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K范文网 > 哲理故事 >

被围猎的身体

发布时间:2019-05-15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这是个以瘦为美的时代,肥胖已经被定义为疾病。例如,在2000年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认定“肥胖是一种疾病”以后,2002年美国国税局颁布税务条例确认,经医生诊断治疗肥胖或参加减肥,未得到保险补偿的费用不交纳个人所得税。
  
  这一政策还没有在全球得到推广,否则,减肥运动恐怕会更加风起云涌。当然,“减肥收益”还不只是免征个税,对中高收入人群来说,在人际往来中受欢迎,本身就意味着各种机会。低收入人群,本身就是社交圈有限、交往中的资源量有限,所以便缺乏对体形的自我要求了。
  
  有一种观点正是这样认为的,一个人之所以胖,只是因为缺乏自我要求。这样,就将胖的问题上升到道德层面,胖人属于放任自流,体形不只是体形,体形反映品德。这就跟“有恒产者有恒心”“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之类的格言在思想上一致了。
  
  但是,把肥胖归结为个人约束力不够,与把肥胖认定为疾病又有所冲突。疾病固然与生活习惯、个人自制力等有关,但更重要的却是体质、基因、遗传等原因,那么关于胖人的“社会学”认识和道德评判又有何理由呢?从这个意义上说,肥胖的疾病化似乎也算是对胖人的一种社会和道德上的拯救。
  
  然而,在一般的社会观念中,问题不是这么简单的。例如,一般的疾病,只要不是传染性的,大多不会受到太多的社会排斥。有的传染病因为社会关注,患者甚至会得到特别的帮助;胖人则不然,尽管还很少有明确的“排斥胖子”的规条,但实际上胖人还是会感受到“另眼相待”。从某种意义上说,整个社会的身体美学标准,以及这一标准所形成的广泛社会实践,本身就是对胖人的一种壓迫。人们在竞相展示自己的消瘦,在所有的社会语境中,胖都成了一种令人讨厌的东西,每个瘦人都在亮出“我瘦我骄傲”的态度,每个普通人都在追逐瘦的体形,胖人就成了一种绝对的社会审美劣势、身体美学痛苦。看似“体形自治”的总体氛围,并不能改变胖与瘦在社会生活中的差别。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这是权力对身体的控制;现在的以瘦为美,又是什么在主导呢?是社会审美趣味。但社会审美趣味又是从何而来?自从国家从“身体塑造”的领域退出,个人真正接管了自己的身体,但这种接管并非凭空自为的,个人趣味和爱好是跟着潮流走的。那么是谁策动或引领了潮流?这里面有一条隐秘而又越来越明显的主导线,那就是资本。
  
  在金光闪闪的T台后面,在电视镜头后面,广告商和制造商在营运着时尚、营运着“美”。它告诉你应该怎样修饰自己,它用审美趣味来决定了投资的方向,让个人为身体而进行目的不在于健康的投资,从而产生了很长的产业链,从美容、整形、服装到饮品,它甚至决定了飞机座椅的宽度。这里面当然也有关于身体的科学的再定义,告诉你如此这般才符合科学乃至“不是病”。
  
  于是,身体本身被资本化了,成为投资和回报的战场。在时尚的操控下,身体与其说获得了解放,不如说是加入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围猎游戏。

  • 老佛爷的菜
  • 自作孽
  • 为爱贪心
  • 绑架在午夜
  • 美女修脚
  • 停下来,感受这阳光
  • 你不需要相信任何人对你的评价
  • 什么是最美的久别重逢
  • 有些道理,总要听一听
  • 梓庆制鐻
  • 侏儒妖
  • 泥巴断案
  • 什么人等着你搞砸自己的人生
  • 如果兔子拼命奔跑,乌龟如何持续前行
  • 真正聪明的人,为什么从不去社交
  • 90后插画师倪传婧:梦想让我登上“福布斯”
  • 高三还没读完,这个17岁男孩就被牛津大学录取了
  • 王俊凯:我不仅仅为自己造梦
  • 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
  • 免费毒药
  • 一个人的大会
  • 刨底与挖坑
  • 老兵的原则
  • 起起落落好过一成不变
  • 教与不教
  • 一包薯片里,气体占多少
  • 日本机器人通过高考
  • 动物的秘密
  • 爱人罗兰
  • 挥斧如风
  • 猪惊骨
  • 荔枝红
  • 荔枝红
  • 夜半驴叫
  • 送板栗
  • 在珠穆朗玛峰捡垃圾的人
  • 蓝鲸发射的母爱
  • 给医生加个鸡腿
  • 哭闹得不到一切,也不该得到一切
  • 活下去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一种叫爱
  • 背囊、帽子和号角
  • 行走在人海
  • 人生需要勤撒网
  • 石佛迷踪
  • 时时彩论坛
  • 五星体育斯诺克
  • 北单比分直播
  • 河北11选5走势图
  •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
  • 九龙图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