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年少轻狂多悲歌

发布时间:2018-11-30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因为从事社区矫正工作的原因,管理着一批特殊人群——罪犯,只不过他(她)们不在大墙内服刑,而是在社区接受矫治改造。当然,除了平日里组织教育和公益劳动外,他们的行为受到严格限制,手机号码被定位,本人不能出辖区,如果需要外出就医必须履行严格的请假手续。刑期短的还好说,年把几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而矫正期长的往往要四、五年时间,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最好的年华也不过就是五到十年的黄金期,在这五年里只能呆在家乡,哪也去不了,有的就因为年少轻狂,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有的甚至遗憾终生。

在这群特殊人群里,二十多岁的尤其多。其实,他们的本质并不坏,与常人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有的人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一名罪犯,更没想到这一身份给他们带来莫大的苦恼和悔恨,与这些小年轻谈起心来,个个悔不当初。去年三月份,有三个年轻人一起到所里接受社区矫正,罪名敲诈勒索。这是外省法院没有经过委托评估直接判缓的,而敲诈勒索是个不轻的罪名,一般人难以接受,这么恶性犯罪怎么能轻易判缓刑,令人不可思议。三个人长的可以说一表人才,高高的个子,帅气的外表,阳光十足,着装非常时尚,每个人都很有气场,问起年纪最大的才二十二岁,心里想着怎么可能是敲诈勒索?与其中那个年纪小的聊起来,他不怎么说话,只是问了一句,有了案底是不是会伴随人的一生,我说是的,以后不能犯罪了,很难再有缓刑的机会了,就在我还没有说完,他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原来他们三是高中同学,关系非同一般,本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思想,瞒着父母相约混世界去了。只知外面的世界精彩却不知也很无奈,想走捷径快速发财的路子,一边放贷一边帮着讨债公司催讨债务。初出茅庐的孩子还是单纯,很快在公司里认了一个“老大”,跟着老大混日子。这期间,其中两个家伙把自己身上胳膊上全部纹上了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图案,一个耳朵上还扎了好几个耳眼,连微信空间里也多是转发一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内容,感觉混世界的人就应该那样。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原本以为打个电话没有事,只需要把对方约出来,说白了是骗出来。而老大可不是善类,对人家又是敲诈又是勒索的,事后对方报了警,凡参与的人人有份,三人还被抓进当地看守所关押了好一段时间。犯罪经过就这么简单,简单到你难以置信,糊里糊涂成了一名敲诈勒索犯。

自三人接受社区矫正后,其中两个表现很好,快人快语,有什么说什么,服从命令听指挥,只有那个小的似乎没有说过话,不免令人担心,你跟他无论说什么,也只是点点头,从不言语,也不正眼看着你,白净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笑容。过了一段时间,我注意到他的一些变化,就是着装非常随意,不似开始时穿着讲究、喜欢打扮,头发每次还喷些定型水,现在倒有些邋遢,甚至落魄,衣服上竟然有斑斑点点的东西,头发乱成了鸡窝,胡子也懒得剃了,本来明亮的眼神现在有些迟滞,这样的矫正对象不及时跟进是很危险的。因为他的手机号被APP定位,随时随地可知他所在的位置,发现他每天早晨天不亮喜欢一个人跑到山顶上在朋友圈发一两句莫名其妙的话。以前也遇到过年轻人因为犯罪而自暴自弃的那种,严重的患了忧郁症都是有可能的,担心这个家伙长此以往萎靡下去。于是借着晨练故意与他不期而遇。想走进一个人的心里,其实挺难的,如果对方坚持不向你敞开心扉,你还真的一点办法没有。不过,这样的事不能急,只能一点点来。人不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么?随着晨练次数的增多,有一次跑累了坐在山石上休息,他突然来了一句:“感觉活着特没意思”。 说这话肯定事出有因,有困扰他的事情。 原来,他是家中的骄傲,父母的未来,独生子一个,生活富裕,本来学习挺优秀的,高三的上学期突然提出不上了,父母先是劝说,后又威逼还是不起作用,以至于到现在父亲还在生他的气,不愿意理他。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他跟同学瞒着父母闯世界去了,说是混不出人样就不回来,结果背个案底回来了。本来脸皮就薄,犯了罪以后,连门也不敢出,生怕别人指指点点,每天就是做饭、睡觉,就这样父亲还是唉声叹气,搞的他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适时地进行开导,劝他往开处看,毕竟还这么年轻,年轻人犯了罪不可怕,可怕是不思想悔改或者是破罐破摔?“真的很后悔,相处三年的恋人分手了,父母也一个劲地埋怨,天天不给好脸色,有几次真的想了断自己,现在村里人多知道自己犯了罪,以后没脸活了,心里压力山大。”此时,他紧闭的心扉终于愿意敞开了,他需要倾听者,也需要适时地点拔,不然年轻人冲动易走极端。我跟他说,这只是你人生路上遇到的第一个坎,只是坎有点大,跨过这道坎你会成熟老练很多,还有遇事不能钻牛角尖,更不能自私,不要老是纠结过去,这样思想容易出问题,你一了百了算是解脱了,可你的亲人就你这么一个孩子,报恩咱不说了,起码不能给他们带去巨大的人生悲痛从而遗憾一生。他听的很认真,还不时地点个头,从最初的痛哭流涕到渐渐平息下来。他说记忆中似乎就没有哭过,犯罪以后几乎天天偷着哭,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犯罪以后感觉身边人的眼神都是异样的,终日活的胆颤心惊。我安慰他说,事情已经这样了,后悔也无济于事,不如向前看,你还年轻,就是继续读书也来得及,刚说至此处,他的眼睛突然间亮了起来,怯怯地问:“还可以么”?男孩子只要志存高远,怎么不可以?只要你有上进心,哪儿的大门都会向你敞开。他说,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常言说,知耻而后勇,当年复读的他就以超过本科线一百分的优势被湖北武汉大学录取。有了这次刻骨铭心般教训,我想他以后的人生一定会走的小心谨慎,走的光彩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