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一直想,为爱,远远地逃离……

发布时间:2017-03-1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吃过饭,我想一个人坐公交车去青岛欧海风大学报道,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在几天前送到了宿舍,只剩我这个主人没去了。爸爸妈妈不让,坚持要送我去学校报道。我不想让他们去,可是,又无法忍心拒绝他们的好意和高涨的热情。

他们比我还高兴,这些天就为我不停地忙活。好像考上大学的不是我,而是他们。说好了不带什么东西,却见他们大包小包装得满满的,全是我喜欢吃的零食。这些零食是我平时从来享用不到的。如果我想吃,妈妈一定会说,吃那些东西不当饭又花钱,你又不是小孩子!吃那些干嘛?

我知道她是心疼钱,就叫她抠门妈妈。听我这么一说,她会瞪着愤怒的眼睛对我大叫道:“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我觉得爸爸妈妈送我完全是多余,欧海风大学是我们青岛的名牌大学,在这所大学就读的大多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要不就是外国学生,要是人家看了我有一个身材如此臃肿的母亲,穿着那套上班时已经洗得发白的工作服,还不笑掉大牙?

更重要的是烫了的头发因为没有用护发素保养,看上去,枯草一样,有点营养不良,眼袋因为经常上夜班过早地垂下来,老是睡不醒,一副未老先衰样。就是这副样子,去送我上学。要是让同学看见了还不误以为是我奶奶呢?不是奶奶也是保姆。

谁不知道我们这一代是极小资的一代?如此酷爱小资的我坚决不同意母亲去送我。于是,就对往方便袋里装水果的她说:

“你去干嘛?又不是你去报道?难道我还能丢了?"她对我这样说话的态度一点也没有反感,好像她根本就没听出我话中有话。她还在装水果,一边装一边念叨要把水果分给同学吃,我在一边白她一眼,心想:“这么暧咳,我给谁吃也要你来教?我想给谁吃是我的事,真是操心不怕烂肺子。”

爸爸站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我,问我还需要什么?我没好气地说不知道。奇怪的是,对于我这样的态度,爸爸也不介意,他跟妈妈一样,总是没。乙没肺地怕我饿着,冷着,好像我不是去上大学,而是去大西北的戈壁滩去服苦役。

不管我怎么样,都阻止不了爸爸妈要去送我上学。他们老是把我当成孩子,从来没感觉到我在一点点长大,没感觉到我需要独立,需要自我和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问。

我没有办法,他们是我头上一座大山,他们的爱有时让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想逃离,逃得远远的,而考上大学,住到学校,就是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我喜欢一种随心所欲的生活。据说,欧海风大学就是一所开放式大学,学校里有公寓,也有四人一间的宿舍,如果不愿意,也可以在外面租房子住。更没人在意你跟男生还是女生来往。

就是喜欢这样宽松的环境,才报考这所大学的。我已经18岁了,我懂得人生是怎么一回事,我不需要一脸严肃的说教。

如果你给我的爱已经远远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能力,爱就成了多余的垃圾,如果我实话实说,你肯定会伤。乙落泪,我不想看到你伤心,所以我忍着不说。

可是妈妈感觉不到,像个木头人一样。什么事她都喜欢替我做主。还有爸爸,在他看来,唯有考上大学才有出路,这一次,我满足了他们的心愿,不!正确的应该说是虚荣心。让他在亲戚朋友街坊邻居面前,挣足了面子。但我希望他们能给我足够的空问和自由。

比如说,去不去送我上大学,这件事多少应该听一下我的建议。

妈妈拎着装好的各种水果一边锁门一边说:“我是你妈,我不去送你,人家还以为你是没妈的孩子呢?"那么依此类推,如果爸爸不去,人家就以为我没爸爸呢?妈妈的理由总是比我充分,所以,只能让他们去。

我站在她一边,怯生生地说:“那你能不能把你的衣服换一下?"“衣服?难看吗?这样才显出劳动人民的本色,才能证明你是靠自己的实力考上的,而不是依仗父母的什么?"“我不是这个意思?”见母亲理解错了,我小声解释说。

“我知道了,你是嫌我穿得土里土气!没关系,我女儿穿得比别人好,比我好更让我有一种满足,在我眼里,你比妈妈―-我重要,而且重要得多!"“在我眼里,你比我重要广我坚持说。

“好啊,想不到我的女儿这么孝顺,那就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我穿,我的衣服给你穿,“妈―-”我难为情地叫道。‘称看像不像一个保姆?要多老有多老,要多土有多土!"真是让我无可奈何,她就是这样的人,什么场合在她看来都不是场合,所以,她就是喜欢穿那套工作服。懒得说服她,任她去吧。到时候,人家同学说她是我奶奶我就顺水推舟说她是我奶奶,说她是我家的保姆我就说她是我家的保姆,我管不了那么多。

这么多年,她总是她替我决定一切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心里积蓄了多少对她的不满,怨恨,她的事无巨细让我没有一点自己的空间,我不能有一点关于自己的小秘密,小心事!就连每个月的卫生巾,用什么牌子的,都是她说了算,事先买好的,不喜欢也得用。当然都是廉价的,她每次买回来都对我说,是在家乐福超市买的,这种牌子很好,买的人很多,其实,她是在夜市上的地摊买的,便宜,两包也抵不过超市一包的钱。她之所以这么对我说,是怕我知道她在地摊上买的不想用。我通常也不揭露她的谎言,而是利用中午省下的饭钱去买另一个牌子的,直到事过很久,她才发现,她放到我抽屉里的卫生巾一片也没用,便惊讶地问我:“是不是有些不正常?"我装作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最重要的是不想跟她说这些事情。她就指指抽屉里的卫生巾,一般我是一个月用一包的(一包是10片的那种)她又紧追不舍地问:“要不要去看医生,我不耐烦地说:“你有病了?还是谁有病了?"“你例假没来?”她单刀直人,还把抽屉里的卫生巾拿出来,给我看,一片没用。我讨厌她这样赤裸裸地问我。这是我的绝对隐私,是任何人不能闯进的领地。我的脸刷地红了。

一直想,为爱,远远地逃离……(2)

我从来不好意思跟人说起我的“老朋友”我羞于说出口,哪怕是自己的母亲,在我看来,说关于身体的事,是女人的事,而我不是女人,我是刚刚开始发育的女孩子。我从来不把用过的沾了经血的卫生巾随便地扔在卫生间的纸筒里,而是用一张厚纸,小心地包好,不露任何痕迹,放进垃圾袋子里。

爸爸是家里唯一的男生,我更不想让他看见,让他看见,就等于让他发现了我身体在悄悄发育的事情。到这种份上,我是瞒不过妈妈的。

“我不想用,地摊上的没有消毒!"大概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我这么说,所以,她瞠目结舌地看着我。那错了位的五官似乎对我说:“我用了半辈子,什么事也没有,轮到你一个小毛孩子,就什么毛病都有了?"我不跟她犟,就是我跟她说棉柔立体护围,她也不知道那牌子有什么好?她的理论是你是用牌子还是用卫生巾?是卫生巾而不是牌子!管它里面装的什么?只要装的不是土,不是细菌!不是锅底灰,是棉花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用,省钱既可。再好的放到那地方也成了肮脏的,血迹斑斑的,也要扔到最见不得人的角落里!

我面红耳赤地看着她。不明白她这是什么强盗逻辑。然后,我听她说她母亲也就是我姥姥,当年就会做卫生巾,这个小脚老太太生于旧社会,生于一个苦难的贫困家庭,在我妈妈长到16岁以后,有一天,在姥爷不在家时,把几个长大的女儿叫到跟前,拿出一块衣服上拆下的破布,又抓了一把锅底灰,然后,把灰缝到布里面,做成一个长方形的布袋子,如果来身上时,就把这个长方形装灰的布袋子放到内裤上,这样,就可以避免经血渗到裤子外面,母亲一直这样用了近十年。

“这个,难道不好吗?她指着还没打包的卫生巾,气急败坏地看着我!好像是不解气,她又接着说:“可是,它便宜,便宜!

比其它牌子的要便宜4块钱,每个月,我们两个人就能便宜出8块钱,一年就是100块!差不多我半个月的工资!它总比锅底灰强吧!"我捂住耳朵,为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跟她争吵,多么不值?

可是,不是我要跟她争吵,是她非说不可。

她怒不可遏地对我叫道:“你知道挣钱多不容易?你知道我为了省下几毛钱中午是从来不吃菜!"“你以为4块钱不是钱是不是?"‘称以为我不想用那种高贵的牌子?你以为我不想高贵?"我,我怎么形容我当时的感觉呢?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难过!我的情绪一定很糟糕!我捂着耳朵。同样瞠目结舌地看着我的母亲。

她指手画脚,她鼻子歪了,她叉着腰,她唾液横飞!她是第一次对我这么发火,她一定是对我每月多浪费4块钱,恨之入骨,一定是认为我是践踏她用汗水挣来的钱!

我想解释,可是,看到她怒发冲冠的样子,我又能解释什么呢?是的,我对她随便到地摊上买那种廉价得再不能廉价的卫生巾不满,那种根本就没消过毒,一点卫生保障也没有。既然一点卫生保障也没有还叫什么卫生朽还用它干什么?如果用它,又和用姥姥的锅底灰有什么区别?

我终于脱口而出!

想不到我的脱口而出更大的激起了母亲的愤怒,是的,她太在意她的4块钱了,我这么一说,竟然若来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她必须用她的耳光来结束我们之间的这场战争,否则,她说服不了我,我也不会被她说服。我们是两代人,我有我的消费观,她有她的理论。我们格格不入。

在她响亮的耳光中,我的眼泪飞流而下,然后,她气得摔了我的门,走了。为这件事,我与她一个月不说话,她跟我说我也不说,但是从此以后,抽屉里,我每个月的卫生巾却换成了我喜欢的那个牌子的。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和爸爸妈妈走到大街上,就在他们伸手为我拦计程车时,我突然想到了这件事。不远处有一辆紫色的桑塔纳出租车开过来,我犹豫了一下,不想让妈妈打车,完全没必要浪费几十块钱,其实从那次因为卫生巾的事和母亲的一场战争以后,我学会了节约,学会了省下不该浪费的一毛钱。

在我的印象中爸妈出门从来不打车,哪怕再急的事,也没打过,除了爸爸醉酒那次,这是第二次,那次爸爸在外面喝酒喝多了,同事给他拦了一辆的士,结果,为了那16块钱的车费,妈妈骂了爸爸一个星期。妈妈从不浪费一分钱,她和爸爸挣的不多,供我上学的同时,还得给生病的姥姥钱,所以,家里一直很紧巴。过年过节时,妈妈除了给我买新衣服外,从来不给自己买。

从家里打的到青岛欧海风大学要20块钱左右。我心疼那20块钱。

妈却笑着对我说:"20块就20块,200块妈也愿意,妈吃苦受累,就是为了你能有这一天。”妈一边说这话,一边从方便袋里拿出一颗水果给我吃,有荔枝,芒果,全是我爱吃的热带水果,很贵的,我想阻止她,却阻止不了。她要我到校后把水果分给同宿舍的同学吃。这么贵的水果,我不是第一次见到,却是第一次吃,因为家里从来就没买过。我拿出其中的一颗荔枝递给妈妈,她愣愣地看着我,竞不知道我给她的是什么?

她根本就不知道荔枝是要剥了皮才能吃,而且还得吐出其中的核。

一直想,为爱,远远地逃离……(3)

我告诉她说是荔枝,唐朝皇帝李隆基为了宠爱杨贵妃,专门派人从岭南运来这种东西给她吃。妈妈半信半疑地点点头。尝了一点,说不好吃,又推给了我。我知道,她是舍不得吃,才说不好吃的。我特别喜欢吃荔枝。

荔枝有一种艳情的味道。

坐在车里,一边吃荔枝,一边想象当年的杨贵妃坐在奢华的寝宫里,吃着大唐皇帝李隆基给他特地从岭南运来的荔枝,会是怎么样一种感觉呢?那种感觉一定和我现在的感觉不一样,杨贵妃吃的是荔枝,品的却是爱情的味道。她一定深深陶醉在一个男人的爱情里,而这个男人又是功盖天下的天子,他有着让一切臣民生生死死的权力,他高高在上,他爱上谁谁也必需爱上他。

杨贵妃没有不爱他的理由,哪怕就是看一眼快马加鞭,从岭南日夜兼程赶来的特使,她也会感动,因为马背匕不是皇帝的急奏,而是她要吃的荔枝。‘与其说喜欢荔枝不如说喜欢放在口里那种艳情的味道。今生今世,我们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会成为杨贵妃的,不是不可能,而是现代男人谁还肯做李隆基?

完全忘记此时此刻我的身份是既将迈入青岛欧海风大学的大一学生。我为自己想着这些有些内疚,收回落在窗外的目光,发现妈妈一直看着我,她的手一直攘着我的手,攘了多久,我一点也没感觉到,感觉到的时候,发现她的手那么粗糙,粗糙得让我的皮肤有一些划过的疼痛感。在与妈妈的目光相遇的一刹那,我看见她眼角的皱纹那么深,那么深,像是刻上去的一样,她依;日素面朝天,只不过在嘴唇L轻轻涂了一点口红,就算化妆了。她的眼袋因为经年的L夜班过早地垂了下来,所以,她的脸看上去有些肿胀,苍白。她从来不擦手霜脸霜,更不用香水。总之,她看上去像60岁女人的手也或者是70岁的。一点也没有城市女人的优雅,从容,高贵。

她惜钱如命。却在这一刻又是那么慷慨。

在车上,她不停地嘱咐我这几要小心,那儿要注意。生怕上大街被坏人拐跑,吃饭时怕凉着,内衣内裤最好三天一换,尤其是女孩子正处于青春期。

第一次,我是如此强烈地感觉到,爸妈那么深切地爱我,如果是在以前,我是那么爱和妈妈顶嘴,和她唱反调。那么讨厌她的暧里暧咳。像个老太婆,永远有说不完的话,永远有牵挂不完的心事。而此刻,我想对她说声对不起,想对她表示我过去那样对她是不公平的,但我没说出来,那些话硬在喉咙里,像是鱼刺,吐不出也咽不下,让我很难受。在临下车时,我只是轻轻地拥抱了她一下。这是我第一次拥抱她,尽管很轻,我还是感觉到母亲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我的脸在她的脸上贴了一下。湿湿的。

除了她的眼泪,已经没有别的可能。妈妈的手在我的后背上轻轻拍打着。却不说一句话。我能感觉到她手掌拍在我后背上是怎么一种心清。然后跟她挥手道别。

转身的瞬间,我看见妈妈眼角涌出的眼泪正飞流直下。我走了很远,爸爸妈妈依旧站在那里,朝我挥手。妈妈张着嘴,似乎在说什么?但是,我听不到。

我的眼泪掉下来。不知道是因为母亲对我的爱,还是因为我在她近乎窒息的爱中多次想逃离的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