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金月亮

发布时间:2018-12-07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从前,村里有一个孝顺媳妇叫阿香,对待婆婆就像对待亲生母亲一样。阿香的丈夫叫锤子,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
  
  有一年夏天,婆婆得了病,不能走路,天天待在屋子里。白天大家都很忙,阿香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婆婆,不过一吃过晚饭,阿香就来到婆婆跟前陪她说笑,为她按肩。婆婆有一个爱好,别人喜欢晒太阳,她却喜欢看月亮。有月亮的晚上,阿香常常抱婆婆出来,让她坐在柔软舒适的藤椅上,两人一起看月亮。有时婆婆会讲一些月亮的传说,阿香就凑近婆婆听她讲。有了阿香的陪伴和照顾,婆婆生活得既方便又开心。
  
  阿香对婆婆的好,天上的月亮都看在眼里。有一回,月亮给阿香托了一个梦,告诉她说自己是用金子做成的,如果阿香需要用钱,可以在月圆之夜端一盆井水出来,对着月亮,念一声“水镜打开,月亮下来”,耐心地等待一刻钟,月亮就会出现在水盆里。到时阿香就可以拿出月亮,从上面锉下一些金子碎屑。阿香担心这样锉来锉去,月亮会不会变薄了?万一锉坏了,人们就再也见不到美丽圆满的月亮了。月亮微笑着对阿香说,阴晴圆缺对它来说是常事,不要为它担忧。
  
  阿香醒来后并没有把这个梦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她的丈夫锤子在外边得罪了邻村的一个恶少。恶少竟然把锤子软禁起来,然后派人捎话给阿香,要她拿赎金救人,期限是三天,超过期限,就会先送来一根锤子的手指头。阿香一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家里早已没有钱了,亲戚邻居都是穷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也借不到足够的赎金。
  
  这可怎么办?阿香不想惊动婆婆,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抹眼泪。这天夜里,阿香好不容易睡着了,月亮又给她托了一个梦,让她从月亮身上锉一些金子救急。梦醒后,阿香半信半疑,但她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第二天晚上,婆婆睡着了,阿香为婆婆盖好被子,走出屋子,在月亮下面发了一会儿呆,无奈之下便开始按照梦里的情形来接月亮。
  
  阿香端出一盆洁净的井水放在院子里的供桌上,施了礼,闭上眼睛默念一声“水镜打开,月亮下来”。院子里十分安静,阿香等了又等,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睁开眼睛一看,水盆里果真躺着一个又圆又大的金色月亮,而天上的月亮不见了,夜色显得非常黑。
  
  阿香取出月亮,用干净的毛巾擦干月亮身上的水,抱着它来到屋里,点亮灯,开始用钢锉一下一下地锉月亮。阿香一边锉月亮,一边流眼泪,心疼月亮为她所做的牺牲。等锉下的金子碎屑聚成一小堆,差不多够赎回丈夫时,阿香丢下钢锉,擦干净月亮,轻轻地把它放进水盆里,闭着眼睛默念一句“水镜打开,月亮上去”。等阿香睜开眼睛,月亮又重新出现在夜空,看上去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仍旧又圆又大,像金子一样黄澄澄的。
  
  早上,阿香包起从月亮上锉下来的金子,来到首饰店里换成钱,又赶到邻村的恶少家里赎出锤子。
  
  锤子被阿香搀扶到家里,仍然惊魂未定。等婆婆睡着后,锤子问阿香从哪里借了那么多钱,以后可怎么还。阿香回答说不用还,接着就跟丈夫讲了在月亮身上锉金子的秘密。锤子搂住阿香,说是她的孝顺善良感动了月亮。夫妻俩来到屋外,向着又圆又大的金色月亮拜了三拜,感谢月亮的大恩大德。
  
  没想到第二天,邻村的那个恶少带着手下来找锤子和阿香的麻烦了。恶少气势汹汹地踢开院门,来到锤子面前,一把揪住他的领口,说:“赶快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偷了我家的金首饰,害怕露馅,就把它们锉成碎屑,再拿到首饰店里换成钱?”
  
  锤子气得胸口发紧,却说不出一句话。恶少睃了阿香一眼,又嬉皮笑脸地对锤子说:“只要你肯求我,我可以再饶你一次,只是你漂亮的老婆要到我家当贴身丫鬟,好好伺候我两年,你说怎么样啊?”
  
  听到这里,坐在里屋的婆婆喊了一声,要恶少单独进屋,她有话跟他讲。原来婆婆无意间听到了阿香跟锤子说的月亮的秘密,希望用这个秘密交换一家人的平安。
  
  恶少听婆婆说完,不由得半信半疑。他让手下都老老实实坐下来,等着月亮升起。
  
  终于,月亮从云层里露了出来,虽然没有前两天那么圆,却依旧很大很亮,颜色也是金黄金黄的。恶少逼着阿香在木盆里倒入刚从井里打来的清水,又命令她快念月亮托梦给她的那句话。阿香立在院子当中,闭上眼睛,心里请求月亮的宽恕和帮助,轻声念道:“水镜打开,月亮下来。”
  
  时间刚过去一刻钟,夜空刹那间被乌云布满了,天上的月亮出现在了水盆里。恶少激动得浑身发抖,他迫不及待地把两只手伸进水盆里,还没等他感觉到什么异常,金黄的月亮就被他捧了出来,还滴滴答答地淌着水。一个手下掏出布袋,帮恶少把月亮装进布袋,又用绳子牢牢地捆扎住袋口。
  
  恶少提着沉甸甸的月亮,对锤子和阿香说:“有了这个金月亮,我暂且饶过你们。这件事你们不许对任何人提起,否则我会拿钢锉在你们身上锉出两袋碎末来!”
  
  锤子见恶少要带走月亮,忍不住就要说话。阿香捏了捏锤子的手,提来一盏马灯,对恶少说:“我们不会跟其他人说的。等你锉够了金子,就放月亮回天上去吧,大家都离不开月亮。这个马灯你们用吧,走路小心,不要摔坏了月亮。”
  
  恶少让一个手下接过马灯,自己仍旧提着月亮不松手。他冷笑了几声,说:“你以为我会用钢锉来慢慢地锉月亮吗?我要拿利刀来割金子,每月十五我都要狠狠地割月亮一刀。我再也不会让月亮上天了,不然它只肯听你的话,只会掉进你家的水盆里。”
  
  听到这里,锤子不安地瞅着阿香。阿香却没有看锤子一眼,自顾自地跟恶少讲话:“我还要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情,月亮很胆小,刚刚换了主人,必须在袋子里待满七天,才会变成你想要的金子。”
  
  “七天?我当然有耐心等七天,反正月亮已经归我所有,以后我要像养宝贝那样养着它。”说完,恶少抓紧装有月亮的布袋,带着手下离开了。
  
  锤子急忙问阿香:“他们带走了月亮,我们是不是闯了大祸?天上没有了月亮,以后该怎么办?”
  
  阿香笑了,凑到锤子耳边,悄悄地跟他交代了一些话。
  
  七天后,恶少带着手下闯进了锤子和阿香的家。一见锤子,他就嚷道:“你老婆阿香好狡猾,要我等七天,原来是等月亮变成月牙儿。月牙儿就像一把锋利的刀,趁我睡着了,偷偷割破布袋,它、它又飞到天上去了!我一醒来,就连忙放了水盆,也念了那句咒语,可是捞到手里的始终是月亮的影子。今天你们赔我圆月那样大的一块金子,我就饶过你们,否则的话,有你们好受的!”
  
  恶少和手下正在吵闹,从外边走进一些陌生人,他们是县里的公差。这些人一问清楚恶少的名字,就把他和手下一个一个地绑了起来。恶少还要辩解,公差说:“县令老爷最爱赏月,却连着七天没有看到月亮,听说就是你把月亮抓走的,现在跟我们去县里把事情说清楚!”
  
  恶少一下子泄了气。
  
  阿香的婆婆看到恶少他们被绑走的一幕,不由高兴得流下了眼泪。阿香走过去拉住婆婆的手,说:“婆婆,放心吧,我叫锤子马上再去一趟县里,这一次,坏人肯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