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冤家路窄

发布时间:2017-03-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赵小川在一家饭店当服务生。一天晚上,快下班了,店里却一下子来了十几位客人。其他服务生都不愿意接,赵小川却笑脸相迎,把客人们领入自己负责的包厢。为首叫虎哥的客人非常豪爽,点的都是好菜好酒。赵小川窃喜不已,看来今晚提成能得不少呢。

等一帮人吃饱喝足已是深夜了,赵小川守在包厢门口昏昏欲睡。这时,虎哥掏出一沓钞票来,赵小川以为他要买单,不料虎哥只抽出一张递给赵小川,说:“帅哥,到马路对面超市帮哥买包香烟,骆驼牌,三十八块,剩下的钱算你的辛苦费。”赵小川一下子精神了,撒腿就往外跑。可一连问了几家超市,都没有那个牌子的香烟,没办法,他只能无功而返了。

等回去推开包厢的门,赵小川傻眼了,屋内一个人影都没有。他突然意识到什么,慌忙追出酒店,大街上空空荡荡,冷冷清清。赵小川顿时感觉手脚无力,瘫软在地。

第二天,老板把赵小川狠狠地骂了一顿,还罚了他半年的工资。赵小川气得直咬牙,决定再也不做服务生了。很快,赵小川跳槽到另一家饭店,在后厨当打杂工。

一晃几年过去了,赵小川凭着勤奋刻苦,从打杂的变成了掌勺的大厨。这天晚上,准备工作做完,他刚坐下来歇息,前厅经理阿娟神采飞扬地走进厨房,叫赵小川开一桌一万块标准的菜单。

“一万块?”赵小川瞪大了双眼。阿娟瞥了他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少见多怪。”其实阿娟心里不怎么待见赵小川,因为上次体检时,阿娟发现赵小川怕打针,抽个血还得戴上眼罩,要其他人牵着走。一个大男人这样像话么?

这会儿,阿娟边走出厨房边催促道:“你别傻愣着了,赶紧开菜单,客人等着呢!”赵小川自然不敢怠慢,认真开好菜单让人送了去。可是没一会儿,菜单又被退了回来,其中的两道菜被划掉了。

那可是两道赵小川的拿手菜啊!赵小川不干了,找阿娟理论。阿娟只一句话就把赵小川打发了:“告诉你,这桌菜可是肥肠的!”

肥肠这人赵小川没见过,但他的事倒听过不少。几年前肥肠还是个混混,靠坑蒙拐骗过日子,一次买彩票中了大奖后,投资当上了大老板。有钱后,肥肠生怕以前的仇家报复,所以行事十分小心谨慎。肥肠是这个饭店的老客户,每次出手都很阔绰,赵小川可惹不起。

赵小川想起听人说过,肥肠可不好伺候,身上毛病多,有好多忌口。没办法,赵小川只好往菜单上添了两道炒蔬。可阿娟一看菜单,随手就把那两道炒蔬划去了。赵小川急了:“还不行?那你倒是开个菜单我看看?”阿娟还真不含糊,拿起笔飞快地写出一行字,而后把菜单甩给赵小川。赵小川一看,阿娟开的两道菜都是糖醋口的。“不用再让客人看看了?”赵小川问。阿娟说:“不用,客人准满意!”

不一会儿,肥肠的包厢里,好菜都上桌了。赵小川也好不容易停歇下来,他刚想收拾收拾下班,突然有同事跑来喊他:“小川,楼上肥肠的包厢,找你呢!”

肥肠找我干什么?难道菜不对胃口?赵小川忐忑地走到包厢门口,开了条门缝朝里看。只见包厢里只有一个客人,阿娟正在殷勤地给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夹菜——肥肠肯定就是他了。“老板,这可是你最爱吃的松板肉,多吃点,过足了瘾,呆会儿一枪把它们灭了。”

阿娟说要“灭”了谁?赵小川在门外听得糊里糊涂,只是心里更紧张了。这时候,肥肠抬起头向门口瞟了一眼,四目相对,赵小川差点跳起来,肥肠竟然就是几年前那个让自己赔了半年工资的虎哥!

一时间,赵小川心跳加快,不知所措。只听肥肠在里面喊道:“门外的人,进屋说话。”赵小川正在犹豫进还是不进,阿娟却不由分说一把将他拖进屋,介绍道:“老板,你刚才夸的厨师就是他,这盘松板肉就是他秘制的。”

肥肠似笑非笑地盯着赵小川看了好久,看得赵小川直冒汗。他摘下厨师帽,抹了抹额头的汗珠,故作镇静地问:“菜还满意吗?”没想到,肥肠突然一拍桌子,冷冷地说:“尝尝你自己做的菜!”

赵小川心里翻江倒海:怎么,难道今天你肥肠又要来找我的茬?赵小川气不打一处来,猛地吞下盘里的肉,瞪着肥肠,狠狠地咀嚼。

肥肠盯着赵小川的喉咙,直到赵小川咽下那块肉,他才“哈哈”大笑说:“好!我要灭了它!”

到底要灭谁?难道真的是怕我说出他当年的糗事,要杀我灭口?赵小川急了,死死盯着肥肠,看他到底是要掏枪还是拿刀,可谁知肥肠并没有动作,而有个文身男却递了一个小箱子进来,阿娟一手接过,从里面取出一支注射针……

现在灭个人都这么“斯文”了,流行“注射死”啊?赵小川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没了知觉……

等赵小川醒来,发现同事们都围着他,而肥肠已经不见了。阿娟走过来,说:“肥肠死啦!”赵小川翻身而起,想问是怎么回事。阿娟却抢先问起赵小川与肥肠之间的“恩怨”,无奈之下,赵小川只能说起那段不堪的往事。

“看来肥肠是罪有应得!”听完赵小川的故事,阿娟愤愤不平,“肥肠生性多疑,一开始看你眼熟,你一摘帽子,他就完全认出你了,怕你报复他而在菜里下毒,所以故意让你也尝一口。见你突然倒地,以为菜里真有毒,惊吓过度,心脏病复发,没到医院就死了。我说你怎么突然就晕了呢?”

赵小川苦笑道:“我晕针,不然体检时何苦要戴眼罩呢!对了,你拿的那针筒里究竟是啥?”

“胰岛素呀!肥肠有糖尿病,平时胰岛素不离身的,今天却忘了带。偏偏他吃多了,所以让保镖回去拿了来,想要补打一针。”阿娟感慨道,“呵,哪想冤家路窄,肥肠终究难逃一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