气,大约朋友也发现我有些心不在焉,吐槽终于结束。
  
  然后,安打来电话,说想见我一面,我还纳闷,傍晚下班的时候不是说不出来了么?
  
  见面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吧,安送我回家,他的脸色很不好,我只好无话找话的逗他开心。快到我家的时候,我说,再往前骑一点儿吧,刚下过雨空气真好,他却冷漠的回答,不了,没什么好去的,转身就走,我一个人停在原地,有些发蒙。
  
  我不是很明白安的火气究竟为了什么?是我没马上回复短信?那是因为一直都在吃饭聊天,我总不能捧着手机无视大家的感受哔哩吧啦只管自己回短信吧?是因为那个朋友和我曾有过的关系?我没有隐瞒啊,而且我们也不曾XXOO过。想不明白的我,拿出手机打给安想要解释,但他有些激动,然后就冷冰冰的不想理我,把电话挂断了。
  
  嗯,回忆是个好东西,我现在想起来,安对待感情对待我的方式从那个时候就显现出凉薄和小气,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有回复,这个朋友的身份我也没有隐瞒,我有些无奈,不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吧?
  
  第二天是国庆,我们要去不同的两个地方,七天都不能见面。我们都是中午的火车,发车时间略有差距,不过他带着老婆孩子,我们也不能一起等车。到了车站一看,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只能看见自己跟前的人,哪里有安的影子?准备上车的时候,安的电话来了,他问我在哪儿呢?我说准备上车,他说我想看你一下。噢,这里的人多的像米一样,大包小包嘈杂拥挤,他居然说要过来看我一眼,我想那他肯定是过了一晚不再生气了吧?郁闷了一晚上的我,忽地就轻松起来,哪怕拥挤的火车把我弄的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只要心情好,无所谓这些。
  
  可谁知安根本就没原谅我,我们各自到了目的地,他忽然就失去消息,或者是说,他故意忽略了我的消息。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我很是无奈,不能确定他要做什么?分手?还是惩罚我?这不应该是小女生做的事吗?
  
  大概第三天的晚上,终于通上了电话,我不记得是谁打给谁,聊了很久,但他还是生气。我逗他,你不是说要送我个礼物?是什么呀?难道就是你一肚子的气?他说,噢,是要送,我差点忘记了。其实我只是想逗他高兴起来,礼物这事之前他提过,不过我没当真。

  接下来几天,安还是冷冷淡淡,但已经会主动联系我了,大约是气完了吧。终于到了第七天,我们都回来了,他打了个电话给我,恢复了从前的语气,温柔无限。第二天见了面,他忽然给了我一个快递的纸袋,里面似乎是个小盒子,四四方方。我的心,忽然有些紧张有些激动,只是一点点,难道是戒指么?果然是戒指,一个小小的钻石戒指,两爪镶嵌,尺寸刚刚好。
  
  我有些意外,虽然看到盒子形状时心里就觉得是戒指,真看到的时候还是小震动了一下。我说,怎么用快递寄来的?他答,因为要改大小,专柜需要时间,改好了寄过来的。是啊,我的手指纤细,几乎没有现成的戒圈号可以带,也算他有心了吧,我记得我只说过一次我的手指带什么号的戒指。
  
  这事好像就过去了,但我现在才知道,他会猜疑我,说明他根本不信任我,我们,有着原则性的不同点。
  
  他认为,我怎么可以因为普通朋友忽略了他?一定不是普通朋友,一定还有什么!我觉得很是冤枉,反驳他,真有什么还能让你知道这个人?我还能和他聊着天再和你发着短信?然后跑去和你见面?
  
  这件事,在我和安后来相处中发生矛盾的时候,还会被拿来说上一通,悲哀。
  
  安的父亲住院一个多月,始终呆在ICU里,可最终回天无力,老人家没能扛过去。当我和几个同事一起去他家吊唁的时候,看见他苍白的脸,我真的无比心疼。趁着上香的机会,我偷偷问他,好吗?他低低的回答,还好。可我知道,他和父亲感情很深,怎么可能还好?那一瞬间,我的心也跟着痛起来,浑然不觉烛油滴在了手上。葬礼过后的周一,他来上班,眼神无限疲惫,似乎瘦了一圈,我想安慰却不能够,唯有用眼神给他鼓励,那时候的我们,心灵相通,彼此的感受不用多说都能体会,好的都有些虚幻不真实了。
  
  那周的周末,我们原本定好他陪我一同去参加一个大学同学的婚礼,在相邻的城市。我有些不确定,安是否能去的了?还有心情陪我吗?发了短信问他,周末你能陪我去吗?他的回复只有两个字,一定。
  
  其实去参加婚礼只是个借口,为的不过是能和安呆在一起整晚。安顿着住下来后,我准备去参加婚宴,临出门的时候,安说,不用着急不用赶,慢慢吃慢慢聊,我等你。我笑,心里有点感动。
  
  为什么对安如此不满?因为他的说法和他的做法相去甚远,我不是纠结于非要他离婚来和我在一起,而是希望在这段关系中尽量减少伤害。我的身边也曾有一些喜欢追求婚外刺激的男人或明或暗的表示,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一开始就表明不会离婚,不破坏彼此的家庭,当然我不是在表扬他们,只是如果同样都是出轨的前提下,早早把态度说明会让彼此更清楚自己的位置。这些人的表示我都自动忽略了,因为这个“十分”认真的安,一直对我说他是多么认真对待生活对待感情对待我的安。请不要误会,我不是在怪他害我失去了和其他人出轨的机会,我想表达的是,如果无法抑制的会发生这个故事,如果结局是这样的让人痛心,他就不应该用认真的语言来给我一个幻想,最终却难逃不认真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