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都发了

发布时间:2019-04-0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吴局长的老爸和老妈是税务局的退休干部,当年吴局长大学毕业时,老爸和老妈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弄到商业局当了秘书。20多年来,吴局长很争气,基本上是靠自己的能力坐上了局长这把交椅。他的弟弟和妹妹就没有他那么幸运了,当年高考竞争激烈,他们没能考取大学,虽然老爸、老妈把他们弄进了商业局所属的酒厂当了工人,但厂子效益一天不如一天,厂子倒闭后,弟弟和妹妹双双买断了工龄,下了岗。
  
  弟弟和妹妹摆摊、开店,什么事都做过,但就是挣不来几个钱。后来,吴局长把他们弄到一家事业单位做了合同工,工作倒是清闲,但挣钱少,所以弟妹的两个家庭普普通通,也没多少积蓄。现在,弟妹都住在当年厂里分给他们的房子里,虽属房改房,但毕竟是30来年的老房子,面积小,通风差,还没有阳光,只盼着政府拆迁,换上新房子。
  
  现在,老爸老妈都80多岁了,说趁着脑袋清醒,给他们把财产分了。老爸给他们一个个打电话,连同媳妇、女婿一同叫了过来。按说吴局长家条件最好,要分就让弟妹去分吧,但吴局长的老婆说:“分财产的家庭会总得参加吧,哪怕送人情也得去吧。”带点嘲讽的意味。吴局长一听,知道她不高兴,只好和她去了。
  
  老爸家里,儿子、女儿、儿媳、女婿坐了一屋子,挺热闹的。老爸、老妈把房产证和银行卡都准备好了,一看人到齐了,老爸就说:“我和你妈的墓地都买好了,留了办丧的钱。剩下的存款都在这儿了。”他指了指银行卡,“这里面一共是180万,一辈子的积蓄。我们住的这套房子是120平方米,按现在房价算,大概是120万吧。正好3家人,按理一家可分得100万。”
  
  爸爸说的是按理,言外之意是:老大吴局长家的房子是三房二厅,他们另外还买了一套房子,两口子的工资又高,他们应该主动提出少分或者不分。
  
  见大家沉默,老爸突然想起什么来了:“对了,我俩还有两套指标房的指标,这个指标值不值钱,还不好说。”老爸于是说了指标房是什么房子,“政府呢,为了抑制房价,在新城区买了地,准备建商品房,机关干部和离退休人员都可在那里购房,按人头,一人可购一套房,这样我和你妈就有了两個购房指标。这种房子随行就市,说白了就是将来建好了,市场上的房价是多少它就值多少。如果要指标房,马上就要交首付款10万块钱,一年后还要再交20万,房子建好时最后再交20万,一共是50万。”
  
  大家琢磨开了:新城区离老城区太远了,那里的房价是老城区的拦腰价,谁会到那里买房子?如果将来房价下跌,买这种房子说不定还得亏啊。
  
  老爸说:“有人向我们买指标,最多的也只想出2万块钱。”
  
  老爸说完后,是长时间的沉默,意思非常明显,等着吴局长这个老大说话呢。
  
  吴局长干咳了一声:“这样吧,弟弟妹妹家困难,我就不参与分家产了,把两个指标房的指标给我吧。”话刚说完,坐在身边的老婆狠狠踢了他两脚,弟妹都看到了,脸上现出尴尬的笑。
  
  弟弟忙说:“大哥,怎么能让你吃这么大的亏呢,不行不行。”爸爸却说:“指标房给他最合适,两年内得准备30万,我看你俩有点难。”弟妹忙点头。
  
  吴局长被老婆踢痛了,不吱声了。老婆说:“按继承法呢,老吴也该得一份的。这样吧,你们一家得120万,老吴减一半,得60万,指标房的指标归我们,如何?”弟妹两家人一听,都没作声。大家看老大媳妇不容置疑的样子,老爸就说:“就这样吧,作为老大,吃点亏,应该的。”弟妹想:真要争起来,人家硬要平分,那也没话说,不由都点了头。180万的存款,正好一家分了60万,爸妈那套房子等他们百年后再由弟妹去分吧。这样,家庭会在平静中结束了。
  
  家产分完了,大家都挺高兴的样子。吴局长说:“今晚,我请客,咱再聚一聚,聊一聊。”平常聚会都是他请得多,没想到,弟妹抢着要请客,气氛好融洽。
  
  一眨眼,3年过去了,市政府由老城区迁到了新城区,一下带动了新城区商品房的疯涨。政府购置的指标房随行就市,由原来的50万一下子涨到了200万,涨得全市人民傻了眼,涨得吴局长的弟妹红了眼。这还不算,吴局长是厅局级干部,也分了指标房,分给他的指标房是200多平方米。按市场价是600多万,他总共得了1000多万的好处啊。这可不是所谓受贿的钱,按政策是合法的财产。
  
  按指标房的购房约定,今天是签购房合同的好日子。卖了指标的人,心里是酸酸的,但要信守承诺,配合人家签名;也有不信守承诺的人,正和买了指标的人吵架呢,吵得不可开交。所以签合同的现场,有人欢喜有人愁啊。
  
  吴局长的弟妹这些天正红着眼呢,突然接到了嫂子的电话,请他们去购房中心大厅签指标房的购房合同,说房子要给他们。两人握着手机,愣住了。
  
  他俩来到签合同的现场,哥嫂迎上前来,嫂子说:“那两套指标房你们一人一套,我们签自己的那一套。”两人瞪着眼珠子,一脸的疑问。嫂子笑着说:“这两套房子本来就是打算给你们的。那天,我们商定好了不分家产的。当听爸妈说他们也有指标房后,怕二老卖掉指标,我心里一盘算,就想着干脆替你们买下来吧。买下来不是要钱吗?当时就要了那60万,其实是用来替你们交房款的。如果买亏了我们就贴上,赚了就算你们的。现在赚了,算你们的了。”说着把合同文本递到他们手上。弟妹一听,感动得差点要哭了:“这……那……那我们得补偿给你们钱!”嫂子说:“不用了,要谢还是谢爸妈吧,毕竟是他们的指标房啊。”
  
  房子是按政府规划建好的,是湖景房,周边环境好得不得了,那房子太漂亮了。弟妹沿环湖公园散步,还在感叹着,感激着哥嫂。特别是嫂子,感情藏得那么深,真是难得真钱炸金花啊。想着邻居们仍在厂子里的小黑房子里住着,不由感叹道:“我们是沾了哥嫂的光了,这下大家都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