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一座岛锁住一个人

发布时间:2017-08-2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成了叫化子

侯天福迷恋上赌博,成天往赌场里钻。赌场里人知道他有钱,常常赊钱给他赌。他也不懂得分寸,不输完身上的钱就不离开。

这一天,赌场管事的对他说:“侯少爷,该把账结一结了。”侯天福坐在赌桌上,头也没抬,问:“多少?”管事的说:“5000两银子。”侯天福说:“老规矩,我写个字,你去茶店找吴掌柜拿。”

过了一会,管事的回来恼着脸说:“侯少爷,吴掌柜说没银子,付不了。”侯天福一惊,急忙去找吴掌柜。吴掌柜苦着脸说:“少爷,一连几个月都看不到你的人影,派人去请你,你也不到。想当初老爷在世的时候,天天在店里督促,人人勤奋,不敢偷懒,逢到大单生意,都是自己亲自谈。现在倒好,一个比一个懒,加上这两年茶叶行情不好,生意已经做不下去了,你又十天半月派人来拿钱,账上已经亏空,入不敷出了。”

侯天福心烦意乱,拿过账本翻看,账上已经亏空好几千两银子了。他抬头看着掌柜说:“现在怎么办?”吴掌柜说:“还能怎么办?如果有钱填补,还能度过难关。”可当初侯天福的父亲留下的几箱银子,早已经被他赌没了,哪里还有钱?

一连几天,侯天福坐在店里愁眉苦脸地想办法,赌场也不去了。赌场管事的却带人找上门来,限他5天内还钱,否则就砸了茶店。侯天福好赌,亲戚们早已经和他断绝了关系,本来父亲在世时,已经给他定下一门娃娃亲,可是未来的老丈人胡员外几次劝诫他戒赌无果,已经毁了婚约。他连借钱的人都没有。

就在侯天福无计可施时,有个浙江来的客商经人指点,找上门来要收购茶店。那人知道他的难处,价格压得很低,侯天福被赌场的人逼得紧,只得忍痛卖给他。

经此一劫,侯天福赌性仍然难改,拿着剩余的钱,转身扎进赌场,没几天就输光了。后来,侯天福把祖上留的大宅院也卖了,那钱,最后也都消失在赌桌上。他一无所有,沦落为叫花子,桥洞成了他的住所。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冷,很少下雪的沿海一带居然下起了雪。侯天福忍着饥寒,在人影稀稀拉拉的集市上乞讨,忽然一个穿着体面的人拦住了他。那人把他带到饭馆,点了几个菜,侯天福狼吞虎咽吃起来。那人自我介绍说他姓冯,是侯天福祖父的朋友,一直在外做生意,这几天才回来,得知侯天福穷困潦倒,特地来看他。

冯掌柜叹息一声,问:“你年纪轻轻,难道就打算这样乞讨过日子?”

侯天福抹着嘴角的油腻说:“我也想东山再起,可是没有本钱,无可奈何啊。”

冯掌柜说:“如果有本钱,你打算干什么?”

侯天福说:“还是做老本行,开茶店。当初爹爹在世时,传授过生意经,只是我好赌,一直没有打理生意。”

冯掌柜说:“本钱的事,我可以借你,但你一定要戒赌,不可再走回头路。”冯掌柜从包里拿出几封银子,“一共500两,可以先盘个小店,以后慢慢做大。”

侯天福接过银子,千恩万谢,许诺说以后赚到钱了,一定奉还,并询问冯掌柜的地址。冯掌柜说:“等你赚到钱了,我来拿。”转身走了。

侯天福拿着银子,寻思着先租个门面。走着走着,不觉走到了赌场门前,他的心里就像有无数只手拉扯著一样,徘徊了好久,最终进了赌场。

赌场对面站着冯掌柜,他悄悄跟着侯天福,见侯天福进了赌场,他摇摇头,叹息一声,走了。

侯天福把500两银子输了个精光,被赌场的人打骂着赶了出来。

开春了,这一天,侯天福拿着讨来的几钱银子,跑进赌场过把手瘾,输急了偷偷出老千,被赌场的人抓个正着,打手们围着他拳打脚踢。侯天福祖父是有名的金枪将,留下一套“伏虎枪法”,侯天福从小练习枪法,功夫不弱,他左遮右挡,逃出重围,在街上亡命奔逃。忽然冲出两名军汉,出其不意地将侯天福掀翻在地,拿着绳索把他绑了起来。

侯天福急忙问:“两位军爷,为什么绑我?”

一名军汉拿出一纸文书说:“奉虎威将军的手令,拿你到军营。”不由分说,拉着侯天福就走。

成了软骨头

在军营里,见到虎威将军,侯天福一愣,这不是冯掌柜吗?

不错,冯掌柜就是虎威将军冯远征。他年轻时追随侯天福的祖父侯将军,很得侯将军的赏识,予以提拔重用。侯将军告老还乡后,冯远征累功升迁为节度使,坐镇浙江沿海一带。他听说了侯天福赌博败家的事情,特意去帮助侯天福,令他失望的是,侯天福恶习难改。

冯将军语重心长地说:“我感念你祖父的知遇之恩,不能对你的堕落坐视不管。目前,倭寇入侵,已经占领了不少城镇,我奉命起兵征讨,不日即将出征。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我将你征用到兵营,希望你能英勇杀敌,到时因功论赏,封个一官半职,也不辜负你祖父金枪将的名望。”

侯天福急忙保证,一定会英勇杀敌,不负冯将军的厚望。

侯天福被分在长枪队,在军营里训练。虽然训练很苦,但是有吃有喝,好过当乞丐饥一顿饱一顿,侯天福的劲头很足。

一座岛锁住一个人(2)

训练了十来天,就开拔前线。前线战况很激烈,经过几个回合的战斗,倭寇固守在千佛山,双方形成对峙局面。

冯将军派侦察兵经过地形侦察,决定出奇兵偷袭。千佛山的关口恶魔关,是攻入千佛山的关键,虽然恶魔关依仗天险,易守难攻,但是如果从山间小路偷袭,攀岩而下,就有可能拿下恶魔关。拿下了恶魔关,攻下千佛山就易如反掌。

经过精挑细选,冯将军组织了一支敢死队,敢死队由刀兵和枪兵混成,每天进行攀岩训练。侯天福被冯将军编进敢死队,冯将军专门和他谈了话。冯将军说:“这场偷袭战,将是一场恶战,越是恶战,越是能够锻炼军人,越是能够成就英雄。你祖父金枪将侯将军,还有我,身上的功名都是经过无数次恶战得来的。这是你立功的机会,大功告成后,敢死队的人都会升迁。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侯天福把胸脯拍得“啪啪”响,高声保证,英勇杀敌。

这一天,大雨下得地动山摇,冯将军下令敢死队出发。敢死队顶着如注大雨,穿越在山间小路上,到得恶魔关边的山崖上面。此时正好三更时辰,正是偷袭的最佳时机。敢死队攀岩而下,杀入恶魔关,一时间厮杀声四起,淹没在风雨中。

侯天福伏在山崖下的草丛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虽然这次是立功的好时机,可是他平时比较懒,功夫不深,停留在花拳绣腿的表面,冲上去无疑送死。他还没有娶妻生子,就这么白白死了,心有不甘。于是他耍起了小聪明,躲在一边,成功了,他可以分得荣耀;失败了,他可以率先逃跑。

可是这风雨声太大,根本听不清战斗进行得如何了。等了大半个时辰,侯天福摸向恶魔关,脚下磕磕碰碰的尽是死尸,他也分不清是敌是我。到了恶魔关,除了风雨声,四处一片寂静。他正探头探脑地往前摸索,忽然听见人声,听口音,是几个倭寇在说话。侯天福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心里清楚,敢死队没了,不然怎么没有打斗声,只有倭寇的说话声?

侯天福拿出攀岩的工具,悄悄坠下关口,急匆匆地往军营赶。才走了不到两里路,忽然脚下被绊马索绊倒,几个军汉按住他,原来是冯将军率领大军接应来了,黑暗里分不清敌我,故此设伏将他拿下。侯天福痛哭流涕地报告,敢死队全军覆没,就他一人逃了出来。

冯将军叹息一声,说:“敢死队两百多号人,都是精英,即使他们全部殉国了,也会给敌人重创。此时不拿下恶魔关,更待何时!”于是下令大军攻打恶魔关。

恶魔关上只剩下十几个残寇,大军一到,很轻易地拿下了。冯将军下令部分兵丁打扫战场,扼守关口,一面带领大军往千佛山进发。千佛山得到恶魔关被偷袭的消息,肯定会派兵来营救,正是伏击的好时机。

冯将军带领大军向前推进,忽然听见前面喊杀声起,原来是敢死队在伏击千佛山的援军。此时,天已拂晓,大雨已停,冯将军指挥大军加入战斗,重创敌军,敌军退回千佛山。

当初敢死队拿下关口,来不及打扫战场,副将就率领敢死队在路上设伏,阻击敌军,为大军到来争取时间。虽然这场恶战让敢死队死伤大半,但是大获全胜,功不可没。

冯将军安营扎寨毕,令人把侯天福拿下,本想依军法斩了他,但是看在侯老将军的情面上,打了80军棍。侯天福被打得屁股开了花,哎哟连天的在冯将军大帐里调养腿伤。

成了逃兵

这一天晚上,侯天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忽然听见冯将军在大帐里和亲信悄悄说话,他急忙潜到帐布旁边,偷听起来。

只听冯将军问:“都安排妥当了?”

亲信悄声说:“妥当了,都埋在了鬼见愁岛。”

鬼见愁岛就在侯天福老家那一带,离老家上百里远。他听说过这个岛,因为在海中,离陆地大约有10多里海路,很少有人上岛,连过往的渔船都不路过,人称“鬼见愁”。

只听冯将军叹息一声,说:“唉,该死的倭寇,抢的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这钱如果上交朝廷,只能中饱贪官私囊,不会还给老百姓。我们把它埋在岛上,等到我告老还乡的时候,一部分拿来抚恤为国捐躯的将士,一部分拿来救济贫苦百姓,也算做一件功德善事。”

亲信夸赞说:“将军为兵为民着想,实乃将士和百姓之福!”

冯将军笑说:“哪里哪里!不过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此战斩获的物资,上报朝廷的数目我已经更改,过几天就班师回驻地,论功行赏,当然少不了记你一笔功劳。”

亲信忙谢道:“多謝将军栽培!”

大帐内归于平静后,侯天福更加睡不着了。千佛山被破之后,就听到军内传言,缴获许多金银财宝,堆积如山,看来这是真的了。要是据为己有,一辈子也挥霍不完,岂不是快意人生!

在贪念的促使下,第二天,趁人不备,强忍着屁股未痊愈的疼痛,侯天福开溜了,他要去鬼见愁岛上挖宝!虽然不知埋宝的详细地址,但是一个岛能有多大?把岛掘地三尺,还怕找不到?

侯天福当了两个月的兵,军饷加上刚去时冯将军给的见面礼,手头上有几两散银子。他在海边集镇上买了铁镐铁锹砍刀斧头等工具,买了几袋干粮和几桶水,偷了一只小船,趁着夜色,悄悄去了鬼见愁岛。

一座岛锁住一个人(3)

等到上了岛,侯天福傻了眼。鬼见愁岛方圆至少有七八里,他一个人一镐一镐地挖,要挖到什么时候?他选择了一处认为极有可能埋宝的地点,才挖了一个上午,就累得腰酸背痛,卯着劲干了一天,第二天愣是起不来,骨头像散了架一样。他从小当惯了少爷,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体力活,而且挖宝不像翻地,翻地只要挖开地表就行,挖宝却得至少挖地3尺以上,没有人藏宝会草草地藏在地表。侯天福挖了一天,只挖得方圆几尺大的一个坑。

好不容易挣扎着起来,挖了一会,侯天福气馁了,照这种速度,得好几年才能挖完。去他奶奶的藏宝,本少爷天生就不是干这种体力活的料,他可不想累死在这荒无人烟的破岛上。

侯天福扔下工具,摇着小船,回到了集镇上。

在集镇上东瞅西看时,侯天福看见一群人围着一张布告在议论纷纷。他凑上去看,却是缉拿逃兵侯天福的布告,抓获者赏银10两,慌得他扭头就走。

侯天福低着头,来到一家偏僻的小馆子,他得先填饱肚子。点了两个荤菜一壶烧酒,正在埋头吃着,忽然一个人带着两个全副武装的官兵站到他面前,指着他说:“就是这个人,逃兵侯天福。”那个人是个小混混,这天正无所事事地站在布告前看热闹,看见一个人钻进人群里忽然又急匆匆地挤出来,留神一看,不是侯天福是谁?他悄悄跟着侯天福,见他进了小饭馆,就急匆匆地跑去告密,好得赏银。

侯天福急忙把桌子向官兵使劲一掀,纵身跳出窗外,撒腿就向镇外跑去,官兵和小混混在后高喊着紧紧追赶。

侯天福最终摆脱追赶,躲在镇外的山上。他喘息稍定,思考该去哪里躲一阵子时,忽然发现没有地方可去,有缉拿通告“罩着”他,他哪里也去不了。他对当前处境分析了一下,如果被抓住,不砍头,也得坐牢发配塞外充军,今生难以重获自由,而且像他这种吃肉喝酒在行干活下力不行的人,身无一技之长,就算躲过追捕,也难以生存下去,总不能再干回老本行去当叫花子吧。现在看来,只有鬼见愁岛才是他的去处,既能躲过追捕,而且还有发财的希望,找到宝藏之日,就是他翻身之时,虽然苦点累点,总好过砍头充军。

天黑后,侯天福驾着小船,又回到了鬼见愁岛。

成了荒岛野人

侯天福并没有急于挖宝,他得先解决水源和食物的问题。在岛上转悠了整整两天,他找到了一块湿地,开始挖掘起来。幸运的是,当他挖到一丈深时,冒出了泉水,他捧起来喝了一口,没有异味,口感正常。解决了至关重要的水源问题,食物就好说,岛上有很多野果可以充饥,有一些野兔等小动物可以捕捉,他还可以在海边叉鱼。他砍了一些木头,搭了一个简易的窝棚,把衣服脱下来洗干净,晒干后放在窝棚里。岛上没人,他裸体干活,既省了洗衣服,也省了衣服磨损,挖到宝藏之日,他得有衣服穿着出去才行呀。

侯天福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笨拙的挖宝计划,那就是花上3到5年,将整个岛屿翻一遍,直到找到宝藏为止。他以窝棚为中心,先向东边挖掘,东边的树木比较少。他每天按部就班地挖掘,困了就睡,累了就采集食物,他得准备过冬的食物。

这一天,侯天福拿着小树丫制成的鱼叉,到海边叉鱼时,发现拴在礁石上的小船不见了,他好几天没来海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他愣了好长时间,看来是海浪卷走了,老天真是欺负人,连他与外界联系的唯一交通工具也没收了。

侯天福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野人,裸体在岛上追赶野兔,在海边叉鱼,吃着烧烤的半生半熟的食物,头发和胡子比着长,几乎遮着了脸,没人说话让他几乎失语。唯一让他饱含希望的是,宝藏在等着他挖掘,他每挖下一分,就与希望接近一分。

就这样过了两年,岛屿才被他挖掘一小半。他人变黑变瘦了,当然也变结实了,不再是当年那个白白胖胖的侯天福了。

看着这些被翻开的土壤,有一天,侯天福突然灵光一现,何不种点什么,不然白白浪费了这些被翻开的土地。种什么呢?这两年里,虽然地处大海中,但是侯天福发现岛上的气候和沿海内陆没有多大区别,干脆就种一些茶树,一来他会炒茶品茶的生意经,二来也解决了他喝茶的问题。他已经两年没有喝茶了,一想到茶叶,他就两腮生津。

可是买茶树的钱呢?他当初那点钱都拿来买了工具食物和水,如今是货真价实的穷光蛋一个。两年的时间并没有让侯天福的脑袋生锈,他看着岛西边那些参天大树,心中有了主意,那都是上百年的上等木材,可以卖个好价钱。没有船怎么把木材运出去呢?扎木筏呗。

侯天福兴奋起来,两年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不知道怎么样了?他得出去看看了。当初带着锯子斧头等伐木工具,侯天福不翻地了,开始伐木。他一个人,累死累活的,伐倒去枝截成木筒子,一棵树差不多得两三天。忙了半个月,伐了5棵树。他又花了半个月时间,用青藤编成绳子。他选了粗细均匀的树筒子,采取滚木的方式,把树筒子运到海边,用绳子绑在一起,制成了一个大木筏,用树枝制成了两个简易木桨,穿上衣服,带了一些野果,出发了。

可是木筏太大,不像船一样能够在大海中自由掌控,它顺着海流走,等到侯天福用简易船桨把它撑到岸时,已经是浙江地界了。

一座岛锁住一个人(4)

果然如侯天福所料,木头卖了个好价钱。拿到钱,第一件事情,就是理发修面,第二件事情,到餐馆饱餐一顿。然后逛街买茶籽。

侯天福在街上寻找卖茶籽的店时,无意中路过一家赌场,门口两个人招呼他进去玩一把。侯天福想起来3年前他赌得倾家荡产的事情,他在赌场中快活,他在街上乞讨,他贪生怕死被打军棍,他被缉拿逃亡鬼见愁岛……一幕幕在眼前飘过,恍如隔世。要是没有赌博,他如今早就成家立业,子女绕膝,过着逍遥自在的富家翁生活了。侯天福拎了拎袋子里的钱,苦笑一声,继续往前走。赌场的人见他犹豫,就上来拉他进去,边拉边用煽动性十足的语言,鼓动他进去玩一把。侯天福挣脱开,扬长而去。

其实侯天福在这两年里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早就把赌博的问题想了个通透,悔意渐渐占据了心田,赶走了赌性。两年前,他浑浑噩噩地没时间思考,而在岛上,他有大把的时间,来回忆过去,评判过去的对与错。

侯天福买了茶籽,还买了锅碗瓢勺酱醋油盐茶米酒,租了一条能够挂风帆的船,回到了鬼见愁岛。

接下来,侯天福就是没日没夜地种茶籽和伐树,每隔一段时间,他把树木运到对面镇上出售,买一些茶籽和日常用品。等到来年春天,看着长出来的茶苗,侯天福满怀欣喜。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翻过的土地全部长出了茶苗,侯天福精心侍弄着茶场,反倒不急于挖宝藏了。侯天福卖树,手上也有了一些积蓄,早就买了一条大帆船了。

成了茶場主

有一天早上,侯天福突然被女人的哭声惊醒。他开始以为是做梦,可是他睁开眼后,那悲悲戚戚的哭声仍然时断时续,侯天福爬起来就往海边跑。

海边上,一个女人抱着一个梳妆箱,趴在一块大木板上哭着。侯天福迟疑着走上前去,惊呼一声:“翠翠!”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老天竟然把未婚妻胡翠翠送到岛上来了。

胡翠翠就是侯天福的父亲给他定的娃娃亲。侯老掌柜在世时,逢年过节,都会派侯天福去拜访胡员外,胡员外当初对侯天福这个未来的乘龙快婿很是满意,也不避嫌,每次都让胡翠翠到客厅和侯天福见面叙话,一家人一起进餐。侯老掌柜老来得子,对于侯天福过于宠爱,老伴和他先后去世后,不谙世事的侯天福迷上了赌博。本来好心的胡员外想把女儿嫁过来,也好帮忙侯天福打理家务。他见侯天福迷恋赌博,劝诫了几回,侯天福听不进。胡员外不想把女儿推入火坑,就找来侯家家族的长辈,当众毁了婚约。

侯天福把胡翠翠带到窝棚里,打来泉水让胡翠翠梳洗。胡翠翠从梳妆箱里拿出衣服换了,光鲜鲜地走出来,把侯天福的眼睛都快亮瞎了。

侯天福还没有从不可思议中走出来,愣了好久,才问起胡翠翠漂流到这里的缘由。

胡翠翠告诉侯天福,自从毁了婚约后,父亲就托人说了一门亲,逼她嫁过去。可是胡翠翠不同意,说她生是侯家人死是侯家鬼。胡翠翠性子烈,他爹也没有办法,只得由着她。后来侯天福成了军营缉拿的逃兵,没有了消息,胡员外就逼胡翠翠嫁入官宦之家做小。最后胡翠翠忍无可忍,偷跑出来,打算投靠嫁在广东的表姐,然后打探侯天福的消息。没想到,客船触礁破裂,她抱着一块船板,就这样漂流到了鬼见愁岛。

侯天福心内激动不已,没想到胡翠翠居然对他不离不弃,看来她漂流到鬼见愁岛,是天意!侯天福喜得心花怒放,他在岛上活了下来,生活有了起色,老天又把他未婚妻送来了,老天这次真正是开了眼了,从此后,他就不再孤单了。

侯天福喜得当即就要上前搂抱胡翠翠,胡翠翠一把推开他,正色道:“我虽然仍然承认我们之间的夫妻名分,此生非你不嫁,但是我并没有答应现在嫁给你,你我还得讲究礼法,不可逾越。”

侯天福有些烦躁地问:“那你要怎样才答应嫁给我?”

胡翠翠说:“我好歹是大家闺秀,既然当初有了明媒,当然以后就要正娶。我要堂堂正正敲锣打鼓地嫁给你,而不是现在偷鸡摸狗般没有名分。”胡翠翠进一步说,她可不想他们的子女就这样在鬼见愁岛上当小野人,等到哪一天侯天福有能力养妻生子了,那时就嫁给他。

侯天福嬉皮笑脸地想用强,胡翠翠冷着脸说:“你要用强,我就死给你看!”看着胡翠翠一脸决绝的样子,侯天福不敢造次,道了歉罢了休,并且保证说,他不会让胡翠翠失望的。

侯天福专门给胡翠翠搭了一个大窝棚,又上岸给她买了新床和被褥衣服,并且按照胡翠翠的要求,买了不少鸡苗和小猪小羊。

这以后,侯天福在岛东侍弄他的茶场,胡翠翠在岛西放养她的猪鸡羊。每天,胡翠翠像一个妻子一样,烧饭做菜洗衣晒被,侯天福过起了甜蜜的小家庭生活,他的一颗心终于有了着落,生活也终于有了目标。经历了这么多,侯天福格外珍惜这种家的温馨,他始终遵循着胡翠翠“礼法”的要求,不敢逾越红线。就是这样,他也觉得这是老天对他的格外恩赐,他想紧紧抓住这种得之不易的幸福。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幼苗期快过了,侯天福的茶场可以打顶采摘了。和胡翠翠一起掐着茶叶嫩尖,侯天福喜得嘴都合不拢,以茶场现在的规模,两年内足以让他打个翻身仗。当晚,侯天福试着翻炒茶叶,泡了一壶,喝着口感非常好,清香满腮。第二天,就着阳光,他又泡了一壶,只见茶汤泛绿,茶叶片片直立。胡翠翠在旁忍不住夸奖说:“想不到,你还炒得一手好茶。”

一座岛锁住一个人(5)

侯天福感叹说:“这还得感谢我爹,当初教过我炒茶品茶的生意经,想不到现在派上了大用处,我侯天福翻身就靠这手艺了。”

侯天福把茶叶打包,运到沿海一带城镇上去卖,价格实惠,生意不错。

年底,侯天福把胡翠翠养了两年的鸡羊猪出栏放卖,一算账,两人挣了近千两银子。捧着白花花的银子,侯天福第一次感觉到沉甸甸的分量。当初,他一年挥霍几万两银子,也没有感觉到一丁点分量。

春节晚上,侯天福和胡翠翠都喝了一点小酒,晕乎乎的,胡翠翠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副赌具,笑着喊侯天福:“天福哥,忙了几年,现在该喘口气消停一会了,大过年的,不如我俩来玩两把。”

侯天福笑眯眯地走过来,说:“妹子,你不用试探哥,哥真的戒赌了。”拿着赌具扔进炭盆里,賭具瞬间被火吞灭。这副赌具是藏在梳妆箱里带过来的,胡翠翠真的是在试探侯天福。

胡翠翠掩面抽泣着说:“戒了就好!”继而又醉眼蒙眬地问:“天福哥,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侯天福喜不自禁地说:“明年春上,我找人来起大屋,敲锣打鼓地娶你。”

胡翠翠笑得像花儿一样。

成了真正的男人

一开春,侯天福就忙着到镇上找人,帮忙跟着胡翠翠采春茶,他则带着木匠,伐木起屋。岛上现成的好木材,他打算以泉眼为中心,起一座三进三出的大木屋。

这一天,他在镇上采购物品,忽然被一人拉住,叫道:“侯天福,你没死啊!”

侯天福恼着脸呵斥道:“怎么说话啊?好端端的怎么诅咒人啊!”

待到侯天福回过头,愣住了,竟然是冯将军的亲信刘大宝。侯天福傻愣愣地问:“这么多年了,你们还不放过我啊?”他以为刘大宝是来捉他这个逃兵的。

刘大宝笑哈哈地说:“你看看,我现在穿的不是军装,早退役了。”

两人相携着进了一家酒楼,边喝酒边叙话。

刘大宝说:“我和冯将军都以为你死在鬼见愁岛上了。”

当初,冯将军念在侯老将军面子上,准备拉侯天福一把,可是侯天福是个贪生怕死的软骨头,令冯将军大失所望。他本来想把侯天福赶走不再管,可是他又担心人言可畏,骂他做事不能善始善终,不真心好好拉扯故交后人一把,就和刘大宝上演了一出埋宝的好戏,哄贪财的侯天福到鬼见愁岛上去,后来又派人悄悄偷走了小船。侯天福饿死在鬼见愁岛上,人不知鬼不觉的,闲言碎语自然不会说到冯将军身上。

刘大宝说:“当初,在镇上,你被小混混举报,真要想抓你,你能跑脱?那都是冯将军吩咐好的,吓唬你让你不敢再回来。至于你的逃兵布告,也是虚张声势,根本没有上报备案,所以说,你是自由身,以后再也不要担心了。”

侯天福这才知道,冯将军是把他当做烫手的山芋扔出去。侯天福想了片刻,说:“我把岛挖了一半,后来也想到这可能是一个大忽悠,就不挖了。可是我还是得感谢冯将军,我真的在岛上挖到宝了。”

刘大宝惊得瞪大眼睛说:“你真的挖到宝了?”

侯天福点点头,把他这几年在岛上发家的事情讲了。

刘大宝感叹道:“看来,你的结局是最好的了。”他告诉侯天福,平定倭寇的第二年,冯将军被人参了一本,说是私吞倭寇赃银,皇上念他劳苦功高,抄家罢官,贬为平民,在老家养老,靠门生故旧周济度日。刘大宝也受牵连,退役回家务农。他也是这附近的人,今天上街买东西,碰巧遇见侯天福。刘大宝讲,最惨的是敢死队里负伤的弟兄们,缺胳膊少腿的,官府每年发点活命钱,基本上在家等死。

侯天福沉吟片刻,说:“这样吧,我打算开个茶店,东山再起,正好缺人手。你去召集生活困难的敢死队老弟兄们,大家一起干。”

刘大宝冲侯天福一抱拳,哽咽道:“侯哥,我替弟兄们先道谢了!”

大木屋造好后,侯天福添置了家具,选了个黄道吉日,准备迎娶胡翠翠。胡翠翠对他说:“你得去接我爸妈来,按规矩,姑娘出嫁,爸妈得送。”

侯天福恼火地说:“你爸当初悔婚,逼你嫁人,我不认他!”

胡翠翠用指头点着他的头说:“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当初,侯天福在街上贩卖木材,风声传到胡员外耳里,他悄悄派家丁晚上登岛看过,看到岛上栽种着茶树,知道侯天福浪子回头了,就把胡翠翠送过去帮他一把。但是他不确定侯天福是不是骨子里悔改,还有待观察,所以,胡翠翠假装漂流到鬼见愁岛上,才会约法三章,不得逾越礼法。

听闻事情缘由,侯天福心说,我还以为是老天有眼,原来是老丈人有眼!

结婚当天,老弟兄们抬着花轿,敲锣打鼓地抬着胡翠翠,从大窝棚里出发,绕岛一周,送进新家。

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喝喜酒。刘大宝拿出2两银子说:“这是冯将军的心意,他还给你写了一封书信。”书信大意说,悔不该当初欺骗侯天福,听说侯天福浪子回头成家立业了,心里为侯老将军在天之灵感到宽慰,无颜相见,特奉薄意以表祝贺。

一座岛锁住一个人(6)

侯天福感叹说:“冯将军是我的逆境贵人,我以后会去看望他的。”

侯天福举起酒杯敬胡员外说:“岳父,承蒙不弃,我真心敬你一杯。”

胡员外干了,感叹说:“不用谢我,我当初是真心悔婚。要谢你就谢两个人,一个谢我女儿翠翠,要不是她寻死觅活坚持非你不嫁,我也不会无奈之下送她到岛。一个谢你自己,你如不心回意转,不勤奋发家,女儿我会接回,你也不会有今天。”

侯天福真心诚意举杯对胡翠翠说:“谢谢娘子!”

胡翠翠仰头一口倒下,呛得直咳嗽,引得一屋子人开心大笑。

后来,在老兄弟们的齐心合力下,侯天福在苏州福州杭州都开了茶店,生意如日中天。再后来,儿女们都长大了,到城镇上另起灶头成家立业。

侯天福却一直住在岛上,和胡翠翠厮守到天命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