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医者父母心

发布时间:2017-11-19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徐岭村的徐三泰是个祖传老中医,自己开了个诊所,十里八村的乡亲们谁要是有个头疼脑热,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找徐三泰诊治。最近,门庭若市的徐氏诊所忽然门可罗雀,车稀人少,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乡卫生院来了个省城的胡专家,大家都跑他那里去了。

省城里的专家?徐三泰摇摇头,带着大宝想去乡卫生院看看。大宝是他收的徒弟,在市卫校刚刚毕业,现在回到村里跟着徐三泰深造。大宝实诚,对徐三泰忠心耿耿,在去卫生院的路上,嘴里一直嘟囔,什么狗屁专家,肯定是来乡下忽悠没见识的庄稼人的。

大宝一激动,嘴上就开始跑起了火车,说什么东南某省的民营医疗机构,到处承包公立医院的科室骗钱;还有什么医疗“砖家”,靠假仪器骗人,种种勾当可谓触目惊心。

徐三泰气得胡子乱颤,心想,自古以来,医者父母心,这些老祖宗传下来的信条,他们都丢光了吗?要是这些居心不良的医生让自己给碰到了,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刚进乡卫生院的大门,迎頭碰上了张院长。张院长夹着一个公文包正要向外走,一见徐三泰,忙停了下来。

张院长说:“徐老爷子,您来得正好。有空去和省城来的胡专家交流一下吧,您是民间老医生,经验丰富,肚子里全是老药方;这个胡专家呢,是名牌大学的高才生,又在省城大医院历练了好几年,学术水平很高。你们要是一碰撞,绝对能碰出很多医学的火花来!”

徐三泰见处事圆滑的张院长把话说得滴水不漏,只好应道:“张院长过奖了,老朽何德何能,今天我就是来向这省城来的大专家请教的!”

这时,一辆轿车开了过来,停下了。张院长拉开车门,转头对徐三泰说:“您和胡专家慢慢聊,我今天得去市里参加个专题会,几天以后回来!”

张院长走后,徐三泰便带着大宝踱着方步进了门诊楼,径直来到胡医生的诊室。

一进屋,徐三泰就见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正侧脸向一个患者询问病情。徐三泰心里暗暗吃惊,这难道就是省城来的专家?怎么如此年轻?

胡医生抬头一看徐三泰站在门口,忙让旁边一个年轻助手搬椅子让老先生坐下。那助手搬完椅子,还递上一杯白开水。徐三泰的心绪稍稍平和起来,心想不管这专家本事怎么样,态度倒是还不错。

胡医生送走了刚才的患者,问清楚来人是徐三泰后,客气地站起身来说:“久仰大名,张院长在我面前提过您好几次,说您是医学世家,尤其是精通中医传统治疗!”

几句客气话让徐三泰十分受用,他点了点头,夸奖胡医生年轻有为。胡医生摆摆手说:“我还年轻,在徐老面前是个晚辈,您老人家直接叫我名字胡玉发就行了。”

还没说几句话,胡玉发的电话响了起来。胡玉发一看手机屏幕,马上站起身来拉着助手就向外走,临走时回过头来,对徐三泰说先在这里稍等一下,他去病房看看。

胡玉发一走,徐三泰便和大宝打量起这间不大的诊室来。忽然,大宝尖叫一声:“师傅,您看这柜子上的药盒,有问题呀。这、这些药都过期了!”

徐三泰赶紧从衣袋里掏出老花镜戴上,盯着药柜上放着的药盒,一个一个地仔细端详起来。果真如大宝所说,一连看了好几盒药,只见药盒上面印的有效日期,显示都过期了,有的过期一个多月,有的甚至半年多。

徐三泰暗骂,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胡玉发看着斯斯文文的,怎么这么黑心,竟然卖过期药!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过了有效期的药品,成分可能会分解为别的产物,而这些分解的产物有可能对身体产生副作用。如果吃了变质的药品,不仅没有治疗效果,还会有细菌感染的危险。

大宝气得满脸通红,他看了看门口没人,小声对徐三泰说:“我听说了,现在很多无良诊所和医生专门通过地下渠道,以白菜价收购那些过期药,然后再高价卖给普通患者,中间赚取高额利润。我看胡玉发也是这一类禽兽,真是太可恶了!”

徐三泰点了点头,示意大宝用智能手机赶紧对着几个药盒拍了照片,这是留取证据,又说这事儿暂时不要声张,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就在徐三泰要进一步仔细查看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徐三泰马上拿起医生办公桌旁边的一份报纸装模作样地阅读起来,大宝也翻开手机玩起了微信。

来人是胡玉发,只见他神色慌张,对徐三泰抱歉说:“今天不能和老先生长聊了,现在我急着送一个病人去市里医院做手术。改日再向您老请教!”说着就客气地把徐三泰和大宝请了出来,随后在坐诊室门上挂了锁。

出卫生院大门时,徐三泰见几个人正七手八脚地把一个老汉往救护车上抬。上前一瞧,老汉是邻村的老友吴有福。徐三泰不禁心想,嘿,这吴老汉不是原来一直找我看那糖尿病吗,最近也不来诊所了,今天出现在这里,不用问,来找这个所谓的省城专家来看了!

回到家后,徐三泰心绪难宁,他想等胡玉发从市里回来后,一定得找他好好说说,他怎么能这么坑乡亲们呢,那些过期药怎么能给大伙儿开呢!

医者父母心(2)

他越想越气,竟然郁气积胸,病倒在床上,过了好几天才慢慢缓过来。

这天,他觉得有精神了,就从床上爬起来,叫上大宝要再去乡卫生院会会那个胡玉发。可他还双脚还没迈出院门,就见吴有福来找他唠嗑了。

没等徐三泰过问,吴有福便红着脸说:“老哥,我不是不信任你啊,可我这病一直不好,听说那个胡医生看得神,这才去的。当时,我一见他,他就说这病可不能再吃药拖着了,必须手术解决才成。你还别说,自从胡医生给我做完手术,我这病轻多了,你看,走路也有劲了!”

吴有福原来就是一直吃着徐三泰的药,他这么一说,徐三泰心里很不是滋味,便提高嗓门说:“你这糖尿病是个顽固病,做手术能这么快让你好起来?来,让我看看他胡玉发做的啥手术。”

吴有福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一退裤子,说:“看,在大腿这里。”

徐三泰眯着眼瞅了半天,说:“这大腿处怎么没有刀疤?”他看着吴有福一脸的茫然,马上意识到什么,又说道:“你说说当时动手术的情形,依我看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吴有福警觉起来:“这两天回到家后我也纳闷呢,当时胡医生说了一堆手术名词,可我文化低也不懂,动手术时,他们给我用了局部麻醉药,迷迷糊糊的好像睡着一般,怪就怪在他们在我腿上鼓捣半天,我咋也没感觉出痛来。你现在又说大腿根没有刀疤,我也觉得很奇怪。”

“吴爷爷,这有啥奇怪的,依我看,这胡玉发当时急着把您拉到市里医院,说是市里医院手术条件好,可你怎么能保证他和市里那家医院不是一伙的?我推测,胡玉发在医院里一定是装模作样,其实根本就没有动手术,手术费却赚走喽!”大宝在一旁抢着说。

徐三泰一听,微微点头。吴有福呼地站起来骂道:“岂有此理,这事不能完,现在我去找胡玉发算账!”

徐三泰和大宝也正想去卫生院呢,这下好了,有了吴有福的助阵,更有信心了。

徐三泰和大宝,加上吴有福带着儿子和几个本族的年轻人,合成一支队伍,浩浩荡荡地闯进了卫生院大门,直接冲进了门诊楼。

胡玉发一看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吓得脸色煞白。

徐三泰见吴有福带的年轻人要惹事,心想这次来主要是揭穿胡玉发的真面目,千万不能动手,于是自己站到人群前面,打算质问胡玉发。

就在此时,出差刚回来的张院长突然在门外大声喊:“成何体统,都给我停下!”说着挤了进来,一看徐三泰,说,“他们不懂得规矩,您老怎么也乱掺和啊?”

等徐三泰和吴有福说了自己的疑惑,张院长走到胡玉发诊室的药柜前,抓起几个盒子递过去。徐三泰一掂,咦,怎么这么轻?打开一看,里面的瓶子空空如也,一粒药也没有,他又连着打开几个,也是如此。

张院长解释说:“咱们好多老乡不识字,只认得药盒的图案,于是胡医生便把一些用过的药盒摆在药柜上,当接待患者时,问起对方吃过什么药,如果对方说不出药名,他便让那些大字不识的乡亲到药柜上找找,看吃的是哪种药盒的药。”

接着张院长又拿出手机让大伙儿看了一段视频,然后说:“这段视频呢,是我在市医院工作的老同学发给我的,他把吴有福动手术的全程都录了下来,是供实习生观摩的。你看这视频上,胡玉发正一丝不苟地给吴有福老汉动手术呢。你们不知道,胡医生的这种技术,全省都没有多少人会呢!”

“那我爸怎么会没有觉得疼,也没有留下什么疤痕?”吴有福的儿子问道。

张院长说:“你父亲是糖尿病引起的下肢动脉闭塞,胡医生为了减轻你父亲手术时的痛苦,局部麻醉之后,从大腿根部打根针,从针眼里放入导丝,沿着导丝就能打通血管闭塞部位。整个手术过程中病人不仅没有痛感,这种手术精细到病人都找不到手术疤痕!前段时间网上有这样的新闻,你们到网上一搜就知道了。”

徐三泰听后,连忙走过去握着胡玉发的手说:“我冤枉胡医生了,今天真开眼了,我虽然是中医,可也要与时俱进,拜您为师!”张院长笑了:“徐老爷子,恐怕你让胡医生为难了。人家是省里派来支援我们乡卫生院的专家,只是临时性任务,后天就要启程回省城了!”

此时,一个医生走进来对张院长说:“张院长,胡医生联系的省城医疗基金的同志们到了,你們去会客厅吧。”

张院长感激地说:“胡专家真是我们乡下的恩人啊,要是没有您的呼吁,我们这穷乡僻壤不会引来基金会这个慈善机构,以后贫困户看大病再也不是老大难的问题了……”

胡玉发谦虚地说:“张院长过奖了,我决定,以后每年都过来坐诊一段时间。还有,您常说徐老爷子的诊所里挂着个传了几代人的匾额,上面写着‘医者父母心’,以后我有机会一定去参观参观!”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