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毛脚女婿是律师

发布时间:2017-04-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玉龙社区有个50多岁的胖妈,刚从国企退休下来不久,闲来无事喜欢走家串户,东家长西家短见得多了,小矛盾小纠纷也听得耳朵起茧,天生一副热心肠的胖妈又不愿意见事不管,总是苦口婆心施以调解。别说,效果也不比社区专职的书记、主任出面差,胖妈也渐渐有了影响力,社区里有了什么烦心事也总喜欢找胖妈求个公证。

胖妈有个漂亮女儿,大学毕业工作了几年,最近交了个男朋友,是个律师。女儿汇报后,胖妈也没反对,只是提醒说,这律师肚子里装的东西多,婚后没大的矛盾倒也罢了,一旦闹上法庭离婚肯定争不赢,吃亏的还是你。女儿一听就不乐意了,敢情是平常搞习惯了,什么事都想得这么复杂。胖妈就说:“罢,我就是随便说说。谁家当妈的不喜欢自己女儿幸福呢,抽时间你把男朋友带回来瞧瞧,合意了你们就交往。”

胖妈习惯了帮别人着想,帮别人调解烦心事,却没想到有一天烦心事也会冲她来。玉龙社区旁边有个公园,胖妈每天都要进去活动活动筋骨。日子一久,就发现公园里有很多没人管没人养的流浪狗,而且大多瘦骨嶙峋,看人的眼神也是可怜巴巴。这自然又唤起了胖妈的怜爱之心,每天搜罗一些饭菜带进去喂食,慢慢成了胖妈的习惯。后来胖妈又自掏腰包,在一个角落搭了个窝棚,算是给几条流浪狗找了个安身之处。

胖妈没想到这种善举也会惹出麻烦。公园有很多游人,一般与流浪狗也相安无事,这天却有几个小孩用竹棍去戏弄流浪狗,没想到遭到流浪狗报复性反击,其中一个小女孩被咬伤小腿,去医院打了狂犬病疫苗。由于伤口太深,不得不住院治疗,一来二去花了不少钱。

小女孩的父母越想越想不通,就要为女儿讨个说法。他们来到公园,找到了那个窝棚,又打听到胖妈每天还好吃好喝专门来款待这些流浪狗,盛怒之下就在社区找到胖妈,要胖妈支付所有的医疗费。

容不得胖妈解释,小区的其他居民就不服了,纷纷指责小女孩的父母没道理:胖妈又不是那些流浪狗的主人,去喂养它们纯粹是热心加爱心。如果不是小孩子调皮捣蛋,如何又会遭狗咬?作为孩子成长的监护人,他们才责无旁贷。

小女孩的父母被无端一阵抢白,气咻咻地对胖妈说:“如果你不想承担医药费,那我们就法庭上见吧。”胖妈觉得这完全是无理取闹,她又没做亏心事,犯得着和法庭扯上边吗?

谁知没过两天,一纸律师函就递到了玉龙社区,胖妈被通知她已违法,要求依法给予赔偿,如果不愿意,两周后将正式诉诸法院。

胖妈也没觉得有多大个事,她不是狗主人,还怕谁敲竹杠。但出于小心,胖妈把律师函拿回了家,让女儿帮忙参谋。岂料女儿拿过一看,马上就笑了,她指着律师函上的签名说,这个叫谢正的律师,就是正在交往的男朋友。

当天晚饭时间,接到电话的谢正就提着礼物屁颠屁颠来到了未来丈母娘的家。面对女朋友的埋怨,他解释说:“作为律师,别人找上门来,就得受理,只是没想到要起诉的是伯母。”

女儿不依不饶:“这官司别打了,你让他们撤诉吧,别让我妈下不了台!”

谢正赔着小心解释:“现在让他们撤诉可能性不大,除非伯母能适当给予赔偿。这件事只是一个民事诉讼,本身事情不大,对方的诉求也仅仅是经济赔偿,只要不是漫天无理要价,法律都会支持的。”

女儿瞪一眼男友,不满道:“今天叫你来,是让你帮咱妈的。你倒好,话里话外全是赔偿,面子都让你挣了,咱妈的面子又往哪儿搁呢?”

谢正还想解释,胖妈不干了,挥挥手下了逐客令:“别嗑叨了,你还是回去准备你的法律文书吧,两周后咱们法庭上见!我就不相信,我一片好心,怎么就犯法了?要说献爱心给点营养费,我愿意,如果强迫让我认错,我不干!”

胖妈憋了一肚子火,好几天都不舒服。这一天正在气头上,社区一个老姐妹哭丧着脸找上门来,一问,是他宝贝儿子的婚姻出了问题。

原来,老姐妹的儿子一心想赚大钱,就学着别人样,想买一套房子专门用于出租,用租金去还按揭房款,这样不仅能挣钱,以后这套房子还是自己的。可是个人五年内买第二套房,会收取不低的税费和其他费用,不划算,得想办法规避。夫妻二人商量来商量去,决定假离婚,先把第一套房子归一方所有,另一方再买房,就不会缴纳高额的税费和其他费了。

很快,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又办理了相应的产权变更登记,老婆成了第一套房屋的所有人。一切都在计划中进行,可是,一件令男方没想到的事情正在发生。

离婚后,老婆迅速地和另外一个男人走近,儿子赶紧找前妻谈话。这时的前妻态度冷淡,说两人已经离婚了,没什么好谈的。没过多久,前妻就和别人登记结婚。儿子后悔莫及,又找不到要回原来那套房子的办法,特要老妈来找胖妈帮忙。

胖妈自己的烦心事还没完,听了老姐妹的哭求,不太懂法的她只得又给女儿打电话求助。女儿听罢说:“这种事我也说不清楚,直觉觉得大妈的儿子吃亏了,但又不知道法律上如何支持。这样吧,我去找个法律专家咨询。”

很快,女兒所说的法律专家就来到了社区,胖妈一见,又是谢正,顿时不悦。上次那件事后,胖妈一心想着和毛脚女婿打官司,心中很是不悦,自然也就不太赞成女儿继续交往。女儿表面答应,谁知暗地里不断,这不,谢正再次登场,而且这次的解释更离谱。他对那位大妈说:“你儿子首先就做得不对。为了规避税费和其他费用,竟然拿婚姻当儿戏,以假离婚来达到这一目的,这本身就为不幸埋下了伏笔。房子归女方的协议是夫妻二人离婚前签订的,受法律保护,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是你儿子咎由自取。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这种婚姻也不值得你儿子去留恋,早日离婚或许还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这件事情,就当买个教训吧!”

胖妈一听,虽然说得在理,但并没有帮老姐妹讨来任何实惠啊,不甘心的胖妈又下逐客令:“得,你的道理我们总算明白了,那就是千方百计替对方作想,你就是我们请来帮倒忙的大神。唉,大神我们请不起了,我们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就不相信,这个城里就找不到一个理解我们帮助我们的律师!”

谢正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只得讪讪而去。骂走了谢正,胖妈就拉上老姐妹,去了另一家律师事务所……

两周后,胖妈专等开庭通知,却始终没有等到。忐忑不安的胖妈又给女儿打电话,旁敲侧击问怎么回事。女儿就笑着说,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小女孩已经出院,法院那边也撤诉了。

胖妈还想刨根问底,女儿就撒娇说:“还不是因为你是他未来丈母娘嘛!他不想伤你面子,就自掏腰包补偿了小女孩的家人。”

胖妈试探說:“这么说,我又可以去公园里喂养那些流浪狗了?”

女儿说:“你去吧,快去看看那些流浪狗,它们很快会有新家了。”

胖妈丢下电话跑进公园,发现里面停着一辆小皮卡,皮卡里放着几个笼子,那些流浪狗正被一只只装进笼里。胖妈赶紧跑过去问怎么回事,却见车厢旁边几个人在忙,其中一个正是谢正。见过胖妈,谢正热情上前说:“这些人都是动物保护协会的,把这些流浪狗先送去清洁,注射狂犬疫苗,然后交给爱狗人士认养,没人认养的就由协会收养。总之,它们不会再流浪了,伯母今后也不用再辛苦喂养它们了!”

胖妈满含欣喜看着谢正:“你究竟是律师,还是动物保护协会的?”

谢正说:“我是律师啊,但此刻只是一个保护动物的城市志愿者。伯母,实在对不起,我以前对您的态度太生硬了,其实很多道理是要耐心细致、循序渐进的!”

谢正说罢挥手和胖妈告别。此时,胖妈已经难以平静,她望着谢正的背影,心中默念:“孩子,是大妈不对!大妈想说,一个人有爱心不错,但也要讲法理啊!”

上一次,胖妈不服气,拉着老姐妹去了另一家律师事务所,经过一个资深律师的反复解释,才知道这里面的法律关系,她确实是好心做了错事。按照《民法》,饲养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饲养人或管理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胖妈虽然不是狗的主人,但长期喂食形成了一个流浪狗获取食物的固定地点,而流浪动物的不可控制性及自然天性,在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前提下,必定会给社区的公共环境带来危险。胖妈的爱心行为不是一种规范的救助行为,又未采取任何措施控制相关危险的发生,极易造成对公众利益一种不合理干涉及影响,这种危险影响与小女孩受伤存在因果联系,因而胖妈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胖妈知道违了法,上法庭打官司必输,可谢正帮她及时赔偿挽回了面子,还为这些流浪狗找到了去处,这让胖妈心中的烦心事一瞬间全部化解。她掏出手机打给女儿:“那个谢正,你准备多久带他回家?”

女儿正等着胖妈的电话,立刻喜上眉梢说:“前两次都被你扫地出门,今天有了你的恩准,我就让他今晚斗胆第三次上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