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重雾迷城

发布时间:2018-05-1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一樱花轰炸
  
  1938年民国陪都重庆。日军为了彻底摧毁民国政府的抵抗信心,对山城重庆展开了灭绝人性的狂轰滥炸,日本空军还将这次行动美其名曰——樱之灿。
  
  这天,负责保卫重庆领空的高炮团团长凌震天,看完军统局送来的最新情报,气得“砰”一声把桌子上的白瓷茶杯摔到了地上。
  
  重庆城中隐藏的日伪间谍非常狡猾,他们最新启用了一套几乎无法破译的密码——二次加密码。
  
  二次加密码就像是鸡蛋——想知道蛋黄(密码的真正内容)是什么,你必须先剥去一层鸡蛋皮——也就是去掉密码的伪装码。然后剥除蛋清(真正的密码),最后得到里面的蛋黄。可是怎么剥去密码最外层的伪装码,这个没有人知道,最起码军统的那些译电专家就不知道。
  
  根据潜伏特务提供的情报,日本的轰炸机疯狂地对重庆城中重要的目标进行了冰雹式的轰炸。凌震天的高炮团一共只有一百多门防空高炮,除去防卫国民政府、发电厂和自来水厂的高炮,能够被他灵活布置的高炮还不到50门。
  
  凌震天根据秘书黄占宇的建议,将那50门高射炮全部秘密布置到了西城的钢铁厂附近。果然三天后,日军发动了一场针对钢铁厂的轰炸,50多门高射炮对准天空一起怒吼,30多架日军轰炸机被密集的炮火打成了没头的苍蝇,有两架日军的轰炸机中弹,拖着长长的烟尾巴,被揍了下来。
  
  重庆的城防司令汤九栋听说高炮团打下两架日本轰炸机,急忙举行庆功酒会。
  
  酒会上,汤司令又对凌震天下了死命令:“每月不打下10架日本飞机我就撤了你的职!”
  
  每月10架飞机的歼敌任务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凌震天如坐针毡,把秘书黄占宇叫了进来。
  
  黄占宇的父亲黄展当年是拉洋车出身,如今在重庆开了一家最大的黄包车行,可以说是重庆城内的活地图。上一次凌震天把50门高射炮都架到了钢铁厂,这个主意就是黄展替儿子出的。
  
  黄展对于日本飞机二十几次对重庆执行樱之灿的轰炸行动都有记录,如果以重庆国民政府为中心点,那么日本飞机每五次轰炸,炸出的废墟都是呈现樱花五瓣的形状。比如日本飞机第一次轰炸了一号地区(第一瓣樱花),那么第二次轰炸的就是紧挨着的二号地区(第二瓣樱花)……黄展把分析出来的这个情况告诉了儿子后,黄占宇就找到了凌震天奸臣
  
  凌震天把50多门高炮秘密地布置到了东城被服厂的院子里。如果黄展分析得不错,被服厂最有可能就是被日军飞机轰炸的第三片樱花的花瓣。第二天的一大早,日本的20多架九九型轰炸机就蚂蟥似的飞到被服厂的上空。50多门高炮对空齐射,又有三架轰炸机中弹,掉了下来。最可笑的是有一架轰炸机慌不择路,竟把一架担任保护任务的战斗机撞了下来。
  
  凌震天这一战打下了五架日本战机,汤司令嘉奖了凌震天奸臣,但同时把一份总部密令摆在了凌震天奸臣的面前。
  
  国防部要在三天后召开各大战区军长以上长官的军事会议,重庆城中隐藏的日伪间谍多如牛毛,鉴于各大战区的100多位与会长官已齐聚重庆,会议的消息自然没法保密,地面上防控的任务就交给了军队、军统和警察局,而打掉来自天上的威胁的任务就落到了高射炮团的肩膀上。
  
  军事会议就密定在民权路的小礼堂中进行。凌震天手里的那些高射炮火力有限,他怎么能防止日军对小礼堂狂轰滥炸?
  
  二人工造雾
  
  凌震天被逼无奈,只得来到吉祥车行,求助黄展老先生。
  
  黄展听凌震天说完,点了点头说道:“我还真有一个办法,能叫三天后的小礼堂避免日军飞机的轰炸!”
  
  黄展低声说完他的主意,凌震天把眼睛瞪得滚圆,惊讶地说道:“您这办法成吗?”
  
  黄展说道:“90%的把握还是有的!”
  
  凌震天回到了高炮团,给汤九栋司令打了一个报告,说为了迎接军事会议的召开,重庆城的老百姓必须打扫干净自己门前的街道,为了防尘,再用净水泼街——其实这么干,是为了增加重庆城的湿度,有湿度就有雾气,有了雾气日本轰炸机就不会来重庆轰炸。
  
  重庆这几天都是艳阳高照,市民在警察的催促下,将一桶桶清水倒到青石板上,重庆城的湿度陡增,没等到第三天开会的时候,乳白色的浓雾就跟纱幔一样笼罩了全城。
  
  凌震天看着重庆城罩到了大雾里,高兴得手舞足蹈,这个黄展真是个高人,他都能赛过借东风的诸葛亮了。
  
  重庆突然起雾,弄得埋伏在城内的日伪特务措手不及。一时间一条条的密电发往了汉口,密电用的都是二次加密码的技术,军统局的译电人员仍然是无法破解。可是他们在十几封密电中,都发现了两个高频出现的数字——26。这个数字说明了什么?凌震天再次登门请教黄展。一见面,凌震天连夸黄展是诸葛亮转世,黄展却一拈胡子笑道:“谬赞,谬赞!”
  
  黄展有个爱好,那就是钓鱼。通过钓鱼他结识了不少渔民朋友,有经验的渔民是可以预测天气的。通过渔民们的预测,黄展已经知道了三天后应该有雾,给重庆城增加湿度,只是加重了雾气的浓度而已。
  
  因为浓雾,天上的飞机根本找不到地面的目标,可地面的高射炮也看不到天上的飞机。高射炮怎么能突破浓雾,给日本飞机以重创呢?这个才是凌震天所关心的。
  
  黄展说道:“别看重庆的上空笼罩着大雾,可是高空中却是没有雾气的!”日军轰炸机在高空中飞来,如果敌机想对小礼堂进行轰炸,那么就只能先找到一个明显的标示物,然后用估算距离的办法执行轰炸任务。
  
  重庆最高的山有三座——它们分别是南山、金佛山和歌乐山,虽然重庆市区笼罩着大雾,可是这三座山的山尖还是探在浓雾之外,清晰可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