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悬崖上的呼救声

发布时间:2018-12-06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本篇改编自日本推理小说作家夏树静子的小说。
  
  初次见面
  
  泷田是个记者,八月末的一天,他在就职的报社遇见了麻衣子,并在交谈中得知,麻衣子的丈夫西川是自己的高中同学。泷田记得,高中时他与西川并不亲近,西川在艺术上很有天赋,早早通过了艺术大学雕塑系的考试,人也非常高傲,脸上总有一种优越感。
  
  不过麻衣子说,五年前西川因为一场车祸眼睛受了伤,虽然没有大问题,但他的精神垮了,一直自怨自艾。聊到这些,麻衣子有些低落,她忽然对泷田说:“不知您能否光临寒舍,我丈夫看见您,说不定能再次焕发出创作的热情呢!”
  
  泷田接受了麻衣子的邀请,在一个周六,驾车去了西川家。
  
  西川家在芥屋大门,相当偏僻。那里靠近大海,附近一片寂静,倒是适合搞艺术创作。
  
  麻衣子在路口迎接,两人再一路走去家里。路过一处悬崖时,麻衣子突然高声说:“在那上面一站,美景可尽收眼底哦!”
  
  泷田这才注意到那座悬崖,像一根巨大的柱子,底部经受着海浪的冲刷,顶端直指蓝天。
  
  等走过长长的坡道,就见西川在门口迎接。他看上去非常落魄,头发稀疏,失去了曾经的自信,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沮丧和无力。
  
  走進大门,便是起居室兼西川的雕塑室,中间有一把藤椅,周围摆放着各种未成形的黏土块。雕塑室的对面是个浴室,朝海的方向开了一扇大窗,窗下面是岩石,再往下几米,就是海浪了。
  
  泷田和西川简单寒暄了几句,麻衣子对泷田说:“今晚请睡在我们家吧。”她说话的语气,比那天他们在报社见面时要亲切得多。
  
  晚饭后,三人在雕塑室里闲聊。月亮渐渐升到半空,谈话声也停止了,西川躺在藤椅上闭目养神。泷田看看手表,已经九点半了,四周一片寂静,可以听到海浪冲击岩石的声音。这时,泷田发现麻衣子悄悄出了门,他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于是也轻轻走出房门,他没有惊动西川,悄悄跟着麻衣子走上了坡道。不一会儿,泷田就看到麻衣子和一个男子一前一后走着,男子伸出手想抱麻衣子,却被麻衣子挣脱了。男子又追上去,抚摸麻衣子的头发,这次麻衣子没有拒绝。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便分别了。
  
  麻衣子和男子的关系,看上去昭然若揭,而西川仍然躺在藤椅上,对妻子身上发生的事情浑然不知。泷田为此有些伤心。第二天一早,他不顾挽留,便告辞离开了。
  
  再次拜访
  
  两个星期后,泷田去外面吃午饭,看到一个男子从猎枪店里出来,竟是那夜和麻衣子在一起的人。等男子走远后,泷田走进猎枪店,问老板:“刚才出去的那个男人,常来这里吗?”
  
  “草下君吗?”老板说,“他人不错,住在芥屋大门的一幢别墅里,原来是东京人,半年前为了治疗哮喘才去那里的……”
  
  等泷田回到报社,麻衣子就打来电话,说西川在见到他之后,激起了对工作的热情,她希望泷田能多同西川见见面,鼓励他。电话里的麻衣子像是一位贤妻,可事实并非如此,她这样子让泷田感到很不舒服。泷田当即决定,再一次拜访西川家。
  
  这天下着雨,泷田到西川家时,已经过了晚上八点。麻衣子立刻出来迎接,可雕塑室里,却不见西川的身影。
  
  见西川不在,泷田突然质问麻衣子:“这样的生活,您今后还准备过下去吗?您看上去是在为丈夫做牺牲,实际上却背叛了他。我看到您和那个姓草下的男子……”
  
  “不,泷田君,您要相信我,我和草下什么关系也没有。”麻衣子很激动,嘴唇颤抖得厉害。
  
  见麻衣子这副神色,泷田鬼使神差地点点头。麻衣子舒了一口气,说:“泷田君,这种日子马上就会结束的,到时我就自由了!”
  
  正在这时,西川回来了。他看到泷田很兴奋,拉着他小酌了几杯。外面风不停地刮着,大雨瓢泼,海浪也变大了。
  
  大概九点刚过,西川慢吞吞地站起身来,说:“失陪啦,我得去洗个澡。”说完,他就进了浴室。
  
  这时,泷田发现麻衣子又没了影踪,他猜想,难道她又趁着自己和西川聊天的机会出去找草下了?他有一种被人戏耍了的感觉。
  
  突然,泷田听到从悬崖的方向传来女人尖厉的呼叫声,先是“救命”“快来人”,接着是“啊”的一声惨叫,后来似乎是有东西落水的声音。这时候,西川也打开了浴室的门,他吓得面如土色,浑身湿淋淋的,连条浴巾也没有裹。
  
  泷田有些慌乱,说:“难道是麻衣子?我去看看情况。”
  
  “那就拜托您了,我马上就去。”西川此时还光着身子呢。
  
  泷田走过坡道,穿过一片树林,又沿小路走了几百米,终于来到悬崖上。途中没有遇见任何人,悬崖上也不见人影。走到悬崖边缘时,他向下一看,不禁头晕目眩:二十多米高的悬崖,高高耸立着。
  
  泷田环视四周,突然看到一只黄色女式橡胶凉鞋,上面还有一些血迹,这十有八九是麻衣子的。

  • 上一篇:鬼宅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