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亲爷爷,后奶奶

发布时间:2017-08-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爷爷把奶奶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

 奶奶已经去世,这个奶奶是个后奶奶。后奶奶长得人高马大,个头和爷爷差不了多少,力气也和爷爷差不了多少。更让爷爷着急的是,后奶奶的饭量大,很能吃,汤汤水水的一顿能吃三四碗!

 那是没吃没喝的年月,那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遍地都是饥荒的年月!

 爷爷便黑着脸批评后奶奶:我说,你就不能少吃点?

 后奶奶不生气。后奶奶豁朗朗地笑了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别嫌弃我吃得多呀!你总得叫我吃饱,吃不饱也得吃个差不多呀!

 爷爷说:咱不是没的吃么!你一顿少吃一碗,就饿死你啦?

 后奶奶不服:怕吃你就别娶我,可是你娶了我啦!

 后奶奶嫁过来第七天,有个闺女跑到爷爷家里来了。闺女也顾不上说话,扑到后奶奶怀里就哭,哭得泪如雨下,哭得肝肠寸断,哭得爬不起来。后奶奶又是哄又是劝又是亲吻闺女的脸又是抚摩闺女的头,然后给爷爷介绍说,这个丫头叫可怜,是她的亲闺女,今年刚刚十五岁;后奶奶对爷爷说,我一狠心一咬牙嫁给你了,留下可怜和她哥哥嫂子在那个家里过日子。

 爷爷问:可怜跑到咱们家干什么来了?隔山隔岭,大老远的!

 后奶奶说:闺女是娘的贴心肉,她想我,她离不开我!

 爷爷说:赶紧让她走,我又不是开店的!

 后奶奶说:她嫂子待她刻薄,老是指桑骂槐地骂她,还对她动手动脚,可怜承受不了……

 后奶奶流泪了,后奶奶的泪流到可怜的额头上,可怜就哭得更厉害。

 可怜抱住后奶奶,跪在地上央求说:娘,我不走,我不走!

 晚上吃飯的时候,饭桌上就多了一个人,除了爷爷后奶奶、除了爷爷的大儿子清水、二儿子清河外,又有了一个闺女可怜。爷爷很不高兴,张口就对闺女说:你是哪儿的人?你怎么跑到我们家里吃饭来了?我们都吃不饱,你还给我们添累赘,你靠边站!

 清水说:就是就是,她来凑什么热闹?叫她走!

 后奶奶说:叫她走?天都黑了,叫她往哪儿走?我是她娘,把我这碗饭匀给她,叫她填填肚子,暖暖身子!

 爷爷说:她吃了今天还有明天,吃了明天还有后天,我管得起么?伸手便夺了可怜的筷子,你快走,别不自觉!

 清河激动了。清河对爷爷说:爹,你别把人逼到绝路上了啊!有句话叫做儿女情长,你还不许人家来看看娘啊?你看可怜多可怜,身子又弱,个头又小,黑天墨地,你往哪里赶她?她要在野地里碰着了摔着了叫坏人欺负了,你负得起责任,对得住我这后娘吗?

 爷爷不言声了。清水不言声了。油灯挂在墙上,灯苗摇啊摇啊,摇出满屋子昏黄,满屋子朦胧。

 清河说:不就是一碗饭么?今天晚上我不饿,把我的那两碗饭留给可怜吃!爹,你也是有儿有女的人,将心比心,将人比己,可怜是我们的妹妹呀!

 清河起身走了,清水说:爹,你看老二,胡说八道,胳膊肘子往外扭,什么态度!

 那天晚上可怜没走,爷爷挤到两个儿子屋里睡觉。清水说,爹,你开了这个头,以后可就麻烦了,那丫头吃惯了嘴,跑惯了腿……清河说,爹,可怜既是咱们的亲戚又是咱们的客人,你留下她就对了!

 爷爷没有表态,只是干干地说:你们两个麻烦!

 十天之后,可怜带着满脸的伤痕又来了。可怜抱住后奶奶哭得死去活来,说她脸上这块伤是被哥哥打的,那块伤是被嫂子用烧火棍烫的,说身上还有伤,脚上还有伤。可怜说,娘啊娘啊,这一回俺死也不回去了,你就收下你的闺女吧!可怜又朝爷爷一跪,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大叔,我也是你的孩子呀!

 当天夜里,爷爷又来到两个儿子屋里睡觉,爷爷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清水说:爹,我说那个丫头吃惯了嘴跑惯了腿,你看是不是?往出轰她!

 清河说:爹,我想好了,明天我就到山西挖煤去,这样一来可以省下一份口粮,给可怜吃;二来可以挣几块现大洋,补贴咱家!

 爷爷说:二小,那大洋是好挣的么?那得豁着命上,你才16岁,不去!

 第二天早晨,爷爷起炕以后,家里已经没了清河。爷爷带着18岁的清水往山西方向猛追,追了半天也没有追上。

 一年后,可怜的个头长高了,脸也光泽了,在人群里一站,桃花一样鲜亮耀眼。

 爷爷和后奶奶说:可怜这丫头不赖,手脚勤谨,心眼善良,你给她说说,让她给咱们清水做媳妇吧!

 奶奶说:你还有脸说这话,你不是要赶她走么?

 爷爷说:打人不打脸,说话不揭短,那不是已经过去了的事情吗?

 奶奶笑了:我早问过可怜了,她不肯嫁给老大,她愿意等着二小!

 爷爷说:那她得等三年,二小不是捎回信来,说他三年以后才能回来么?

 奶奶说:可怜讲啦,十年她也等着,二十年她也等着!

 等着等着有了我,清河是我爹,可怜是我娘,清水是我亲大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