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请再给我一位妈妈

发布时间:2017-03-1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父亲来信告诉我说他要结婚了,措词是那样的小心,那样的委婉,那样的含蓄,我知道,父亲用这样的歉然和不安,是怕我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父亲一生坎坷,孤儿的前半生和中年丧妻的悲剧横亘了他的一生。

吃百家饭、穿百家衣的父亲,在好心的邻里的拉扯下长大,并且幸运地上了几年学。28岁那年,好歹有了母亲,他终于有了家。

然而生活却将太多的不幸降落在父亲的身上。在我六岁那年,母亲因劳累过度得了半身不遂,从此瘫痪在床上,一病不起。

还记得,那个夜晚,才过而立之年的父亲,一下子苍老了那么多,然而在几天的沉默之后,父亲却倔强不屈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还记得,在那么多的邻里劝父亲让我辍学回家帮他一把时,父亲那沉默而坚决的摇头的姿态。

还记得,父亲不舍得花车费钱,冒着30里路的风雪,为我送来有着父亲胸怀中一丝热气的猪肉馅包子……还记得……父亲爱悠悠伴我经历了黑色7月的洗礼,我终于如愿以偿,接到了黑龙江粮校的录取通知书。就在第二天,在病榻上卧了十年的母亲好似了却心愿般地离开了人世。跪在母亲的坟前,我哭得歇斯底里,那时白发如霜的父亲的吸泣声,我至今记忆犹新。

母亲下葬的3个月后的一天,村里的媒婆来了我家,说要给父亲介绍另一个她。我狠狠地瞪了媒婆一眼,把门“砰”地一甩进了自己的房间,站在一旁的父亲显得手足无措狼狈不堪。

背着父亲精心为我打好的行囊,为了求学我独自一人去了远方。每当夜深人静时,蜷在被窝里,好想父亲,好想家。在父亲充满了爱意和叮嘱的信中,分明看到了父亲孤单的身影。父亲一生中的大好时光,已流逝了多半,辛苦一生的他理所当然的应当有一个幸福的晚年。我到底不能永远伴在他的身边。父亲的的确确需一要一个和他相依为命的另一半,需要一个同风雨共患难的好伴侣!而我那时执拗任性与不理解该是多么让父亲伤心啊!但父亲却用他那宽阔的胸怀默默容忍了我的无知和伤害,他给我的仍是那无私厚重的父爱。

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爬满脸颊。我铺开信笺,提笔写上“亲爱的爸爸,”伐把发自肺腑的真情注入了字里行间,“在我已长大的今天,多么希望您能给我娶一位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