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我不知道你是谁

发布时间:2017-03-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一个人在电话里对我说,晚上有空吗?一起喝点儿小酒吧。

听不出这人是谁。看号码,也不熟悉。不过既然约我喝酒,应该是熟人。我说,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嗨,我是谁你还不知道啊?你仔细想一想。

我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喜欢在电话里让人猜谜。我说我真不知道。

你这人真是的,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我是谁?不就请你喝点儿酒嘛,拿什么架子。就这样说定了,晚上六点,渔人码头,不见不散。

我赶紧找出电话本,一页一页翻过去,没找到这个号码。再把平时收到的名片一张一张看过去,还是没有这个号码。会不会是个圈套?把我约过去,一顿暴打,或者干脆捅上一刀,再扔到河里。结果酒没喝到,小命却丢了。想想自己从来没得罪过什么人,也没干过什么害人的事,我决定去赴宴。万一是什么要紧的朋友,不去就真得罪人了。

快到六点时,我来到渔人码头。穿制服的女服务员站成两排夹道相迎,面无表情地齐声说“欢迎光临”。我怎么听都觉得她们说的是“欢迎花钱”。一位领班模样的男士迎了过来。

先生几位?

我想了想说,不知道。

先生订在哪个包间?

我想了想说,不知道。

那先生知不知道是谁请的客?

我想了想说,不知道。

领班严肃地笑了:“先生您真会开玩笑,要不,您先到那边坐一会儿,等您的客人?”他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沙发。两个肥胖的女人,已经将那张沙发填满了。

我只好退到门外,摸出手机想照那个号码打过去。想想自己不一定非要喝这顿来历不明的酒,又将手机放回口袋。就在这时,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一边打着手机一边向我挥手致意。“到了,你很准时嘛。”他大着声音说,不知道是冲我还是冲电话里的那个人。

我点点头。他收了电话,过来跟我握手,再看看我的左右:“怎么就你一个人?老王呢?老王怎么没来?”

我说:“哪个老王?你没让我叫老王啊。”他一拍脑袋:“你看我这记性,我这就打电话给他。”

就在他打电话给老王的时候,我在脑海里快速搜索,想弄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似乎曾在某个饭局上遇到过,他就坐在我旁边,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还要走了我的电话号码。

“老王一会儿就到,我们先进去吧。”他领着我往饭店里走。穿制服的女服务员站成两排夹道相迎,面无表情地齐声说“欢迎光临”。我怎么听都觉得她们说的是“欢迎花钱”。那位领班又迎了过来。

先生几位?

他想了想说,不知道。

先生订在哪个包间?

他想了想说,不知道。

那先生知不知道是谁请的客?

他想了想说,不知道。

领班看看他,再看看我:“两位先生还是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他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听他跟人通话,我才明白这顿酒也不是他请的,是一个什么费总请的。电话里的那个人也不是费总,只是费总委托的召集人。那个人让我们先找个包间,他和费总一帮人随后就到。

说到也就到了。我们刚找到一个包间,让服务员打开空调,泡了一壶茶,领班就领了四五个人进来。大家互相打着招呼,一个一个地握手。没有一个我认识的,也不知道哪个是费总。几个人见了我都很热情,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我也只好振作精神,热情回应。

然后就喝酒。七个人,八瓶白酒,冷菜还没吃完,就有两个人趴在桌子上打起呼噜。其他人还在喝,边喝边谈论国家大事,接着又说到股票,然后又说到女人。我开始还坚持着尽量少喝,但喝着喝着,也开始来者不拒了。坐在我旁边的是个胖子,剃着光头,声音有些沙哑。他不停地和我碰杯,说一声“兄弟,干了”,也不管我喝不喝,自己一仰头将杯中酒喝了。当他看到我也仰头一饮而尽时,掏出手机说:“兄弟,留个电话号码。”

这顿酒我真的喝多了,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昏昏沉沉地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自家的床上。刚要起来去卫生间,手机又响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兄弟,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喝点儿小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