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多面人生

发布时间:2019-04-0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这天章小令含羞告诉老爸:她恋爱了。
  
  老爸听了既高兴又有一点难过,一向小鸟依人的女儿大了,要飞了。可脸上还是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说:“是吗?他是谁?在哪工作?家中都有什么人?……”
  
  章小令不乐意地叫起来:“嗨嗨嗨,我说老爸,你把脸这么板着干什么?是审讯犯人吗?告诉你老章同志,你是认识他的,他就是你单位里的韩国斌。”
  
  老章听了一愣,自己单位确实招进一个新人,叫韩国斌,长得不错,一副玉树临风的模样,头脑也灵活,想不到这么快就成了女儿的男朋友。
  
  老章沉吟了片刻,然后说:“这样好了,明天就是周六,你带他到咱家吃顿午饭,我要好好认识他一下。”
  
  小令一撇嘴,说:“老爸,你又想玩什么花样?你们在单位不是天天见面吗,还要认识什么啊?”
  
  老章听了再次把脸一沉:“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这是规矩。再说,在单位里只能见到他的一方面,在家里才能看到他的另一方面。人都是多面的,懂不懂?这事就这么定了。”
  
  小令知道老爸的话不能违背,只得说声:“你可不许吓唬人家哟。”老爸在单位是领导,在家也是一言九鼎,眼光一向十分厉害,待人视物入木三分,让老爸把把关也是应该的。
  
  第二天中饭前,小令家所在的小区来了一个人,他正是小令的男朋友韩国斌。只见他两只手都提着满满的东西,顯然是送给未来的老丈人的,整个人看上去有点紧张的样子,毕竟是第一次登门,何况小令爸爸又是单位一把手。
  
  正走着,意外发生了:一只小狗从路旁的草丛中突然窜出来,朝着韩国斌“哇呜”就是一口!韩国斌冷不丁吓了一跳,飞快地往旁一南国七星彩躲,但裤管还是给咬着了,“哧”的一声轻响,裤子咬坏了。
  
  那是一只看上去活泼可爱、圆头圆脑的小狗,或许它只是在玩耍。杨国斌大怒,上前就是一脚,小狗顿时被踢得腾空而起,待掼下来时早已惨叫连连,夹着尾巴没命地跑了。
  
  韩国斌不知道,老章和女儿小令早隔着窗户把这一切看了个清清楚楚。小令叫起来:“爸,他来了,我去迎他一下。”
  
  望着女儿花蝴蝶一样飞出去迎接韩国斌,老章若有所思。
  
  韩国斌带来的礼物蛮重的,其中有两瓶价值昂贵的洋酒,而老章最爱喝的便是洋酒了。老章为此偷偷问女儿,是不是她告诉韩国斌自己好这一口的?小令摇摇头,说:“爸,他买礼物根本没征求我的意见,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跟你投缘呗。”老章背过脸,低低嘀咕一声:“呸,什么投缘,是投我所好罢了。”
  
  中饭吃得还算融洽,两个男人边喝酒边细聊,韩国斌自然有点拘谨,一口一个领导的,可脸上抑制不住的兴奋,而小令看韩国斌的眼神则充满了爱意。
  
  韩国斌走后,小令问老章还满意吗,老章不动声色地说:“一般般吧,还要深入考察一下。”
  
  过了几天,出人意料的,在单位内老章力排众议,全权委托韩国斌负责一大宗办公用品的采购事项。大伙有点茫然不解,这么重要的事竟然委托给一个年轻人?老章听了正色说道:“年轻人怎么了?我们就是要相信年轻人,给年轻人锻炼的机会嘛。这事就这么定了。”
  
  “这事就这么定了”是老章的口头禅,他如果这么说了,就表示铁板一块不必再议。他是一把手,既然这么决定了,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而事实证明老章眼光极准,韩国斌把事情打理得相当完美,众人这才无话可说。可一回到家,老章就铁青着脸命令小令:立即和韩国斌分手,立即!
  
  小令大惊,问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老章斩钉截铁:“小令,爸老了,迟早照顾不了你,所以在我还有能力的时候,一定要为你找个可以托付一生的男人,而韩国斌肯定不是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他将来甚至会拖累你的。小令,听爸的话,相信爸的眼光,爸难道还会害你?”
  
  小令听了肝肠寸断,哪里舍得放手,便跟老章闹,哭啊、冷战啊、绝食啊,甚至都到了要死要活的地步。可一向对女儿宠爱有加的老章这回是铁了心,死不松口,翻来覆去就一句话:“我不能害你”,一步也不让。父女俩正闹得不可开交,就在这时出现了状况:韩国斌主动提出分手,说两人不合适。
  
  小令大惊,要知道一直以来韩国斌都信誓旦旦说爱她自己一生一世的啊!就在这时又发生了两件事,一是老爸退居二线,二是韩国斌在单位升到了中层。
  
  小令这下子算是明白了:自家老爸对韩国斌没有作用了,他也升职了,所以姓韩的才提出分手。
  
  这是个见风使舵的小人,行,分手就分手,早死早投胎!
  
  时光飞快,不久那个韩国斌竟然当上了领导,这正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一时间韩国斌春风得意呼风唤雨,章小令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心里五味俱陈。再看看老爸,虽说对自个呵护有加,但却平凡得很。这么一想小令心里就有点怨气了,都怪老爸,活生生拆散了自个的大好姻缘。老爸,你一向世事精明人情练达,可这回看走眼了。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不长时间韩国斌犯事了,原因不外乎金钱美色这类歪门邪道的玩意!
  
  小令正吃惊,又有一件更大的简直可以说天崩地裂的大事发生了:老爸也犯事了,同样是因为曾收受贿赂回扣什么的!
  
  小令万万没想到一向威严有加正气凛然的老爸竟然也是这种人,顿时天都塌了,忙赶去看老爸,却惊讶地看着一向保养得极好的老爸已是一夜白头!
  
  望着小令伤心又迷茫的眼神,老章一脸羞愧,说:“小令,爸对不住你!”
  
  小令只有哭泣,此时此刻又能说什么呢?这时老爸竟然现出一副欣慰的神色来,说:“小令,现在还怪我拆散你和韩国斌吗?怎么样,这事我做对了吧?我这辈子总算为你做了一件好事,一件大好事!”
  
  老爸当初为什么不肯接纳韩国斌呢?这个疑问一直萦绕在小令心头,好多年来一直茫然不解,现在一听爸的话便知话里有话,当即问道:“爸,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老章缓慢而有力地说道:“还记得韩国斌第一次到咱家发生了什么吗?那么可爱的小狗,只不过咬坏了他的裤子,他竟飞起一脚,差点把小狗踢死。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心地狠毒,不是良善之辈。这还罢了,更重要的是,我授权他全权采购大宗办公用品时,他竟跟卖方狮子大开口地索要回扣!他自以为聪明得很,做得滴水不漏,却不知那卖方是我多年来的合作朋友,人家把什么都告诉我了。由此断定,此人将来必贪欲无度。最后,我怀疑他爱上你是假,爱上我的权力才是真,所以我在退居二线前火速提拔他当上中层干部,交换条件只有一个:他必须离开你。而他也痛快地答应了。女儿,这就是全部真相。事实证明,我这辈子做错了好多事,唯有这一件英明正确!”
  
  小令听了心里如遭重击,原来老爸为了自个曾如此煞费苦心。她想了又想,还有一事不解:“爸,我承认韩国斌是个贪官,不值得托付,可说起来你也……跟他一样。爸,原谅我这么说。可既然同为贪官,照理说你们应该一个鼻孔出气才对,你又为什么会讨厌他呢?”
  
  老章长叹一口气,说:“女儿,这你就不知道了。就算是坏人,从骨子里他也瞧不起坏人啊。人,还是走正道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