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让乾隆彻悟的一幅画

发布时间:2018-06-0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小和尚的一幅画有何魔力,竟能劝诫史上最恃才傲物的年轻天子,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
  
  一、泼皮和尚
  
  乾隆刚称帝那会儿,一门心思钻研诗赋绘画,疏于朝政。
  
  乾隆最喜去的地方,是老城街一个叫草墨堂的画社。这画社可是京城有名的老字号,每天都有许多文人雅士,来此饮酒论诗。这一日,乾隆乔装打扮后,又带两个随从前往。他手持折扇刚迈进草墨堂,掌柜的廉三寸就忙不迭地拱手相迎:“哎哟,黄老板,几日不见又上哪儿发财了?爷今天又带来什么墨宝?让小的们开开眼。”
  
  乾隆哈哈一笑,命随从展开所带的得意之作,这可是他近日来绞尽脑汁所绘的《雪松》图。画卷展开,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片气势磅礴神韵十足的雪松。众人看了个个竖起大拇指啧啧称奇,说此画神了,绝了。
  
  乾隆经这么一夸,心里早乐开了花,用力抖动着手中折扇,完全飘飘然了。廉掌柜急忙吩咐下人:“来呀,把这些酒菜全撤了,到八仙楼给我要最好的酒菜,只有美酒佳肴才配这天作佳画呀。”乾隆扇子一收,阻拦道:“唉,这桌还算我的,照旧。”随从立即心领神会地出了门。
  
  这时,门外突然有人嚷了一声,声虽不高,入耳却如响雷:“此画虽好,却少了一丝生机,没有画活。”大家一惊,抬头却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和尚站在门口。
  
  廉掌柜恼羞成怒,怒不可遏地驱赶道:“滚一边去,什么泼皮东西,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来,你懂个屁呀,别处化缘去!”
  
  乾隆也觉得丢了颜面,仔细打量了和尚一番,不屑地说:“既然这和尚懂画,就让他进来指点一二。”廉掌柜很不情愿地把和尚领进来。
  
  为了挽回黄老板的面子,廉掌柜讥讽和尚:“你说这幅画没画活,那你给我们画一幅让我们大家看看。我家世代经营这个草墨堂,却从没有人听说能把画画活的。”众人也催促着。和尚惊恐地望着大家,说自己一时胡说,乞求大家饶恕。刚想跑,又被大家拉了回来,非要他作画不可。
  
  恰在此时,随从带来的美酒佳肴摆了一大桌子,香气四溢叫人馋涎欲滴。
  
  和尚没法,推说只有自己醉了才能画出会活的醉画。乾隆让人赏他一杯,和尚却说至少一坛。乾隆咬牙切齿地说:“中,只要你喝完酒,痛痛快快地给我们画幅能活的画,这一桌酒菜全赏你。”
  
  和尚也不含糊,端起酒坛“咕咚,咕咚”仰脖喝起来,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此时的和尚面色泛红,走路跌跌撞撞已有七分醉意,就连提笔的手也哆哆嗦嗦。蘸墨时溅了一桌子,提着笔犹豫不决,任凭墨汁滴落在纸上,借着滴落的墨汁歪歪扭扭地作起画来,不多时就收了笔。人们围着画转了好几圈,也没有看出画的特别处,那稀稀落落的全是松树,反像个草图,乱七八糟的。大家觉得受了莫大的羞辱,一个个气急败坏地挽起了袖子,要打和尚。却被乾隆制止了。就见和尚用嘴吸了一口墨汁,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含在嘴里,撑得两腮鼓鼓的,来到画前,张开嘴就是一喷,只见混了酒的墨汁纷纷扬扬落到画上,慢慢地演化成一朵朵雪花,飘飘洒洒随风舞动。人们惊得目瞪口呆,漫天飞舞的雪中,苍松翠柏,群山隐约,果然是活灵活现。
  
  和尚趁机来到桌前狼吞虎咽起来,不多时,就席卷残云一片狼藉。酒足饭饱刚想开溜,乾隆一使眼色,随从立即把他摁住。乾隆拍打着扇子,咄咄逼人地问:“你叫什么名字?是跟谁学的画?”和尚站都站不稳,要不是有人架着,早就成了一摊烂泥,他含糊其辞地说:“我叫觉远,是南山寺的和尚,我……我是跟我师父学的画。”
  
  廉掌柜见黄老板动了怒,指着和尚骂道:“混账东西不识抬举,这位爷你也敢冲撞?你知道这位爷是谁吗?整个京城都是他的地,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真是瞎了狗眼。”
  
  和尚恼羞成怒,醉醺醺地说:“你才瞎了狗眼,你们都瞎了狗眼。甭说京城是他的地,整个天下都是他的。”廉掌柜气得七窍生烟,上来就是一耳光子,乾隆一把抓住他手腕,疑惑地问和尚:“你凭什么说整个天下都是我的?”和尚顺势一跪,惶恐地道:“贫僧觉远冲撞了皇上,请皇上恕罪。”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和尚直言道:“我师父经常到这个店里,收藏上好的字画。有一次,我师父得到几幅画,仔细观摩后大为震惊。他曾在护国寺见过皇上的真迹——《残荷图》,也临摹了一幅,一对照笔法毫无二致。我从小深得师父真传,从画法笔锋中,也就参透了那幅《雪松》就出自当今圣上之手。”
  
  乾隆哈哈大笑,搀起和尚,感慨地说:“你尚有如此才能,你师父想必是世外高人。朕有一难题不知你们能否帮朕化解?”
  
  乾隆踱着步子说道:“有人给我出了这么一句诗,‘山中隐古寺,晨钟惊鸟飞’,要我配上一幅相得益彰的画。晨鸟易描,钟声难绘。更难的还是这个‘隐’字,既然隐就不能露出脊梁片瓦,真是让朕煞费苦心。”
  
  和尚考虑良久,说:“如果皇上有心,一个月后请屈驾城南的南山寺,到时会给皇上一个满意的答复。”
  
  二、绝妙一局
  
  不几日,此事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当地的抚台大人听说皇上要上南山寺,赶紧拿出一大笔库银,请来能工巧匠不分昼夜地干活,一个月内将寺庙修葺一新,还请来了许多高僧。
  
  到了说定这天,通往南山寺的路,被围观百姓堵了个水泄不通。没办法,当地官员只好把寺庙层层围住,并派重兵开出一条道来,等待着皇上大驾光临。
  
  眼看着日薄西山,也没有见到皇上的影子,百姓们渐渐散去,官员也只好鸣锣收兵。觉远看着走入暮色的人们,失望地关上了庙门。这时,有个念经的老和尚叫道:“觉远。”和尚一惊,这声音好耳熟,循声望去,只见老和尚正慈眉善目地看着自己。觉远定睛一瞧,惊喜万分地叫道:“皇上——”
  
  乾隆伸出一根手指头,放在嘴上一“嘘”,觉远心领神会地把乾隆引入禅房。乾隆摘掉帽子和胡须,如释重负地说:“觉远,你师父呢?传来让朕一见。”觉远闻言,扑通跪倒,哽咽道:“我师父已圆寂五年。”乾隆不悦了:“你师父既已圆寂了,为何当初不告诉朕?你把朕骗来,到底有何用意?”
  
  觉远讨饶道:“皇上开恩,请让小僧慢慢道来。觉远是师父捡来的孩子,师父从小对我宠爱有加,教我习文作画。五年前师父圆寂,把寺庙托付给了我,我却把心思全放在了赋诗作画上,别人施舍的银两全让我用在书画收藏,疏于管理弄得寺庙败落,师兄师弟把所有的字画席卷一空全散了,寺庙因无钱修缮,眼看就要倒塌了。我不想让师父一生的心血全毁在我手里,万般无奈才出此下策,因为只有皇上的到来,才能让那些官吏出钱修庙,招僧引人,请皇上开恩。”乾隆恍然大悟:自己因贪恋诗画而废了朝政,跟和尚又有何区别?
  
  但乾隆毕竟是当今圣上,岂能被如此戏弄,他勃然大怒:“你这秃驴,也太猖狂了,可知这是欺君之罪,要杀头的。”觉远坚定地说:“我知道,可是皇上出的那道难题,我会给皇上一个答案的。明天早上,只要皇上您顺着小路从后山下去,找到山脚下的望山石,就会明白了。”
  
  第二天拂晓,乾隆和打扮成和尚的随从,用完斋饭后早早来到后山脚下,果然看到了一块大岩石上写有“望山石”三个大字。
  
  一个时辰后,林阴间的小路上,走来一个挑水的和尚。他不是别人,正是觉远。他从容地来到小溪边装满两只水桶,临走的时候,回头朝着乾隆笑了笑。乾隆目送着觉远走后,吩咐道:“立刻回京。”随从不解地问:“皇上,和尚还没给出答案,就这样轻易放过他?”乾隆用扇子在随从的光脑壳上一敲,责怪道:“榆木脑袋不开窍,和尚已经给出答案了。”
  
  随从莫名其妙地直挠头皮。
  
  乾隆回京后,就迫不及待地让人准备好笔墨纸砚,笔走游龙如有神助般画了一幅画后,就急忙宣召纪晓岚觐见。
  
  纪晓岚看罢大为赞赏:“朝霞似锦,群山叠翠,整个布局十分壮丽。一条曲径通幽的小路,一直延伸到山脚下的小溪边,一个和尚正在挑水,说明山中必定隐有寺庙,妙!再看空中杂乱无章的飞鸟,肯定是遭到晨钟的惊扰,让人看后如钟声犹在耳边回响,这幅画有声有色,把‘山中隐古寺,晨钟惊鸟飞’表现得淋漓尽致,妙不可言!”
  
  乾隆幡然醒悟:“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觉远聪慧异常,技高一筹,寡人不及。觉远为寺庙的兴衰,迷途知返,朕却恃才傲物目空一切。是觉远给朕上了很好的一课,让朕大彻大悟。朕悔当初不听良言忠谏,置江山社稷于不顾!”
  
  纪晓岚趁机说道:“既然如此,皇上为何不赏这个和尚呢!”
  
  乾隆当即让纪晓岚拟旨:赏觉远一件金丝袈裟以示皇恩,并让纪晓岚亲宣。纪晓岚领旨后,比自己得了奖赏还开心。他布的这局不仅救了南山寺,还改变了一个国家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