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神奇“云影戏”

发布时间:2018-05-1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吐烟成画
  
  这天,燕子山的小土匪头头独眼山鸡领着几个弟兄下山踩点,在回山的道上,碰见了一件怪事。
  
  只见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和一个愣头愣脑的小伙儿,正坐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歇脚,旁边还放着一个担子。那小伙儿拿个葫芦一样的东西凑在嘴里一吸,之后往外一吐,一团烟雾缓缓散开来,没想到那团烟雾竟然慢慢变出两个人!独眼山鸡几人瞧得真切,竟然还是一男一女!只见那女子缓缓依偎到那男子的怀里……就在这时,一阵微风拂来,两团人形的烟雾随之消散无踪……
  
  小伙儿埋怨道:“师父,为啥每次我弄出来的张生和莺莺,动作都那么慢呢?半出都还没来得及演完烟就散了,真是的!”老头儿摇头一笑:“你嘴舌还算灵巧,只是气力不够绵长,况且心中无戏,不能领悟出戏中人之性情。不必气馁,假以时日,便能有几分把握了!”
  
  独眼山鸡几人张大着嘴巴说不出话来,他们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凶恶之徒,平素对这世间之事都甚是淡漠,但这次却实在太让他们震撼了,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事,竟然能吐烟成画!
  
  “大哥,虽然这两人身上不一定有银子,但咱几个当家的可都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况且他们一年到头都不下山,想必也闷得慌,您看……”独眼山鸡想了想,连忙领着兄弟们把那一老一少围住,说要领他们去一个好地方。那一老一少见了几人的相貌和藏在怀里的家伙,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差点从石头上滚下来,只得哆哆嗦嗦跟随而去。
  
  走了半日,独眼山鸡几人押着二人上了船,指着对岸绝壁顶上道:“过了这条河,再上山就到了!”那老者望着绝壁上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惊叹道:“诸位好汉居所之险峻,老汉真是平生仅见呐!”独眼山鸡甚是得意地说:“哼哼,那是!不瞒你说,朝廷都拿我们没有办法!”
  
  待这一老一少气喘吁吁地上得山顶,更感惊讶,此处原来别有洞天!这山上非但能养牲畜,更能种植五谷杂粮,竟然如世外桃源!
  
  见得独眼山鸡几人回山,哨所号角一吹,山门缓缓打开。
  
  戏惑众匪
  
  独眼山鸡把这一对老小领到一个大山洞里,只见三个满脸横肉的汉子便匆匆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伸手就给独眼山鸡一记耳光,怒喝道:“混账!好大的胆子!竟敢带人上山!来人,把他和这两人拉出去砍了!”
  
  独眼山鸡慌忙跪下叫道:“三当家的且慢!小的有话要说!”接着,他便把在山下所见所闻道了出来,又道:“小的也是见几位当家的整日在山上闷得慌,就想给你们开开眼,逗个乐呀!再说,这两人当家的也瞧见了,咱们一个弟兄就足可把他们拿下……”
  
  听了独眼山鸡之言,那大当家的似乎很是奇怪,讶然道:“你方才说什么?他们能吐烟成画?这倒是闻所未闻,若真是这样,就饶了你……快让他们弄来瞧瞧!”独眼山鸡连忙拉着老者,叫他赶紧露一手瞧瞧。
  
  这时,那老者往四周看了看道:“‘烟影戏&rsqu谁与争疯o;最忌风,须得把洞门关上,再燃上火把!”
  
  待一切准备妥当,老者从担子里拿出一个形状怪异的葫芦,在葫芦底部用火折子一点,接着把葫芦凑在嘴里猛吸一口,闭上双目,神情异常陶醉,嘴唇微微一张,一股浓烟便从他嘴里缓缓溜出……
  
  片刻后,浓烟开始缓缓变幻,只见一个女子坐在地上抚琴,神态娇媚百出,忽然,旁边缓缓行来一个头戴纶巾的男子,那女子见得,款款起身,二人相依相偎,如梦如幻……这时,老者突然伸手一撩,烟雾急速散去。他又对着葫芦猛吸一口吐出,缓缓出现一道十里长亭的画面,一双男女手拉手,似乎在诉说着什么,那男子转身似欲离开,那女子恋恋不舍,忽然掩面哭泣……
  
  这两出竟然是《西厢记》里的“崔莺莺夜听琴”和“十里长亭送张生”。
  
  如此神技,直看得在座众人目瞪口呆!
  
  那大当家缓缓站起,兴奋得满脸通红,赞叹道:“他娘的真是神了!老子刀尖上舔血活了这么多年,这样的怪事还是第一次见得,他娘的!老头,你还会些什么?说来听听!”
  
  老者憨憨一笑说,这“烟影戏”只求精,故而会的不是很多,也就是十来出而已,如《西厢记》、《牡丹亭》、《汉宫秋》等名段罢了。三个当家的听后,顿时哈哈大笑,说十出就足够看了!
  
  就在这时,那愣头愣脑的小伙儿忽然讷讷地说道:“这‘烟影戏&rsqu谁与争疯o;有啥,我都会!我师父那‘云影戏&rsqu谁与争疯o;才真叫天下一绝呢!”
  
  “‘云影戏&rsqu谁与争疯o;是何物?”那些土匪更为惊异。
  
  老者瞪了徒弟一眼,摇头呵呵笑道:“这‘云影戏&rsqu谁与争疯o;可就难了,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云影戏&rsqu谁与争疯o;得讲究天时地利,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弄得了的,得待天上彩虹现时方可呀!”
  
  “莫非就是以天上的云彩作画做戏?你有这等本事?”众人不觉大骇。
  
  老者微微点了点头:“能成‘云影戏&rsqu谁与争疯o;之首要条件,那就是天悬彩虹,可这就有点难了……”
  
  独眼山鸡叫道:“如今正值仲夏,要见彩虹想必不难啊!老头,你就准备好了,待彩虹来时,我便通知你就是,你别让我们当家的失望就是了!”
  
  就这样,这一老一少好吃好喝地住在土匪窝里,二人每日做一两出“烟影戏”给那几个当家土匪看。这“烟影戏”虽然神奇,但久而久之不免显得有些乏味了。此时诸匪皆是一心想看看那“云影戏”究竟是何模样,就等着雨过天晴现彩虹了。
  
  请君入瓮
  
  这天,一阵暴雨过后,独眼山鸡急急拉着老者叫道:“快走!有彩虹了!”几个匪首也是异常激动:“快、快做出‘云影戏&rsqu谁与争疯o;来瞧瞧!他娘的,这‘云影戏&rsqu谁与争疯o;究竟是个啥模样?”
  
  可老者仰头四顾之后却摇头叹道:“你我所处之山坐北朝南,而彩虹北现,南离火,北坎水,水克火,行不通啊!看如今情形,非待彩虹西现,否则……‘云影戏&rsqu谁与争疯o;不得成!”
  
  众匪大感失望,如此看来,这“云影戏”还真得天公作美,只待下次彩虹西现时,到山下河上去观赏了。众匪摇头叹息,无奈进了山洞。
  
  一晃又是十余天。一日,突降大雨,雨过天晴之后,西方亮起了一道七色彩虹。老者见得,仰头哈哈大笑:“有了!有了!真是天助我也!”话罢竟然急匆匆奔下山去。
  
  众匪见得,皆放下手中之事,紧跟其后而去。
  
  老者领着徒弟站在领头的一条船上,对艄公大叫道:“快点划!否则就要错过了!大家跟上!”
  
  那艄公听罢,顿时撩起胳膊,使劲摇起桨来,船只似箭一般朝彩虹方向驶去,后面那些匪首的船只也不甘示弱,紧跟其后而来。众匪皆仰头望天,望着西天那道七色彩虹。
  
  然而就在这时,水中突然一阵翻动,那几艘载着土匪的船只猛然一晃,接着一艘艘翻入水中!船只四周随即露出一片人头,这些人把船团团围住,每个人手里都拽着结实的渔网,把那些突然落水的土匪网得严严实实。放眼望去,远处更有十数艘载满官兵的大船急速驶来,弓箭手一齐对准水面……
  
  待把众匪拖上岸来,一个身穿官服之人朝那一老一少抱拳笑道:“此次尽擒悍匪,解了本官和朝廷心头之患,二位实是首功!如若不是你二人深入匪穴,把这三个匪首引下山来,那匪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再加上这三人狡诈异常,长年不下山来,可能十年八载也拿他们不下啊!”
  
  那老者狡黠一笑,道:“我师徒二人本是江湖艺人,卖艺为生,一来闲着无聊,二来能为民除害,也算是积德行善,大人切莫客气!”
  
  原来,燕子山这群土匪,近年来称霸一方,其匪穴却是罕见的易守难攻。几个匪首奸猾狡诈,从不下山。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擒不到匪首,如何能将他们一网打尽?虽然官府极其痛恨,却又拿他们毫无办法,只能望山兴叹。新上任的知府便张榜缉匪,却一直无人敢问津。直到有一天,两个江湖艺人来到衙门,说不妨让他们试得一试。问他们用什么手段擒匪,却不肯说,只说每回下雨时便做好准备,一待彩虹西现,便如此这般埋伏好就是。官员们将信将疑,只得死马当作活马医,每逢下雨他们便埋伏到这里,没想到那三个悍匪还真被这师徒两人引下山了!
  
  这时,那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大当家对老者叫道:“娘的!终日打雁,最后自己却被啄瞎了眼!可……可你说的那‘云影戏&rsqu谁与争疯o;究竟是不是真的?”
  
  老者嘿嘿一笑,道:“当然是真的了!第一回有彩虹,但在你们山顶便可见得,你们不用下山,那戏就不成了!这一次能让你们下山,当然就有戏……这出戏还有名儿呢,就叫‘请君入瓮&rsqu谁与争疯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