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拜年

发布时间:2018-11-06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我们王家村有个习俗,每年春节都要请十五岁以下的孩子到各家各户去拜年,孩子们代表着新生与希望,寓意把一年的吉祥与盼头带给村子里的每家每户。
  
  那一年,我十一岁,加入拜年队伍刚一年。这年春节,天刚蒙蒙亮,我就急着起床,妈妈要我再睡一会儿,我一边翻身下床穿衣服,一边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妈,昨天和冬宝约好了的,我们天亮在村西头集合。”
  
  妈妈当然知道冬宝是村子里的孩子王,这几年春节都是他带着孩子们给各家各户去拜年。小孩们永远都是嘴馋,说是拜年,其实也不外乎从各家各户讨点彩头,让平日里瘪瘪的口袋鼓胀一回。
  
  我们村里的人家是一字形住着的,一户挨一户,唯有最东边的一户,像掉队似的孤零零地窝在一头,那便是我的家。去年孩子们拜年拜到只剩我家时,冬宝突然停下脚问我:&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小文,你妈准备好花生糖果了吗?”我知道家里穷,买不起那些东西,一时羞愧得说不出话,没想到冬宝&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哼”了一声,手一挥,对围在他身边的孩子们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就小文家小气,我们都散了吧!”没有得到孩子们的新年祝福,我们一家人都很难过,尤其是妈妈,觉得一年的头没有开好,还伤心得流了泪,我看在眼里,拉过妈妈的手,不停地安慰她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妈,明年我一定让冬宝他们来我家拜年……”
  
  但是,刚刚过去的一年,生产队收成又不好,家里依然买不起花生糖果,但我顾不了这些,决计要让冬宝他们来我家拜年,否则又要影响我们家一年的运气。妈妈眼看我就要出门了,赶紧拉住我的手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小文,别去了,家里没有买花生糖果你不是不知道……”
  
  &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妈,我知道,可是,我不去,冬宝他们肯定不会来我家拜年的。”
  
  &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我不要他们给我拜年,小文,你要是得了别人家的打发,让妈拿什么去还礼?”妈妈显得左右为难。
  
  我之前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听妈妈一说,不由得低下头来,思考着怎么办。妈妈见我不说话,以为我同意了,安慰我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小文,今年分田到户了,我们拼命干一年,日子也会好起来,等明年过年,妈妈一定买好多好多的花生糖果,你再邀冬宝他们来家里拜年,好吗?”
  
  那时我上四年级,懂得急中生智的意思,不承想关键时刻我还真的急中生智了。我抬起头,自信地对妈妈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看我的,你就在家里等着吧……”说完,也不顾妈妈在身后喊,一溜烟跑了。我一路小跑赶到集合地点加入拜年队伍,冬宝点了点人数,便带领我们从西往东,开始给一家一户的大人们拜年。新年的早晨,稚嫩、响亮的祝福声,成了我们王家村最动听的声音。
  
  各家各户的主妇也都热情大方,笑吟吟地端出早就准备好的花生糖果,一把把地塞进我们敞开的口袋里。我总是挤在孩子堆的前头,接受打发,很快,我的上衣口袋就鼓胀了。好在我裤子两侧的口袋很深,趁着从这户人家到那户人家的间隙,就把上衣袋里的花生糖果,一把一把往裤子口袋里&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转运”。
  
  我的小动作终于让人发现了,孩子堆里有人喊:&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小文,你妈今年肯定又没有买花生糖果吧?”
  
  &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谁说的?”我立即反驳,&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我妈前天去集上买了。”
  
  &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买了?这么说,今年我们也要去你家拜年?”冬宝问。
  
  &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冬宝哥,我妈一早就盼着你们去呢!”我有些讨好地望着我的&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顶头上司”,还第一次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了个&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哥”字。甜甜的一声&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哥”,打动了冬宝,他果断地点了点头。一时间,让我耿耿于怀了一年的冬宝顿时变得可亲起来。
  
  在给剩下的几户人家拜年时,我的声音越发洪亮了,同时,我也趁机把口袋的容量利用到了极致。眼看就要拜到村东头时,我对冬宝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冬宝哥,我先去给我妈送个信,就说你们快到了。”
  
  我兴致勃勃地跑回家时,见妈妈正焦急地等着我,便告诉她冬宝就要带着孩子们来我家拜年了,妈妈一听,搓着双手,自语道:&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这大过年的,要是亏欠了别人家的孩子,可怎么好呢?”
  
  我拍了拍鼓胀的几个口袋,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妈,你看,快拿瓜瓢来,这些花生糖果够你打发冬宝他们了。”
  
  妈妈转忧为喜,寻来瓜瓢,我一把接一把掏出口袋里的花生糖果,居然快一瓜瓢了!
  
  很快,孩子们都到了我家,拜完年后,由于是最后一家,都没有急于离开,等着讨我家的彩头。妈妈手不紧,每人一把,打发着这群来送新年祝福的伙伴们……
  
  新年的第一轮朝阳不觉间跃上树梢,映红了妈妈的脸,她闪着泪花,不禁一把将我拥在胸前,激动地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我的小文长大了……”过了一会儿,妈妈又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俗话说‘过得年好,湾得船好’,小文,今年我家的日子肯定有盼头了……”
  
  这一年春节,我依然没有吃上一粒半颗的花生糖果,但我觉得我比村子里任何一个孩子都快乐。
  
  也就在这一年里,妈妈和爸爸为了经营好我们家的责任田,真的拼命地劳动着。秋收时,我们家获得了大丰收,粮食堆在禾场上,像一个小山包。一转眼又到了年关时节,妈妈去镇上买回了丰厚的年关物资,其中不仅有花生糖果,还有冬宝他们家都没有的兰花根。我看在眼里,私下里去找冬宝,向他透露了这一重要信息,他居然不知道兰花根是什么,馋得就想吃。我一见达到效果了,乘势鼓动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冬宝哥,今年要是从我家先拜年,我让我妈单独给你一大把兰花根。”冬宝一拍胸脯,当即说:&ldqu斯蒂威.格瑞菲:未曝光的故事o;那是一句话的事儿,就这么定了!”
  
  冬宝真的只說了一句话,那年拜年就掉了个头。不过,妈妈特大方,她把用荷叶包着的那包兰花根打开,全抖进瓜瓢里,一视同仁地分给了冬宝他们。
  
  时至今日,我们王家村每年拜年的阵容都有变化,但从东往西拜年的顺序再也没有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