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天下第一硬脖子

发布时间:2019-04-02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杀人不眨眼
  
  愤青年年有,乱世特别多。董宣是东汉初年的一个愤青,从西汉末年、经王莽短命的大新王朝、到光武帝刘秀收复刘家江山,涌现出了许多乱七八糟之事、为非作歹之人,董宣因此发誓:“我若做了皇帝,他妈的贪官污吏、恶霸刁民,我见一个杀一个。”
  
  乱世的愤青,很受人民群众欢迎,因此,史上的开国皇帝,多为愤青。愤青当了皇帝,都想长治久安,所以,就挖空心思杀掉其他愤青。扯远了,打住。
  
  董宣没能做上皇帝,只当上了县级干部。
  
  从前的县级干部,在他的辖区范围内,也算是说一不二的小规模皇帝,因此,董宣所到之处,皆杀气腾腾,该死的人个个心惊胆战。
  
  董宣在山东北海做县令的时候,有一个叫公孙丹的黑社会老大,黑白通吃,无恶不作。那一年,公孙丹看中一块地皮,要造别墅。风水先生说:“地是好地,旺财旺丁,荣华富贵,子孙受用无穷,只是,如此极品好地,开工仪式上,须得血祭土地神,方能诸事如意。”
  
  公孙丹问:“先生的意思是,得死个人,此宝地才能激活?”
  
  风水先生捋着胡须点点头。
  
  “这个很好办。”公孙丹吩咐他的儿子,“你到路边去,看那不顺眼的过路人,捉一个来杀了。”
  
  公孙丹的儿子,喜欢不时杀个人玩玩。他当下跑到路边,抓住一个瘦小路人,拖到别墅地基上,一刀两断,鲜血四溅。
  
  公孙丹把溅到靴子上的血在草地上蹭一蹭,问风水先生:“行了不?不行就再杀一个。”
  
  风水先生吓得手脚哆嗦,罗盘“哐当”掉在地上,从此洗手,不再看风水。
  
  董宣早就想拿公孙父子开刀,闻听此事,怒发冲冠,下令抓捕公孙父子。
  
  公孙丹根本不把小小县令放在眼里。他冷眼看着董宣,一声冷笑:“哼,抓我容易,放我就没那么容易了。”
  
  前面说过,董宣是个愤青,愤青的重要特点是,凡事懒得前后思量,做了再说。董宣眼里本就容不得这种横行霸道的黑恶分子,此时被公孙丹一激,也顾不得审判程序了,一拍桌子跳起来,吼道:“你们这种人渣,还想再出去祸害人?给我砍了!”
  
  董宣的助手水丘岑,也是个疾恶如仇之人,听得董宣如此说,兴奋不已,拔出刀来,一刀一个,把公孙父子结果在公堂上。
  
  公孙丹在北海是一呼百应的人物,就这么三言两语让董宣给杀了,其家人和追随者自然很不服气,纠集上百人,来到县衙前喊打喊杀,要讨说法。
  
  董宣不慌不忙,调来防暴警察,把闹事者团团围住,点那闹得最起劲的,抓了三十多个。
  
  被抓的人都是见过世面的人,都知道法不责众的规矩,关在牢里,依然不老实,一个劲起哄。董宣暗里一查,得知被抓的人都是公孙丹黑社会团伙的骨干分子,“嘿嘿”一笑,问水丘岑:“这些人,无理取闹,都是王莽的余党吧?”水丘岑会意,连连点头:“董大人英明,他们全都是跟随过王莽的人。”
  
  王莽是大汉最大的敌人,跟随过他的人,当然都该死。
  
  董宣二话不说,以手作刀,一劈:“乱臣贼子,统统给我砍掉!”
  
  三十多个人中,自然也有几个罪不至死的,没多久,董宣因“滥杀无辜”被青州知府逮捕。身陷囹圄,董宣读经吟诗,全不在意,同时,他极力为水丘岑开脱,一肩挑起杀人责任。
  
  董宣最终被判处死刑,临刑前,狱卒拎来好酒好菜,为他送行。董宣一声“呔”,说:“董宣我平生从不白吃白喝,拿走,别让我死到临头坏了规矩。”
  
  执法不留情
  
  纯属巧合,就在刽子手要手起刀落之际,光武帝刘秀的特使大喊着“刀下留人”,冲进刑场,宣布特赦董宣。董宣跪着不起来,也不谢恩,说七星彩论谈:“要是不同时赦免水丘岑,还不如把我杀了。”
  
  东汉初兴,刘秀需要董宣的心狠手辣,为他扫除不三不四之人;也需要表现自己如何宽大为怀,便一并赦免了水丘岑。
  
  董宣调到怀县,还是做县令。因打黑除恶有功,后来还升任江夏太守。江夏就像周润发的上海滩一样,黑恶势力横行,人民群众怨声载道,董宣一到,黑道人物皆闻风而逃。打黑英雄董宣因此被人称为“董青天”,只是,董宣太目中无人,不把犯罪分子放在眼里,也就罢了,目无权贵,就难免惹人嫌憎,所以,他的仕途一直起起落落。
  
  董宣六十九岁的时候,还是没能学会为官之道,依然是个让人头疼的老愤青,依然是个县令。只是,这一回是在天子脚下做县令──洛阳县令。
  
  洛阳是东汉王朝的首都,达官贵人云集,洛阳县令微不足道,大声咳嗽都可能惹人不高兴。但董宣天生不信邪,只要你犯在他手里,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