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K范文网 > 哲理故事 >

绝命师徒缘

发布时间:2019-06-23  来源:未知  作者:童话故事

  相传刘伯温朝中为官多年后辞别皇帝朱元璋,告老还乡回到老家养老。这天他正在家中闭目养神,突然有人来报,说是有自称徐半仙的风水先生上门求见。
  
  闻得风水先生上门,刘伯温心念一动,不由来了劲儿。要知道刘伯温虽是以辅佐朱元璋得江山为己任,但其平生最大的爱好却是研习风水术,如今回到老家,竟然有风水先生上门,觉得正可切磋一番,忙道:“快快有請!”家人得令,忙去门口传唤徐半仙。
  
  不一会儿,只见年岁不大却已呈仙风道骨模样的徐半仙,在刘伯温家人的引见下,步入客堂。早已在客堂静候的刘伯温,这时目露精光,双眼直视步入客堂的徐半仙,不免心头一震,感觉其人确实不凡,果然挟着一股仙气入了客堂。刘伯温心头窃喜,忙招呼徐半仙入座。那徐半仙却站着不敢入座,朝刘伯温拱手作揖道:“小人不敢,还望刘大人多多赐教。”
  
  看徐半仙诚惶诚恐模样,刘伯温不由哈哈大笑:“你不是半仙吗?为仙有半岂能如此?”
  
  这时候,徐半仙突然“扑通”一声双膝跪地,一下跪倒在刘伯温面前:“小人徐半仙此行专来拜师求学,望大人开恩,受徒儿一拜。”
  
  闻听徒儿二字,刘伯温顿时如雷轰顶,原来他算过自己的命,自己虽然道术高明,却是不能收徒授艺,否则后患无穷。他暗吸一口气后,定下神来,随即伸手一把扶起徐半仙道:“半仙弟此言差矣,你我同好风水一术,不可师徒相称。同道中人,可一起切磋切磋。”
  
  那徐半仙跪在地上,就是不肯起来,嘴里嚷叫着:“江湖中人号称小的为徐半仙,可与神机妙算深得精髓的您相比,小的只知风水皮毛而已。今天小的有幸得遇刘大人,恳请师傅收下徒儿!”一边嚷着一边磕头不止。
  
  刘伯温不能扶起徐半仙,便索性回首落座椅上,任凭徐半仙嚷叫磕头。直到徐半仙额头磕破了皮流了血,才正色道:“半仙还是请起吧,我刘伯温此生不可收徒,所以你心再诚也是枉然,我是不会收你为徒的。”
  
  那徐半仙不由失声痛哭道:“我苦盼多年,今得遇先生一面,还是无缘为徒!这是为何呀?”
  
  为何?徐半仙不知究竟,可刘伯温心里明镜似的,这等缘故当然不能说与徐半仙。
  
  徐半仙不知个中缘由,拜师心切也是枉费心思,好在刘伯温是位高人,除了坚不收徒,倒也与徐半仙以同道之人叙谈了一番风水之术,使徐半仙也不枉到刘宅一趟。
  
  送走了前来拜师的徐半仙,刘伯温沉下心来,不由暗自感叹:“离了朝中争斗,以为回老家可以静心养老,可这徐半仙上门也是让人不得安宁呀!”刘伯温心头生烦,便决定过两天出门一游,放松心情,寄情山水。
  
  不料他出门不久,就遇到了天大麻烦。
  
  这天,刘伯温仅带一个家丁游玩到青龙港,看看天色已晚,就在青龙港渡口上船,打算摆渡过河,去对岸的青龙镇借宿一晚。上了渡船,刘伯温抬眼一望摇船的艄公,顿觉一股煞气直冲而来。再仔细看那艄公的脸,只见那人神色诡异,满脸横肉抖动,一双鹰眼不时朝刘伯温冷冷盯视。
  
  刘伯温心想不好,正思量可是遇上了恶人,就听那摆渡的艄公大声问道:“客官可是刘伯温刘大人?”
  
  刘伯温稍作犹豫后还是回道:“正是,船家认识我刘某?”
  
  “好!好好!”那摇渡船的确认后,突然手下使劲把渡船摇得飞快,船头转了方向,不是摇往对岸,而是直往青龙港下游而去。
  
  刘伯温顿觉不好,他身边的随从已急得大叫:“喂!摇渡船的,我们要去对岸青龙镇,你怎可把船往下游去?”
  
  “送你们去河对岸可以。”那摇渡船的突然双眼盯住刘伯温,“但是还须坐船的刘大人答应我一件事。”
  
  随从有点恼了,不由道:“若我家大人不能答应又是如何?”
  
  “那就对不起了。”摇渡船的脸上横肉再次抖动起来。
  
  这时刘伯温似乎已明白过来,神色凝重道:“船家请讲,你要我刘某答应何事?”
  
  “好!刘大人爽快,那我也不瞒您,我的结拜兄弟徐半仙痴迷风水,很想拜刘大人为师,可刘大人拒绝了他,使他急得茶饭不思。”
  
  “我明白了。”刘伯温道,“你是想让我收你结拜兄弟为徒?”
  
  “正是此意。”
  
  “要是我不领此意呢?”
  
  摇渡船的一跺脚,目露凶光,把渡船摇得飞快,往青龙港下游疾驰而去。
  
  刘伯温这时已明白,索性安坐船上听凭发落。而他的随从着急不已,朝着艄公大叫道:“你真是吃了豹子胆,竟敢劫持我家刘大人!就不怕官府治你罪?”
  
  摇渡船的不搭腔,手脚用力,还是把船摇得飞快。
  
  这时夜幕渐浓,河两岸一片漆黑,随从急得猛然蹿上船尾要与摇渡船的人拼命。可他还未跃上船尾,船舱内突然冒出两个人一下按住了他,厉声道:“休得胡来!”
  
  刘伯温此刻却是心神已定,冲船上人道:“大家都不要胡来!看来我刘某人今天遭劫了。只是你们不知天意,劫我又有何用?”正说着,渡船一个急转弯,船头直入一条芦苇密布的支流河道,一顿左转右弯,浓密的芦苇荡内一处岸上,居然立有几座茅草屋。很快,船至茅草屋便靠岸,摇渡船的和他两个手下,拉扯着刘伯温和其随从上岸。“刘大人请上岸,我今儿个要替我结拜兄弟徐半仙好好款待您。”
  
  刘伯温一边抬腿上岸,一边问:“这是何处?难道是强人之窝?”
  
  “刘大人说对了,此处正是我等的落脚之处。”
  
  “你、你们是强盗?”随从听说入了强盗窝,顿时有些害怕。而刘伯温长叹一声道:“真想不到,徐半仙还有一个作强盗的结拜兄弟。”
  
  “闲话少说,我已接了半仙兄弟在此恭候你刘大人,今晚你刘大人收我半仙兄弟为徒是收定了。”说着船上一行人都上了岸。
  
  刘伯温被人推着往强盗窝走,说道:“我这辈子是不会收下任何一个徒弟的,就是你强盗的结拜兄弟也不会收。”
  
  “好!不收也成。”一伙强盗突然拉起刘伯温的随从,用绳索捆住其手脚,然后扛起就往河里扔,惊慌失措的随从急叫道:“大人救我!劉大人救我呀!”
  
  刘伯温忙伸手拉住:“你们要干什么!”
  
  “干啥!今天你不收徒弟,老子就让你跟他一样进河里喂鱼去。”
  
  刘伯温厉声道:“大胆盗贼,你敢取人性命!”
  
  “有何不敢,兄弟们快扔!”
  
  只听“扑通”一声响,几个人发力把刘伯温随从扔下河去。
  
  刘伯温顿时急得跳脚道:“你,你们……”话未说出口,突然一阵头晕,人就倒下了。
  
  这时一道黑影闪过,纵身跃入河中,一把拎起被扔进河的随从,奋力跃上河岸。
  
  河岸上众人大惊之余,看清楚这突然闪出下河救人的,竟是徐半仙,摇渡船的强盗头子更是大惑不解道:“徐兄这是为何?”
  
  浑身水淋淋的徐半仙顾不上回结拜兄弟的话,看到刘伯温晕倒在地,忙俯身扶起刘伯温:“刘大人你醒醒!”
  
  刘伯温其实早已醒来,且看到了徐半仙及时出手救人。可他还是不松口:“多谢出手相救,可我还是不能收你为徒啊!”
  
  徐半仙长叹一声:“怨我拜师心切,更不会想到我的结拜兄弟性子上来,竟让刘大人遭此一劫,真是得罪了!”
  
  “得罪啥!姓刘的你可听好了,今天你不收下我半仙兄为徒,老子还是让你下河喂鱼。”
  
  “不可造孽,休得无礼!”
  
  徐半仙一把推开吼叫的结拜兄弟,扶起刘伯温:“刘大人,在下实在不明白,你为何死都不愿收下我呢?”
  
  刘伯温苦笑道:“这是天意,难道天意可违?若是我能收徒授艺,这第一个徒儿定是你徐半仙。”
  
  徐半仙闻听此言,不由倒头便拜:“多谢师傅,如此,我徐半仙也该知足了。”随即起身说服了做强盗头子的结拜兄弟,亲自护送刘伯温和其随从回到了家中。
  
  再说刘伯温经此一劫,已无心在家安心养老,又闻知朝中对手胡惟庸深得朱元璋宠信,不由心中着急,思虑再三,决定重新入朝为政。可他这一去,居然还是丢了性命。
  
  临终时,刘伯温突然顿悟了:“天意呀!辅佐当年尚未成事的岂不是冥冥之中已有了徒儿!”

  • 老佛爷的菜
  • 自作孽
  • 为爱贪心
  • 绑架在午夜
  • 美女修脚
  • 停下来,感受这阳光
  • 你不需要相信任何人对你的评价
  • 什么是最美的久别重逢
  • 有些道理,总要听一听
  • 梓庆制鐻
  • 侏儒妖
  • 泥巴断案
  • 什么人等着你搞砸自己的人生
  • 如果兔子拼命奔跑,乌龟如何持续前行
  • 真正聪明的人,为什么从不去社交
  • 90后插画师倪传婧:梦想让我登上“福布斯”
  • 高三还没读完,这个17岁男孩就被牛津大学录取了
  • 王俊凯:我不仅仅为自己造梦
  • 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
  • 免费毒药
  • 一个人的大会
  • 刨底与挖坑
  • 老兵的原则
  • 起起落落好过一成不变
  • 教与不教
  • 一包薯片里,气体占多少
  • 日本机器人通过高考
  • 动物的秘密
  • 爱人罗兰
  • 挥斧如风
  • 猪惊骨
  • 荔枝红
  • 荔枝红
  • 夜半驴叫
  • 送板栗
  • 在珠穆朗玛峰捡垃圾的人
  • 蓝鲸发射的母爱
  • 给医生加个鸡腿
  • 哭闹得不到一切,也不该得到一切
  • 活下去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一种叫爱
  • 背囊、帽子和号角
  • 行走在人海
  • 人生需要勤撒网
  • 石佛迷踪
  • 时时彩论坛
  • 五星体育斯诺克
  • 北单比分直播
  • 河北11选5走势图
  •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
  • 九龙图库下载