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惊心动魄的送礼

发布时间:2019-04-01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赵发财是烟酒店老板,兼做礼品回收生意。这天晚上,店里来了一个老顾客:镇政府的陈继文。赵发财热情地招呼过后,问这一次要给什么人送礼。陈继文叹了口气,娓娓道来。
  
  原来,陈继文的爱人是邻县的,结婚后一直在原户籍所在地工作,夫妻长期两地分居,十分不便。为了把爱人调到本县,陈继文着实费了一番工夫,该找的人找了,该送的礼送了,却迟迟得不到解决。最近县里新来了一位副县长,和他是同一个镇上的,说起来还带点亲戚关系。听说副县长爱喝酒,陈继文便打算给他送两瓶茅台,想请他帮忙把爱人调到本县工作。
  
  赵发财一听,建议说:“既然这样,那就不能送普通的茅台了。”说着,他打开柜子,拿出两瓶珍藏版的茅台,“起码得送这个。不过跟你说实话,这酒是我爱人回收的,就是盒子稍微旧了点,但酒绝对上档次,现在市面上很难买到。”
  
  打了这么多次交道,陈继文十分信任赵发财,听他这么一说,当即拍板:“行,就听你的。”赵发财拿布把酒盒擦了擦,在上面套了一只黑色塑料袋,然后装到一只结实的黑色塑料袋里。陈继文接过酒,竖起大拇指赞道:“你想得就是周到,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第二天,陈继文到县里办完事后,给副县长打了个电话,听说他中午在家休息,就把两瓶茅台送了过去。
  
  晚上,陈继文回到家,却发现赵发财在门口焦急地来回踱步,心里正疑惑呢,只听赵发财满脸歉意地说:“兄弟,真是对不住了,那酒……”陈继文顿觉不妙,打断他的话急切地问:“那酒怎么了?假的?”赵发财赔着笑脸,说酒倒不假,只是里面装的是水。“什么?水?”陈继文惊异地看着赵发财,“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赵发财赶紧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赵发财的妻子小玉怕上火,每年冬天下雪,她妈妈都要为她装几瓶雪,来年用作降火。而用于装雪的瓶子正是茅台的空瓶。前几天小玉回娘家,她妈妈就让她把雪水带了回来。她妈妈心细,怕女儿光瓶不好拿,就把两瓶雪水装到了原先的酒盒里。说来也巧,小玉把雪水带回来后,往柜台上一搁,就出去打麻将了。赵发财不知情,以为是妻子从外面回收的茅台酒,就把它放到了柜子里。结果阴差阳错,把雪水当酒卖给了陈继文。
  
  赵发财说完,忙问陈继文酒有没有送出去。陈继文立刻叫苦不迭,焦心地说:“酒已经送出去了呀,这可怎么办?要是副县长发现我给他送的是水,岂不……唉!这回你真是把我害惨了!”
  
  赵发财连说对不起,顿了顿,说:“要不你赶紧给副县长打个电话,万一他拿去招待客人,或者自己打开喝,那就更糟了!”陈继文想想也对,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了副县长的手机号码,不料对方却关机。在连续拨打了几次都处于关机状态后,陈继文对赵发财说:“这样吧,如果电话一直打不通,你明天务必陪我去一趟,我要当面给副县长道个歉,把事情解释清楚。”
  
  第二天是周末,陈继文怕打扰副县长休息,上午9点过后才打他手机,不料仍然关机。他这才忽地想起,在非工作时间,副县长就把对公的手机设置成“飞行”模式。而陈继文留的正是副县长对公的手机号。无奈之下,他只好开车来到烟酒店,让赵发财带上两瓶茅台,然后匆匆赶往副县长家。一路紧赶慢赶,到了那已快11点,陈继文按了半天门铃,不料没人开门。经过一番打听,这才知道副县长的妈妈今天生日,他们一家都去了华侨饭店。于是,陈继文和赵发财又匆匆赶往饭店。
  
  到了华侨饭店,找到副县长所在的包厢后,陈继文忐忑地推门进去,却见里面的气氛“剑拔弩张”。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昨天县纪委接到群众举报,说有人给副县长送东西,那东西用黑色塑料袋包得严严实实,不是现金就是名贵烟酒。纪委非常重视,便安排两名工作人员上门了解情况。谁知工作人员到了副县长家却扑了个空,得知副县长在华侨饭店后就赶了过去。纪委的人走进包厢,问谁是副县长。副县长点头,说他就是,问有什么事。那两人掏出证件,亮明身份后,说有件事要调查核实一下。未等对方说完,副县长不禁心里“咯噔”一下,不管怎么样,纪委找上门来,终究不是什么好事。也许做贼心虚吧,不知怎的,副县长竟有点慌了,当他一眼瞄到桌上摆的那两瓶茅台时,便下意识地悄悄挪动身子,想趁对方不注意,把酒藏到桌子底下。要知道,这酒毕竟不是自己买的,万一纪委的人问起来,怕不好解释。不料副县长qq视频斗地主的这个小动作,反倒引起了他俩的注意,这分明是掩耳盗铃,肯定有问题!于是,便问副县长茅台的来历。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怕什么来什么呀!副县长的脸顿时僵住了,一紧张,竟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作答了。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陈继文上前一步,对着纪委的人说:“不好意思,打断一下,茅台是我送的,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副县长一听,不禁叫苦连天,心说:“你小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给我添乱!”他心里十分着急,嘴上却又不能说什么。
  
  纪委的人说:“当然有问题,你倒说说看,为什么要给他送这么好的酒?”
  
  陈继文显得不慌不忙:“因为我表姨父怕上火,所以送给他两瓶老家的雪水降降火。不信你们尝尝。”他说着拿过一瓶“茅台”,拧开盖子倒了一杯。纪委的人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果然是水,这才连忙道歉,说定是被人误会了。
  
  陈继文说:“我当时就是担心被人误会,所以才特意套两个黑色塑料袋,沒想到弄巧成拙。”
  
  纪委的人走后,副县长长舒了一口气,感叹说:“小陈,幸亏你送给我的是水,不然就摊上大事儿了!对了,你爱人调动的事包在我身上,你就放心吧!”
  
  在回去的路上,陈继文感慨道:“赵发财,这回真得好好谢谢你呀,要不是错把雪水当酒送给副县长,他哪会轻易答应我,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几个月后,陈继文的爱人终于调到了本县。为了表示感谢,陈继文悄悄给副县长送去了两瓶陈年茅台。副县长看了看酒,意味深长地说:“酒能成事,亦能败事。酒是滋生腐败的土壤,水才是清正廉洁的良药。所以呀,经历上次那件事后,我就下定决心戒酒了。这茅台你自己处理吧!”说着,副县长端起茶杯,饮了口杯中淡淡的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