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异类丈夫每月只喜欢那几天的我

发布时间:2017-12-26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候机大厅的广播再次响了起来,催促乘客们检票,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阿鸣一手攥着机票,一手提着行李箱。他已经背对着检票口站了两个多小时。

  他就那样木然地站着,两只眼无神地扫视着来来往往的过客,希冀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晓敏,你在哪儿,你为什么连最后一面都不愿和我见?”

  “晓敏,你能原谅我吗?”

  “晓敏!再见!”

  ……

  一架银白色客机缓缓地驶出跑道,开始加速腾空,向着蓝天飞去……

  望着飞机渐渐远去,晓敏收回了那有些迷离的目光。她知道,阿鸣和她的情分到此结束了。彻底结束了!

  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晓敏原是个翱翔蓝天的空姐,后因身体的原因,现改做地勤。

  她记得,是在一次飞往香港的班机上认识阿鸣的。那天她当班,在给乘客送饮料时,一个长得像张国荣的小伙子多次向她要水喝。在最后一次给他倒水时,小伙子对她说:“谢谢,小姐!你真漂亮,你怎么看怎么像朱茵(香港女明星)。”

  晓敏冲他莞尔一笑,算是感谢。从小到大,人们对她的赞美一直伴随着她,对此,她并不感到意外,早已习以为常。

  此后,晓敏又多次在机上碰到他。因工作中有纪律,除乘客有需求、有问题,需要解答外,不得随意和乘客闲聊。因此,每次见到他,只是点下头,笑一笑,算是打个招呼。不过,她对他的印象不错,小伙子面色白净、身材高挑、穿着整洁、说话温和。所以,在一次完成航班飞行任务,临下飞机前,小伙子向她索要手机号码时,她尽管犹豫片刻,还是留给了他。

  于是,他们就有了后来的交往。

  于是,她就成了阿鸣的女朋友。

  阿鸣和她一样都是北京人,父亲早在他三岁时因

  车祸去世,多年来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母亲一直没有再嫁。他现在英国某石油公司驻香港办事处工作,薪水不低。每半个月回一次北京,每四个月去一次英国。

  恋爱了一年半,他们结婚了。

  新婚第二天,阿鸣一大早就跑进母亲的房间,把母亲摇醒,极度兴奋地告诉她:“妈,晓敏还是个处女呢!”母亲干笑了几声,转身又睡觉了。

  当时,羞得晓敏无地自容,真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怎么老公像个傻小子?她不解。

  由于工作的缘故,他们虽说不能像一般夫妻那样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但适度的分离,反而使他们觉得更刺激,更有新鲜感。只是,晓敏渐渐发现,丈夫的有些举动常让她感到困惑,感到不可理解。

  有一天,晓敏独自在家休息,她约了几个朋友准备一起去逛燕莎、赛特。换衣服时,她突然发现,自己只穿了一次的那件宽松的吊带真丝背心不见了,挂在阳台的镂空内裤和胸罩也没了踪影。

  她想,一定是婆婆给收起来了。向婆婆一问,婆婆不好意思地说,那件胸罩自己穿着呢。至于那两件,她也不知道。

  真气死人了,自己不会记错啊!会在哪儿呢?

  丈夫回来了。晓敏把这件奇怪的事跟他一说,阿鸣笑了,他撩起自己的上衣,那件吊带真丝背心竟穿在他的身上。再翻他的背包,内裤也找到了。

  晓敏不明白,阿鸣怎么会这样?

  阿鸣解释,这样做是为了能够每天闻到她的气味。她的气味和妈妈的不一样。

  她告诉了婆婆,婆婆对她说,这说明他喜欢你呀。你们没结婚前,他还老拿我的裤衩、袜子玩儿呐!

  晓敏不明白,婆婆怎么也会这样?

  后来,他们有了孩子,而阿鸣却开始和孩子争奶喝。

  有一次,阿鸣回到家,晓敏和孩子已经睡了。他跑进卧室,掀开被子,逮住晓敏的奶头就吸吮起来。晓敏被惊醒后,对他说,如果乳房受了凉,孩子吃了奶容易生病。可是他就是不听,每次非要吸到吸不出来为止。这让晓敏很为难。

  晓敏以为阿鸣喜欢喝奶,就从超市买了很多

  酸奶、纯奶,也买了奶粉,可是阿鸣就是不愿意喝,偏要吃她的奶水。

  孩子三四个月的时候,正在哺乳期,晓敏奶水本来很足,可是自从阿鸣喜欢吃奶水后,孩子经常因吸不到奶水而饿得哇哇大哭。

  发展到后来,孩子看到阿鸣吸晓敏的奶水,就嚎啕大哭。而孩子每次吃奶,都是嘴巴吸着一个奶头,小手拼命地想去抓住另一个,生怕被抢走的样子。看着孩子那委屈的表情,晓敏心里酸酸的。

  有时阿鸣看到孩子饿得哇哇哭也很心疼,也觉得不好意思,但到时候还是忍不住,照吸不误。每次阿鸣吸奶水都闭着眼睛像个孩子一样,很享受的样子,满足得像要进入梦乡。

  后来,她把这事告诉了婆婆。听婆婆说,生阿鸣的时候,自己没奶水,他是喝羊奶长大的。她不知道是阿鸣从小就对母奶的一种向往和渴望呢,还是心理上留下了没吃母奶的阴影。每次晓敏跟他谈到这个问题,他总是说:“现在你照顾孩子,不能顾及我的一些需要,我吸点奶水喝也不行吗?”看着他委屈的样子,晓敏不忍再多说什么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令晓敏懊恼不已。那是晓敏某次月经期到来的第二天,阿鸣从香港回来了。晚上,他想和她做爱,晓敏告诉他,月经还没完呢,自己小腹酸胀,身体很疲乏,如果他特别需要的话,自己可以用其他方式替他解决。阿鸣很失望地睡觉了。

  半夜,晓敏忽然感觉自己身上像被什么重物压着,下身也胀胀的,像有什么东西在流动。她醒了,睁开眼一看,阿鸣正在她的身体里抽动。她一扭身,心烦意乱地坐了起来,随即一脚把他踹到了床下,愤怒地说:“你还是人吗?我不是鸡,我是你老婆呀!”阿鸣颇有些尴尬,却毫不示弱地说:“正因为你是我老婆,要是换了别的女人你答应吗?”

  晓敏愣住了:是呀,他正是性欲旺盛的时候,自己要是不尽力去满足他,他到外面搞别的女人怎么办?尤其是香港那花花绿绿的世界,那时的家……她不敢再想下去,于是,晓敏的心软了,只好硬着头皮,忍着疼痛,迎合着他,满足了他的欲望。

  一次,两次……长期的月经期间做爱,使得晓敏的身体变得越发虚弱,脸色也变得干枯、发紧。往日的风姿已然不在,这令她痛苦不堪。

  上班也总是显得无精打采,工作中小差错不断,开始有了乘客投诉。这种反常的举动,让领导纳闷,也让同机组的姐妹们感到莫名其妙。晓敏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啊!

  随之而来的是她的月经开始失调,并患上了阴道炎和宫颈糜烂。她到一家中医院看过,医生给她开了十几包用来调理的中草药。晓敏吃过,仍不见好转,于是,她自己又去药店照方多配了几副,吃完之后,效果并不明显。性欲也没了。

  由于她身体的原因,加之工作不利,她被调离原岗位,改做地勤。

  她委屈极了,不知多少个夜晚是泪水陪伴她度过的。她想知道,天下的男人是不是都是这样?

  她和阿鸣进行沟通,阿鸣不是表示沉默,就是随意敷衍,追问急了,他告诉她,他就喜欢看女人月经里的血,看见就兴奋。这令她感到羞辱,感到恶心,感到无助,感到失望。

  她试着和婆婆提起这事,祈望能从婆婆那里得到指点、安慰。

  婆婆倒是心平气和,翻来覆去的就是那几句:他是你男人,你就得由着他。女人有几个没有妇科病的?我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我了解男人。男人憋不住,你要是不满足他,他到外面乱来,再染上点儿脏病,这个家不是全毁了?你到时后悔都来不及了……

  面对这样的婆婆,晓敏彻底绝望了。她知道,一定是婆婆从小对他的肆意娇纵造就了他变态的性格,扭曲的心灵。她不再有祈求,不再有奢望。

  就在阿鸣即将调往英国总公司工作的前夕,他们离了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