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一张借谷证

发布时间:2017-04-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老村要拆迁,传了一年的风声终于兑现。这几天,乡亲们都到村委会去签协议,唯有刘根宝一家没有动静。村主任找了刘根宝三次,可刘根宝没给他好脸色看,放话说:“我们刘家不签,这地、这房,我住了六十多年,有感情了,我不想再挪地方,我死也得死在这里。”

刘根宝今年六十二岁,一儿子俩闺女都在城里工作,这老房老宅就他们老夫妻住着。这些天,刘根宝老婆每次看到村主任带着人来,就吓得抖抖索索:“老头子,依了他们吧!整个村里就剩我们没签协议了。”

“怕什么?我又没犯法?你听听村里那些老伙计们怎么说,谁愿意拆?谁愿意搬到那像鸟笼子的商品房中去住?他们不就是瞎折腾吗?谁做官谁就得搞一番城建。你瞧瞧,前年新书记上台,硬要在一条村马路上建步行街,立了个石牌坊,真是洋不洋来土不土。去年新镇长来了没些日子,又把情人湖填埋一半,修建了娛乐城,说什么旅游开发搞农家乐。真是天晓得,山野乡村,谁来玩?今年更好,书记镇长同心协力,要把我们龙潭村搞成城中村,把村变成县城的卫星城,大力发展商品房建设。老天啊!这些党员干部怎么都成这样了,他们了解我们农民的疾苦吗?我们农民失了地该怎么活啊?”刘根宝面对着老婆和从城里回家动员他签协议的儿子大柱,发了一大通牢骚。

大柱看着老父亲,悲哀地说:“爸,您再不签,我的工作就要没了。”

刘根宝一怔,问:“什么?大柱,村主任他们找你了?”

大柱看着父亲苍白的脸,苦笑着说:“是的,他们说,我再不说服你签字搬家就得让公司把我辞退。爸,您老不要做‘钉子户’了,这对我们家没好处。”

刘根宝老婆一听儿子的工作要没了,急得带着哭腔道:“老头子,签吧!我们胳膊扭不过大腿,他们是领导干部,不听他们的还听谁的?还是签吧!要不然后天他们就要来强拆了。”

一听这话,刘根宝气不打一处来,村主任真是蛮不讲理,竟然找到儿子做说客,门儿都没有,老刘家从不向恶势力低头,想到这儿,他冲老婆说道:“孩子他娘,你随大柱去城里躲一下风头,这儿有我担着。”

刘根宝霸王强上弓,把大柱和老婆送走了。根宝老婆和大柱知道他的脾气,也就没了辙,事情到这个份上,走一步看一步吧!

两天过后,村主任真的和一些开着挖掘机、吊车,扛着铁锤、铁铲的工人来到了龙潭村,在村民的围观中,村主任一声令下:“来,你们先把那家不签字的‘钉子户’给拆了,看谁敢阻拦。”

“啊!这怎么办。”村民们都替刘根宝担心,可刘根宝却不慌不忙地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个红色的正方形锦盒。他笑容可掬地对村主任说:“主任,你是共产党员吗?”

村主任腆着大肚子,一脸不悦:“废话,我不是党员能当主任吗?我没时间跟你磨叽!来,兄弟们,把他架出去,我们开工。”

刘根宝晃开了蜂拥而上的拆迁队员,怒目圆睁道:“你们谁敢动手?我手中有本市第一任市长毛清泉一九五九年的红色批示。市长说,以后镇里若有对不住我们刘家的地方,如镇政府办事不力,可以上报市政府,由他亲自派人调查。”

村民们哗然大惊!刘老头有前市长写给他家的批示?不会吧?一九五九年,都过去五十多年了,能确定是他的手迹?

村主任听后哈哈大笑:“刘老头,甭跟我胡扯,你有前任市长的批示,我还有本镇书记的签字呢!快闪一边去,别妨碍我工作!哥儿们,快架这老头出去!”

围观的人群里有个专门为电视台收集新闻的小伙子,他似乎发现了其中的热点,马上藏到角落,一个电话打到了市电视台。很快,市电视台的记者们就赶到了龙潭村。这时节,主任那些手下已把刘根宝架出了刘家院落,想把他推进一辆中巴,可刘根宝死命抵抗。

就在他们和刘根宝纠缠之际,一位男记者冲上前去摄像,一位女主持人冲过来护着刘根宝,她对村主任说:“你们不能这样对老人家,先看看他手里的盒子再作理论,现在老百姓有自己的发言权,你们作为领导干部不能这样。”村主任没理会女主持,头歪在一边,自个抽着烟。

“臭记者来搅什么局?滚开!”村主任那些手下人多势众,硬是把刘根宝塞进中巴车,就在他们发动中巴车之际,一位老妇人从人群里冲出来,拦在汽车前面,急急地说:“老头子啊!你别和他们争了,何苦啊!你就签字吧!”老妇人话还没说完,中巴车已狂嚣着轧向了她。

“不得了,出人命了啊!”“那不是根宝老婆吗?”村民们一拥而上,中巴车再也没法行驶,只得停下。众怒之下,那些拆迁队员只得把刘根宝放下车,刘根宝把手中的锦盒往女主持人手中一塞:“同志,这里有前任毛市长的批示,我真的没骗他们,你帮我保管好。”说完,刘根宝蹲下身把老伴扶起,拧着眉头说:“老太婆啊!谁让你来的,不是说了让你进城和大柱待一阵子吗?”

刘根宝老婆的左腿让中巴的前轮轧了,鲜血直流,看了让人心痛。“我担心你啊!老头子,你的牛脾气我知道,我不放心你才瞒着儿子偷偷跑来了。快别和他们争了,他们是当官的,我们老百姓没法和他们理论。你那个盒子里的东西真的是毛市长的签字吗?为什么不让我和儿子知道呢?”

“这事以后再说,我现在送你上医院。谁帮帮我们啊?”刘根宝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围观的人群。“老伯,上我们的车吧!”两位记者对着村主任严正声明,“主任,希望事情到此为止,都要出人命了,你还想强拆不成?现在政府三令五申要防止拆迁中出现损害民意之举,可你们村委会考虑了吗?你如果想要把这个主任当下去,你就拉回施工队,等待镇党委的处理,要不,新闻的力量可不会让你以后的日子好过。老伯,我们上车吧!这儿他们不敢拆的,放心吧!”

村主任看着记者的车载着刘根宝夫妇上路后,怒吼了一声:“这娘们,好麻烦。走,哥们儿,暂且回去,明天再来。”

男记者陪着刘根宝在医院帮根宝老婆治腿伤,电视台的女主持人回到电视台向领导汇报了情况,然后她打开锦盒看,盒子中果然有一张发黄的纸片,由于保存得好,上面的字迹还是清晰可见。

纸片约有二十厘米长,油墨印的标题抬头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临时借谷证。下面一行是毛笔书写的楷书字体:借干谷一百斤,折米七十四斤。纸的右下角盖有中央政府财政人民委员部印章,落款为中央苏区瑞金县政府,一九三三年一月印发。

纸片反过来看,背面用油墨印有几行字:一、中央政府为供给战时紧急军务,暂向群众借谷,特给此证为凭。二、借油盐可按时价折成米谷发给此证。三、持此证者于一九三三年早谷收成后,可向当地政府领还新谷。左下角有几行毛笔书写的批示,虽说黑色的笔迹因时间久远有些褪色,但那苍劲有力的字体让人惊叹:我们要对本市人民公社建立前后的各种账目作一次认真的清理,结清旧账,建立新账。原则上过去的旧账都要结算,有些不易算清或者无法处理的,算一算也有好处,对群众有个交代。劉光耀是个革命的好同志,是人民公社建设中的好党员,以后他家如有事情镇政府办不了的话可以直接上报市政府,我会让人调查处理的。最后落款:毛清泉,一九五九年四月五日。

“哇!”女主持和电台的同仁们兴奋异常,她把那纸用数码相机拍摄下来后立即对领导说:“台长,我要做个专题新闻报道,龙潭村发现本市第一任市长毛清泉真实手迹。”

电视台台长欣然任命女主持为这次报道的特别行动小组组长,他深知五十多年前的毛清泉市长批示证件会在社会上有多大的反响,所以他当机立断让女主持搞这次新闻报道和采访。

《龙潭镇龙潭村一老农家中发现毛清泉市长真实手迹,龙潭村强拆风波引出一段历史》的电视新闻上电视后,被传到了网络上,在网络上引起了轰动。刘根宝成了“抗拆”英雄。

有人通过“人肉搜查”,竟然真的查到了刘光耀是龙潭镇的干部,参加过一九五九年四月份在本市召开的劳模大会。

刘根宝也在电视新闻中声泪俱下地说:“我的爷爷是江西瑞金人,我爹是刘光耀,后来到龙潭镇工作。一九五九年四月二日他到本市开会,会议结束时,毛市长和他们亲切握手,我爹把那张借谷证拿出来给毛市长看,笑着说是父亲给他的,他只想问问市长是不是有借谷这回事情。现在他想把它撕毁,毛市长不让他撕,说的确是有借谷这件事情,那是中国革命的见证。他在上面作批示后还给他,说以后或许会有用处。早些年有人以这个为借口想把我爹打压下来,说我爹是在向毛市长要账。老天不长眼,我爹是共产党的干部,思想先进着呢!怎么可能向毛市长要账呢!其实他们那些人把我爹扣押就是想把我爹活活整死,他们对我爹用了刑,一定要我爹把那借谷证拿出来,我爹到死也没把那证拿出来。在我爹被折磨得将死之际,那些人才通知我娘去县上把他领回家,那还是一个亲戚在县城打了招呼,要不我们连爹的人影也找不到。我爹回来后,我娘去打水帮他洗身子,爹把我拉过去,轻轻地说,‘儿子,借谷证我埋在院中桂树下的一个锦盒里。记住,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你娘心软,不能让她知道。’我爹说完这话就断气了,当时我才十一岁,可我心中明白,那借谷证是刘家的荣耀,我不能扔,我一定要留着它。几年后,我娘临死时,我才把借谷证拿出来给她看,她看着毛市长的字,微笑着离开了我。”

电视台几次重播刘根宝在自己的家门口和村主任及拆迁队纠缠的录像。一时间,借谷证事件传遍了各大网站,女主持的微博点击率爆棚。

龙潭镇的政府职能部门坐不住了,他们成立了专管小组,专门负责处理龙潭村的强拆风波。经调查,龙潭村私下搞开发,根本没有通过省市级政府部门的同意,属于违法。于是,一纸令下,相关领导和村主任及参与乱拆的队员受到了党纪国法的制裁。

歹人伏法,龙潭村的百姓们开了怀,他们纷至沓来,欲一睹那张借谷证的容貌。刘根宝成了龙潭村的红人,他嘻嘻哈哈地笑着对村民们说:“这都是毛市长给予我的力量,他叮嘱我爹把借谷证留下来,很有远见。”村民们看着刘根宝手中的借谷证,感慨万分。

大柱和母亲拿起那张借谷证看了又看,大柱不忍放手,问刘根宝:“爸,这借谷证好棒!毛市长的批示好气派,都过去五十多年了,还这样清晰如新,共产党的干部真的是为我们百姓着想啊!”

刘根宝哈哈笑着说:“儿子,原本我不想把它拿出来示人,但我相信,毛市长的在天之灵也会赞成我这样做的,这是惩恶扬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