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凶室迷香

发布时间:2019-06-12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凶案发生
  
  文雯租住在一户人家中,房子极大。房东夫妇二人,结婚多年,没有孩子。男的经常加班,女的没工作。
  
  这晚,文雯回来得比较晚,看到了房子里透出灯光。文雯正要推门进去,忽然听到一声暴喝:“你说!今天就把一切说清楚!”文雯从门缝里一瞧,房东夫妇在吵架。
  
  男人瞟了女人一眼,说:“说什么?男人哪有不逢场作戏的?”
  
  “你在外面逢场作戏我不管,但这次偏偏是她……”女人眼睛像是要喷出火,冲上去对着男人抓挠起来。
  
  男人也红了眼,像一头发怒的猛兽,抄起旁边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就向女人身上扎去。
  
  女的倒在地上,蜷缩着一动不动。血把地板染得通红,沿着地板向门外流去。
  
  杀人了!血,好多的血!文雯想喊,可喉咙像是被堵上了,发不出半点声音。文雯颤抖着跑下楼。她六神无主,呆了许久才想起来要报案,于是奔到附近的派出所。
  
  值班的警官张旭一听事态严重,马上带几个人到案发地点。
  
  “就是这里?”警官张旭问。
  
  屋子大门紧闭,里面黑漆漆的没一点光。
  
  文雯战战兢兢地把门打开了,她害怕得浑身发抖,闭上眼睛,跳到了张旭的身后。
  
  “别怕。”张旭看了文雯一眼,掏出枪,走了进去。张旭开了灯,屋里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回事?”张旭皱眉。
  
  文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屋子里整整齐齐,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地上一滴血也没有。
  
  文雯仔细看了看地板,地板上湿漉漉的,像是刚拖过,还没干透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并不血腥,反而带有一股香甜,馥郁醉人,让人浑身舒服得想睡。
  
  “你会不会看错了?”张旭说。
  
  “不,我看得很清楚,我真的看见杀人了,就在……”正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男房东从外面走了进来。
  
  “啊!”文雯惊叫一声躲到张旭的身后。
  
  只见男房东衣履整齐,吃惊地看着一屋子的警察。
  
  文雯注意到他穿着刚才那套衣服,但他身上一点血迹也没有,只是衣襟上湿了一大片。外面没有下雨,文雯揉揉眼睛,再仔细地看了看,真的只是一些水迹,不是血。
  
  张旭说:“你好,我们刚接到报案,说这里发生了凶杀案,过来调查。”
  
  男房东像是大吃一惊:“凶杀案?”
  
  张旭严肃地点头,说:“请问你最后一次见到你妻子是几点?”
  
  男房东说:“今天早上。不过她刚才给我打过电话,说今晚出去打麻将。”
  
  张旭想了想,说:“我想请你马上打电话叫你妻子回来,我们需要她协助调查。”
  
  男房东没有一点犹豫,说:“好的。”说完就拨了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女房东急急地赶回,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对,就是她的脸实在太苍白!不过在文雯印象中,女房东并不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
  
  这时,大家都把目光聚向文雯,眼神带着疑问与探究。

  • 庄子的三条鱼,人生的三重境界
  • 考试日
  • 拜访
  • 铁针绿茶
  • 钥匙老人
  • 挑选护花使者
  • 仿佛若有光
  • 有趣,才是一个人的顶级魅力
  • 读最近的书和最远的书
  • 别人是如何控制我们的
  • 强盗新郎
  • 朝三暮四
  • 别活得像本励志书
  • 我的朋友当选总统
  • 罪犯李先森
  • 天鹅湖畔的婚礼
  • 蒲笋炒肉
  • 孩子的善意
  • 像我父亲那样做
  • 深入生活就是搜集细节
  • 以德报怨,误解
  • 爱恨两极
  • 十二个懒汉
  • 鸭妈妈机智救子
  • 说话要看对象
  • 近视还是远视
  • 一个比喻
  • 贝母的来历
  • 在哪儿见过你
  • 金卡会员
  • 两种目的
  • 人与马
  • 盔甲的秘密
  • 人设
  • 大地是个驴
  • 人贵有自知之明
  • 气坏你笑晕你的熊孩子
  • 狐狸太太的婚事
  • 赔偿“孤独费”
  • 白石桥上的来客
  • 龙赠云
  • 手套
  • 租房客中的“新青年”
  • 父子书
  • 我和我爸
  • 利坯师傅老葛
  • 四个春天
  • 人生的什么和什么
  • 欧洲杯直播频道
  • 彩票平台
  • 澳门银河国际网站
  • 28评测网
  • 新利棋牌
  • 中国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