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K范文网 > 哲理故事 >

午夜追凶

发布时间:2019-06-18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1。教授之死
  
  1938年6月13日晚上8点,上海的一栋公寓里,车恒刚吃过晚饭,突然局长打来电话说刚刚发生了一宗命案。车恒是重案组组长,他迅速带上装备,开车来到现场。
  
  据报案的邻居介绍,死者是一名逻辑学教授,姓高,有一个儿子,在医院做医生,一个养女给日本高级军官做翻译。车恒迅速作出分工,两个助手和他在现场勘察,又派四人两人一组兵分两路查明教授儿子和养女的行踪。
  
  车恒带着助手黄莺来到案发房间,教授的房门属于正常开启,门框、门锁、窗户没有丝毫破损,甚至连手印脚印都没有明显的痕迹。这说明如果是他杀,凶手有可能和死者是熟人。
  
  教授趴在桌子上,太阳穴中弹,手握一把手枪,有可能是自杀,也有可能是伪造现场,这需要用有力的证据进行判断。桌子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自杀声明,大概意思是说自己年老多病,儿子不孝、女儿贪图享乐做了汉奸,厌世自杀。车恒看完,紧绷的眉头却并没有松弛下来。
  
  另一位助手把报案的那位邻居大爷带了过来。
  
  负责追踪教授儿子高伟的警员正汇报说高伟下午五点钟下班回家,同事们之后就没再见到他,他家的邻居说今天下午一直没看到他回家。高教授的邻居看他们在谈论教授儿子,就补充说:“他儿子今天下午好像来过,我听到他们父子俩还争吵了两句。”“争什么?”黄莺着急地问。“没听清楚。”老人说,“就听高伟嗓门挺高的。”
  
  “从高伟下班地点着手,抓紧时间寻找他的行踪!”车恒一边发出指令,一边继续询问这个知情邻居,“他这个儿子怎样?”老人说:“他挺斯文的,但发起脾气来就会丧失理智,他最近经济紧张,因为他爱人在交际场上花钱如流水。”
  
  “是不是他又向父亲要钱,高教授发牢骚,惹他发了脾气?”黄莺接着问。邻居说:“高伟以前当过兵,喜欢玩枪,从黑市买枪很容易。”车恒不说话,继续到卧室搜索,保险箱的门开着,没有暴力开锁的痕迹,现在所有的证据都符合熟人作案的推理。
  
  不过即使这样,车恒还是不愿相信凶手就是高伟,他有必要杀人灭口吗?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哪。
  
  “老教授有什么贵重的物品在保险箱里吗?”车恒问。邻居说:“高教授有一个珍贵的文物曾经给他看过,是一卷唐朝白乐天手写的《金刚般若经》,那可是稀世珍宝。听他讲那是他父亲在八国联军进军北平时,从一个西洋人手里买来的,他准备到一个政治清明的时期再捐给政府的。我估计今天失窃的应该是那件宝物,若是他儿子的话,那可真够狠的,不孝之子!”
  
  “这下容易破案了。”助手黄莺说,“肯定是高伟想钱想疯了,才会不择手段。”车恒斜着看了她一眼,黄莺急忙住了口。就在这时,寻找高伟的警员回来报告,说在西山的一个关帝庙里发现了高伟的尸体。车恒不由一惊,莫非有人要杀人灭口?
  
  2。命案再起
  
  警员还带来了在高伟身上搜出来的遗书,上面说由于自己一时糊涂,误杀了父亲,抢走了宝物又被别人抢走了,后悔不已就吞枪自杀,赶向父亲身边去赎罪。
  
  又是自杀?这事太过蹊跷。凭车恒多年的经验判断,凶犯冒着生命危险犯了案,一般都会血拼到底的。车恒倒吸一口冷气,一声不響地坐下去。他办过二十几年的案子了,像这么离奇的情况实在少见。
  
  “追踪高凤的警员呢?”车恒突然抬起头,大声叫嚷起来。
  
  “刚才来过了。”黄莺说,“他们还没有找到高凤,没有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所以我就没有打搅你。”
  
  “再增援一个小分队抓紧时间寻找高凤的行踪!”车恒发出了指令。
  
  “今天有没有见他女儿来过?”车恒问那位邻居。大爷说:“至少来过两次,中午吃饭时来过,案发之后,你们到来之前她来过。第一次我没看到她,但听到过她的笑声,她的笑声很响,我肯定听不错。第二次是我在报警前先通知过她,她很快就过来了,你们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老人介绍说,老教授的女儿并非亲生,他有一次到河南出差,在车站遇到一个弃婴没人照管,就抱回家养大,后来又供她到日本留学。谁知她从日本回来,就贪图享乐,给日本军官做了翻译员,他们给的薪水高,老人为此以断绝父女关系相威胁,她还是我行我素,拒不理会。
  
  这时,忽听有人来报,负责处理高伟情况的警员发现了一辆可疑车辆,车上有一位女子相貌清秀,打扮入时。“什么车?”邻居老人问。“一辆蓝色轿车!”老人听后,说有可能是高凤,她刚才来这里的时候就是开了一辆蓝色轿车。车恒马上命令他们死死盯住那辆可疑车辆,不能出丝毫差错。
  
  “高伟的交际花夫人有没有作案的可能呢?”黄莺突然说道,“我们好像一直没有考虑她,也没有跟踪她,万一……”
  
  是啊,车恒想,从目前的情形看,交际花作案的可能性不高,但是万一她贪图钱财,雇凶谋财害命呢?“赶快派两个警员去查查那个交际花的行踪。”车恒又发出了新的指令。
  
  虽然已经派人去追查交际花了,但车恒心里明白,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高凤身上,首先她是重大嫌疑犯,二是因为万一她得手,国宝流失到日本人手里,国家的损失就无法挽回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小分队忽然来报说跟踪目标失踪了。在追踪途中,突然从斜刺里冲出十几辆车截住了跟踪车辆,上面全是些嬉皮笑脸的年轻人,他们说在飙车,不小心才撞上的,后来目标车辆就不见了。
  
  车恒一下子泄了气,他吩咐黄莺赶快打电话向局长求助,命令所有值班巡警密切注意一辆上面有年轻女性的蓝色轿车。
  
  3。追踪嫌疑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高凤没有一丝讯息,追查交际花的人说她呆在自己家里,听到高伟的死讯,她好像并不怎么悲伤,听到警讯后曾到现场看了一下,向警察确认了死者身份后就转身走了。关于高教授和高伟的死,她是一问三不知。
  
  “她今天下午在干什么?”车恒问。来人回答说“:她整个下午都在北岭花园玩乐,并且有朋友陪同,已经查证过确实如此。”
  
  十一点的钟声刚敲了一下,又一个消息让车恒和身边的人兴奋起来。一个巡警报告说发现可疑车辆,并报告了行车方向,现在已经有八辆车前去追赶。
  
  车恒吩咐司机开车,他和黄莺坐上汽车,风驰电掣般地驶向目标车辆的逃跑方向。可疑车辆逃跑的方向正是冲着日军驻地而去的,车恒突然想到,看来她的车上真有国宝,那么她刚才失踪那么久又是躲到哪里去了呢?
  
  车恒的汽车飞速行驶了二十多分钟,还是没遇到追踪车队,他虽然可以抄近道省去一半路程,但当他赶到交叉路口的时候,他们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司机停在十字路口,不知该往哪里走。“往日军驻地追。”车恒说,但是车刚掉头,从相反的方向传来一声枪响。“往枪响的方向追。”车恒立即让司机掉头。
  
  车行不久,遥远的前方传来了几声枪响,接着便是一阵“乒乒乓乓的乱枪射击声。”
  
  “前方不是通往法租界的方向吗?”黄莺突然叫了起来。是啊,车恒也有点纳闷,他们为何不向日军方向逃窜?
  
  十分钟后,他们来到离法租界大约一百多米的地方,见高凤被围在警队中间,举起双手,从轿车里钻了出来。不过在她的旁边还有一辆轿车停在那里。“国宝就在那里。”高凤指着另一辆车说。警察打开车门,从里面抬出一具男尸,身上的血还在往外流,显然是在刚才的枪战中被打死的。然后在车里搜出一个皮包,打开皮包一看,果然是高教授丢失的国宝。
  
  “我是无辜的。”高凤说,“那个男人是刚才那群人打死的,与我无关。”警察说追踪的时候,前面有几辆车一起逃跑,刚才的枪战是他们自己在互相射击,警察赶到的时候,其他车辆跑进了法租界,这个女人没来得及跑就被包围了。
  
  4。双面间谍
  
  车恒在办公室单独面对着高凤,他有太多的谜团需要这个女孩子给出答案。高凤问:“与案子无关的信息你能替我保密吗?”车恒表示可以。她喝了一口水,润润喉咙,向他坦白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原来高凤是一个双面间谍,她经常为日军提供一些无足轻重的情报,同时通过自己的特殊位置为中方刺探日军的重要情报。今天中午高教授过生日,她和高伟去祝贺,父亲劝高伟放弃那位交际花太太,找个本分的姑娘好好过日子,高伟心情不好就与父亲争吵了两句。她下午回到办公室,无意间发现她的同事正在策划一起抢夺国宝的行动。她急忙与一位日军要员联系,经过多方探寻,最终找到的线索令她十分震惊,她万万没料到,这伙混蛋下手的目标竟是自己的父亲。她首先想要打电话通知他,就在这时,电话先响了,那位邻居大爷给她打电话说她父亲被杀害。她回到家一看父親的保险箱被打开,根据她掌握的情报,这伙歹徒汉奸是有日本军方背景的,一旦抢走国宝,中国警察很难对付。于是她放弃与警察的合作,向一个秘密组织“救国会”求助,她和其中的一个副会长关系密切。
  
  整个行动是由一位日本军官策划的,他雇用一个汉奸“冷面杀手”李彪去实施抢劫。高凤一方面把信息通报给“救国会”,一方面迅速锁定李彪行踪,发现他抢劫之后并没有直奔日军驻地,而是奔向了西山,她就首先冲了过去。来到西山关帝庙前,正好李彪从庙里出来,看到她举起的手枪,他乖乖地举起了双手。他向她坦白了一切:他知道对付这位高教授并不容易,如果来硬的,恐怕难以找到宝物,遇到反抗还有可能暴露行动。于是他就策划了一个周密行动——先绑架他的儿子高伟,然后逼着老人写了一份自杀遗书,并自动交出国宝。然后又来到西山关帝庙准备把高伟杀人灭口,再伪造一个自杀现场。
  
  高凤问高伟是否已经被杀,李彪说:“还没有,不信你去看看。”就在她一分神的时候,李彪飞起一脚把她踢倒,自己飞身钻进汽车逃跑了。她来不及追,跌跌撞撞来到关帝庙,发现哥哥早已被杀害。
  
  这时,“救国会”的兄弟们已经按照她的吩咐来到这里,有一位兄弟认识李彪,他们就追了上去。高凤开车走的时候,发现有警察盯上了自己,她这时不想让警察干预此事,于是就在新一拨刚刚赶来的“救国会”兄弟的帮助下,摆脱了追踪。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一帮人就在努力追赶李彪,高凤强调千万不能让他逃亡到日军军部。李彪见自己无法接近自己的目的地,又无法与主子联系,就只好在别人的夹击下疯狂逃窜。
  
  后来,“救国会”同志们设了一个圈套,故意让他向日军军部逃窜,但是当他跑到十字路口时发现,早已经有人把守在那里,只好向相反方向跑。相反方向正好通向法租界,“救国会”的驻地就在那里,当李彪跑到那里的时候,迎接他的就是一阵乱枪扫射。战斗结束后,他们并不想和警察遭遇,因为那样他们也会很麻烦,他们以前做过很多次暗杀行动,于是他们迅速逃进了法租界。

  • 老佛爷的菜
  • 自作孽
  • 为爱贪心
  • 绑架在午夜
  • 美女修脚
  • 停下来,感受这阳光
  • 你不需要相信任何人对你的评价
  • 什么是最美的久别重逢
  • 有些道理,总要听一听
  • 梓庆制鐻
  • 侏儒妖
  • 泥巴断案
  • 什么人等着你搞砸自己的人生
  • 如果兔子拼命奔跑,乌龟如何持续前行
  • 真正聪明的人,为什么从不去社交
  • 90后插画师倪传婧:梦想让我登上“福布斯”
  • 高三还没读完,这个17岁男孩就被牛津大学录取了
  • 王俊凯:我不仅仅为自己造梦
  • 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
  • 免费毒药
  • 一个人的大会
  • 刨底与挖坑
  • 老兵的原则
  • 起起落落好过一成不变
  • 教与不教
  • 一包薯片里,气体占多少
  • 日本机器人通过高考
  • 动物的秘密
  • 爱人罗兰
  • 挥斧如风
  • 猪惊骨
  • 荔枝红
  • 荔枝红
  • 夜半驴叫
  • 送板栗
  • 在珠穆朗玛峰捡垃圾的人
  • 蓝鲸发射的母爱
  • 给医生加个鸡腿
  • 哭闹得不到一切,也不该得到一切
  • 活下去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一种叫爱
  • 背囊、帽子和号角
  • 行走在人海
  • 人生需要勤撒网
  • 石佛迷踪
  • 时时彩论坛
  • 五星体育斯诺克
  • 北单比分直播
  • 河北11选5走势图
  •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
  • 九龙图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