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鬼宅

发布时间:2018-12-06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许文光是一个自由撰稿人,为了方便写作,他在市郊买了一套独门独院的二层洋楼。当然,房子是二手货,好长时间没人住了,内外破败不堪,买它也就是图便宜。
  
  许文光为洋楼起了个挺雅致的名字——听湖斋,还请来建筑装饰公司的老板吴建洲装修,他们是同乡,也算有些交情。
  
  许文光对吴建洲说:“这楼背靠太阳湖,面向一望无际的大平原,真是个景致如画、诗意饱满的好地方。”
  
  吴建洲见了,却吃惊地问许文光,是谁介绍他买的这套楼房。许文光说是一个非常要好的老同学,他在一个电子厂做工程师。吴建洲摇摇头说:“你肯定被骗了,这房子啊,即使再便宜一半也没人要的。”接着他又说:“你还记得两年前市里发生的太阳湖惨案吗?”
  
  许文光点点头,他当然记得,两年前的秋天,有四个女游客在太阳湖集体遇害。血案激怒了当地群众,市领导要求迅速破案缉拿凶手,可两年过去,案子依然悬着。
  
  吴建洲说:“那四个女游客就是在这楼上遇害的,这房子在惨案发生后一直闲置着,据说每到晚上都会听到女人尖利的惨叫声,当地人都叫它‘鬼宅’。”
  
  许文光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说道:“哪有什么鬼神?如果有,那我正好会一会,也好为创作提供一些刺激的素材。”
  
  吴建洲严肃地说:“无风不起浪,我劝你还是快点把房子出手,要不……我替你原价卖出去?”
  
  许文光却说:“我不会卖的,你替我装修一下,我尽快入住,体验一下被女鬼缠身的滋味。”
  
  吴建洲很无奈,嘟囔道:“你们文人可真是捉摸不透。”
  
  这天,吴建洲向许文光交工,戏谑道:“老许,晚上警觉点,发现风吹草动马上打110。”
  
  许文光笑着说:“放心吧,我一直羡慕《聊斋》里的书生,夜深人静时总是有美人作陪。”
  
  许文光当天就住进了听湖斋。最近有人约他写一部武侠小说,城里蜗居斗室,不是老婆唠叨就是孩子哭闹,很难进入状态,现在搬进宁静的新居,他迫不及待坐到二楼书房的电脑前,开始了创作。
  
  入夜,一轮新月挂上柳梢,远处不时传来太阳湖水轻轻拍岸和庄稼地里玉米叶随风摆动的声音。许文光蓦然想起吴建洲说的关于女鬼的传说,禁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很快,随着思路的深入,他又沉浸在小说的创作中。突然,楼下传出轻微的脚步声和“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接着好似有人走上了楼梯……许文光心里一凛,他壮着胆子大喊了一声:“谁?!楼下有人吗?”楼下出现短暂的平静,转而又传来女人嬉笑的声音。
  
  许文光感到脊背凉飕飕的,他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此时联想到吴建洲的话,心里又不免犯嘀咕。他想了一会儿,猜测莫不是小偷光顾,被自己一声断喝吓跑了?于是决定下楼看个究竟。他打开楼梯灯,接着下楼,又点亮大厅灯。只见一楼一片寂静,几件家具规规矩矩地立在那里,没有一点被翻动的迹象。许文光见状,觉得自己是被吴建洲的危言吓住了。他走上楼梯,准备回书房继续写作,谁知一只脚刚踏上楼梯,上面一道白光“嗖”地晃过,传来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救命啊救命……”接着是撕扯扑打声。许文光大惊失色,他拼命地冲出屋子,衣服剐破了,鞋子跑丢了,总算上了公路,拦了一辆车向城里疾驰而去。
  
  这时已是下半夜,妻子揉着惺忪的睡眼打开门,看见狼狈不堪的丈夫吓了一跳,许文光支支吾吾說回家查些资料,不小心跌倒了。他一夜没睡,心里七上八下的。
  
  第二天日上三竿,许文光才硬撑着去了听湖斋。只见院门、房门洞开,屋内摆设如旧。许文光拉开窗帘,阳光照进来,屋里亮堂堂的。他转遍了所有房间,希望找到一点“鬼”迹,可什么也没有。不过,他确信昨晚的经历都是真的。
  
  一想到听湖斋闹鬼,许文光就心惊肉跳,可他不敢告诉别人,怕人家笑话,便把这事藏在心里,终日寝食难安。一天,吴建洲碰见许文光,坏笑着问他在“鬼宅”里写作滋味如何。许文光只胡乱应着:“好,好……”吴建洲不忘打趣道:“如果要出售房子你记得找我,我们可是老乡!”
  
  过了好多天,许文光才稳住了神,他想,花钱买的房子总不能空着吧?于是决定再闯“龙潭虎穴”。不过这次,他是请了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去的听湖斋。他们疯玩了一夜,许文光始终警觉着,可出乎意料,那一晚平安无事。这让许文光更加焦虑不安,他一遍遍回想之前的情景,脚步声、嬉笑声、惊叫声犹在耳畔,可为什么这次又没有了呢?是不是人多阳气重,女鬼不敢来?
  
  万般无奈之下,许文光改在白天去听湖斋写作,日落前回家。可即使这样,他心里也十分不安,为防不测,腰间总是别着一把尖刀。这天,许文光因为赶稿子忘了时间,黄昏时正要离开,可天气突变,随即下起了瓢泼大雨。许文光刚出大门,一个炸雷吓得他一个趔趄,不得不回到屋里。
  
  见大雨没有停的意思,许文光只好决定留宿一夜。他打开了所有的灯,检查了所有的门窗,确认无误后回到书房,关上门,拉上窗帘,躺在了床上。可他心里总是忍不住回想那晚的情形,越想越睡不着。下半夜时,他刚有些睡意,就听到楼下房门“吱”的一声开了,然后是翻箱倒柜的声音……许文光吓得拉起被子蒙上头,这时,似乎有人走上楼敲书房的门,越敲越响,许文光脸色铁青,浑身发抖,拿出手机想报警,可一点信号都没有,敲门声却越来越急,同时传来女人的惨叫声:“救命啊救命……”
  
  许文光大声喊道:“你是谁?!是人是鬼?!”可没人回答,还是一个劲儿地敲门。许文光爬下床,拔出尖刀朝门口走去。这时只听一声巨响,好像门被撞开了,许文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许文光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他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没命地往外跑。回到家后就生了一场大病,持续高烧,呓语不断,浑身不住地发抖。
  
  这天,许文光稍一清醒,立刻给吴建洲打了电话,央求他替自己卖掉“鬼宅”。吴建洲痛快地应了下来。
  
  几天后,吴建洲刚告诉许文光听湖斋出手了,当初帮许文光买下听湖斋的老同学却打来电话,恭喜他即将成为千万富翁,说是刚得到内部消息,市里决定开发太阳湖周边地区,他那套洋楼也在开发范围之内,届时市价可能超过一千万。许文光惊呆了,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让老同学带上单位的电子探测器马上赶去听湖斋……
  
  碰面后,许文光请老同学打开探测器仔细检查房子的每个角落。老同学见许文光神秘兮兮的,虽有些匪夷所思,但还是照做了。突然,探测器在一面墙上发出尖利的鸣叫声,许文光拿着一把铁镐砸开墙壁,不一会儿就刨出了一些黑乎乎的小玩意儿。老同学是电子工程师,一眼就看明白了:“怎么会有这些东西?这是微型放声器,这是微型摄像头,还有激光发生器、电子干扰器,这些都可以远程遥控的。”接着,他拿起了微型放声器,简单按了几下,就响起了脚步声、敲门声和惨叫声……
  
  许文光恍然大悟,他问:“开发太阳湖的事,吴建洲知道吗?”
  
  老同学道:“他是市里聘的开发总顾问,应该是知道的。”
  
  许文光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说:“我要打官司,告吴建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