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故事 >

揣着良心摸着天

发布时间:2018-03-1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石碗村里的懒汉

石碗村,村如其名,就建在一個荒僻山洼里,四周全是高高低低光秃秃的野岭。特别是东面那道岭,不仅高,还格外陡,陡得都叫人眼晕,村人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摸着天”。由于从山下到岭顶,只有一条巴掌宽、弯弯绕绕如羊肠的山道儿,非常难走,所以很少有人会爬它。就算去岭东,也多从南北两侧绕着走。但这年夏天,有个人却像着了魔般,天天往“摸着天”上爬。

这个人,姓冯,因嘴巴有些歪,街坊邻居就送了他个绰号:歪嘴。冯歪嘴生性懒散,一摸锄把就头疼,以致地里都撂了荒,只见草不见苗。好在他老爹活着时是木匠,手艺呱呱叫,给他攒下了些家底,不然,人早饿死了。话说这天,他早早钻出被窝,刚跨出院就撞上了对门邻居老齐头。

“哟,歪嘴起得真早,该不是太阳从西面出来了吧?”老齐头打趣道。

老齐头和冯歪嘴的老爹岁数相仿,素以兄弟相称,自然常摆出长辈的架势教训冯歪嘴:懒驴上磨,不拉就尿,你再懒下去,小心打一辈子光棍!冯歪嘴烦死了他的说教,每次一瞄见他的影子,就躲得远远的。但这回,他没躲,还笑嘻嘻凑了上去:“齐叔,你别总拿话挤兑我,很快,你就会求到我头上。这就叫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走喽。”

老齐头听罢,不由得犯了纳闷。恰恰这当儿,住冯歪嘴家隔壁的三婶也走上了街,送七八岁大的孙女玲花去上学。“歪嘴,这是哪股风把你吹醒了?早啊。”三婶打招呼说。虽是玩笑,可冯歪嘴听着闹心,就转向玲花岔开了话头:“玲花,歪嘴叔记得,你该过生日了吧?”

“还有一个月呢。”玲花脆生生地回道。

“到时找歪嘴叔,歪嘴叔让你和爹妈见个面。”冯歪嘴说。

玲花一听,顿时开心地叫起来:“真的?你没骗我吧?”

冯歪嘴正想说,谁骗你谁是大笨狗,三婶却嗔怪地剜了他一眼,拽起孙女就走。那眼神分明在说:哪壶不开提哪壶,管你叫歪嘴真没冤枉你。今后,你再跟玲花提这茬,糊弄她,可别怪我不顾邻里情分,翻脸不搭理你!

瞅着三婶和老齐头一同走远,边走边嘀咕,似在说他越来越懒,越懒越不着调,冯歪嘴也动了气,跺着脚扯着嗓子喊:“我找到赚钱的路子了!多说三天,不,两天,你们都得上杆子求我!不信,咱走着瞧!”

还别说,短短两天后,冯歪嘴的话真就应验了——

“摸着天”上,居然长着一棵摇钱树!往树下一躺,钞票飘飘落!

揣着良心摸着天(2)

2.“摸着天”上的“歪嘴话吧”

这事儿,说来也确实叫人唏嘘。石碗村地处深山之中,偏僻闭塞,家家都不富裕。早在多年前,村人便一拨又一拨地走出山沟,四处打工。到如今,本就不大的小村竟也显得空落落的,只剩下一些上了年纪、身子有病的老人,比如年过六旬的老齐头,走路跛脚的瘸二叔;和一帮上学没上学的孩子,比如每天都眼巴巴盼爹妈回家的玲花。这也是三婶瞪他的缘由。此外,就是懒人冯歪嘴。正如老齐头所言,你啊,都是奔三的人了,再懒下去,哪个女人会瞧上你?细琢磨,也在理。可出山打工太累,还得听人吆喝;可躺在被窝里,也生不出钱啊,怎么办?

绞尽脑汁寻思了好些日子,冯歪嘴终于想到了一个“金点子”:石碗村最缺的是啥?信号!就算有手机,也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如果能找着信号,一准儿能赚钱。于是,冯歪嘴专门去了趟县城,买回一款智能手机。然后,兜兜转转从南找到北,从西寻到东,跑得脚后跟都磨出了泡,总算在“摸着天”的最高处踅摸着了三格信号。

那不是信号,是钞票啊!更让冯歪嘴乐不可支的是,消息一出,生意立马开张,村民宋老秃第一个爬上了“摸着天”:“歪嘴,听说这儿有信号?我有急事,得给儿子打个电话。”

“头天开业,捧场有惊喜。我给你打半价,还开视频,让你看见人,一分钟三块。”冯歪嘴美滋滋地说。

“三块?你别黑你秃叔啊。”宋老秃咋呼说,“我是让儿子回来定亲,到时请你喝喜酒。”

原来是定亲,好事啊,可我还耍着单呢。冯歪嘴咕哝一声变了卦,加了码:“刚才我说错了,忘了加手机使用费,每分钟五块。”

村里,除了老头老太就是小孩,没谁会摆弄智能手机。再者,多年没信号,也没人肯破费买手机。遇到大事,都去二三十里外的镇上的话吧。这一来一去着实麻烦,恒河也不省钱。见冯歪嘴绷着脸,一本正经没得商量,宋老秃牙一咬,从兜里翻出五个钢镚扔到了他身上:“拨号。我就说一句话!”

接下来,冯歪嘴在“摸着天”上立起了一块招牌,上写“歪嘴话吧”四个大字;还肩扛背驮,倒腾上去一张折叠床,并咣叽咣叽钉了几根铁棍,用破床单撑起了一顶遮阳伞。谁说不能躺被窝赚钱?我冯歪嘴就能,且不少赚呢。单说半月后的一天,冯歪嘴正眯眼养神,就听一阵呼哧声传进了耳朵。

睁眼瞧看,冯歪嘴乐了。爬上“摸着天”的,正是动不动就损他懒的对门邻居老齐头!

瞧瞧,当初我怎么说的,上杆子求我来了吧?“哟,齐叔来了,你老有事?”冯歪嘴打哈哈道。

“我想给顺子打个电话。”老齐头说。

顺子,是老齐头的儿子。冯歪嘴接茬道出了自编的广告:“打电话,开视频,上摸着天。齐叔你找我,算找对人了。”

“歪嘴,你知道,顺子两口子年年在外忙,吃辛苦,是为了给孩子治病。”

老齐头话未说完,冯歪嘴已抬手敲了敲招牌。他敲的地儿,歪歪扭扭写着一行提醒:请自觉付钱,概不赊欠!

3.遭雷劈,脑瓜开了窍

那天,老齐头的电话没打成。对他家的情况,冯歪嘴当算了如指掌:老齐头的小孙子患有先心病,大夫说,最好能在5岁前做手术。为筹集手术费,顺子和媳妇常年在外打工,省吃俭用,留守老家的老齐头更是一分钱都舍不得花。在“摸着天”,他一边说,小孙子的状况最近不太好,想问问儿子啥时动手术,一边掏腰包。掏出的,是一张皱巴巴的一元纸币。可见冯歪嘴敲招牌给他看提醒,他又把那一块钱掖了回去,接着叹口气,转了身。

不过,凭心说,冯歪嘴是在故意捉弄老齐头。只要老齐头求他一嘴,赔个笑脸,他再阴阳怪气揶揄几句,定会帮忙。毕竟是邻居嘛。谁料,老齐头没给他机会。哼,装倔是吧?爱打不打。嘴里嘟囔着,冯歪嘴往床上一倒,又闭了眼。迷迷糊糊中一阵困意袭来,紧跟着打个哈欠睡了过去。而这一睡,出大事了,天大的要命的祸事——

山里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冯歪嘴睡得正香,起风了,阴天了,眨眼工夫,豆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歪嘴话吧”的招牌和遮阳伞也被刮得东倒西歪,呼啦啦要飞。冯歪嘴一骨碌爬起,手忙脚乱地去抓遮阳伞。

上文说过,那伞柄是铁棍,人又在高高的“摸着天”上,你能猜到出啥事了吧?没错,冯歪嘴遭雷劈了!随着闪电划过,闷雷轰响,冯歪嘴顿觉眼前骤亮,随之一黑,一头栽下了“摸着天”……

忽悠悠,忽悠悠,不知过了多久,冯歪嘴隐隐觉得自己醒了,身子轻飘飘的像在飞。该不是我已经死了,魂魄出窍正赶往阴曹地府吧?不是。冯歪嘴使劲睁开眼,恍惚看到抬着他的并非黑白无常,而是一帮老头老太太,顶着雨,倒着班,踩着弯弯山路在跑,在喊:“快点啊,他还有一口气,一定要救活他!”其中,好像有隔壁三婶,有五个钢镚说了一句话的宋老秃,有走路跛脚的瘸二叔,还有……冯歪嘴脑袋里一阵眩晕,又昏了过去。

颠颠簸簸中,冯歪嘴似乎又醒了,还有了痛感。脑袋疼,腰疼,屁股也疼,浑身上下没一处得劲儿。这回,他看到了一个人的后脑勺。是老齐头。估计那些老头老太都累得走不动了,只有老齐头背着他,气喘吁吁、踉踉跄跄地跑。他的身边,跟着的好像是三婶的小孙女玲花:“爷爷,我奶奶去取钱了,一会儿就跟上来。”

等冯歪嘴再次陷入昏迷,再次醒来时,他终于看清自己变成了一只“白粽子”。护士说,他真是命大,一个滚雷劈下来,竟然只受了皮肉伤,只伤了一条腿。送他来的那几个老头老太太给他凑了抢救费,住院费,再治疗个把月,基本能出院了。得知他们只是他的邻居,护士说,你们真是好人。他们说,他爹才是好人呢。当了一辈子木匠,村里家家户户的家具,衣柜嫁妆,差不多都是他给打的。家里富的,凭赏;家穷的,一碟咸菜一碗酒,就抵了工钱……

后来,冯歪嘴只住了十几天,就瘸瘸拐拐提前出了院。不是怕花钱,而是要回村去兌现一句话:

明天,就是三婶的孙女玲花的生日。他说过,要在她生日那天,让她在“摸着天”,和远在外地打工的爹妈视频,见个面,撒个娇。这些天,他也想得透透彻彻,没准儿也是被雷劈开了窍,在这世上,真的还有好多比钱更重要的东西。

比如,亲情;再比如,邻里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